五大贼王壹 引子

我是一名法律记者,说实话不过是个实习记者,没什么经验。今年五月份,重庆市公安局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个犯人希望我采访一下,这个犯人很重要,是个当地有名的小偷,除此以外,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不断强调那个犯人点名让我去见他,路费则由当地公安局报销。

我觉得奇怪,一个小偷这么大排场?点名让我去采访?我本来有点犹豫,口头上说我请示一下,猜想请示单位领导,单位领导估计不相信也不允许。没想到下午重庆市公安局就给单位发了邀请函的传真件。这个传真件我没有看到,但单位领导却显得十分重视,让我尽快动身。

这倒让我好奇心顿起,反正对方付费,我也就赶紧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好第二天动身。

到了重庆机场,公安局的人已经等着我了,还专门派了一辆车接我,我有点受宠若惊。一路上问开车的警察怎么回事,那警察始终笑而不语,就是不断地说“到了就知道”。

车一直开进了重庆第×看守所,一群警察似乎早就在门口等着我,有个自称陈国放(谐音)的领导很热情地和我寒暄了两句,就把我请到一个地下室。我们在地下室里走了半天,才算进了一个房间。开车的警察神秘兮兮地说让我等一会儿,很快就听到门外哐啷哐啷的铁链声,有个犯人被带了进来。

我算是见过不少犯人,但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古怪的一个犯人。

这个犯人从头到脚都被铁链锁着,手上至少有七八层的锁具,脚上穿着军靴,从脚踝到膝盖,至少还有五套脚镣,头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头盔,只露出两只眼睛。

他那两只眼睛异常锐利,好像从眼睛中能射出两把刀子来,他和我对视一眼,我顿时感到背上一阵凉。就算是我见过的最毒辣、最阴险的犯人,也从来没有看我一眼,就能让我脊背发凉的。

这个犯人算是被一群警察架着,悬空挪到一张椅子上坐下,警察才十分紧张地给他解开头盔。把头盔拿下以后,他嘴里还绑着铁球,合不拢嘴,说不了话。

警察向陈国放请示了一下,他点了点头,警察才上前小心翼翼地把犯人嘴里的铁球取出来。

那犯人张了张嘴,哈哈笑了两声,左右摇了摇脑袋,才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我。他那两只眼睛如同有射线一样,在我脸上划来划去,似乎能把我穿透,看得我又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小平头,精瘦,鹰钩鼻。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喘了口气,说道:“你就是严郑?”

严郑是我的名字。

我回答:“是我,我就是严郑。”

他似乎有点郁闷,看着陈国放说道:“哦?没弄错吧。”

陈国放很客气地说道:“没错,就是他。”

他“哦”了一声,说道:“没想到是个普通人,嘿嘿,也罢也罢,也就是你吧。”

我有点生气,这个犯人怎么这么嚣张?但更奇怪的是,众多警察无不对他十分客气,甚至有点敬畏的神情。

犯人说道:“陈队长,既然人来了,就让他单独和我聊聊吧,聊完了以后,按约定我会配合你的工作。”

陈国放眉开眼笑,说道:“好,那严先生自便。”说罢挥了挥手,其他警察居然要退出房间,连陈国放自己,都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一愣,怎么这名犯人也姓严?看到警察要离开,又是一阵慌乱,怎么回事?留我和这个犯人单独一起?

我走上一步,问陈国放:“陈队长,我和他单独聊?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陈国放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你们单独聊,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放心吧,放心吧。”他嘴上说着,还是将一头雾水的我独自一人丢在了房间里。

我莫名其妙,但我并不害怕,好奇心刺激得脸上微微有点红,心想这样的一个全身被绑得如同粽子一样的犯人,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

我坐在犯人对面,从包中掏出了纸笔和录音笔,说道:“你好,你怎么称呼?”

犯人的神情倒是轻松起来,说道:“我姓严,名一,严一,和你同姓。放心,我和你一点亲戚关系都没有。”

我说道:“你犯了什么罪?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严一哈哈笑道:“我是个贼,偷东西的,重庆市黑白两道上,都叫我火严,客气点的,叫我一声火爷。”

我应道:“哦,我还是叫你严先生吧。”

严一笑道:“你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根本不是我们贼道中人。可惜啊可惜,我还以为你是个什么人呢,老爷子这么看重!”

我说道:“老爷子?”

严一说道:“我找你来,其实要和你说的就一句话——老爷子想见你。”

我满肚子疑惑,继续问道:“老爷子到底是谁?”

严一嘿嘿笑了声,嘴巴努了努,喉头一响,只见一根黑色的弯弯曲曲的钢针从嘴里吐出来,叼在嘴上。

我大吃一惊,唰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他说道:“你要干什么?”

严一说道:“放心,你是老爷子的客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要喊叫,否则我们谁都没有好处。”严一说着低下头来,不知使了个什么花样,只听咔咔咔咯咯咯几声,他上半身的铁链齐刷刷地落下。严一身子扭了扭,一只手腕就伸到嘴前,看着我笑了声,说道:“让你看看贼的本事。”

严一话音刚落,手上的手铐就已经脱落了。

我站在原地,惊得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严一捏了捏手腕,手放下去,又是咔咔咔几声,脚上的脚镣等锁具一一脱落。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道:“这些锁具也太差劲了!没意思。”

严一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竟向我走过来。我拿着钢笔对着他,说话都不利索了:“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再过来我喊了!”

严一手一伸,我眼前一花,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已经将我的钢笔和上衣口袋中的录音笔拿了去。严一随手将我的东西丢在一边,说道:“我和你说的,你还是用脑子记住比较好。盗亦有道!无论哪个行当,都是有规矩的。”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迷迷糊糊一个人走上大街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一个人站在街头发呆。下午发生的一切,都像做梦一样。那个叫严一的犯人和我说了一番话,告诉了我一个地点,让我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赶到。我没有和警察说,警察甚至也不问我和严一聊了什么,只是前呼后拥地将严一再次捆好,架了出去,似乎早就知道严一一定会解开所有的铁链一样。警察开车将我送到看守所外面一两公里的地方,把我请下车,说了声“回头见”,就一溜烟地开走了。

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呆呆地在大街上走了十来分钟,还是一点头绪都理不出来。严一说的“盗亦有道”几个字一直在我脑海中乱窜,好像这句话我曾经听过无数次,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我看了看时间,伸手打了一辆出租,说了严一告诉我的地点,出租车司机连句普通的寒暄都没有,开着车飞驰而去。

严一告诉我的地方,非常好找,沿着一条胡同钻进去,顺着门牌数,看到028便是了。

这是一个十分老旧的宅子,估计是民国那时候留下的,院墙高耸,整整一面墙上只有一扇老旧的黯黑木门,连个窗户都没有。

我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就是028。

我走上前去,敲了敲木门,咚咚咚,没有反应。我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反应。里面静悄悄的,门缝中一丝光亮也没有。我不便高声喊叫,只好退后一步,看看有没有门铃之类的按钮。很快就在左手边的门框上看到一个似乎是按钮的东西,我摸了摸,可以按,就轻轻按了下去。只听门内慢慢地由小到大传出一阵旧时音乐,估计是《夜上海》那样的曲调,但从来没有听过。

这音乐响了约半分钟,才停下,可还是没有动静。

我心中生疑,担心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又退后一步打量门牌。就在一抬头时,那扇木门突然吱吱嘎嘎地开了,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门里探出一张笑脸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模样寻常,但看着十分亲切。她冲我笑着问道:“您找哪位?”这话一点重庆口音都没有,倒是极标准的普通话。

我倒是愣了,严一并没有告诉我找谁,只说让我来这里找人。我抓了抓头,生挤出一句话:“我找……老爷子。”

这妇人笑了笑,说道:“是严郑先生吧?”

我赶忙回答:“哎!是我,是我!”

妇人说道:“严先生请进,老爷子等候你多时了。”

妇人将门拉开,请我进去。我尴尬地笑了笑,迈进了这间老宅。

于是,关于五大贼王的故事,那不可思议的盗术、防盗术,以及绝不会为人所知的一切,拉开了沉重的帷幕。

五大贼王-张海帆 - 五大贼王壹 引子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