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囚冷宫

夜色浓重,如墨倾覆。

大群乌鸦盘旋在昭台殿上空,发出嘶哑凄厉的叫声,令人听了心中阵阵发慌。

入冬了,这宫殿里阴暗湿冷,散发着腐朽刺鼻的霉味,连似月闭着眼睛半倚在床榻上,蜷缩成一团。

她的寒疾又犯了,疼的几乎废掉了一双腿,只能一动不动地坐在这。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来了,来人了……”这时候,寝殿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她身边唯一的侍婢红莲神色匆匆跑了进来。

她猛地间睁开眼睛,盖在身上的破薄被滑落到地上,露出那双因为疼痛而弯曲的腿,那眼下方的大片伤疤在昏暗的油灯下,更显丑陋、狰狞。

“谁来了?”她紧声问道,枯瘦如柴的手下意识了放在鼓起的肚皮上,久不见天日,她已苍白干涩如同蜡人,刚过三十岁鬓角竟有了几缕银发,沧桑憔悴的没有任何光泽。

“是皇上,皇上来了!”红莲喜极而泣,皇后娘娘被囚禁在这远离皇城的昭台殿整整八个月了,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受尽奚落和虐待,现在皇上总算来了。

“你说什么……”连似月听了,心尖猛地一颤,一瞬间神情极为复杂:喜悦、悲伤、痛苦……

“奴婢看的清清楚楚,皇上身后抬了轿子,还有太医。娘娘,定是皇上怜悯您肚中龙种,要接您回长春宫了。奴婢恭喜娘娘,娘娘终于熬出头了。”红莲用红肿皲裂的手背抹着眼泪。

连似月用力撑着那近乎麻木的身体挪到床边,她颤抖着声音,不知所措地吩咐道,“快,红莲,拿铜镜来,替本宫梳妆,你看本宫的衣裳都旧了,不知道该穿哪件好。”

“不必惺惺作态了。”红莲刚转身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连似月心头猛地一颤,缓缓抬头往门口看去,空洞无神的双眼泛了红——

那个男人一如印象中的坚毅俊美,一袭明黄色盘领窄袖龙袍包裹着他颀长伟岸的身躯,袍子前后及两肩各金织盘龙一条,腰间束带上镶嵌着金玉琥珀,周身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光华。

八个月不见,他更有国之帝王的魄力了。

“皇上……”连似月起唇,声音嘶哑干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竟然带着点可悲的期待。

“动手。”他却冷冷地道,不回应她。

几个带刀侍卫应声而入,粗蛮地将她按压在床榻上,脸朝下贴着,动弹不得,她用力地弓起身子,生怕伤害到肚中胎儿。

领头的侍卫和太医站在一旁,面上似有不忍,红莲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

“你,你们要干什么?”她明白了,他今日前来,并非接她回宫,似另有所图。

“大姐……”这时候她又听到另一个声音,如娇莺初啭,微风振箫,只见皇贵妃连诗雅在宫人的拥簇下轻移莲步,走到皇帝凤千越身旁,对着他倾城一笑,头便柔情百态地靠在他的肩头。

连诗雅,她丞相府庶出的三小姐,护国大将军萧振海的外甥女,凤千越现在最宠爱的皇贵妃,大周朝最得意的女人,也是处心积虑抢走她一切的女人!

一品嫡女 - 第一章 被囚冷宫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