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尽愤怒

皇甫圣朝,陨星城,望月镇。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飘舞的雪花笼罩着锣鼓喧天、张灯结彩的谭府。

“既然上苍让我重生回到了成婚之日,那我谭云,就决不让悲剧再次上演!”

“柳如烟、司徒剑南,我早晚有一天,将你们两大家族赶尽杀绝!”

身穿新郎服的谭云,目眦欲裂的望着白茫茫的苍穹,一幕幕过往,在脑海中飞速掠过。

三日前,他与柳家千金柳如烟成婚时,柳家主和司徒家主,为了霸占谭家产业,于是收买谭府管家,在大婚宴席上酒中下毒,毒死谭云的父亲、爷爷后,将谭府308口人灭门!

谭云临死前看到,身穿婚服的未婚妻柳如烟,与司徒少主:司徒剑南恩爱的一幕。

他这才明白,柳如烟与司徒剑南早有奸情。

“谭云,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这一世,就看你如何复仇了。”突然,一道虚弱不堪的声音,在谭蕓脑海中响起。

“谁?”谭云毛骨悚然。

“我在你灵池内,你进来说话。”谭云脑海中再次响起,虚弱的声音。

谭云胆颤心惊的凝神闭目,进入冥想,来到了眉心内的灵池中。

灵池是修士储存天地灵气的地方,是修士的根基。

谭云来到灵池后,瞳孔一缩,只见灵池中央,悬浮着一颗碧绿色的菱形球体。

球体拳头般大小,散溢着朦胧的光晕。

谭云盯着球体,内心涌出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谨慎的眼神逐渐变得迷茫起来,“你是谁?你为什么在里面?”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可惜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向你逐一解释了。”球体内发出的声音,愈发的虚弱,“我愿飞灰湮灭,还你万世记忆!”

“记住,一定要复仇!”

话音甫落,谭云头痛欲裂,一股股庞大的记忆碎片,涌入他脑海中后,拼凑成一幅幅画面。

他从画面中看到了自己的上一世,直到万世前的每一世记忆!万世轮回中,自己的每一世都惨遭灭门!

万世至亲,无一生还!

而这一切,都是来自于第一世的残酷诅咒!

自己第一世,是威震诸天万界的鸿蒙至尊。混沌至尊、始源至尊,联手将自己击杀后,诅咒自己进入了万世轮回!

想通过万世轮回,让自己强大的神魂,彻底泯灭!

灵池内的碧绿色光球,正是鸿蒙神界的根基:鸿蒙之心。

刚才说话的男子,是自己第一世时,炼入鸿蒙之心内的一缕神念!

正是这缕神念,带着鸿蒙之心,穿过诸天万界的屏障后,从星河炼狱中坠落凡尘,助自己重生到了大喜之日!

“哈哈哈哈,万世轮回,诅咒我世世灭门!”

谭云惨笑过后,整个人犹如出鞘的利剑,“混沌至尊、始源至尊,我谭云一定会飞升九天仙界,再到达神界,让你们不到好死!”

获得万世轮回记忆后,谭云也拥有了第一世时,对丹、阵、器、符等诸天万术的记忆!

他立志最后一世,定要重登神界复仇!

将背叛自己的仙神们,踩在脚下,统统宰杀!

而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化解谭家灭门危机!

“谭云哥哥,你怎么跑到这里了?义母让你快回贵宾殿拜堂呢。”

伴随着一道清若谷雨般的动听女音,一名倾国倾城的粉裙少女,快步来到谭云身前。

少女明目皓齿,肌肤如雪,一头瀑布般的青丝垂悬在刀削般的香肩上,整个人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美感,宛如坠落人间的瑶池玉女。

她正是谭云的义妹:南宫玉沁。

她是个孤儿,婴儿时被人抛弃在望月镇,被谭云的母亲冯静茹捡回谭府。

她自幼乖巧懂事,又天生丽质,更是天赋惊人,十岁时修为已经迈入了灵胎境三重,于是,冯静茹将她正式收为义女。

如今年仅十五的她,已经踏入了灵胎境六重,和柳如烟、司徒剑南,被称为望月镇三大天才。

反观谭云已十六,却还是灵胎境三重,是望月镇大名鼎鼎的废物!

“好,我这就回去……”谭云蓦然回首,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着南宫玉沁,内心深处突然传来一阵莫名的酸楚,潮水般的悲伤蔓延他的每一寸肌肤。

紧接着,脑海中浮现出了,他上一世时的一幅画面。

残阳如血,断崖之巅,一道霸道十足的剑芒朝自己斩来时,一名和南宫玉沁一模一样的少女,推开了自己!

而她却付出了生命,殷红的血液,令残阳黯然失色……

记忆中断后,谭云眼眶红润,深情的看着南宫玉沁,内心因今世重逢而欣喜万分!

暗自发誓:玉沁,今生我绝不负你!

南宫玉沁被谭云炽热的目光,盯得香腮染霞,心头鹿撞。

她忽然觉得谭云变了。

在她记忆中,虽然谭云贵为少爷,但由于被全城城民视为废物,一直神色忧郁而颓废。

可今日,她从谭云身上,丝毫感受不到以往的自卑。

“玉沁,待会儿我和柳如烟拜堂,你就不用去了,你现在立即帮我去买一套,你认为全镇最美的新娘服。”谭云仿佛想到了什么,神色坚定。

“哦,好的。”南宫玉沁神色不解,嫣然一笑,残影几个闪烁,掠出了府邸大门时,美眸中已然噙满了泪水。

她深爱着谭云,但她知道彼此之间身份悬殊,以丫鬟出生的自己配不上他。

……

偌大的贵宾殿内,座无虚席。

望月镇有三大家族:司徒家族、谭家、柳家。

谭家办喜事,镇上身份显赫的人物,可谓是尽数到来。就连全镇泰斗级别的人物白药师:白秋生,也在席位之中。

上席中端坐着,谭云的父母、爷爷。以及谭云的准岳父柳博义。四人见谭云迟迟没回来,一个个笑的很不自然。

新娘柳如烟亭亭玉立于大殿前方,由于盖头遮住了脸颊,看不出她的模样。

“谭峰,时辰已到,你快给我把云儿找回来。”谭老爷子侧视谭峰,脸色微微铁青的说道。

“爹您息怒,孩儿这就去……”谭峰话音未落,谭云迈入了大殿,“爷爷、爹,我回来了。”

“云儿,你都这么大了,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冯静茹埋怨了一句谭云,旋即,看着端着一壶美酒的谭自忠,吩咐道:“管家,婚礼开始吧。”

“属下遵命。”谭自忠话音甫落,接下来谭云一句话,犹如一枚重磅炮弹,丢尽了人群!

“管家,不必了!”谭云漠视柳如烟,口吻坚定道:“我和柳如烟今日不可能,以后更加不可能!”

说着,谭云从怀中掏出一纸婚约,当众撕碎!

“这是什么情况?谭少爷居然当众悔婚!这不是在赤果果的羞辱柳家主吗?”

“是啊!究竟发生何事了?柳千金可是天之骄女,哪点配不上他……”

“嘘……都小声一点……”

“……”

耳畔回荡着上百位家主的议论声,柳博义从席位上霍然起身,对着还未缓过神来的谭老爷子,咆哮道:“谭长春,我女儿哪点配不上你的废物孙子?你们谭家欺人太甚!”

“柳家主,息怒息怒。”谭老爷子急忙起身赔礼后,老躯发抖,怒视谭云,“你这个不肖子孙,是要活活气死我啊!你要是不给个解释,我亲手废了你!”

“你这个逆子,我打死你!”谭峰一步跨出席位,挥手朝谭云脸上抽去。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给我住手!”冯静茹化为一抹残影,将谭云护在了身后。

“夫人,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袒护这个逆子!”谭峰右手停悬在冯静茹头顶上空,气的脸色涨红。

“夫君,爹,你们先息怒,听云儿解释啊!”冯静茹急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她哀求一声后,回首看着谭云,催促道:“云儿,快给你爹和你爷爷,还有柳家主解释啊!”

“不必解释了!”柳博义一声怒吼震彻大殿,“你们谭家是欺负我们柳家没人吗?今日之辱,我一定要你们谭家付出惨重的代价!来人!”

柳博义自然不会给谭家解释的机会,他虽然气愤谭云当众悔婚,羞辱女儿、羞辱了柳家。但这未尝不是一个,趁机对谭家出手的大好机会!

“嗖嗖嗖……”

立时,早已埋伏在谭家四周的五百名柳家侍卫,手持长剑、大刀冲进了谭府,将贵宾殿团团包围。

五百侍卫中,有二百多人,是司徒家族侍卫伪装的。

“少在我谭家放肆!”

一声厉呵溘然乍响,谭家二百名侍卫,手持长矛闻讯赶来,无所畏惧的与五百名敌手对峙起来……

“本家主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席位中的司徒家主:司徒天伦,豁然起身,与柳博义并肩而立,“谭老爷子,你们这是自掘坟墓!”

二人将灵胎境八重的气息释放开来,浑身弥漫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爹爹,您可要为女儿做主啊……呜呜……”柳如烟掀起盖头,佯装大哭,来到了柳博义身旁,“女儿不活了……呜呜……”

“哈哈哈哈,装,接着给老子装!”谭云盯着柳如烟狂笑一声,旋即,环视对自己横眉冷对的所有家主,掷地有声道:“大家不是好奇,我为何悔婚吗?”

“好,那我告诉你们!”

谭云右手化爪,猛然转身,死死地捏住了管家谭自忠的嘴巴!

接着,谭云左手抓起酒壶,朝谭自忠嘴巴倒去,“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老东西,居然被柳博义收买,在酒壶内下毒,想让我和柳如烟拜堂给我父母、爷爷敬酒时,毒死他们!”

“不要少爷,老奴知道错了……”谭自忠惊悚的求饶中,谭云将一壶毒酒,全部灌入了其口腔。

“噗……”

谭自忠双目泛白,口吐白沫,一股乌黑的毒血喷出口腔,当场毙命!

逆天至尊 - 第一章 无尽愤怒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