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驶向幸福

一片阴云笼罩着海港林家。

林家家主林海云才一岁多的孙女林嘉欣突然得了怪病,整天无精打采,有气无力。

林家跑遍了海港,滨江,燕京三地所有医院,检查结果都是孩子身体指标一切正常。

林海云坐在沙发上,女儿林雪抱着熟睡的林嘉欣坐在他的身边,另外一侧的沙发上坐着女婿唐乐年,三人都是愁眉不展。

“老爷,外面有人指名要见您,他自称陈天。”刘管家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对林海云说道。

“陈天?”林海云只觉得这个名字异常熟悉,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陈天?陈妙手?陈神医,快请……不,我亲自去请。”

世人皆知陈妙手是陈神医,却少有人知陈妙手本名陈天,字妙手。

陈妙手被请进了别墅,与他一起被请进来的是一个两岁多,拖着鼻涕的小男孩。

“陈神医,您看我孙女的病?”林海云忐忑的问道。

陈妙手看了看熟睡的林嘉欣,说道:“林家主,恕我直言,您夫人是不是早逝?”

“是。”林海云立刻回答,随即反应过来,问道:“难道是遗传?”

陈妙手点了点头,说道:“心脉受损,遗传病,不仅是你孙女,你女儿也有。只是你女儿病情轻,没体现出来。”

“恳请陈神医……”

林海云的话没说完,就被陈妙手打断了:“你女儿的心脉损伤已经成痼疾,我也没什么办法了。你孙女只要施以渡脉金针就可治愈,只是渡脉金针太过霸道,娃儿幼小,需分两次,现在保她性命,二次施针要等她长大以后。”

顿了一顿,陈妙手又说道:“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不会白救人的。”

“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救欣儿。”林海云坚定的说道。

“我不要钱。”陈妙手缓缓摇了摇头。

“不管什么条件,只要林家能做到,我都答应。”林海云沉声道。

陈妙手一指林嘉欣,说道:“我要这个女娃给我孙儿做媳妇。”说着话,陈妙手指向了自己身边那个拖着鼻涕的小男孩。

“这……”林海云可没想到陈妙手会提这样的条件,与女儿女婿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答应就治,不答应就走。”陈妙手说完这话,闭上了眼睛。

林海云一家沉默了一会,以眼神交流着,最终,林海云做出了决定:“我答应。”

一个多小时之后,陈妙手满头大汗的从房间里出来,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说道:“记住了,我孙儿叫陈坚,字回春!”

说完这话,陈妙手带着陈坚离开了林家。

“那个女娃儿是我媳妇吗?”鼻涕虫陈坚仰望着陈妙手问道。

“对,十六年后你来娶她。”陈妙手拉着陈坚的手,坚定的朝前走去:“林家,是我为准备的基石。”

“爷爷……”

“叫我老头子,等你成为陈家家主的那天,才有资格叫我爷爷……”

……“终于离开老头子了。”陈坚坐在一辆驶向海港市的动车上,看着两旁不住倒退的景色在心里想道。

各种各样的老师,各种非人的折磨,想想自己这十六年来的生活,陈坚打心底里认为自己能活下来完全就是侥幸。

当然,老头子也并不是无一是处,比如他竟然在十六年前就给自己定下了亲事!

就在前天,老头子亲口对陈坚说,他有一个媳妇叫林嘉欣,家在海港市,让陈坚去跟她成亲。

“嘿嘿,”,陈坚忍不住偷乐出声,以后再也不用偷看王寡妇洗澡了,转念又一想,王寡妇的女儿秀儿可是答应给自己做媳妇的?这可怎么办?

大不了让秀儿给自己做小老婆!

陈坚心里顿时做了决定,脸上再度恢复了看似幸福,实际上却猥琐无比的笑容。

坐在陈坚旁边的是一个身穿旗袍的美女,微微皱着眉头,显得颇有心事。

看到邻座陈坚一会皱眉,一会偷乐,一会坚决,各种表情在脸上逐一闪现,美女忍不住问道:“嗨,想什么呢?”

“想媳妇呢!”陈坚笑着说道,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归神来,看向了身边的这位美女。

她身上这件旗袍是无袖的,颜色很素雅,旗袍开衩到大腿中部,不多不少刚刚好,差不多一米七的高挑个头,身体曲线极好,尤其是那双笔直的大长腿,十分引人注目,似乎天生就是穿旗袍的料。

自己身边啥时候坐了这么个大美女啊?竟然一点都没发觉,真是罪过罪过。

“我叫陈坚,姐姐你叫什么?”陈坚问道。

眼前这个叫陈坚的少年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相清秀,一身衣服虽然已经很旧,可却洗的一尘不染,这样的质朴少年本就十分惹人喜爱,再加上这么嘴甜就更讨喜了,美女笑了笑,说道:“姐姐我叫白玉。”

“白玉无瑕,好名字。”陈坚说道:“姐姐你也是去海港吗?”

“我不是去,是回,我家在海港。”白玉笑着问道:“你呢?去海港干什么?打工赚钱好回家娶媳妇?”

“不是,我媳妇家是海港的。”陈坚说道:“我还没见过她呢,只知道她是海港林家的,叫林嘉欣,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

“什么?你说你媳妇是海港的林嘉欣?”白玉一脸古怪的笑容问道。

“是啊,怎么了?”陈坚不明所以。

“没什么。”白玉摇了摇头,这么讨喜的少年,脑袋竟然有问题?海港只有一个林家,这个林家的林嘉欣那可是大明星啊,怎么可能是他媳妇?

就在这个时候,车厢里响起了广播:“女士们,先生们,本次列车七号车厢有一位重病旅客,我们急需医护人员的协助,如果您是医生或者护士,请马上赶到七号车厢。”

“七号车厢?不就是我们这节车厢?”白玉说着话,站起身来,果不其然,看到车厢最后有几个人围在那。

“让我过去。”陈正站起身来说道。

“你去干什么,别添乱。”白玉说道。

陈坚笑了笑,说道:“姐姐,我是医生。”

白玉狐疑的让陈坚过去,想想有些不放心,又跟了上去。

到了近处才看到,一个一身OL打扮的丽人抱着肚子躺在座椅上,俏脸煞白,额头不断渗出豆大的汗滴,浑身哆嗦的厉害,一个貌似医生的中年男人正在给她诊断。

“急性阑尾炎,得立刻手术才行。”中年男人给出了自己的诊断结果,却是无计可施,这是在火车上,怎么动手术?

“躲开,让我来。”陈坚走上前去,翻开丽人的眼皮看了看。

“小伙子,你干什么?”中年男人一把拉住了陈坚。

陈坚没好气的甩开了中年男人的手,说道:“我是医生。”

“她这是急性阑尾炎,我都已经确诊了。”中年男人说道:“再说,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医生?”

周围的旅客也不太相信陈坚是医生,不由得纷纷说道:“年轻人,别乱来,出了人命你是要负责的。”

“急性阑尾炎分急性单纯性阑尾炎,急性化脓性阑尾炎,坏疽及穿孔性阑尾炎和阑尾周围脓肿。”陈坚冷笑道:“你能确诊她是哪一种?还有,我怎么就不能是医生了?我是中医!”

“你……你能确诊是哪一种?”中年男人被陈正呛了,没好气的说道:“什么中医?我看就是骗子吧?”

“她是坏疽及穿孔性阑尾炎。”陈正摸了摸丽人的额头,已经滚烫的厉害,说道:“还有近一个小时才能到海港,到不了海港,她就死了。”

听陈坚说的如此坚定和专业,乘务人员问道:“这位医生,你能治吗?”

“当然。”陈正一脸自信的神色,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三根银针,用酒精消毒后,取阑尾穴,足三里,阿是穴三个穴位,以大幅度捻转结合提插之泻法,行强刺激两分钟。

随着陈坚施针完成,丽人缓缓松了口气,身子舒缓开来,显然是疼痛减轻了。

“别乱动,这针要留在你身上直到下车,我每五分钟要给你运针一次。”陈坚按住了想要坐起来的丽人。

“谢谢。”丽人轻声道谢,已经能说出话来了。

周围围观的旅客看到陈坚以中医的针法治疗急性阑尾炎,还是瞬间见效,全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好了,好了,大家都回座位上去吧。”乘务人员说道:“给这位医生和患者留点空间。”

很快,所有旅客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包括白玉。

车厢尾部的位置只剩下了陈坚,丽人以及乘务人员。

丽人想要说话,陈坚说道:“别说话,闭上眼睛休息。”

每五分钟,陈坚就运一次针,而每次过后,丽人的症状也随之减轻。

海港站到了,陈坚运完最后一次针,收起银针,说道:“好了,回家以后多休息。”

丽人已经完全恢复,跟陈坚要微信什么的,可没料到陈坚竟然连手机都没有,说道:“我叫秦韵,这位神医,告诉我你家在哪,我要好好报答你。”

“我叫陈回春,家在陈家村呢。”陈坚一边开玩笑,一边下车:“除了以身相许,我不要别的报答。”

白玉虽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却一直关注着陈坚,听到陈坚这番话,心道:“他不是叫陈坚吗?怎么又说自己叫陈回春?他是陈家村的?我找遍了陈家村所有人,怎么没在陈家村见到他?”

想到这里,白玉快步追了出去,人海茫茫,又哪里看的到陈坚的身影?

全能神医-玄远一吹 - 001 驶向幸福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