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洞房杀机,满门抄斩

皓元四十一年,八月十五,普天同庆。

北齐帝耗时十月,终于建成和皇后的凤栖宫同等规格的凤飞宫,于今日以皇后之礼迎娶君家三小姐君轻暖为皇贵妃,天下哗然!

此时,凤飞宫内一片喜庆。

可洞房花烛时,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在看到苏蓝芷的那一瞬间,君轻暖不禁皱眉,“皇上,她怎么在这里?!”

“轻暖妹妹的问题真是有意思,今夜是皇上的洞房花烛,我怎么能不在这里呢?”苏蓝芷娇笑着,而皇帝似乎……纵容了她!

君轻暖看着这场景,音调都有些变了,“我的洞房花烛夜,为什么你要出现在这里?”

苏蓝芷戏谑的打量着她,扭头看向轩辕越,娇俏的笑,“皇上啊,您什么时候告诉她,这是她的洞房花烛夜了?”

君轻暖看着他们两人的眉来眼去,心里像是被什么重重的戳了一下。

她猛地看向轩辕越,惶恐道,“这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我们的大婚之日要确保万无一失,你还让我连君家的暗影卫都叫来守卫凤飞宫了……我进宫来,可是你强逼的!”

轩辕越瞳孔猛地缩了缩,仿佛被激怒的蛇,淬毒一样盯着她,字字诛心,“君轻暖,你该不会以为朕真的非你们三姐妹不可吧!暗影卫?”

他冷笑一声,“朕若不这么说,又怎么能将他们一网打尽呢!”

君轻暖不可置信的盯着轩辕越,不住摇头。

而不等她回神,周围突然响起一阵咔嚓的声音!

紧接着,无数的弩箭像是蝗虫一样密密麻麻交织着,将整个凤飞宫织成了密不透风的巨网,瞬间将没有防备的暗影卫瞬间被射成了筛子!

“不!”

君轻暖双目瞪大,不顾一切冲向前方。

可没等她冲出屋檐,就被轩辕越一把拎了回去,狠狠地撞在了涂着朱漆的柱子上!

君轻暖的脊椎都像是被撞得要从前胸穿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喉头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头上的凤冠也散了,上面的璎珞和夜明珠落了一地,叮叮当当的响,月光照下来,分外的亮。

她突然就清醒了过来,埋藏在心里的不安以及不愿承认的事情,都在这一刻,被板上钉钉。

北齐望族君家基业数百年,一门两后,长子君轻寒掌控三十万精兵,二小姐君轻缘手握君家所有的产业,富甲天下。

而她君轻暖虽然实力不济,却也手握一百八十位比御林军还强的暗影卫……

就连这北齐江山,也是君家支持北齐太祖打下来的。

可以说,没有君家,就没有如今的北齐。

可盛极必衰,帝王之侧,又怎容猛虎酣睡……

狡兔死走狗烹,多么简单的道理,她不是不懂,只是……

曾经有多信他,此时,她就有多恨他!

君轻暖脑子嗡鸣,挣扎了一下之后晕倒在地。

但很快,她就被一片鲜血的孤鹰岭,瘆人入骨的噩梦惊醒!

耳边传来男人粗重的呼吸和女人娇喘的声音,“她醒了……唔……”

他尽情的耸动着健壮的身躯,声音一片沙哑,反而兴奋起来,“让她看着!”

“咯咯……皇上您可真坏!”苏蓝芷娇笑着,以更加娇柔的姿态缠上他。

君轻暖像是困兽一样挣扎着,恨得双目猩红,却无能为力。

许久之后,终于传来苏蓝芷满足后娇软虚浮的声音,“皇上,太后和皇后娘娘那边,应该也审问的差不多了吧?

君家的女人再厉害,也扛不住行不七十二道酷刑的,要不,就带进来让轻暖妹妹看看?”

君轻暖被震的脑子一片空白,不可置信的冲他们嘶吼,“你们竟然连皇后和太后都不放过!轩辕越你这个杀妻弑母的禽兽……”

她撕扯着铁链,像是疯了一样,此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

苏蓝芷却娇笑着,“哟,君三小姐啊,你怎么像条狗一样呢,你这样,皇上怎么会喜欢你呢?”

苏蓝芷的侮辱和践踏让她心脏像是要爆裂一样,而轩辕越已经穿好衣服,慢条斯理的冲门外道,“把太后和皇后拖进来吧。”

紧接着,朱红色的大门被打开,两具血淋淋的身躯被丢进来,在地上发出砰一声!

君轻暖扑过去撕心裂肺的哭喊,“大姐!”

“我可怜的……暖儿……”一只沾满血的手颤巍巍的伸出,摸了摸她的脸之后,骤然就垂下去了。

“大姐……”

君轻暖泣不成声,捧着皇后的脸拼命的摇晃,“大姐,大姐……大姐!”

前方传来一个侍卫冷冰冰的声音,“太后已经死了半个时辰了。”

君轻暖颓然跌坐在了地上,从未有过的绝望。

轩辕越连自己的亲娘都下得去手……君家肯定出大事了。

接二连三的噩耗,让她回不过神来!

她原以为自己快要被逼疯了,可没想到的是,真正疯了的人是轩辕越!

他像是野兽一样用酷刑折磨她,揪着她的领子癫狂的嚷嚷,“君轻暖,古蓝玉在哪里!只要你说出来,朕可以饶你不死!”

君轻暖看着面容扭曲的他,突然疯狂大笑,“我说出古蓝玉的下落,你让我生不如死吗哈哈哈哈……”

她瞪着眼睛盯着轩辕越,像是索命的鬼,嗓音变得冷凝,“你死了这条心吧,你穷极一生,都不可能得到古蓝玉!

你又想君权永固又想长生不老,你做梦!

轩辕越,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让你山河破碎骨肉分离,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轩辕越却仿佛没听到她的诅咒,震惊而发狂的盯着她,“这世上真的有一块古蓝玉?!”

“当然,但是,它永远也不会是你的,哈哈哈……”

世上最苦求不得,她要让他为了古蓝玉执着一辈子,一辈子都求不得!

她发疯一般的激怒轩辕越,“你杀了我,杀了我啊!”

轩辕越残忍的笑,“想死?你做梦!如果你不说出古蓝玉的下落,朕让你生不如死!”

话音未落,他突然伸手卡住她的下颌,将什么东西强行塞进了她嘴巴里!

“这是七日鬼煞丹,就连死士都抗不过去,朕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轩辕越冷哼着,扭头吩咐门外的死士,“带她去欣赏欣赏朕为她准备的盛宴!”

“七日鬼煞丹?轩辕越,你对我可真好,当真是三千帝宠在一身呵……”

君轻暖犹如万箭穿心,瞬间脸色煞白!

“啧啧,刑部大牢最歹毒一套都上去了,君家的女人可真能撑。”

死士上来,拖着她往出走,“走吧,皇上说让你去看看他给你准备的盛宴,旭日东升,血流成河,那场景一定是你见过最美的。”

她痛的说不出话来,任由他们拖着出去,吊在了城门上,正对着君家的方向!

下面一片看热闹的人群,秋天的太阳明晃晃的照耀着,前方君家大门口血流成河,到处都是亲人的尸体,耳边响起高声宣读圣旨的声音。

“……君家一门枉顾皇恩,与敌国勾结谋反,损我强兵四十万,引狼入室,致使我南疆关隘孤鹰岭被攻陷,丢失两座城池……君家一门,当以谋反叛国罪论处,株连九族以儆效尤,从此北齐再无君家……”

这道圣旨惊的她几乎忽略了鬼煞丹带来的蚀骨之痛。

通敌叛国,说的是君家?

那怎么可能!

而震惊之余,她又绝望了。

既然圣旨已经下来了,那父兄和君家军肯定出事了,只不过,圣旨上说是四十万军队,又是怎么回事?

君家军只有三十万……

这个时候,前方一道利箭突兀飞来,斩断了绳索!

她从五十米高的城楼上摔下来,砰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所有的痛苦,都结束了。

最后的意识当中,好像有人喊了一声“有刺客”……

兽黑王爷套路深 - 第1章 洞房杀机,满门抄斩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