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鼓·桃娘传上 第一卷 一更鼓:陌上花开两处相思 楔子

这里是大唐。这里的君主、百姓,都称呼他们的国家为大唐,但这并不是那个辉煌昌隆的唐帝国。后来的历史,称之为“南唐”。

金陵,是彼时的国都,称为“江宁府”。第一风华地,不二金陵城。南国的城便是这样,不似长安的苍凉,不似汴州的端方,金陵沾了一点龙气,便立马妖娆起来。那凤凰台,朱雀桥,劳劳亭,秦淮月……都默默地倚着,仿似蘸了水的胭脂,在浓浓的春意里化开,再化开。

戌时,一更的梆子敲响了。若是寻常百姓家,一更的声音,便是该睡觉的信号。但在花月坊,却是一出盛大的序幕。

花月坊外的巷子,远远铺出了三里的朱红毯,道路的两旁,每隔十步,便有男子如定桩般立着。那些男子虽穿着常服青袍,但个个如鹰隼般透着凌厉威猛,一看便不是寻常人。

花月坊是金陵城里最大的官妓乐营,隶属于朝廷教坊。迎来送往的都是官家人物,出入的也都是官家的厅堂筵席。虽说花月坊的开销经营朝廷是拨了银子的,但若是将官家服侍妥帖,一来有了头脸,二来也能得些打赏。因此花月坊也是绞尽脑汁想着新奇法子。

就说前堂横三竖三的九面花鼓,也是一大特色。花月坊上三堂的官妓每人的名字都是花名,名气最响亮的九位官妓,便能将自己独属的花鼓支在前堂,若有客人“点春”,或是“走春”,便可击打花鼓,声音震着,便是气派,也是官妓在花月坊的地位。

而花月坊的官妓,更是各显神通。有获罪的大家小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可以做着歌妓、舞妓,或是乐妓,行走于达官显贵的家宴上;若是贫民小户的,酒量不错,也可陪酒,是为“酒妓”;若是酒量也不佳,便只能做些皮肉生意,地位也是最不济的。

此刻花月坊前堂二楼的各个雅间,也坐满了客人。其中一间,内有四五人,是几个金陵的世家子弟,宴请一位外地的官员。点了几位官妓作陪。

忽地前堂正中,从空中垂下一条红色丝绸,随即一个轻盈的女子顺着丝绸如燕子般飞下,动作轻灵矫捷,飞下时一个漂亮的回旋,直击桃花鼓的正中。博得满堂彩。那个外地的张姓官员啧啧点头,问道:“这是那名冠天下的桃娘?”

那几个世家弟子对视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其中一个腰间挂着纯白双鱼玉佩的,那玉是难得的无一丝瑕疵,净白如雪。那人坐于正中,尤为尊贵些,开口道:“张兄,这等雕虫小技,怎么会是桃娘。桃娘的舞,出神入化,宛如云中仙子。更绝的是,桃娘一手好字,和那舞配合得行云流水。看了桃娘,这女子便什么都不算了。她不过是代为桃娘击打桃花鼓的。”

张姓官员听了不免神往:“桃娘也能点吗?”

方才的世家子弟摇摇头:“晚了。有人赎了桃娘,今晚这么大的场面,就是桃娘出坊。你瞧那九面花鼓,平日只有一击,再尊贵的官员,也只能二击。只有出坊的姑娘,才能三击。桃娘的桃花鼓刚才已经击了一次,二更和三更的时候,还会各有一击。如此,方才排场。”

张姓官员一愣:“赎一个官妓?”官妓是朝廷的人,并非一般官员可以据为己有,这人能将官妓赎出来,想来背景不薄。他还想再问细些,一旁的酒妓连翘已是按捺不住,擎起手中的白玉杯,眼波流转:“张大人,何须谈些不可及的,不如点一出珠圆玉润可好?”

张姓官员早已被连翘含情脉脉的目光看得心神荡漾,哪里知道珠圆玉润是什么,只呆呆地点了点头,塞到连翘手里一锭银子。

连翘从盘中拈起一粒葡萄,含入口中,又将杯中的酒含到嘴里,忽地俯身噙上张大人的唇,张大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牙齿被柔软的舌尖撬开,一股甘酿沁入口中,葡萄的清甜中和了酒的辛辣,再加上美人的唇香,张大人只觉得唇烫了起来,紧接着全身都烫了起来,不自觉得揽上了连翘的腰,目光迷离道:“那葡萄的皮呢?”

连翘将口中的葡萄皮取出,笑着又倒了一杯酒。张大人早已全身都醉了,直叹自己之前见识浅薄,竟不知道女人可以这么妙。身边的世家公子笑道:“花月坊的花样是最多的,却也有趣。张兄若是喜爱,一一尝试便是了。珠圆玉润,双凤朝阳,鸳鸯交颈……只是可惜桃娘独有的长虹卧波,你不得见了。”

另一个公子叹了口气,由衷艳羡道:“沈兄好福气,可惜我们未曾有机会点过桃娘。”

沈姓公子不免面露几分得意之色,将手探入身边酒妓的衫内动作起来,腰下洁白的双鱼玉佩也随着一晃一晃。

看得张大人心下痒痒,眼前的这个珠圆玉润都让他把持不住,那长虹卧波,该是怎样的撩人?不觉吞了口口水,桃娘,到底是怎么个惊艳的人物?

后院二楼西厢最大的一间,便是桃娘的房间。屋外侍奉的婢女青青跺了跺已经站麻了的脚,手里的漆盘由于长时间的托举猛地抖了一下,青青顿了顿,再次开了口:“姑娘,喜服到了。”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屋里响起了一把不温不火的声音:“进来吧。”

青青推门进去,风吹着支起的窗棂上糊的纸“扑扑”响,雕花檀木床上的茜纱帘幔并着妆台上的红烛,一齐在风里摇了摇。

桃娘坐在朱漆的月牙凳上,正细细地画着眉。她似乎从没有这么认真地画过,一笔笔勾描,一点点补齐,像对着一件上古瓷器般精描细画。青青走到桃娘身侧,冷不防桃娘忽地转过身来,把青青吓得一个趔趄。

桃娘的唇角冷冷勾起,盯着响动的窗棂,似有若无地问道:“好看吗?”

青青偷偷抬眸看了一眼桃娘,心下倒抽了一口冷气,没敢接话。桃娘依然很美,只是今天的远山黛,是从未有过的画法,那眉,长长的似乎要挑到发髻,配上眉心的桃蕊红妆,竟有几分妖气了。这不是桃娘素来清淡雅致的妆容。桃娘,是没有妖气的。

桃娘没有注意青青的表情,转眸看向了她手里的托盘。一袭浅红的柔纱锦袍,并着赤色描金线的披帛,在烛火的映照下正莹莹散发着丝绸的光泽。桃娘抬起如水葱般的纤指,轻轻抚了抚披帛上的绛色流苏,低眉问着:“他,来了吗?”

青青一愣:“他?”哪个他?若说今晚要赎出桃娘的那位大人物,是断不会亲自来的吧?先遣的媒姑、侍从来了不少,已经给足了天大的面子。若说祁公子,今晚要是来,才是真要了命。青青语塞,轻轻摇了摇头。

桃娘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继续描着已经很长的黛眉,只是手,开始抖了起来,几次画眉都画不成。只好把黛石放下,叹了口气,随口问着青青:“我走后,你去服侍冰兰,要勤快些,那里不比这里随意。”

青青抽了抽鼻子,声音有些涩:“是。”说罢抬眸看着桃娘眼圈红红:“我舍不得姑娘。”她是想随着桃娘走的,但官妓不比娼门自由,都是入了乐籍的官家人,桃娘自己能脱离苦海已是不易,哪能带着她。她也没有开这个口。

桃娘苦笑,捏了捏青青的肩,目光凄然:“青青,我这一去,众人皆是羡慕,只有我自己知道,只怕不是好的结果。太平日子,不会太久,能得空逃出去,你就逃吧。”

“能逃到哪里呢?”青青咬唇,“我还在襁褓里娘就死了。爹犯了事我到了这里,家里没个兄弟姐妹,也不知道宗族何处,除了金陵,我不知道还有哪里。”

桃娘想了想,从妆奁盒子里取出一串樟木珠子,塞到青青手里:“金陵西南歙州的云湾村,还可藏身。他日你若能逃出去,带着这串珠子到云湾村,他们不会撵你走的。”

青青点点头将珠子藏进袖中,不由好奇地问着:“姑娘怎么知道那个地方?”

桃娘笑得有些失神:“那里是我的家乡。”家乡的定义,就是当初想出来,如今回不去的地方。落到如今的境地,她也问自己,如果从头选择,她是不是还会不顾一切地跑出来?她没有答案。

青青轻声问道:“姑娘,我从不敢问你从前的事,你原来,就叫桃娘的吗?”

桃娘怔了一下,她有许多名字,一时她也分不清自己原本叫什么。她只知道她最喜欢的,是桃宜的名字。那是何家小姐为她取的。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她如今,连泪都已经流完了。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青青,忽然门被撞开,掌事的月娘扶着摇摇欲坠的珠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来,来了……”

话音未落,门口已经站了一位长身玉立的男子,没有戴幞头,只是将头发用玉冠束着,一身紫色暗纹的锦袍,华丽的色泽和革带上莹润的玉饰,彰显着主人身份的显贵。

青青看月娘使的眼色,忙低头退了出去,并带上门。屋里,只余桃娘和那男子,并窗棂的风声。男子细细打量着桃娘,唇角泛出一丝没有温度的笑意:“这个样子,倒也不错。”

桃娘直直挺着脊背,没有看那男子,只是透过他的身形,漠然地盯着他背后的门,淡淡说着:“请先出去稍候,妆容还没理好。”

桃娘的表情刺痛了男子,他眸子一厉,冷笑几声:“如今倒有了节妇的脾气。我只想问问,长虹卧波是什么?”

桃娘轻轻笑了,远山黛荡开,眉眼间仿似一片鲜艳夺目的桃花在闪烁,媚态万千,那种媚,蚀骨销魂一般,灼得男人有些痛。桃娘伸出玉指,将自己身上月白的披帛丢到地上,背过身子忽地侧身,犹如反弹琵琶一般,已经探入男子胸前的衣襟,桃娘的腰肢像丝绸似的柔软无骨斜靠在男子身上,手指像火一样穿过男子的外袍,中衣,直到肌肤。一股热浪从男子的脚底蹿起,从腿,到腰肢,到头顶,已经被这团火烧得失了方寸。桃娘的手在男子胸前逡巡着,那指尖划到哪里,哪里就烧得酥麻,男子不禁伸手揽上桃娘的腰,俯身盖上她的唇,那股带着肃杀之气的原始气息,仿佛要把这桃花片片揉碎一般。他忍不住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他想要她,这种欲望,从前是这样,如今更是这样。

他反身一把将桃娘按到墙上,压在她身上那种绵软让他痴迷,让他欲罢不能,他等不及,他要把自己陷在这片泥泞中。他喘息着揉上桃娘的身子,扯下她的外袍,露出颈下一块桃色的胎记。他愣住了。

桃娘冷哼了两声,看向他的目光似乎有千根冰刃,刺得他清醒了过来。男子的手松开,看向桃娘身侧的窗棂冷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桃娘轻笑:“我在告诉你,长虹卧波是什么,刚开始,就不想尝尝了?”

男子蹙眉,从袖中甩出一枚玉佩,掷到桌上,那双鱼形的玉佩品相是难得的雪白,却有几片血沁在上面。男子轻睨了一眼桃娘,阴声说着:“我不想知道长虹卧波的滋味。但凡尝过的,就是这个下场。”

说完顿了一下,声音温和了些:“三更鼓的时候,必须出了花月坊的门。别误了吉时。”说完转身离去。

桃娘仔细看了看那玉佩,带血的白玉双鱼,很眼熟。仔细想了一番,不禁心下一沉,折身回坐到月牙凳上,手有些无力,连画眉的黛石也拿不起来。

夜,凉得几乎要沁入骨头缝里。满屋的红,摇曳得头晕。这是不是算“于归之喜”?每个女人都盼望的一天,对于她,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来的。桃娘也曾经憧憬过这一天,只是这样的方式,打碎了她所有的憧憬。桃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思绪飘得有些远,往事,倒一件件清晰了起来。

三更鼓·桃娘传(全四册) - 三更鼓·桃娘传上 第一卷 一更鼓:陌上花开两处相思 楔子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