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清灵婉转的啼叫声由远及近,一对纤细敏捷的身影在空中扇动着翅膀,嬉戏追逐着,最后落到了尽情向天空伸展的枝头上。

杏黄色的别墅安静地矗立在茂密的树林中。

阳光有些刺眼,却在厚重的深蓝色窗帘前望而却步。

厚实的窗帘无形中筑起了一道隔绝外界的防护墙,不让任何光与热进入窗内的世界。

没有一丝光亮的房间里,宽敞的大床、雕刻着简约花纹的大衣柜、高清晰等离子液晶电视机……所有的摆设在黑暗中显得毫无生气。

琳泽薰将自己关在房里已经好几天了。

这几天,他不吃不喝,完全失去了继续生存下去的意志。

倘若不是琳家请来的医生几次强制性地给他输液,维持着他生理机能的正常运转,他估计早已虚脱或休克了。

高大颀长的身躯蜷缩在松软的沙发里,如婴儿般脆弱无助。

他的眼神一片空洞,脑海中却如电影的慢镜头般清晰地回放着各种画面……

金灿灿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倾泻而下。

少女放下揉眼睛的手,抬起头,那双眸子里映出少年微微皱眉又满是疼惜的模样。

“不要哭了……”他温柔地拭去她白皙脸颊上的泪水,“眼泪是很珍贵的……我会心疼。”

“那么,你要相信我,我并不是喜新厌旧。只是,以前我没弄清楚自己对羽崇的感情……现在我明白了,谁才是自己所爱的……”她急切而认真地望着他的眼睛,“所以,我才会选择和你在一起,薰。”

“我知道……羽崇早就说过愿意原谅我们了,你还哭什么,傻瓜。”他捏了捏她的鼻尖,轻笑着将她搂入怀里。

“你是不是在取笑我?”微风吹起了细碎的刘海儿,她有些不满,身体动了动,想挣脱他的怀抱,“还有,你答应我的事呢?是不是又忘记啦?”

“不笑了,不笑了。”他将她搂得更紧,拍拍她纤瘦的背,“我知道啦,我一定会送给你一个精致好看的花形戒指的,和电影里的一模一样,我保证。”

“真的?”她的眼里闪烁着欣喜的光,驱走了刚刚还如烟般漂浮在其中的水雾。

“嗯!真的!”他将她的头轻轻放在胸口处,让她听见那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跳声,“以后,不许再掉眼泪了……”

“嗯!”她弯起嘴角,呵呵笑出了声,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左胸口处,和那有力的心跳融在了一起。

相拥的身影,金色的阳光,随风摇曳的树叶……一切仿若一个无比甜美的梦。

“砰!”

门开了。

琳天皓一打开门,就看见儿子像个残破的人偶般蜷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头无力地垂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都被颓废的气息笼罩得严严实实。

一股怒火冒了出来,琳天皓两三步走上前去。

跟在他身后的律师看到屋里的情形表情一僵,在琳天皓迈开脚步时才收拾好情绪赶紧跟了上去。

琳天皓一把将琳泽薰从沙发上提了起来,愤怒中透着威严地说:“你这样算什么?学电视里的人绝食很了不起吗?”他使劲地晃动着那具毫无生气的身体,“你再怎么伤心,瑛媛也回不来了!她永远回不来了!”

瑛媛永远回不来了?

不!

不要告诉他这样的事实!

俊逸的面庞瞬间被痛苦的情绪扭曲,琳泽薰伸出双手,死死地抓紧了父亲的肩膀,好似挣扎在大海中的人拼命想要抓住浮木。眼底升起凉如月华的雾气,他那支离破碎的声音在无光的房间里不断回荡:“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内心无法压抑的悲痛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又紊乱。

琳天皓抓住儿子的手用力往前一送,将他狠狠地摔了出去:“你瞧瞧自己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伴随着这声怒吼,一旁站立的律师手中的文件被掌风扫到了。

“哗啦——”

文件如雪花般在空中飞散,先后落到地上,覆盖了原本有着红黄相间花纹的地毯。

一张纸飘到了琳泽薰视线能够触及的地方。

那张纸的右上角,还贴着一张照片。

借着从打开的门缝溜进的光线,可以清楚地看到相片上的人有一张可爱而纯真的脸。

琳泽薰的视线无意识地挪了挪,扫过了那张纸。

当目光落到照片上时,他整个人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迅速伸出手捡起了那张纸。

宛若乌云过后阳光又重新照耀着大地,他那双原本无神的眼睛迅速恢复了生机,放出了耀眼的光亮。

修长的手指颤抖着轻轻地抚上那张照片,低低的呢喃从琳泽薰的唇间溢出来,带着醇厚浓烈的思念:“瑛媛……”

烫伤心脏的眼泪 - 楔子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