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眼泪会让爱着自己的人,得不到幸福的

美丽的月牙湖,形如其名,湖泊弯弯的弧线宛若月牙儿。湖水幽静清澈,柳树绕湖垂落,纤细的枝条密密集集,微风吹过,仿佛碧色的烟雾随风轻舞。

唯一遗憾的便是,这天没有阳光。

就如同这天她穿着奶奶送给她的八岁生日礼物——一件漂亮的粉色公主裙,然而,她却露不出灿烂的笑容。

瘦小的她抱着双膝坐在湖边的鹅卵石上,小脸大半部分埋在双膝中,只露一双泪光闪烁的大眼睛,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抑制不住的抽泣声,断断续续地消散在微凉的风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微微的凉风中突然多了一抹薄荷的清香味,一种这里不曾出现过的味道。天性好奇的她,情不自禁地抬起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本能地寻着薄荷的清香看去——

那一瞬间,阳光终于穿透云层,迸射出灿烂的光芒,而所有的光芒仿佛都聚拢在薄荷清香的发源者——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身上。

小小的她,心中不由得一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他居然有一双淡蓝淡蓝的眼睛,宛若湖水一般澄澈干净,阳光下,他如皓雪般白皙的肌肤近乎透明,更衬得他多了几分飘渺的梦幻感。

“不要哭……你知道吗?眼泪会让爱着自己的人,得不到幸福的。所以,要努力用微笑来面对痛苦与悲伤,不要掉泪……”

他的声音如同漫天飘落的雪花般温柔,仿佛充满了蛊惑的魔法,令她悄然止住了眼泪,只余凝在睫毛上的泪珠一闪一闪。

她表情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得像精灵一样的男孩:“你是谁?”

“记住了,以后都不要轻易流泪。”看着她乖巧地停止哭泣的样子,小男孩薄薄的嘴角染上欣慰的笑意,宛如樱花盛开,“我叫苏君皓。”

这时,小男孩突然回头朝身后呼唤了一个名字:“塔法!”

片刻后,只见草丛中跑出来一条小狗,蹦蹦跳跳地来到小男孩的身边,小男孩动作熟练地将它抱起,习惯性地抚了抚它额前柔软的毛发。

“好漂亮的狗狗……”

她好奇地打量着它,直立的耳朵呈蝴蝶状,长满了如丝质流苏般的纤长毛发,宛若翩翩起舞的蝴蝶。小尾巴上配有柔美羽状纤长毛发,摆动时像舞女手中的丝纱,可爱而优雅,像极了城堡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她清澈的眸子里透着满满的喜悦与期待问小男孩:“我可以抱抱它吗?”对小狗的喜爱,表露无遗。

“当然可以……”小男孩温柔地答应了她,轻轻地抚了抚小狗耳朵上的毛发,然后双手抱着递给她。

“它的名字叫塔法?”

她极为小心而宠爱地抱着这只漂亮的小狗,几乎爱不释手。

“嗯,你喜欢它吗?”

“喜欢!”她毫不迟疑地点头回答,阳光如碎金子般洒在她的小脸上,闪烁耀眼。

“如果你喜欢它,那我把它送给你吧。”

小男孩白皙的脸上带着释然的温柔笑意,但若仔细看,阳光下,他的笑容里透着某种病态的虚弱。

“真的吗?”

她纯净清澈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睁大,小心翼翼地抱着小狗,一脸欣喜的光芒。塔法似乎也很喜欢她,不停地用毛茸茸的身体蹭着她的脸,像个撒娇的小公主……

言静萱只觉得脸颊一阵痒痒的感觉,如恋人温柔的轻抚,透着一种能够漫延到她内心深处的温暖。

夕阳在她白皙如瓷娃娃般的肌肤上染上一层浅浅透明的橙色光环,齐肩的长发柔顺地搭在脸颊两边,微风时不时将她额前的几束发丝拂起;樱桃似的唇瓣微微扬起一个弯弯的弧度,宛如樱花悄然盛开;两颊的小酒窝更是增添了几分甜蜜感,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蓦然睁开——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只蝴蝶犬,此时它正兴致勃勃地抓着一只草莓发夹当它的心爱玩具,在一旁蹦蹦跳跳地玩耍着,丝质流苏般的毛发随着它翩翩起舞,俏皮中带着优雅。

言静萱从湖边坐起,眨了眨刚从梦中醒来有些惺忪的睡眼,便伸出手习惯性地揉了揉爱犬耳朵上面的毛发,装出一副教训的表情说:“塔法,你这个小坏蛋,你搅了我的好梦知不知道?来,向姐姐承认错误,姐姐就原谅你。”

她抱起塔法,歪着脑袋,耳朵贴在它的嘴旁,塔法有些不安分地扭动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正是在对她说“我错了”。

静萱欣然地笑了,夕阳洒在她的脸上,光芒闪烁。

放下塔法时,她的眼角余光才意外发现那只惨兮兮地躺在鹅卵石上的草莓发夹,一双清澈的眼睛遽然瞪大。

橙色的夕阳下,她的脸色顿时苍白得有些失色,她慌忙拾起草莓发夹屏息检查起来,发现这个发夹除了有些脏之外并没有损坏,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坏塔法,你吓死姐姐了,你知不知道这是苏君皓哥哥送的礼物,要是弄坏了,他一定会很不开心的!”

静萱回头瞪着淘气的小狗,本来打算给它点惩罚,却发现它正睁着一双纯净的眼睛盯着自己,一副无辜极了的样子……

恍惚间,她仿佛看见那个小男孩的一双淡蓝淡蓝的眼睛,里面盛满了温柔,正静静地凝望着自己……

傍晚的微风夹杂着花草的芬芳凉凉地拂面吹来。

静萱的心,微微一颤,顷刻间就软了。塔法和草莓发夹,都是君皓留给她的礼物,每一样她都倍加珍惜。

“言静萱,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月牙湖的上空,突兀地响起一个少女的声音。

静萱下意识地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自己熟悉的少女身影正飞快地奔跑过来,远远便欢快地向自己挥手打招呼。

少女气喘吁吁地在湖边停下,一张脸蛋因剧烈的运动而染上了两朵红红的云霞。她是静萱的好友小昙。

“小昙,你怎么来这了?”

小昙不怎么喜欢来这里,她生性大咧,经常被湖畔灌木丛的枝桠刺伤。

小昙撅了撅小嘴,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满:“你这个没脑子的丫头,明明是你约我的,我在公园里等了你大半天都没见到你,放我鸽子不说,去你家你也不在,我就只有到这里来找你了嘛。”

小昙的一番话,令她恍然大悟——她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静萱心中霎时冒出无数惭愧的泡泡,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讨好的笑意,撒娇似的挽着小昙的胳膊,说:

“小昙,就你最了解我了,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我只是一不小心就在这里睡着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哦。”

小昙忍不住撇了撇嘴说:“我要是生气了,还会来这里找你吗?这次是因为有特殊原因,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静萱脸上的笑意浓烈起来:“小昙,你对我真好!”

“好了,你快点跟我说,你早上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真的在跟那个花花公子交往?”小昙已然迫不及待地想要从她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眼里布满了不可思议。

静萱眼底蕴着宁静柔和的光芒,抱起一旁不断在她脚边磨蹭的塔法,轻轻用手指捋顺它耳朵上丝质般的纤长毛发,微笑着回答:“是啊,我跟苏君皓交往有一段时间了。”

没有刻意回避,没有过多欣喜,仿佛这是一件早就注定的事情,自然而然便发生了。

“但是,我听说那个苏君皓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哥儿,虽然他的条件是很优秀没错,可静萱你根本就不会被他的外表及财富给迷惑双眼的不是吗?你到底是怎么了嘛,突然就有喜欢的人,还暗中交往了一段时间才告诉我!我不明白的是,你怎么偏偏就喜欢他呢?”小昙皱着眉,心底十分纠结,百思不得其解地盯着静萱。

静萱依然淡淡地微笑着:“因为他是苏君皓啊。”

虽然只是一个相同的名字,可是她已经寻找得太久了,都有些绝望了,所以虽然相似的仅仅只是名字,她也决定要试一试。

君皓哥哥,我一定会找到你,再一次和你相遇的。这么多年来,这个信念在她的心里扎得根深蒂固,她的眼睛里只看得到这个信念。

小昙认真地打量了好友一会儿,发出一声叹惜,发自内心地说:“静萱,我一直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跟那个人交往,只要你觉得那样你就会幸福,那么我无条件支持你……”

“小昙,谢谢你,我也一直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决定今晚带你去和苏君皓认识……”

说到“苏君皓”三个字时,静萱的声音不自觉地充满柔情,仿佛那三个字对她而言本身就代表着某种特殊的意义。橙色的夕阳在她的脸颊上镀上了一层浅浅的光环,给人一种梦幻泡影般的感觉,仿佛电影里虚焦的取景。

“你还说咧,让我在公园门口等,我等了大半天,你却在这里偷偷睡懒觉!”

“我的好小昙,我错了,改天我请你到‘薰衣恋人’喝杯你最喜欢的奶茶怎么样?”

“不行……我要两杯!”难得进一次“薰衣恋人”,一杯怎么够?

“好好好,三杯都没问题,不过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两个女孩的声音由近到远,手拉手的背影由清晰到逐渐模糊远去……

晚霞悄然消失在天际,暮色四起,淡淡闪烁的星光下,幽静的月牙湖恍然如画。

馨夜酒吧。

华丽醒目的霓虹招牌在夜色里闪烁着夺目的光彩。

喧闹的酒吧内,各个角落里坐满了客人,变化多端的灯光颜色反射在透明的反光材质墙壁之间。来回走过的侍者手中端着各色美酒,缕缕酒香在空气间飘荡缭绕,调酒师华美的动作,出色的表演让人眼花缭乱。

两个女孩子呆呆地站在这个明显与她们格格不入的场合中,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充斥着她们的整个大脑。

“你确定是这里吗?”

小昙紧紧挽着静萱的胳膊,一双眼睛里透着浓浓的好奇又带着几分怯生生的神色,打量着这家酒吧,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的灯红酒绿的模糊影像,原来亲临其境的时候是这般样子。

“是这里没错的。”

嘈杂的环境令静萱微微地皱了皱眉,目光在忽明忽暗的人群里匆匆扫过,寻找着那个身影。

小昙不由得嘴一瘪,有些为难地说:“这里这么大,还有二楼的包厢……怎么找嘛。”

人群里并没有那个人的影子,静萱的眼底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失落,收回视线看了一眼一脸郁闷的小昙,嘴角随即掀着一抹微微的弧度,轻轻的声音里语气十分坚定:“一个一个慢慢找,总会找到的。”

“啊?”

在小昙愣怔之际,静萱已经率先迈开步子,没有丝毫迟疑地向二楼走去,纤瘦的背影透着一种不容否决的毅然。

“问题不在于找不找得到啦……”

小昙有些懊恼地追向静萱,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大大咧咧的她都能想得出来,怎么一向聪明伶俐的静萱这次就着了魔似的不顾一切了呢?可恶的苏君皓,他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不是听说他最会哄女孩子开心的吗?怎么跟女友约会却让静萱海底捞针似的到处找他?

他算哪根葱!

带着一腔不满,小昙撅着嘴跟随在静萱的身后,两人之间一直隔着一定的距离。

二楼的拐角很多,走廊七弯八绕,两人兜兜转转,几乎迷失方向,但静萱坚持不懈地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忽然,思绪神游的小昙觉得有些不对劲,猛地抬头,发现静萱竟就在眼前,她急忙收住步伐,虽说没有撞到静萱,整个身体却也贴到了她的身上,有惊无险后的小昙拍拍胸口道:“静萱,怎么了?”

没有听到静萱的回答,却无意间触碰到她的手指,她的手指居然顷刻间冷如寒冰!

小昙下意识再将视线往上移到她苍白如纸的脸上时,心中顿时惊异不已!

隐约觉得事情不妙,小昙整个人紧张起来,呼吸凝重地顺着静萱的视线看去——

走廊的尽头。

昏暗的灯光下,一对年轻男女靠墙相拥,忘我缠绵,暗色调的墙面绘有华美妖娆的图案,光滑的地板上,微弱的光将他们的身影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淡淡的,密不可分的影子。

冰冷的空气,冰冷的走廊,冰冷的影子……

静萱只觉得自己瞬间坠入了一个冰窖中,所有一切都是冰冷的僵硬的,她再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温暖。

整个人如同木偶一般,傻傻地呆呆地站着。

“苏君皓!”

狭长的走廊里遽然响起一声惊呼。

小昙瞪大一双眸子,经过反复的仔细确认,她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空气中瞬间蹿起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拥吻的两人闻声双双转头看过来。

幽黑纤长的睫毛下,静萱的瞳孔如同北极寒冰般淡静澄澈,恍若透明,她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他们——那是两张极好看的脸,男的俊美,女的娇艳,陶醉的表情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吻中完全回神。

“苏君皓,你这个浑蛋!静萱对你这样好,你居然在这里搂着别的女人亲热?你还是个人嘛!”小昙握紧拳头,怒火中烧,整个人像一枚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炸弹。

她的大声指责,听在苏君皓的耳中却是不痛不痒似的,他扬起弧度完美的唇,漾出令人目炫的笑意:“跟自己喜欢的女生接吻就不是人了?有这样的定律?”

然后他放开怀里的女生,双手自然地插在口袋里,那样漫不经心地向走廊另一头的静萱走来。几绺黑发不羁地散在额前,一双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与邪魅的慵懒,似蛊惑人的漩涡一般,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静萱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他便是类似于这样的一幕,他神色不羁地向她走来,嘴角漾着迷人的弧度,对她说:“你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清澈干净的眼睛,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苏君皓……”

那时,她觉得自己绝对是被他的声音迷惑住的,那样的动听,尤其说到“苏君皓”三个字时,有一种宿命般的强大吸引力。

从那之后,她就着了魔。像个影子般抱着塔法一言不发地跟在他的身后,与他欣赏同一片盛开的樱花,看着樱花的花瓣落在他的肩头,她情不自禁地捻起那片花瓣,放在手心直到风将它吹走……她的MP3里存着他平时爱听的歌,看他喜欢看的时尚杂志……他说什么她便去做什么,无论多难的事情,她都无怨无悔去为他做到。

一切,美好得恍然如梦。

而做梦的她,刚刚醒来。

一旁的小昙愤愤地欲继续为好友打抱不平,静萱淡淡地伸出一只手臂拦住了她,轻声说:“小昙,这件事情,让我自己处理好吗?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

小昙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静萱冷静的言语与淡定的眼神强迫性地传染了她,最终不再出声,抿紧了小嘴在一旁站着。

安抚住了十分情绪化的小昙后,静萱微微仰起脸,没有任何表情地直视苏君皓的俊眸,淡淡地问:“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提出跟我交往。”

苏君皓微微挑眉,眸子里流露着邪魅的光,嘴角掀起一抹性感迷人的弧度,他伸出白皙纤长的手轻轻捏住她略带骄傲与淡漠的下巴,帅气的动作里带着几分轻佻:“你一直跟着我,不就代表你喜欢我吗?碰巧,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你,然后就提出交往,这不很正常吗?”

静萱不动声色地拨开他的手,她冷淡地注视着他:“你这样算是喜欢我吗?”

“确切地说,对于漂亮的东西,我都会有些喜欢。”

“原来是这样啊。”一抹略带嘲弄的笑意在静萱色泽淡淡的唇上漾开,“我原本以为,我自己和你交往的理由着实荒唐至极,因为一个相同的名字,就选择了你。却没想到咱们彼此彼此。这么说来,我们谁也没有对不起谁,那么我们——和平分手吧。”

苏君皓细长的眼眸中有一道异样的光芒掠过,他薄薄的唇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来:“你是第一个向我提出分手的女孩,静萱,我希望你不是在赌气。其实,不管我跟别的女生怎么样,我还是喜欢你多一点的,话说回来,若是你愿意跟我有进一步的亲密,以后这样的事情将不会发生……”

“啪——”

静萱的掌心仿佛凝聚了她身体里所有的愤怒,毫不犹豫地挥在面前那张俊美的脸庞上。

清脆而冰冷的巴掌声在昏暗的走廊里回荡良久。

时间恍若凝住了。

所有人吃惊地瞪大眼睛盯着静萱,包括挨了一巴掌后还没回过神来的苏君皓。

她分明那样娇弱瘦小,如同一朵不禁一握的小雏菊,然而,此刻她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周身蕴含着一种凌厉的气场,让人不容小觑。

“你——简直不知羞耻。”

她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内心却懊悔不已:是她错了,她不应该把她对君皓的思念,寄托在这种人的身上。虽然他们拥有完全一样的名字,但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晶莹的光芒在她的眼中涌现,她敛下长睫急急转身,泪水滑落的刹那,她飞快地跑开了……

“静萱,你去哪?”

怔在原地的小昙,方才恍然大悟,在她身后焦灼地追喊着。

静萱不停地往前跑,但是慌不择路,越发分不清楚方向。直到她觉得累极了,身体一歪,打算靠墙休息一会儿,恍恍惚惚地却错把包厢的门当成了墙,整个人踉跄了一下便扑进去了……

这是一间僻静的包厢。

整个房间里只有些微柔和的光,将这间包厢的朦胧感发挥到极致。角落处摆放着一株绿色的植物,隐约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宁静的空气中仿佛流淌着忧伤的味道,伴随着丝丝缕缕的香气轻轻飘向她的鼻端,直入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那天的阳光,如同水晶般透明,洒在带有薄荷清香的小苏君皓身上,他精致的面容上有着最温暖的笑意,他将漂亮优雅得像公主一样的蝴蝶犬递给她……

他的笑容比阳光更迷人,令人屏息:“我是苏君皓。”

记忆里的画面竟是那般清晰明媚,只是烙印在心底太深,每每掀开时便如同撕开身上的一块肌肤一般,那种疼痛几乎令她晕眩。

静萱怔怔地缩在包厢中央的地板上,一动也不动,任时间在指尖如流沙般流走。一种液体缓缓充盈了她的眼眶,再从眼角溢出,顺着脸颊滴滴滚落下来……

她哭了。

带着体温的泪珠,前赴后继地坠落到地板上。

只有她自己知道,在看到刚才那样的一幕时,她并不伤心,只是一颗心空落落的,仿佛某处最重要的一部分丢失了,她怎么找也找不回来了。那样拼尽生命一样去寻找,努力抓住的,不过是一抹空气。曾带给她快乐和勇气的苏君皓,将蝴蝶犬塔法送给她的苏君皓,早已永远离开了,她再也无法寻找到。即使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苏君皓”,但是,他们都不会是她心中等待的那一个……

终于可以这样默默流泪了。

不会再有人因为她的眼泪而不幸福。

“砰!”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在宁静的空间里蓦地响起。

静萱湿润的瞳孔上忽然映现出一束光亮,幽蓝的光微微闪烁,透过那束光,她依稀看见了一双淡蓝淡蓝的眼睛……

心微微一颤!

她惊怔地看着那个坐在深灰色沙发里的少年,顷刻间屏住气息,几乎不敢呼吸……

打火机幽幽的光将他棱角分明的俊美五官清晰地照亮:那个少年脸上最夺目的就是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他凝视着手中银色的打火机,瞳孔里映着那束幽蓝的火光,让人辨不清到底他的瞳孔原本就是蓝色,还是因为火光映照的原因;他的手指纤长而白皙,手掌下方露出打火机的一角,上面有一朵独特的彼岸花,散发着妖娆凄美的气息;好像完全没察觉到其他人的闯入,他旁若无人般地点燃了嘴里的烟,纯熟自然的动作无一不透着不羁与帅气;轻轻吸烟时,他习惯性地微微皱起眉,透出的那抹淡淡的忧伤,混合着从烟头飘出的袅袅烟雾,萦绕在他周身……

静萱睁着一双澄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心脏忽然跳得极快,在胸口一下一下地跃动着,仿佛就要从胸口蹿出。

她是那样的紧张,就连发出的声音都是微微颤抖的,她情不自禁地唤出了那个名字:“苏君皓……”面前的这个人,有着一双和死去的苏君皓一模一样的眼睛。

只是,她的声音却和另外一个骤然冒出的声音重叠了,那是一个女生尖细的质问声:“御嘉西——”

刷——

头顶的灯一下子亮了,包厢里的神秘与忧伤被冲淡,炫白的灯光瞬间照亮了三个人的面孔,静萱和俊美的男孩子都稍稍有些怔愕,一齐望向刚冲进包厢的女生。

女生的脸上化着时尚的妆容,大眼的四周闪着一层眼影的荧光,双颊红红的,也许是名贵腮红的效果。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质问:“嘉西,你为什么不选择我?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真正的爱上我?!你说——你说啊!只要你肯说,我一定能做到的,就算需要背叛全世界,我也能为你做到的!但是,你为什么不说……你为什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女生一双眼睛幽怨地看着沙发上那个俊美得惊为天人的少年,表情不甘而痛苦。

沙发上悠闲而坐的少年,此时早已将视线从突然闯进的女生身上移开,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地敲了敲香烟,燃尽的烟灰随即如飞雪般洒落,纷纷扬扬落至透明的烟灰缸里。

他冷淡并且丝毫不为所动的神态,彻底激怒了刚才那个女生,她带着一腔愤然地说:“既然你不可能喜欢上我,那么,我付出了一切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女生的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精巧的瑞士刀,她的眼神里凝聚了所有的恨意与不顾一切,目光如同她紧握在手中的刀片,迸出锐利的锋芒——

直直逼刺那个让她由爱生恨的少年!

沙发里的俊美少年,细碎的发丝闪耀着如黑玉般的光泽,如宝石般的淡蓝色眼睛安静地注视着那柄正刺向他的瑞士小刀,厚薄适中的完美唇角漾出一抹冷冷的笑意,宛若一幅唯美至极的漫画……

他根本没有一点要闪躲逃避的意味!

就仿佛,死亡对于他来说,只是赴一场期盼已久的约会。

静萱脸色苍白,心中大惊,忍不住喊了一声:“君皓!快闪开!”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张开纤细的手臂,在电光火石之间毅然决然地挡在了少年的面前!

急速刺来的瑞士小刀射出的白光,非常炫目,她几乎睁不开眼睛,却完全不顾自己此刻身处的险境,咬着牙等待那致命的一刺!

当静萱突然冲过来时,原本就心里尚留一丝犹豫的女生,在距离她的身体不过一寸之远时,急忙松开手,锋利的小刀轻轻地从静萱的裙摆上滑落,纺纱的布料瞬间裂开长长的一条缝……

静萱的面容苍白如透明的薄纸,她颤颤地睁开眼睛,视线略带惊吓地缓缓移下,裂开的纱死寂般地微微飘荡着。如果那一刀落在她的皮肤上……

如果不是因为再见到了苏君皓的那双眼睛,她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勇气冲了过来呢?

她怔怔地回过头去看着沙发上的少年,他依然悠闲地坐着,淡蓝的眼底隐约掠过了一抹失望,随即便不屑地移开了目光。

刚才是多么危险的一幕,他却还是无动于衷!

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居然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静萱的心不由得为他丝丝地疼痛起来。

他不应该这样忧伤,更不应该这样漠视自己的生命。他拥有苏君皓的淡蓝色眼睛,可是,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截然不同。苏君皓善良阳光,而他却冷漠忧郁……

此时,那个时尚的女生已从一枚即将引爆的炸弹变身为一个突然泄气的气球,她的眼睛里溢满了幽怨,望着沙发上的人幽幽地说:“我那么爱你,为什么你就不能在我身边呢?我不要求你爱我,我只要能……每天看见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听了她的话,沙发上的少年忽然绽开一抹笑容,笑颜如手中打火机上的彼岸花一般绝美妖娆,眼神却依旧淡漠如冰,声音里充满嘲弄:“爱是什么,爱就是被迫与占有吗?这样的爱是爱吗?”

那个女生怔忡当场,哑口无言,漂亮的五官尽显木讷呆滞。

“不是,爱应该是无私的付出。”静萱嫣然一笑,她的回答是那样自然与虔诚。

顷刻间,心底仿佛有一丝怦然的触动。

仅仅因为她这样一句话,一直视她为空气的少年,终于将视线移向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身材纤瘦娇小,平凡的五官,却有着一双清澈如琥珀一样的大眼睛,十分灵动,嘴角那抹自然的笑容温暖而美丽……

“无私的付出……”

一旁表情有些呆滞的女生低声喃喃着,仿佛在消化吸收这其中的含义。良久,她的一双眼睛遽然睁大,闪着一丝明亮的光,像是悟出了这层意思,她一脸郑重地说:“如果我愿意为你付出生命呢?”

她的行事显然雷厉风行,说风便是雨,昂然大步地向窗口走去……

静萱感到不可思议,急忙追了上去,拦在她前面挡住窗口。这个举动惹来漂亮女生的不满,她眉毛紧皱:“不要拦着我!我一定要让嘉西看到我的真心!”

静萱不以为然地绽开一笑,眉毛弯弯的似月牙,她不紧不慢地说:“如果你今天从这里跳下去,把你漂亮的脸蛋摔得血肉模糊,那你就是我见过最蠢的女孩子了。”

那个女生有些难堪地瞪了她一眼,愠怒道:“用不着你管!”

静萱依然浅浅地笑着说:“爱,不是仅仅付出一次生命就可以证明的,爱,也是不需要任何理由而付出的。但是,你不知道吗?爱字后面还有一个情字,如果说爱是无私的付出,那么,情字是彼此的关怀,这才能成就一段美满的爱情。”

漂亮女生狠狠瞪着静萱,唇微微哆嗦:“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你还不明白吗?你用自杀证明你爱他,是没有丝毫意义的。跳下去无非两种结果,非死即残,死,你才十几岁,你认为值得吗?说是殉情,但事实上真的跟情字有关吗?我想现在的你,追求者必然不少吧,未来的时间还那么长,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那个真正属于你的真命天子的!但如果你摔残了,那你不但对不起生你养你的父母,也很有可能就亲自扼杀了自己的爱情,断送了自己的幸福……”

女生怔怔地站着,许久都说不出话来,但显然已经开始有点想通了……宁静了片刻的包厢里,忽然响起“哇”的一声,女生蹲下身体大哭起来。

静萱看着不断哭泣的女生,不再说话,就让她好好哭一场发泄一下吧。

这时,包厢里陆续进来四个身穿黑色西装标准保镖型打扮的男人,恭敬而小心翼翼地朝沙发上的少年鞠躬:“三少爷,你没事吧?”

沙发里的少年瞥了一眼蹲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女生,随意地挥了挥手,淡淡地说:“把她带出去吧。”

“是。”接到少年命令的保镖们随后向女生走了过去,“尹小姐,请随我们出去吧。”语气很礼貌,却几乎以强力的方式将泪流满面的女生扶起然后带出了包厢。

看着这样的一幕,静萱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忽然回头,正对上一双目光幽深的淡蓝色眼睛。沙发上的少年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手中把玩着银色打火机,极快地旋转,然后站起来状似不屑地说:“你还真能罗唆。”

静萱这才发现,他不仅有着一张俊美的脸庞,就连偏瘦的身材也相当颀长,如同漫画大师笔下描绘出来的完美角色。而那双宝石般淡蓝色的眼睛,更是令他散发出几分高贵的神秘,令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去接触他……

那样淡淡的蓝色,甚至连眼睛的形状,竟都是这般惊人的相似啊……

简直如出一辙。

她玛瑙般清透的眼睛怔怔地凝视着他,胸口像有只小鹿在怦怦地跳着,将她的一颗心鼓得满满的、紧紧的。她屏住呼吸,仿佛害怕吹散眼前这如梦境般美好的一幕。十指紧紧交握,最后她鼓起勇气,试探地唤出声:“君皓……”

少年以为自己听错了,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你刚刚说什么?”

看着那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静萱的嘴角终于忍不住绽开一抹欣喜的小心翼翼的弧度,她无比认真虔诚地说:“你就是苏君皓哥哥对不对?君皓,我找你好久好久了,终于找到你了……”

少年的目光渐渐冷凝,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说了声“你认错人了”之后,修长的腿便大步迈出包厢……

他走得那样快,如一阵风般,一下子消失在包厢的门口。

他将要再一次从她的世界里消失吗?

静萱心中顿然惊痛,满满的悲伤沸腾着,几欲落泪的她咬紧色泽淡淡的唇,慌乱地追了出去:“你不要走——”

少年颀长的背影在转角处的台阶上停住。

她加快步伐追上他,一双眼睛里闪着湿润而莹亮的光芒,深情地凝视着他,既感动又悲伤:“君皓哥哥,静萱真的好想你……”

少年的身体微微僵硬,她认真的表情与眼神,干净得不掺一丝杂质,充分证明着她的话语无一不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可是……他竟然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因为——他不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我再说一次,你听好了: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我是御嘉西,这是我从出生起,便独一无二的名字。”

淡蓝的眼睛如寒冬般的冷冽,凌厉得让人不容否决。

熟悉的眼睛里透着这样陌生的眼神,静萱怔怔地看着他毫不犹豫地转身……

回忆如同电影在她的脑海中,慢慢一页一页旋开——

因为父亲去世,妈妈悲伤过度,静萱小时候在乡下奶奶家寄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她一直都形影孤单,很不快乐。

直到她八岁生日的那天,奶奶爬着数条细纹的脸上漾着慈爱的笑意,一手拉着她,另一只手拉着另外一个漂亮的男孩子的手,奶奶的声音如掌心的温度一般温暖:“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要互相照顾与爱护。静萱,尤其是你要多帮助苏君皓哥哥,他刚来这里,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作为妹妹,你有责任带哥哥熟悉这里哦。”

于是,她的生活里一下子多了两个朋友:温润如玉的苏君皓,俏皮可爱的塔法。他们充实了她的生活。

特别是苏君皓的出现,像一束明媚温暖的阳光,照亮了她的世界,驱走了她心里因为父亲去世而留下的阴霾。那时候,她一直觉得他像精灵,无论是那双美丽独特得仿佛只要看一眼便觉得幸福的淡蓝色眼睛,还是漂亮精致如同艺术品似的五官,还是那在阳光下接近牛奶一样白的白皙肌肤……

她永远记得那些和他一起生活的珍贵画面……

譬如,他们一起在院子里的一株散发着香气的海桐花树下为塔法洗澡,调皮的塔法喜欢抖动着自己湿答答的身体,惹得水珠飞洒四溅。他们怔怔地看着彼此一脸晶莹的水珠,下一秒,“咯咯”的笑声如风动银铃般从开满白色小花的海桐花树下传开,荡漾在蔚蓝的天空下,荡漾在她的记忆里。

她双手托着小巧的下巴,一双澄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君皓拿着剪刀认真修剪塔法耳朵上的装饰毛,剪落的纤细毛发,如吹散的蒲公英随风飘荡,在淡金色透明的阳光中轻然飘远。两个孩子不由得仰起小脸,视线专注地追着毛发的踪迹,直至模糊成细小的星点然后完全消失时,他们才发现,塔法已经调皮地从他们身边跑远……

塔法的装饰毛才修剪一半,两只耳朵的毛发一长一短,在院子里跑起来显得格外滑稽。

苏君皓放下剪刀,急忙追了去,跑远的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单薄纤瘦,明媚的阳光下,他身上那件白色干净的衣服随风微微荡起,那样的温馨美好。即使是背影,在她的记忆里,也熠熠生辉到令她隐隐作痛。

即使后来他离开了,但他那双与众不同的淡蓝色眼睛,如烙印般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今天,她再一次见到了那样一双迷人的眼睛,她几乎以为,她的苏君皓又回来了,虽然他变了样子,但她却记得那双一模一样的眼睛。

然而此刻,空荡荡的走廊与楼道里,他的背影早已消失不见。

静萱怔怔地站在阶梯上,怅然若失,色泽苍白的唇细若无声般呢喃:“苏君皓哥哥……”

命中注定在一起 - 第一章 眼泪会让爱着自己的人,得不到幸福的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