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婴儿肖沫沫

我叫肖沫沫,阿婆他们叫我小泡沫,只有隔壁二狗妈家的二狗子叫我小小。我不喜欢小泡沫这个名字,这个名字让我想到变成泡沫的可怜美人鱼,我喜欢二狗子叫我小小,这是一个具有江南特色的名字,也只有二狗子有这个权利。小小二字从二狗子嘴里吐出来,我特别喜欢听。

自打我记事起,生活中就有阿婆,家门口这条清澈的小河,还有隔壁二狗子一家。二狗子是我生命中最不可缺少的人,他陪伴着我度过了整个俏皮捣蛋的童年,懵懂无知的少年,甚至将来更长远的时间。二狗子大我七岁,自称是我的哥哥。可是,我不要他当我哥哥。因为,从很小很小开始,我就立志长大要做他的新娘子。我们要结婚,他怎么能当我的哥哥呢?

据说,在我还是襁褓中的婴儿被交到阿婆手中时,刚念小学一年级下学回家路过阿婆家门口的二狗子就好奇地冲上来扒开包裹着我的褥子,看见了我光溜溜的身体。女人的身体怎么能随便给别人看呢?既然看见了,他就应该必须负责到底!

据说,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阿婆泪眼婆娑地看着转角处消失的背影,嘴角抽搐,然后含泪低头看着怀里的婴儿。当然,这个婴儿就是我,肖沫沫。隔壁的二狗妈正好端着大大的木盆出门准备下河洗衣服,看见年迈的阿婆形容枯槁的身躯摇摇欲坠,于是,扔下满盆的脏衣服冲过来扶着几乎站不稳的阿婆,看见阿婆怀里的婴儿,焦急的询问,“姨,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此时的阿婆还沉浸在悲伤的世界,直到手中的婴儿被二狗妈抱走,才回过神沙哑着嗓音痛哭出声,“那个没良心的死丫头哟!”只有这一句话,剩下的就是嘤嘤的抽泣声。

能怎么办呢?向来家教甚严的肖家出了一个败坏门风的孽障,叫她怎么向九泉之下的肖老头子及祖宗十八代交代哟?更严重的是手中这个烫手山芋般的小婴儿,她该怎么办哟?已近风烛残年的阿婆面对襁褓中的小婴儿手足无措,除了流泪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当时的二狗妈抱着小婴儿站在阿婆身旁,惆怅地看着远处转角,只是,那处,早已了无踪影。多年后,看见阿婆悄悄地拿着一一张泛白的照片,摸索着上面窈窕的身影,双眼含泪,瞥见门口的我,对着我安详地说,“过来,小泡沫,这是你的妈妈。”那个时候我知道了,原来这个美丽的女人是我的妈妈,我竟然有一个妈妈。

正好下学回来的二狗子看见二狗妈和阿婆两人如雕像般地矗立在家门口,火箭似地冲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阿妈,你手里拿着什么?给我看看。”

当时,回过神来的二狗妈和阿婆就只看见被打开褥子,光着屁屁的我暴露在阳光之下。得亏是夏天,没有把我冻成肺炎,要不然,我当时的小身板早就香消玉殒了。

二狗妈手脚麻利地把小婴儿重新裹好,冲着二狗子一顿嚷嚷,“你这不让人省心的小兔崽子,莽莽撞撞,回头让你阿爹收拾你!”

二狗子执拗地想知道,这个被包裹着软软地热热地东西是什么,蹭过来,揪着阿婆的衣角摇啊摇,求知如渴,“阿婆,这是你家的么?”

看着面前小花猫般的脸蛋,睁着两颗圆溜溜眼睛的二狗子,阿婆沙哑的声音笑出来,“是呀,这是阿婆家的小泡沫,以后就是二狗子的小妹妹咯。”

“小妹妹?”二狗子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眨巴着眼睛嘟囔,“就像出了咱们这巷子绕过邮局再过两条街道的那颗老榕树下面的钢蛋家的小妹妹一样么?”

当初,第一次看见钢蛋的小妹妹,成天跟在钢蛋后头东跑西窜,自己那个羡慕劲,别提了。撒丫子跑回家就问他妈要小妹妹,却被阿爹拧出门扔进河里。从此,二狗子再也不敢随便推开父母卧室的门,冲他们乱要东西了。

那时,二狗子就暗下决定,如果自己有个小妹妹,才不会像钢蛋那样不理不睬,还嫌弃她小腿短,跑不快,他一定会对小妹妹好得不行。

看着自己满脸迷惑又好奇的儿子,二狗妈哈哈大笑,“可不是像钢蛋家的小妹妹,二狗子不是一直想有个小妹妹吗?现在有了小泡沫,以后你要好好照顾她,知道么?”

“呵呵,好,我有小妹妹咯,我有小妹妹咯。”听见阿妈的回答,二狗子开心极了,从此开始对我这个小妹妹无微不至的照顾。

呃,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活泼的二狗子转变了阿婆此刻的坏心情,她转身对着二狗妈说道,“春儿,来,帮我把小泡沫抱进屋。”说完,弯腰去拧旁边的大包。

见状,二狗子立马上去帮忙,伸着两只小胳膊,吊着一串鼻涕,“阿婆,我来帮你。”拽一下没拖动,再拽一下,还是没拖动。

二狗妈在旁边呵呵直笑,“哎哟喂,看吧你能耐得,包都拖不动,还想照顾咱小泡沫呢!”说完,把襁褓中的小婴儿递给阿婆,爽朗的声音响起来,“姨,你抱着小泡沫吧,我来拎包,看这包鼓溜得哟,装的东西肯定不少。”

说完话的同时,二狗妈挥动自己粗壮强健的胳膊轻松地提起地上的大包直径朝屋内走去。吊着两串鼻涕的二狗子双目圆瞪地看着阿母强健的臂膀,再回头看看自己小胳膊小腿,深深地自卑了,同时心底默默期盼,自己快快长大,长大了就能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的提起很大很沉的包裹,就像自己老母这样。

把婴儿放在屋内红棕色的老式木床上,阿婆开始整理包裹内的东西,打开一看,满袋子的奶粉,灌装的,袋装的,难怪这么沉。二狗妈帮忙把这些婴儿粮食摆放整齐,继续翻弄地上的大包,一个棕黑色的钱夹子里面装着厚厚的一叠红色钞票,附带一张出声证明,还有一张满月照,光着小屁屁地婴儿兴高采烈地冲着镜头笑得很乐呵。

二狗妈拿着钱夹递给外婆,看一眼照片上无忧无虑的小人儿,再瞅瞅躺在床上自顾啃着小拳头对旁边的二狗子不理不睬的小人儿,眼眶都红了一圈。多可怜的小孩儿哟,才这么小啊。也不知道她那狠心的母亲怎么想的?

亲亲我的小宝贝 - 第1章 小婴儿肖沫沫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