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光头不是我的错

我抱着篮球,悲愤地抬头仰望球框。它矜持而骄傲地立在那里,明明一动不动,却比一个活动靶还要难以击中。刚才我一共投了十个球,有九个是三不沾,另外一个有幸打到篮板上,不过反弹之后又砸到了我自己的头上……

看来篮球真是一个自虐的好工具。我虽然并不喜欢自虐,然而为了那几百块钱的奖金,忍了。

学校的篮球社在下周要举办一个投篮大赛,其中专门设了女子组,第一名的奖金有五百块。我是一个爱财并且缺财的人,如沙漠里的一棵香蕉树一样急需要钱财的灌溉。于是为了这五百块的巨款,我欣然报名。

然而此时,我望着那只冷艳而高贵的球框,实在有点泄劲。

突然,从遥远的三分线外飞过来一只篮球,像是装了导航仪一般,不偏不倚地朝着篮筐落去。

空心!

我震惊地回头,想看看是哪路神仙跑来寒碜我。然后我就眼前一亮,脸红心跳,肾上腺素激增……

总之,一个标准的花痴会出现的生理现象,我都有了。

因为这个人是陆子键。

陆子键是谁?化学学院的篮球队长,高大帅气,彬彬有礼,而且是学生会干部,去年还拿了一等奖学金……总之,陆子键此人就是用来花痴的。

所以,此时我发一下花痴很正常。

然后我就看到了陆子键身后的另外一个人,钟原。于是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恨钟原,深深地。

来打篮球的人越来越多,场地明显不够用了,于是大家凑合着挤一挤,不管认识不认识,两三拨人共用一个场地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我就有幸和陆子键共用一个场地,不幸的是,还有钟原。

我盯着钟原的背影,心里默念,燃烧吧,我的小宇宙!

然后我就抱起篮球,狠狠地砸向他。

钟原捂着后脑勺,扭头皱眉看了我一眼。我摊摊手,笑道:“抱歉,手滑。”

然后我捡起篮球,装模作样地投了一会儿,又开始燃烧我的小宇宙……

我发现我这个人手法其实不错,虽然投篮投不准,但是砸钟原,一砸一个准。

于是没过多久,钟原的白球衣,变成了花球衣。

一直专心打球的陆子键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打量了一下钟原,莫名其妙道:“钟原,你不是挺爱干净的吗,衣服怎么脏成这样了?”

钟原没回答,抬眼似笑非笑地扫了我一眼。

我心虚地躲闪着钟原的眼神,朝陆子键笑眯眯地说道:“陆师兄你好,我是化学学院的沐尔。”

陆子键笑呵呵地说道:“你好啊,大一的吧?”

我用力点点头,两眼冒红光地望着他。

陆子键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又笑了笑,突然说道:“你这个……发型不错啊,挺有个性,呵呵……”

我摸了摸自己那新剔没几天的光头,一股悲凉感油然而生。

光头不是我的错。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两个星期之前,那时候我也是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的。然而,谁又能想到,一个赌局,竟然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它们的命运……

前一阵校级篮球争霸赛火热进行中,我虽然对篮球不感兴趣,但是我对帅哥很感兴趣,尤其是像陆子键这样的帅哥,高大,阳光,帅气,温和,又有一点点腼腆和憨厚……总之他的一切我都喜欢,包括他那小麦色的肌肤。我喜欢男生稍微黝黑一点,那样才够男人嘛。如果一个男生长得像钟原那么白,那全世界都要为他默哀了。

话说当时的篮球赛,化学学院在陆子键的带领下顽强地挺进了决赛,而即将和化学学院对阵的,正是钟原所在的管理学院。

当时全校的花痴们几乎是分成了两大阵营,挺化学学院的,基本上是冲着陆子键,而挺管理学院的,则是冲着钟原。

钟原这个人喜欢搞神秘,他在小组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上场,而在淘汰赛的时候,也只是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出场了最后两分钟,锁定了战局。

许多人把钟原夸得神乎其神,仿佛他就是科比再世(内啥,科比还没死),我却不以为然。反正陆子键是最强的,陆子键是无懈可击的,陆子键……必胜!

然而在化学学院的内部,存在着那么一小股势力,竟然是挺钟派,而且其中三个骨干分子赫然是我们寝室的老大老二和老四(我们寝室总共四个人)。那几天我和她们经常因为陆钟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到最后,我竟然大义凛然地指着自己那头飘逸的长发,对她们三个信誓旦旦地说:“管理学院要是能赢,我就把头发剃光!”

后来,我真的把头发剃光了……

决赛那天的现场十分火爆,我挤在人群里喊“陆子键加油”喊得嗓子都哑了。离比赛结束还有一分钟的时候,化学学院领先五分,我握了握拳,看来管理学院大势已去。

然后,管理学院请求换人,钟原上场。

再然后,钟原先后投进了三个三分。

没错,是三个,三分,在最后的一分钟内。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钟原他当时是鬼上身了……

可是不管理由如何,胜负已定。管理学院赢了,强大的陆子键,被一个鬼上身的钟原打败了。

于是第二天,我在三个女人的虎视眈眈下,去美发店剔了个光头。当时理发师听到我的要求时,眼睛都直了。

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因为钟原,我的偶像没有拿到冠军;因为钟原,我变成了光头。

你说,我能不恨他吗?

……

此刻,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然后取过篮球架上挂着的鸭舌帽戴好。

我这人脸皮厚,剔了光头之后经常大摇大摆地出入各种场所,一点没觉得别扭。倒是那三个事后装好人的家伙,觉得她们仿佛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便商量着一起给我买个假发。当时我大手一挥告诉她们:免了,你们请我吃顿饭吧,好久没吃火锅了……

虽然我脸皮厚,不过陆子键好歹也是我的偶像,在偶像面前我当然要保持良好的形象,要矜持。于是我戴好帽子,遮住光头,然后朝陆子键笑了笑,说道:“陆师兄,我下周要参加投篮比赛,你可不可以教我?”我坚信我这么回眸一笑,如果配上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也是可以做到明媚动人的,不过现在……咳咳,算了,我也没什么想法了,还是缠着陆子键来点实惠的吧,如果我真的能得到他的指点,到时候在投篮大赛上一定能横扫一片,取奖金如探囊取物……

陆子键拍着篮球,笑呵呵地点了点头。早就听说陆师兄脾气随和,果然名不虚传,于是我又开始两眼冒红心了。

这时,我耳边突然凉飕飕地飘来一句:“真佩服你的自信。”

我扭头,发现钟原看着我,嘴角微微上翘,说不尽的嘲讽,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我瞪了他一眼,随即屁颠屁颠地跑到陆子键身边。

鄙视小白脸!鄙视鬼上身!

……

我看着陆子键额头上渗出的汗珠,狗腿地笑道:“陆师兄,我请你喝水。”

陆子键笑呵呵地说道:“那怎么好意思。”

“别,陆师兄你千万别和我见外,今天我还要谢谢你呢。”我一边说着,一边走进球场附近的冷饮店。

我取下三罐可乐,躲在角落里把其中一罐狠命地摇晃了几下,然后拿去收银台结账。

从冷饮店出来,我把一罐可乐递给陆子键,他笑着对我说了声谢谢。

然后我又举着另一罐经过特殊处理过的可乐,递到钟原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刚才……对不住哈。”

钟原朝我点了一下头,接过可乐。

我转过身自顾自地打开可乐喝着,期待着一会儿转回身看到钟原被可乐灌溉的样子。

然而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什么动静,倒是等到了陆子键的一句话。他说:“咦,钟原你怎么不喝,你不渴吗?”

我大惊,扭过脸看钟原,他不会发现了吧……

这时,钟原握着可乐,淡淡地说道:“我的手刚才受伤了,没法开。”

“你不早说。”陆子键说着,热心地把自己的可乐往钟原怀里一塞,然后抢过他的……

我想阻止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嘭”的一声,陆子键满头满脸都是褐色的液体,还有许多可乐溅到了他的衣服上……

我低头默默流泪,二氧化碳果然是一种不可小觑的气体。

这时,陆子键往脸上抹了一把,抱怨道:“钟原你竟然也喜欢开这种幼稚的玩笑。”

我偷偷看钟原,这时他正盯着我看,嘴角上挂着一丝笑,眼睛里似乎有光在闪烁。我一看到他的眼睛,脚底就莫名其妙地涌起一股寒意,就仿佛我干的什么坏事都已经被人看穿了一样……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侧过脸去不看他,附和着陆子键,心虚地大声说道:“就是啊,钟师兄你真有意思,这种游戏我十岁以后都不玩了呢,呵呵,呵呵呵呵……”

钟原并不说话,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哆嗦着掏出纸巾帮陆子键擦着,一边擦一边狡猾地对陆子键说:“陆师兄,你猜钟师兄会不会把这件事情嫁祸到我身上?”

陆子键摇摇头:“你别这么说,钟原可不是那样的人。”

我不敢看钟原,一边低头帮陆子键擦着身上的可乐,一边半是愧疚半是谄媚地道:“陆师兄啊,我帮你洗衣服吧?”

陆子键礼貌地摇摇头:“不用了。”

“你不觉得其实你也该帮我洗洗衣服吗?”又是钟原的声音。

我飞快地扫了一眼他的花球衣,朝陆子键傻兮兮地笑道:“陆师兄你看,钟师兄真会开玩笑。”

陆子键被我的笑容迷惑,赶紧站出来伸张正义:“钟原你平常欺负欺负我也就算了,可别欺负学弟学妹们。”

我扭脸面对着钟原吐了吐舌头。看着钟原那副有苦说不出的阴郁样子,我心里突然畅快了许多。

后来我回忆了一下,发现在我和钟原的交锋史上,这次好像是我唯一的一次完胜。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酒小七著 - 第1章 光头不是我的错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