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肖兔还在她妈肚子里的时候,电视里正在热播《西游记》,她妈一眼就看上了里面那只白兔精,以至于孙悟空出现破坏唐僧和白兔精的好事时,她妈一时愤慨,动了胎气,疼得嗷嗷直叫。

她爸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从单位赶到医院,等到医院的时候,肖兔已经出生了。

由于是早产,肖兔生出来的时候只比刚出生的猴子大了那么一丁点,全身皱巴巴地躺在保育箱里,特别难看。

她爸比较悲观,觉得这女儿养不长,就算养大了也一定嫁不出去。

她妈却坚持认为女儿是白兔精转世,将来是要娶唐僧的。

她爸觉得她妈这想法太不实际:“唐僧有什么好的?难道你想我们女儿嫁个和尚?”

她妈不屑的白了她爸一眼:“你懂个什么?唐僧不仅长得白白净净,还是皇亲国戚,又不会出去花天酒地,最重要的是,万一哪天腻烦了还能吃掉!”

于是,她爸无语了。

后来,肖兔终于被护士从保育箱里抱了出来,那时候她已经大了一圈,浑身的褶子都不见了,看上去白白嫩嫩的。

她爸还是比较悲观,觉得女大十八变,现在漂亮,以后指不定是个丑八怪。

她妈却不那么认为,她觉得女儿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等长大了那就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到时候全镇的男孩子都追着自家女儿跑,她这个做妈的可就风光了。

她妈想到这里,特别高兴,当下决定给女儿取名叫小兔,将来是要做白兔精娶唐僧的!

再后来,肖兔哇的一声哭了,哭声特别响亮。

她妈说:“你看,我们家小兔喜欢这个名字呢。”

她爸提醒道:“她是在哭呢。”

她妈点头:“是啊是啊,女儿都高兴得哭了。”

于是,肖兔嘎的一声,不哭了。

这件事后来让肖兔知道了,她为此特别郁闷,吴承恩老先生当年写的是玉猪精,难道她妈就要叫她肖猪了吗?没深度,太没深度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肖兔虽然是早产,但是生命力特别旺盛,在医院呆了一个月就被她妈抱着出院了。刚到门口就遇见隔壁老凌家那口子大着肚子被担架抬进来了,老凌穿着一双拖鞋跟在旁边。

于是肖兔就被她妈抱着赶了人生第一场热闹。

“老凌,你老婆要生了啊?”

“是啊,她早上起来上厕所,忽然肚子痛,我鞋都没换就把她送来了。”

“你老婆肚子这么大,会是个大胖小子吧?”

“谁知道呢?不说了,我先去看看我老婆!”说着,老凌就踩着他那双脱了胶的拖鞋,噼噼啪啪地跑远了。

拖鞋声把正在睡梦中的肖兔吵醒了,她哇的一声,又哭了。

她妈伸手在她脑门上磕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地嘀咕:“这么大肚子,肯定是个儿子……”

她妈没猜错,三个小时后老凌那口子果然生了个带把的,由于是足月出生,长得白白胖胖不说,个头还特别大。不过这娃生下来就不会哭,过了几天,还跟个闷葫芦似的,不哭也不闹。

老凌慌了神,生怕儿子是个哑巴,叫了单位里一群人来给儿子做鉴定,其中也包括肖兔和她妈。

肖兔被他妈抱着到病房的时候,正闭着眼睛在睡大头觉。

一群人把老凌的儿子围在中间,议论纷纷,她妈手里抱着个娃挤不进去,于是偷偷在女儿屁股上掐了一把,肖兔被惊醒,哭声震天。

果然,那群人全都停止了议论,自动自发地给肖兔和她妈让出了一条道。

她妈高高兴兴地凑上去,刚走到婴儿床跟前,床里的大胖小子就“哇——”的一声,也跟着哭了。

老凌激动地差点没掉眼泪:儿子总算不是个哑巴啊!

为了这件事,老凌夫妻对肖兔母女特别感激,主动提出要认肖兔做干女儿,就这样,肖兔除了有自家的爸妈之外,还多了一对干爸干妈,外加一个干弟弟,当然这干弟弟是否出自自愿那就另当别论了。

后来,老凌那口子也出院了,抱着儿子进院子,鞭炮放得震天响。

肖兔那时候已经快两个月了,听到鞭炮的声音特别兴奋,挥着小手让他妈带她出去看。

她妈刚把她带到院子里,老凌就护着老婆儿子走了进来,这回他穿着一件不知从哪儿搞来的西装,脚下还踩着一双油光发亮的皮鞋,一见到肖兔和她妈,就从老婆手里抱过儿子,走了过去。

“干女儿,干爸带着你干弟弟回来了!”

肖兔眨巴着眼睛,没听明白。

“以后你就是姐姐了,开不开心啊?”

肖兔咧开嘴,傻乎乎地笑了。

“哇——”老张手里的孩子哭了。

肖兔她妈说:“老张,你儿子现在哭得很有精神啊!”

“是啊!多亏了你家小兔啊!”

“客气什么?远亲不如近邻嘛!以后,你儿子有我家小兔罩着,保管长得白白胖胖的!”

“那是,那是……”

“对了,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啊?”

“凌超。”

“好名字啊!以后一定能超凡脱俗!”

……

这场对话最后在凌超无止境的哭声中结束了。

肖兔她爸在旁边嘀咕了一声:“这么会哭,哪像个男孩子?”

她妈白了她爸一眼:“你懂什么?会哭的娃儿聪明!”

“我们家娃儿岂不是要聪明绝顶了?”

“呸!你才绝顶呢!”

她爸:>_<

肖兔七个月的时候,会自己嘀嘀咕咕了,第一个开口的字儿不是爸也不是妈,而是老凌家的儿子超超。

其实道理很简单,肖兔出生后特别会吃,她妈奶水不够,只好求助隔壁老凌家那口子,好在老凌家的凌超食量小,凌超他妈就把剩下来的奶水喂了肖兔。

凌超他妈一般是这样说的:“超超吃完,轮到小兔啦!小兔乖,干妈给你讲故事,我们家超超昨天呀……”

这样一来二去,肖兔就记住了“超超”这个词,开口第一个字儿就是个“超”字。

好在那时候的人都单纯,这事儿要是摆在今天,指不定她爸她妈会以为生女儿生了个流氓呢。

后来,肖兔一周岁,会走路了,她爸她妈给她办了两桌周岁酒。

大家喝了点酒,就提议让肖兔表演走路,没想到这丫头贼争气,一口气在院子里绕了一大圈,竟然没有跌倒。

她妈一高兴,就提议要让女儿抓阄。

别人家抓阄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哪像肖家人抓阄,抓着什么都往女儿周围放。过了一会儿,肖兔周围已经摆满了东西,她妈就拍拍肖兔的屁股,让她去选一样。

肖兔踉踉跄跄地绕着那些东西走了一圈,最后一伸手,抓住了一块布。

众亲戚于是围绕着那块布议论纷纷。

她二舅子说:“从这块布的面料上看,侄女以后可能会去种棉花。”

二婶白了老公一眼:“你有点出息好不好?种棉花?亏你想得出来!照我看,小兔以后是要去当裁缝的!”

她三姑急了:“怎么会是裁缝呢?应该是服装设计师!”

正当一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凌超他妈抱着凌超从屋里出来了,扯着嗓门就喊:“孩子他爹,有没有看见咱超超的尿布?白色底,印蓝花的那块!”

院子里忽然一片沉默,众人扭头,看到肖兔正拿着那块白底蓝花的棉布欢快地往自己脸上贴……

凌超的这块尿布,后来被肖兔她妈私藏起来,给肖兔做了个兔子娃娃,就摆在床头,除了不知情的肖兔,一直没人敢动。

兔子压倒窝边草 - Chapter 1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