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长留仙山,诛仙柱上。

“……十五、十六、十七!”

随着戒律阁弟子响亮的报数声,一根又一根锋锐无比的消魂钉穿透花千骨瘦弱的身体。

鲜血顺着柱上刻着图案铭文的镂空及缝隙蔓延而下,有一种诡异的美感。柱上干枯的乌红色血迹上又覆上新的一层,空气里到处漂浮着一股浓郁而奇特的香腥。

轻水满面泪痕的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声嘶力竭地喊着:“尊上,求求你,求求你,放过千骨吧,她再怎么说也是你唯一的弟子!”

“放肆!”一旁摩严大怒,“来人,把她拖下去!”

此时落十一、火夕、舞青萝等人也全都跪了下去,周遭一时间哭求之声不绝于耳。但三尊会审的最后结果除了掌门又有谁能更改?可坐在最高处的白子画至始至终只是冷冷的看着一切,面若冰霜。

花千骨被牢牢缚在诛仙柱上,下唇因为强忍疼痛咬得血肉模糊。她仙身已失大半,魂魄将散,疼得几度晕死过去,又再次被用法力强制唤醒。八十一根消魂钉才入十七,她已是奄奄一息。

在众人几乎要绝望之际,白子画竟突然站了起来。右手一扬,第十八根就要直贯而入的消魂钉硬生生停在半空。仙索松落,那些已经穿透受刑人仙骨的消魂钉一根根从身体里脱出,花千骨从诛仙柱上狠狠摔到了地上,十七个窟窿血流如注。

众人又惊又喜,无不以为白子画终究心软,不忍亲眼见自己心爱的徒儿魂飞魄散,所以出手阻止,心道花千骨这回总算有救了,却没想他竟高声冷道。

“花千骨是长留乃至天下的罪人,却终究是我白子画的徒弟。是我管教不严,遗祸苍生,接下来的刑罚,由我亲自执行。”冷漠的声音传遍全场,清晰而坚定。

周围一片哄然,花千骨惊骇激动之下,惨白的脸上竟泛起一丝红潮,颤抖着双唇拼命摇头。

“师父,不要……”

无论什么苦痛什么委屈她都可以全部承受,可是如果师父亲自动手又叫她如何承担?

白子画凌虚步空,衣袂飘然落至诛仙柱下。四周一片死寂,万众鸦雀无声。

花千骨强忍剧痛,拖着重伤的身体拼命向后挪,在地上拖出一条长而惊心的血迹。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神祗般高高在上的白色身影一步步向她走了过来。

“我错了,徒儿知错了,师父,求求你,不要……”

那么久以来不管吃多少苦她没有过一声抱怨,消魂钉那样锥心刻骨的疼痛她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是此刻,却害怕得如同孩子一样慌乱无措的哭求了起来。

白子画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袍袖迎风一扬,一柄紫光四射的宝剑已赫然在手。

断念剑——

花千骨完全呆住了,师父竟然、竟然要用断念来杀她么?那是他亲手赠给她的啊,里面寄予了她多少美好的回忆和梦想,她从来没有一刻离身过。可是,他竟然要残忍到用断念剑来处罚她?

“师父,求你,不要……至少不要用断念……”

她一只手抱住面前白子画的腿,一只手使劲的抓住断念剑的剑柄,惊慌失措的苦苦哀求着,鲜血染红他雪白的袍子。

白子画眉头深锁:“我当初赠你剑是为了什么?你竟犯下如此弥天大错!太叫为师失望了……”

花千骨此刻已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拼命地摇头,眼中流露无尽哀恸与乞求。

白子画举剑欲刺,却惊异的发现手中断念竟突然生出一股反力来,剑身震动,龙吟之声不绝,他几次运劲始终刺不下去,反而几乎被剑脱手飞出。

断念极具灵性,跟随花千骨已久,虽未完全臣服,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终究有了感情,怎肯出剑伤她。

白子画无奈摇头,好一个断念,明明是他原先的佩剑,这才过了几年,却竟然连他也使唤不了了!

“今天我用你用定了!”

白子画大怒,手指狠狠在剑身上一弹,真气顿时注满剑身。

“不要!师父!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花千骨哭喊着,用尽全力的伸出手去,却只从剑上抓下来当初拜师时他赐给她,后来被她当作剑穗挂着的那两个五彩透明的宫铃……

寒光划过,一片血红。剑断念,人断情……

花千骨 - 楔子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