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物介绍

【上官明宇】

19岁,身高185CM,体重75KG。大学二年级。具体身份背景不详。进入青年学院以来,各科成绩出色,是学院历史上第一位拿到全优的学生。喜欢赛车与极限运动。是个阳光般俊酷的帅哥。

最好的朋友是郝进,两人的身份和关系神秘莫测,来学院别有目的,尽管平时行事低调,但是因为自身太过出色,常常成为真正的“风云人物”。因林晓冉翻错围墙进到自己的学院并在他的帮助下解围而和她相识,以送还学生证为借口约会并逐渐发现两人又很多共同爱好,随后喜欢上了林晓冉,却因为凌夜而……

【林晓冉】

顶级漂亮MM,大学一年级,育才学院新生。家境不错,有个时尚而俏皮的老妈。她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追踪月的下落,她不允许他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开学第一天因为翻错墙而认识上官明宇,随后的约会中并肩作战,一起对抗她眼中的“飞车党”而暴露自己是个“暴力女”的身份--因为她拿出随身的佩箭击退了一堆人!随后风光无限,上了报纸头条,却因此被凌夜责骂,因为他太担心她的安危,也因为他的责骂,让她想起已经多年没有任何消息的月,从而对凌夜更加有好感。但是凌夜是被诅咒的人,加上自己不能忘却的月和帅男上官明宇,她能认清自己的幸福并顺利的得到幸福吗?

【鸣凤】

大学一年级,育才学院新生。可爱俏皮型美女,号称自己是情报女王,还未进校就把学校所在区域各大院校大大小小的资料都收集完备。当然最最拿手的当属收集帅哥的资料啦!头脑超级清晰,能在任何时候都帮死党林晓冉收拾善后。

【凌夜】

19岁,身高180CM,体重72KG,大学二年级。育才现任学生会会长。他的父亲是著名的“神话”传媒总裁,母亲是知名的钢琴家。个性温柔体贴又冷静优雅,功课与头脑都一级棒,是个王子般的人物。

第一次和林晓冉见面就被错认为是她思念的月,随后被她强行要走校徽,渐渐发现这个女孩子很特别。随后公园里的约会增进了两人之间的感情。但是因为自己被诅咒,所以不敢轻易靠近她,直到看到她因为任性“失踪”,自己疯狂寻找担心得几乎发狂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本来想撇开心扉表白,却发现来自上官明宇和从未见过面的月的双重阻隔……

【拉帝斯】

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恐怖组织“暗影”的首领。极其年轻时就抓住,在前任首领被暗杀身亡后,打败所有与他一同竞争的人成为首领。并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就稳固了根基。以强悍,残酷,冷血与狡诈闻名的他,让道上的人都不寒而栗。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所有人只是为他所创造出来的传奇战栗。他和上官明宇是死对头,他的出现终于揭示了上官明宇神秘的身份。最后,他在自己设计的死亡里真正的解脱,不再执枉。

开学头一天的遭遇

风吹得衣角猎猎作响。四周是一片全然的安静。耀眼的霓虹灯光,属于城市的喧器笙歌,此刻都被远远地抛在脚下。她现在站的位置是全市最高的摩天大厦的顶端。从这里向下望去,路上穿梭来往的汽车简直就象萤火虫一样微小。

好高,她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弓。“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定能做到。”深吸一口气,她走上前,展开双手,以优美的姿势一跃而下,身体急速下坠,空气被划开,风呼啸的拂过耳边,她能感觉脚上的绳索越来越绷紧。

就是现在!

当脚上的绳索绷到最紧的瞬间,她在空中翻转,拉起手中的弓,尽力瞄准大厦顶端的突起物。“呯”的一声,箭矢准确地命中目标,而附在箭矢上的弹力绳索也将她重新拉了上去。手攀上栏杆,利索地扑入站在那里等待她的月怀中,她兴奋得又跳又喊。

“月,我做到了!你看,我真的做到了!”

“是啊,我的小冉是最棒的。”他微笑。

“那么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奖励呢?”撒娇地抱着他,月光下,望着他令人迷醉的脸庞,她发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你想要什么奖励?”他摸摸她的脑袋,眼神温柔而宠溺。

“我、我。”望着他那双可以魅惑世界的眼眸,她的脸已经红成了苹果,鼓起勇气说“我希望你能吻……”“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我’字还没有说出口,追魂式的电话铃声却在这个时候响起,眼前的景象全部消失了。讨厌!是谁破坏了她的美梦?嘟囔着睁开眼,迷糊地捞过桌上的电话。电话里传来震耳欲聋的的咆哮声“林晓冉,你又赖床了对不对?你忘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对不对?开学典礼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你是不是想第一天就出现在学院的黑榜上啊你!”

连珠炮式的轰炸让小冉皱起眉头。“什么开学--啊!惨了!开学典礼!”惨叫响遍整个屋子。小冉从床上跳起来,瞌睡虫被彻底抛到九霄云外。

完了完了,老妈临走前还千叮万嘱的交代要按时起床,按时到校的。要是她回来知道……心中窜过一阵恶寒,毫不怜惜的抓起自己的头发向电话那头的鸣凤求救。“鸣凤,鸣凤,你一定要帮我啊,要是我这次还不能按时到校,老妈一定会扒了我的皮!”

“好啦。我已经帮你叫了出租车,现在应该到你家楼下了。登你到了学府区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你怎么走到学校。”

“知我者,鸣凤也!你最好了,中午请你吃肯德基!”挂上电话,用闪电般的速度洗漱完毕,抓起从不离身的宝贝背囊,小冉冲到楼下,跳上已经在哪等的出租车。“到学府区大学街!”

玉壶城,因由一条美丽如玉色锦缎的玉壶江蜿蜒流过市中心而得名。这个有着两千多年古老历史的城市,终年四季花香不断,青山秀水,以景色秀美闻名天下。如今它以是世界知名国际性大都会,有这‘东方梦幻城’的美誉。整个玉壶城划分为几大块不同的区域。其中,凤凰区时高级住宅生活区,学府区则是文化教育中心。而提到学府区里最著名的大学街,玉壶城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因为,这条街上坐落着两所不仅在玉壶城市最顶尖,在全国,不,是世界上也属一流的学校:青年学院和育才学院。

育才学院,由在教育界享有盛名的圣安国际教育集团投资兴建的综合性私立大学。育才学院在韩国各地都有投资办学。它以极富个性特色的教育理念为本,致力于为入学者提供最出色的师资,最优越的教学设施和最贴切的个性能力培养。学校采用开放式招生,无论是怎样的学生,怎样的身份,只要成绩足够优秀或者有某一方面的突出特长都可以入学。许多著名财团与企业都以录用育才学校的毕业生为荣。

与之一墙之隔的青年学院则闻名在它的特别,学院只收男生。除去普通大学课程,它还开有特殊的必修课程,如轻武器射击,格斗,野外生存,国际安全事务与公共事务等等,教学方式着重学生自治、倡行领袖精英的培训。因此吸引了不少黑道家族与军界名流的子弟。不少毕业生如今都是在黑道,军界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这两所学校是玉壶城的骄傲,也是城中每个孩子的目标。

红色的的士象闪电一样穿过市中心,停在学府区的入口。小冉钻出的士。接下来就得靠自己了。她按照鸣凤的指示,拐无数个弯后来到一条小巷子,终于发现了一堵墙壁。就是这里了,鸣凤说过,看到墙壁翻过去就到了。打量着墙的高度,林晓冉深吸一口气,后退,算好距离,助跑,脚用力蹬上墙壁,借助力量攀上墙头的一瞬间,手用力一撑,纵身漂亮地翻过墙头。

--哈哈,育才学院,我的新生活,我来了!

张开双臂,打算以一个漂亮的前空翻着地,小冉脸上的笑容却在看到底下的情景时僵硬住。“那个谁,快闪开!”她尖叫着,在空中手忙脚乱地想移开方向,可惜这一乱反而弄乱了自己的姿势。“哇!”惨叫着,如一颗重型炸弹一般,她笔直地坠落。

完了!落地之前,小冉的脑海里闪过这两个字。

一个黑影猛地落下来,不偏不移地撞到上官明宇身上。郝进看着从天而降的物体,精明的脑袋中第一次呈现空白状态。

开学头一天的遭遇续

“天啊,好痛。”小冉哀叫着坐起身。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摔散了架似的,眼前一片金星乱飞。今天是不是碰到衰神啦,连翻个墙都能这么惨烈。啊,她的宝贝背囊呢,没有摔坏吧。意识还有些模糊的脑袋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从不离身的背囊。闭着眼睛,小冉一手揉着撞疼的额头,一手乱摸一气。我摸,我摸--疑,这是什么?很温暖,很有弹性,很……带着满脑子的问号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她发出了媲美报警的尖叫。

一……一个男生,被她压在身下,正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她,而她的手正在人家胸口乱摸一气。轰,热气冲上头顶。很不淑女的从人家身上跌下来,林晓冉脸红成了苹果。“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迭声道歉,这才想起翻过墙的时候撞到人了。呜,翻墙摔下来也就算了,还压到人,压到人也就算了,她还把手伸到人家胸口乱摸,这回她的脸可真是丢光了……

“没关系,倒是你,没摔疼吧?”正当林晓冉在心里吧自己骂了十万八千遍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然后,一只大手伸过来,拉起了她。啊,是刚才那个被自己撞倒的男生。虽然被自己撞到了,还被吃了豆腐,可是人家一点脾气没有,好有风度。“谢谢。”她感激地望向大手的主人,没想到却在这一望中失了魂。--好帅的人!染成浅棕色的短发下面是一张让人无法离开目光的脸,眼睛明亮,鼻梁高挺,薄唇含笑,左耳骨上带着一个银色的火焰型耳扣。又俊又酷,好象当红电玩游戏【混沌军团】中的男主角。小冉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宛如阳光般耀眼的男孩,一时间忘记了呼吸。MYGOD,这样完美的身材加脸蛋,如果老妈看到一定会抓狂。

“喂,你还好吧。”上官明宇看着眼前呈化石状态的女孩子,伸手在她眼前晃晃。难道是从墙上摔下来摔傻了?

“她那是正常反应。”郝进一副见多不怪的语气。很少有女孩子在见到宇第一面的时候不发呆的,他已经习惯了。“宇,我们赶快回去吧,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说完扫了小冉一眼。衣领上别着羽翼状校徽--她是育才的学生。虽然不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不过有一点很确定,她对上官明宇没有什么危险性。

“请等一下!”典礼这两个字晃入小冉的脑袋,她想也不想地拉住转身欲走的阳光帅哥。“你们也是育才的学生吧,请问一下,礼堂怎么走?”

育才?郝进和上官明宇诧异的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对不起,这里是青年学院。”

青年学院!?晴天霹雳一样的宣告让林晓冉眼前又是一黑。不会吧,难道说,难道说自己翻错了墙?果然,今天是她的倒霉日。在心里哀号一声,再看看时间,只剩下5分钟了。不行,不能放弃,她林晓冉的字典里可没有放弃这个词。对了,育才学院不就在青年学院隔壁吗?“对不起,能不能告诉我,从这里赶到育才礼堂最近的路怎么走?我要赶去参加开学典礼。”

上官明宇带着她走出草坪,转了几弯,路道了尽头,眼前又是一堵墙,比林晓冉刚才翻的那堵要高许多。“这堵墙后就是圣安的西区。”

“谢了!”打量着墙的高度,哇,不愧是有名的大学,连墙都这么有气势。不过这还难不倒她。“不好意思,帮人帮到底,借你的手用一下。”拉着上官明宇站到墙角,示意他摆好姿势。助跑、踩踏、抛起、攀住。借助上官明宇手臂的力量,林晓冉利索地跃上了墙头,流畅得好象在拍动作电影。“谢了!”在墙头朝上官明宇感激地招招手,长发一甩,林晓冉一跃而下。

挺有趣的女孩子。望着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林晓冉,上官明宇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宇,要不要去育才查一下她的身份。”一旁的郝进道。真难得宇对女孩子感兴趣,她确实是个特别的女孩子。

“不用了,我们很快会见面的。”上官明宇悠然地在郝进眼前晃了晃手上的东西。“我想,她掉了她的学生证。”

邀请

俗话说得好,做学生的生意最赚钱。因此,学府区里小到文具店,大到银行,一切生活配套设施应有尽有。出了育才学院的大门,右转就是一家肯德基餐厅。中午时间,里面挤满了就餐的学生。靠窗的一张桌子尤其引人注意。那张桌子坐着两个女孩子。一个身材高挑修长,漂亮的长发象瀑布一样垂在身后,另一个则娇小精致如洋娃娃,剪了一头可爱的短翘发。

“哇,进来一个大帅哥!小冉快看!快看!”鸣凤突然两眼放光地盯着入口处,兴奋兮兮地猛拍小冉。

“什么啊?”小冉转头看向门口,那里正由一个人推门走进来。--黑色紧身衣,眼睛明亮,鼻梁高挺,薄唇含笑,左耳骨上带着一个银色的火焰型耳扣。阳光在他身上舞动,仿佛他也是阳光的一部分,整个室内都更灿烂了起来。啊,她不就是造上那个大帅哥吗?他也来肯德基吃午饭?脑子里飞过大问号,林晓冉愣愣地看着他。

原本喧闹的室内突然间静了下来,时间似乎有一瞬间的凝固,所有人的眼光都追随着这个如同阳光般耀眼的男孩,看着他径直穿过人群,走到一个有着美丽长发的女孩子面前。惊讶的抽气声立刻如海浪般翻过室内。

“嗨,林晓冉,还记得我吗?”拉过椅子坐下,上官明宇帅气的脸庞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林晓冉惊讶道。

“因为这个。这是你的吧,早上你掉在青年学院了。”他拿出一个小本子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的学生证!”林晓冉惊呼。一定是翻墙的时候掉的。“谢谢哦。”将学生证放入口袋,小冉道谢。

“小意思。”上官明宇笑眯眯地挥挥手,“不过,连这次,我算帮了你两次了,是不是应该谢谢我。”上官明宇笑起来,“既然要谢我,就按我的意思做怎么样?”

“好。”林晓冉直觉的回答完,才觉得不妥。”啊,那个……

“那就这么定了,这个星期六晚上9点钟我们就育才门口见啦,不见不散。”上官明宇没有给她插嘴的机会。起身,看着好象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林晓冉,上官明宇迷人的薄唇扬起一个号看的弧度。“对了,记住我的名字,我叫上官明宇!迷糊小姐!”突然俯下身贴到她耳边,以轻柔而霸道地声音说出这句话,他转身离开。

这,这个叫什么和什么啊?林晓冉被他莫名奇妙的举动弄得傻眼加脸红。而周围的一群人更是下巴掉了一地。青年学院的上官明宇,在开学第一天竟然主动约会育才学院一年级的小学妹!这,这……

“林晓冉!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上官明宇的,给我从实招来!”窗外一片混乱中。而窗外,阳光正灿烂。九月,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啊。造成混乱的某人,此刻懒洋洋地躺在树荫下。

测试

“呯!”

“哎呀!”

看着走廊对面那个因为看自己而撞到栏杆上的男生,林晓冉暗暗叹了口气。记不清楚这是今天第几个因为看自己而撞到栏杆或者窗户或者是桌子之类的人了。从一走进育才学院开始,不,应该是说,从走进大学街开始,她就一直在收获无数好奇的,惊讶的,不屑的,打量的,甚至是嫉妒的目光。无论在什么地方出现,身边总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大群人,对她指指点点,弄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是头上长了角还是背后长翅膀了?还是她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午饭后,育才学院里的广播系统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下面播送通知,请一年级女生立刻到一年级活动室抽取勇气测试的人物。

“哇,终于轮到我们抽签了。”正在阅览室看书的鸣凤跳起来,拉起林晓冉就往活动室抛。新生的勇气测试,是育才从建校开始就一直流传到现在的一个特色活动,它在开学第二天举行,规定每个一年级新生都要参加。这是一个男女对抗性的活动。活动室采取抽签制。男生与女生分别要在三天之内想办法完成在所抽到签上的任务。任务内容由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决定,范围限定在育才中。每个人抽到的任务都不相同,难易度也相差很远,这就要看个人的手气了。而根据任务的难易度,每张签都标有不同的分数。每完成一件任务,任务所代表的分数也将会被累计。三天之后,男生组与女生组哪边的分数高,哪边就是这次勇气测试的赢家。每年的勇气测试都会有很多精彩有趣的事情发生。因此,不仅仅是学生们万分期待,就连老师也非常关注。它俨然成了育才最受欢迎的校园节目之一。

“听说,在去年的勇气测试里,有个男生抽到的任务是要在全校集会上跳肚皮舞,不知道我们会拿到什么任务,好兴奋哦。”鸣凤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放心,无论是什么样的任务都难不倒我们的。”林晓冉微笑。

“对哦。你可是林晓冉呢。你说,你会不会拿到最难的任务,然后一举成名?”

“喂喂,你可不要诅咒我。”小冉白眼,要是让她当众跳肚皮舞,她一定宰了那个出题的那个家伙。活动室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女生。大家排着队,由抽签箱中抽取自己的任务。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鸣凤双手合十祷告了一遍,才将手放进箱子里。只见纸条上写着:请说出教导主任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这,这是什么奇怪的任务。林晓冉傻了眼。“哈哈哈哈,太简单了,我居然抽到这么容易的任务。”鸣凤叉腰笑得很是猖狂。身为情报女王,这个任务对她来说简直就象吃豆腐那么简单嘛。

“林晓冉,换你你抽了。”明凤将林晓冉推到箱子前。不知道林晓冉会抽到什么任务呢?

“你就是林晓冉?”就在林晓冉要把手放进箱子的时候,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小冉抬头,只见一个女孩子走到自己面前。小冉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很漂亮,却也很不友善。她身上的敌意真明显。

“我是二年级的银美丽,也是这次勇气测试女生组的负责人。请你到这边来抽签。”银美丽指着活动室里另外的桌子道。

那里也放着一个抽签箱。这是怎么回事?林晓冉不解地看着她。“是这样,你应该也知道,每年一次的新人勇气测试时分男女生比赛的吧。”银美丽解释着。“这几年来,都是男生组拿到优胜。多以,这次的比赛,学生会特别照顾,允许我们女生组将难度比较大的任务另外装入一个抽签箱,由有能力的女生完成。”

“哦,你的意思是说,林晓冉就是那个有能力的女生之一啦?”鸣凤插嘴道。

“没错。相信林晓冉同学不会令我们失望才对。”银美丽盯着林晓冉淡淡一笑,眼睛中闪过某种光芒。“毕竟,你是上官明宇看上的女孩子,不是吗?”鸣凤皱眉看着明显带着敌意的银美丽,又看看林晓冉。

“啊,我想起来了。”象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扑到林晓冉耳边,小声道:“这个银美丽就是育才‘哈兰’俱乐部的发起人。你看她皮笑肉不笑的,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啊。小冉,你要小心哦。”

“无所谓啊,越有挑战性的任务越合我的心意。”林晓冉回给她一个‘你放心’的笑容,然后大大方方地将手伸入抽签箱子里。见林晓冉将手伸进箱子里,银美丽嘴角返起一个不怀好意地笑。

“打开看看,上面写了什么?”活动室里的所有人都好奇地围上来。林晓冉摊开纸条:拿到凌夜的校徽。--不会吧!看到纸条上的内容,除了林晓冉和银美丽,所有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鸣凤的脸色更是白得象一张纸。“不行不行,林晓冉弃权。”她一把抓过林晓冉手中的纸条,头摇得象波浪鼓。阴谋啊,果然是阴谋。“林晓冉,你听我说,凌学长是我们育才的学生会主席……但是对女孩子而言,凌学长也是最危险的人。”

“啊?为什么?难道他是那种看起来外表温柔体贴其实内心邪恶,喜欢玩弄女孩子感情的花花少年?还是到了月圆之夜会变身的危险狼人?”这下,林晓冉来了兴趣。鸣凤摇头。

“是诅咒。凡是向凌学长表白的女孩子都会在三天内发生不幸的事情,如果碰触到学长或者他身上的东西也一样。”

“有这么玄的事情?”

测试续

“对啊,据说机械工程系有个女生不怕邪地去跟学长表白,结果第二天就被走廊掉下来的花盆砸到脚,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还有上个学期,艺术系有个女孩子因为太爱慕凌学长,将他的笔记本偷偷收藏起来,然后就被车撞到……”

“这么惨?”林晓冉皱眉。

“对啊,听说这样的事情在凌学长小的时候就连续不断地发生。久而久之,虽然依旧有很多女孩爱他爱得要死,却没有人敢接近他了,或许这就是上天的旨意。象凌学长这么出色的人,只适合远观,不能亵玩啊。”鸣凤又叹了一口气。完美的人都是孤独的。“所以啊,林晓冉你千万不可以接写这个任务。我觉得这分明就是银美丽她们不爽上官明宇约会你,故意整你的。”

“从小时候就开始了,那不是很寂寞吗?”林晓冉喃喃道。

“你们商量好了吗?”银美丽走了过来。对着林晓冉,她一改刚才的冷冰冰,笑得格外灿烂。“林晓冉同学,你咬弃权吗?如果是这样,待会我就向全校公告,一年级的林晓冉在勇气测试中弃权。历届的勇气测试活动都极少出现弃权者,相信一定会很轰动。你就更有名了哦。”她的话带着明显的讽刺。

林晓冉淡淡道:“我不会弃权。”

“什么?”不仅是银美丽,活动室里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你放心,我会在规定时间内将他的校徽拿到手的。”冲银美丽自信地衣笑,林晓冉拉起鸣凤走了出去。“不知道是应该表扬你胆子大还是批评你少根筋,居然真的接下任务了。”鸣凤边走边嘟囔。唉是不是要帮好友买一份意外保险呢?鸣凤脑子里不断飞过这个念头。既然凌夜是个温柔又好说话的人,那直接问他借校徽就好。林晓冉这么想着。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称育才第一王子的家伙竟然没来学校!这两天以来,她按照鸣凤提供的课表跑遍他可能出现的任何一个地方,却始终没有看到他的人影。

“规定时间马上就要到了。积分板上的分数每个小时都在跟新。林晓冉,你怎么好象天塌下来都不怕。”鸣凤叹到,将手中吃完的果核丢入一旁的垃圾筐。

“我们分头行动吧,我去打探下凌学长这两天会不会来学校。你继续按照课程表去教室找。”看着鸣凤跑开,林晓冉也站了起来,明亮的大眼睛有着刹那的迷离。

--天塌下来都不怕吗?不,她怕的,她也怕过,也着急过。当月离开的时候,她的世界仿佛都崩溃了一样。可那样有什么用?月没有回来,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从那时候起,她就深深明白,自怨,自怜,着急,害怕都是没有用的,只有勇敢地去面对现实。因为,她是晓冉!

站起身,眼睛已经恢复了逼人的明亮!只要还有时间,她就绝对不会认输!走到正中心的音乐喷泉广场时,林晓冉感觉到身边的人,无论男女都有些不对劲。怎么每个人的目光都望向同一个方向,脸上还露出痴痴的表情?好奇地顺着集体的目光望去--远远的,由桂花树组成的林荫道上走过来一个人。乌黑的头发,乌黑的眼睛,五官清晰如画。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手上拿着几本书,表情恬淡温柔。

一瞬间,天好象突然黑了下来,只剩下他独立于世,周身清雅,皎洁明月,优雅弱华。林晓冉睁大眼睛,心儿狂跳起来。--他,他是那天晚上河堤是自己认错的月光少年!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是育才的学生?

“啊,找到了找到了!”鸣凤冲过来,一手拉着林晓冉,一手指着眼前的少年,一副兴奋过度的样子。“小冉,你真厉害,刚分开一下你就找到凌学长了。”

凌学长?林晓冉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人,“鸣凤,你说他就是凌夜?”

鸣凤不满地捂住林晓冉的嘴,“你不想活啦,居然直呼学长的名字。对凌学长这么不尊敬,当心被分尸。”看看,周围已经有人恨恨的磨牙!紧张地拉着林晓冉后退几大步,鸣凤甜甜地笑道:“凌学长好。”凌夜微微一笑。

“我没有见过你们呢,是一年级的学妹吗?欢迎来到育才。”

鸣凤的眼睛立刻冒出无数的爱心泡泡,痴痴地盯着凌夜傻笑。

原来他就是凌夜,育才的王子。果然是很出色的人。林晓冉看这眼前的人。她终于明白刚才大家对他的态度是为何--这样温柔又出色的人谁不喜欢?而那诅咒的传言,就是让他看起来如此孤独的原因吧。不过,她们怕,她可不怕。林晓冉走近凌夜,鞠躬,清脆的声音清晰在操场上响起:“凌学长好,我是一年级的林晓冉。请将你的校徽借我用以下可以吗?”

这句话说出来,不仅仅是在场的围观者呆掉,连凌夜自己都呆住了。

意外的结果

“我跟你说哦,一年级的林晓冉……”

“喂,你知不知道一年级的林晓冉……”

“那个一年级的林晓冉啊……”

在育才学院,现在你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有人谈论林晓冉这个名字。开学不到一周,她已经成为育才学院的头号人物。原因是,这个一年级的小学妹开学第一天就被青年学院的第一大校草上官明宇看中并提出邀请。接下来的新生勇气测试中,她又不畏诅咒的危险,拿到凌夜的校徽,圆满完成测试任务。最令人惊奇的是,已经过了好几天,她依旧安然无恙,不仅丝毫没有被诅咒影响,反而由此融入了凌夜的圈子。总之她神奇得简直就象育才版的天方夜谭。

育才学生会办公室里。窗明几净得办公室里,望眼过去是清一色的男性成员。想当然也,这是由于本届学生会会长的特殊性(诅咒的关系)造成的。不过全校女生并没有任何人对此提出异议。因为,由此诞生的育才学生会美男军团可是只在育才才看得到的风景线哦。

“我敢打包票,小夜在发呆。”秦风看着对面的凌夜,悄悄用胳膊肘捅捅身边的周伟。啧啧,难道天要下红雨了?谁不知道他们的会长是个工作起来媲美机器的怪物,可是他现在居然在发呆。“不用管他,自从那个小丫头出现之后,他这几天哪天不是这种模样。”周伟头也不抬,极有效率地处理着各部门呈报上来的资料。

凌夜望着摊开的笔记本,笔在空白的纸上无意识的划着,却没有写出一个字来。他应该在今天把报告赶出来,却不知道为什么,提笔来想写的字到最后会变成林晓冉三个字。林晓冉,在他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深邃的眼眸中呈现出某种复杂的光彩。第一次见她,月光下,她用忧伤的眼神凝视着他,泪眼凄迷,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象一个在夜间迷了路的精灵。第二次见她,阳光下,她笑得那么灿烂,澄净的眼睛中不见丝毫胆怯。还记得她在众目睽睽下向他提出请求时,他心里有多么震惊。“你知道关于诅咒的事吗?”当时,他问她。

“知道啊,但是,我不相信!”她这么回答。

“为什么?”他惊讶。

“因为你好象月光。”她的眼睛突然变得有些迷离。“这样美好的人,不应该是孤独的。”

轻轻的一句话,却在他心里掀起了12级的巨浪。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他说。

忽然,“各位学长好。”一阵清脆的声音引得所有人都望向门口。然后,出现在门口的林晓冉吧凌夜叫了出去。而室内一阵沉默。“她就是林晓冉,那个打破小夜诅咒的女孩。”秦风首先开口。“听说有不少小夜的爱慕者非常嫉妒她能接近小夜,多次想找机会给她好看,却总是挫败而归。”左牧接下去。“不过,好象隔壁青年学院的上官明宇也对林晓冉挺感兴趣的。”这次说话的是周伟。几人对望一眼都不再开口。

此刻,他们心里想着的是同样的事情:她会是小夜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吗?她会是他的幸福吗?真希望如此。而依旧在窗台下的鸣凤在听见林晓冉与凌夜的对话后,眉头却纠成了结。

难道,林晓冉她心里想的是……

午夜

一转眼就到了周末。九点整,林晓冉按时到了育才学院门口。“很准时哦,迷糊小姐。”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晴朗戏谑的声音。“你怎么老背着这个东西?”看到林晓冉身后的背囊,上官明宇好奇道。

“这个啊,它可是我的宝贝哦。”林晓冉拍拍身后的背囊,神秘的冲他眨眼。“怎么样,你有什么安排?”她问,没有半点忸怩。

“走吧,我也带你见见我的宝贝怎么样?”上官明宇脑子一转,也有样学样神秘地冲她一笑。

“这就是你的宝贝??”学府区的综合停车场里,望着眼前的红色超炫摩托车,林晓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哈雷!”乖乖,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有一辆哈雷摩托。“DYNASUPERGLIDE,哈雷--戴纳系列中的超级滑行,2004年的最新款式。1450CC的排气量,太酷了。”林晓冉爱不释手地在车上这摸摸,那看看。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在国内见到最新款的哈雷摩托车,意外的惊喜啊。

“你知道得很清楚嘛。”上官明宇惊讶地挑眉。她居然能把车的性能说得如此清楚。

“那是自然。”没时间理会他的惊讶,林晓冉满门心思依旧绕在摩托车上。

“去兜风怎么样?”看林晓冉几乎都贴到了摩托车上,上官明宇眼中的笑意更浓几分。将原定的安排都抛到一边。

“好啊!”林晓冉不假思索的点头。风猎猎地在耳边呼啸,黑发飞扬。两边的路灯急速地后退,几乎连成了一条光线。飞一样的感觉弥漫整个感官。这种自由飞翔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林晓冉闭上眼,张开双臂,纵情喊起来--“哟荷!嘿--!”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象一只展开翅膀迎风高飞的鸟儿。

“喂,别得意过头了,快抱紧我,可不要掉下去了。”从后视镜中看到林晓冉的举动,上官明宇大声喊着。此刻,他的心情也是全然高涨。受欢迎的他,不是没搭载过女孩子。但是,没有谁会象身后这位一样大胆。这么疯狂的速度,就是一般的男生恐怕都会有点胆寒。而她却毫不在意,只是全心享受着速度的快感。她,真的是很特别。如果说学院匆匆的相遇让他感觉到她的不同,让他好奇的想多接近她一点。那么今晚,她更让他确定了这份惊讶。她的活力深深地影响了他。

然后上官明宇拉起林晓冉去看他的第二个宝贝。他们穿出静谧又漆黑的防护林,他们走到了一个小小的坡顶上。站在坡顶,顶光已经被遗落在了身后,眼前的景色不由让林晓冉睁大眼睛:“哇!!”眼底是一大片整齐的田地,泥土的芬芳令人心旷神怡,而眼前深邃的天空中,一条绚烂的星河壮阔地横过整个夜空。夜色中,天与地仿佛连接在了一起,每一颗星辰都耀眼得摄人心魄。“好漂亮哦,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漂亮的星河。”林晓冉深深凝望眼前的景色,拼命感叹。

“这个地方很不赖吧。每当我情绪烦躁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在夜里狂飙到这里来看星星。这里能让人的心情很快的平静下来。”她的态度让上官明宇微笑,没有向她说明这个地方时他的秘密,就连郝进也不知道。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聊天,很是兴致勃勃。一晃已经深夜。回去的路上,林晓冉的话明显比来的时候多了很多。实际上,相同的爱好让两个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忽然从右边的岔路上钻出类几辆摩托车,开得飞快地迎面冲来,几乎是与上官明宇的车贴面而过。

上官明宇从后视镜中望去,脸色突然一变。“林晓冉,抓紧了,我要加速了!”说完,加大马力,哈雷在夜色里狂奔起来。

“好,我们要和他们赛车吗?”林晓冉听话地更贴近上官明宇,紧抱住他的腰。公路上,红色的哈雷象一道红色的闪电划过。但是身后的摩托车群也不放松地跟了上来,引擎的咆哮声仔寂静的公路上格外刺耳。

扭头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摩托车群,林晓冉发现有点不对劲。那些摩托车都是两人一骑,而且装容打扮--每个人都把头发挑成炫彩,发型夸张怪异。眼睛部位画了彩描,就连脸上也抹着几道迷彩。而后座的人手里,不是挥着钢管,就是挥舞着铁链。看起来就象电影中那种带着黑社会性质的飞车党!

午夜续

该死!看着逐渐逼近的摩托车群,上官明宇在心里低咒一声。如果他没猜错,这些人的目标就是他这辆车。情况很不好,他很清楚,这些车都经过专门的改造,引擎超强,虽然哈雷以速度闻名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果是平常,他早就停车,将这些看起来碍眼的家伙统统收拾掉。可是今天绝不能这么做,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车上还有林晓冉,他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将油门加到了极限,上官明宇朝着闹市区方向驶去。进入闹市区就安全了。在那里,他们不敢乱来。可惜天不如人愿,车子刚拐上进闹市区的路,不远处,迎面早有三四辆摩托车一字排开停在那里,将去路彻底封死。前后夹击,他们果然早有准备,铁了心不让我们逃脱。上官明宇沉着的掉头,一个急刹车,左脚支地,摩托车在地上划出弧度,几声尖锐的摩擦声后险险停下来。这时,身后的车也刚好追到。两边的车都围过来,对着上官明宇和林晓冉呈扇面形排开。引擎轰轰地响着,加上他们吓人的装束和脸上的表情,说不出地让人战栗。

“这不是上官明宇吗?真是好兴致啊,这么晚了还带个小美眉出来兜风。”摩托车群里的一个人脱下头盔走出来一个金发少年,还算长得不错。

上官明宇也摘下头盔下车。“我就知道是你,杰克。居然勾结飞车党,手段实在是不怎么高明,亏我还挺期待你能弄出点什么新花样来。你想怎么样,爽快点。”

“好啊,有种。弟兄们给我上,揍扁这个臭小子,他的车和身上所有的东西够你们海花一顿了。”他狠狠瞪着上官明宇和林晓冉,手一挥,摩托车上的人全不下了车,挥着手中的武器朝上官明宇与林晓冉冲过来。

“林晓冉,到哪上面去。”上官明宇将林晓冉往后推。他们后面是一个装饰道路用的花坛。这个地段刚刚开发,路边都是围墙,深夜里很少有人经过,所以他们只有靠自己了。站在花坛上,望着徒手与敌人搏斗的上官明宇,林晓冉心里不由一热。他果然是个值得交的朋友。不过,既然是朋友,她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将背上的背囊取下来,她的眼睛燃起火焰。让你们看看林晓冉的真本事吧。

杰克从车上抽出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刀,他朝陪在自己身边的部下弩弩嘴。部下立刻心神领会,抡起钢管加入战斗。小心翼翼地移在战圈外。站在上官明宇背后,趁着上官明宇与其他人交战正酣,无暇分心的时候,杰克手一挥,向上官明宇狠狠砍下。

听到耳后的风响,上官明宇知道有危险,不料同时,眼前也有一根钢棒迎头袭来。正是刚才跟在杰克身边的那名部下。在这么多人围攻的情况下,不可能同时躲过这两下攻击。危急时刻,上官明宇只得侧身,让杰克砍下来的刀锋惊险地擦过胸膛,同时抬臂护住头,用手臂挡下钢管的袭击。钢管击中手臂,一阵剧痛传来。上官明宇咬牙,一个旋踢将他踢飞出。但是这一下已经露出了一个空挡,杰克抓住时机,举刀又是一下猛砍。这一下来得又猛又急,即使上官明宇反应再快都躲避不及了。

午夜续

就在这个让人心跳停半拍的时刻,一声尖锐的响声划过众人耳畔,一道银光直朝杰克手中的刀射去。强大的力量撞到刀刃上,发出“呯”的脆响。杰克吃痛地握住手腕,这股强大的力量不仅撞偏了刀的方向,更震得他虎口发疼。突如起来的变化让打斗中的双方都楞住,惊愕的睁大眼睛。视线交集处,一支带着洁白羽翎的箭静静地插在地上。

这支箭?上官明宇抬头--箭射过来的方向,花坛上,威风凛凛地站着一个手持弓箭的少女。风吹起了她的长发,灯光映照着她无暇的面容,看起来就象希腊神话中的狩猎女神。

是林晓冉!

“妈的,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震惊过后,飞车党其中的一人突然间抡着铁链就向站在花坛上的林晓冉冲去。

眼见有人杀气腾腾地冲过来,林晓冉不惊也不退,只是从容的取箭,拉弓。“咻”一声。众人只见他手中的铁链脱手飞出,然后整个人也往前摔了个狗吃屎。原来这次竟然是两箭连发。一支箭正中他手上挥舞的铁链。而另一箭则往下穿过他的鞋子,将他的脚钉在原地。看着花坛上持弓的少女,看看眼前充满威胁性的少年,再看看四周被打得在地上呻吟的同伴,剩下的几个人心有灵犀地一点点往后退去。

我替天使来爱你 - 第一章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