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物简介

慕容若芊(林欣雪)

性别:女年龄:17身高:172cm

特长:几乎全能至于不会的现在是一个秘密

最怕的东西:毛毛虫等之类的软体动物

原为晴院的首席会长,被迫到心扬,两次出现心扬前后以不同身份,引起不同反应,让其深思,心扬两大校草,又遇上隔院校草兼学生会副主席,原先的师兄,学长,好朋友。

一系列的事情接踵而来,失去小时部分记忆的她又会如何?当恢复了记忆,她又将作出怎样抉择?

李娜

20,大集团的千金,心扬校花因曾与芊儿是好朋友,有会长护着(凌风扬),喜欢凌风扬,为他学钢琴,在凌风扬面前乖巧温柔,在大家面前亦如此,被誉为心扬“第一公主”,可是真的如此吗?

林雨欣

20,林欣雪在心扬的第一位朋友,是心扬的特招生,全省前十名,家世普通,样貌普通,但对林欣雪很好,Sunny的忠实Fans,有点花痴,钟情于明靖宇,但却失望而归,最后。

南宫晓

20,林欣雪在心扬的第二位朋友,南宫沐的妹妹,不喜欢李娜,Sunshine的忠实Fans,对林欣雪超好,不知林欣雪的真实身份,心扬“第二公主”,跆拳道,柔道,剑术。不落人后,生气时很可怕。

风紫瑶

风子轩的姐姐,22,心扬的前任校花,之后进入人们梦寐以求的晴院,早时就知道慕容若芊的状况,对其爱护有加,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慕容若芊,陪林欣雪回心海。拥有绝对的作风,雷厉风行,冷漠,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为心扬与心海之人所敬重。但在遇到慕容若芊的事时。

凌风扬(One)

性别:男年龄:20身高:192cm

喜欢的颜色:紫色,蓝色(爱屋及乌的)最不喜欢的颜色:红色(爱屋及乌)

特长:钢琴,跆拳道,柔道,剑术。

最怕的事:见不到某人

心扬两大校草之首兼学生会主席,为校花李娜所喜欢,而他自己又心不忘芊儿(当时不知芊儿全名,跟大人一起叫的,无语。),素有“钢琴王子”兼“冷漠王子”之称。当遇见林欣雪时,为其才学所吸引,产生好感,却不敢面对,又遇慕容若芊时,为其艺所感,心为之动摇,却又不忘芊儿,中途插曲,该何去何从?

风子轩(Four)

性别:男年龄:20身高:190cm

特长:小提琴,跆拳道,柔道,剑术。

最怕的事:学生会主席的所谓“教导”

心扬两大校草之一,有“多情王子”之称,又称“轩王子”心扬学生会副主席兼体育部部长、篮球队队长,表面花心,其实专情,遇见林欣雪后,见其才学,与校花李娜等人打赌,让林欣雪做其女朋友,后被其独特所吸引,却又放不下脸面,又遇慕容若芊时,似是旧人。

明靖宇(Tow)

性别:男年龄:20身高:190cm

最特长:钢琴,跆拳道,柔道,剑术。

最怕的事:好像还没有

心海校草兼学生会副主席,有“温柔王子”之称,又称“宇王子”其实主席人不知在哪(应该是没人知道,根本没有啊),对林欣雪进行帮助,并叫其转入心海,再见之时,她已是。心中的那个她,那个曾经在剑术比赛中赢他的她,会是她吗?

南宫沐(Five)

性别:男年龄:21身高:190cm

喜欢的颜色:紫色,蓝色,白色

最不喜欢的颜色:红色(受人影响)

最特长:音乐类,跆拳道,柔道,剑术。

为人追求的天王,在心扬时有“沐王子”之称,Sunny的师兄兼学长,华丽的外表下没人知道其真实性格(除了某人),千里而来只为某人啊,奈何某人不知,奈何,奈何。相伴五年,当他知道真相时,他又该与谁去说?

传闻中的家族

故事发生在樱之陆,与我们的世界大同小异。在这里有五大家族,没人知道它是如何兴起的,它的存在已近一个世纪,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凌风扬等人这一代,亦是如此兴旺。五大家族虽在不同的地方,但他们紧密相连,彼此都是要好的关系。五个家族的族长也随着日月的迁移而有所变化,变得日益知道享受与压迫自己的孩子,有时候就把自己的孩子当作‘玩具’,其实这也是出于他们的关爱,但是这玩的成分还是有所渗透的。

凌家金融业,风家旅游业,明家物流业,南宫家运输业。这是他们的主业,而对于第五大家族则为电子方面,之间多有相互交叉,至于它们的具体规模没人说的清。

凌风扬等做为其中的四大家族的继承者,早已熟知,而另一大家族的继承人却成为神秘,凌风扬等作为四大家族的继承者亦不知其人,传说的第五大家族。五大家族的继承人分别以1到5的英文命名,分别就读于不同的学校。

凌风扬、风子轩就读于心扬,明靖宇心海,南宫沐在晴院。其中南宫沐本在心扬,却是被其父母叫去晴院,至于为什么会被调进晴院,这也是五大家族的家长们的一个新的游戏,只是他们不敢把某个人太过算计进去而已。四人为要好的朋友,曾经一起创过业,建立了“扬海”咖啡厅,在心扬学院、心海学院旁。

心扬、心海为五大家族所建立的贵族学校,从小学到大学,涵盖各个领域专业,并且两校相连,都为上好的学校,是无数学子的梦想之地。至于它们,还是有一段故事,话说当时五大家族的人原先是和一般的人一起上学的,但是有一天不知为和第五大家族在幻之国建立了晴院,打破了一起学习的传统,于是其他四大家族不行了,也一起建立了心扬、心海,说是要好好的比一比,其实纯属他们的一时兴起的念头,为了好玩,有趣。当然这其中还是有人知道原因的,只是他们都默默的藏在心里。他们期待着有一日他们的孩子的聚首。至此,三校不断竞争,但晴院发展较早,也就超过其它两所,于是实际成了心扬、心海两校竞争。几个家族的家长一开始就存在看好戏的样子,一方面不断的要自己的孩子努力打败另一个学校,另一方面又偷偷的在一起看看有什么还能够让他们比的,最后就剩把某个人拉进去,于是就有了下面的那一天。

某一天

“雪柔啊,我家若芊哪时回来啊,我可是好想她的”一个农妇打扮的妇人问道,“什么成为你家的了,雪柔你说是不是啊?”另一个几乎一样打扮的妇人马上反驳。那位叫雪柔的妇人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又开始了。“好了,你们别争执了,争这几年了”,一边削着苹果的妇人说道。“我说也是,雪柔,若芊也长大了,也是时候面对了,”原来一直静默的妇人说到,“不如直接把若芊送到心扬或心海。”“这样也好,只怕她奶奶他们,算了,我。”雪柔答道。“就这样决定了。妈他们那边,我去说,”拉过心爱的妻子的手说道,他们的小芊儿是该面对了,想着遥望远处天空。其他人则沉静。其实一个个心里都在想心扬不会寂寞了,还有她们“不务正业”的宝贝儿子,趁这个机会,在适当的时机再出现的话。偷笑当中,一旁的他们的丈夫也。欣然赞同,这么有趣的事怎么能错过,到时再让他们继承事业,他们就可以云游四海了,幻想当中。

他们就是五大家族的现任掌事,人们一直只认为他们是严肃而有为的,却不知他们好玩的一面,看他们现在的穿着就知道了,这样设计自己的孩子。而此时他们的所谓宝贝们,都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被。

不过这样也许会出现一番新的面貌。

逝去的记忆

十年前

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海滩的一座小小的房子上,这里没有豪华的物件,没有成群的仆人,没有城市的拥扰,清风,明月,浪花,这已足够构成一条美丽的风景线。两对夫妇分别带着孩子来这玩。两孩子(凌风扬,慕容若芊)也慢慢结成好友,并与另一来这的女孩(李娜)成了好朋友。

“娜姐姐,娜姐姐”小芊儿小小的手儿摇着李娜的手,李娜则痴痴望着凌风扬,心想:他好帅啊,我要做他的新娘,小小的李娜就已经那么的花痴了。小芊儿却还傻傻的摇着,“娜姐姐,陪芊儿玩。”

“好了,好了,别摇了,这就去,”一脸不耐烦,转向凌风扬,笑着说“扬哥哥,我们去玩。”李娜上前就想拉住凌风扬。

可是,凌风扬一脸冷漠,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温柔的问“小芊儿,要到哪去玩?”李娜冷眼撇了芊儿一眼,长得还算可爱吧(纯粹个人想法),干嘛要争她的扬哥哥,但一想自己的家世,她的扬哥哥一定最终会是她的。李娜自从见到芊儿他们家的人是住在那样的木屋就根本不在意,王子总是会属于公主的,灰姑娘的事是没有那么轻易就发生的。

白驹过隙,时间匆匆,一个月转眼而逝。

海滩上两人追逐的身影,夕阳斜照,余晖撒在小人儿的身上,十一岁的凌风扬,八岁的慕容若芊。“扬哥哥,我要走了,”说着,扯着男孩的衣角,依依不舍的样子,“这个‘海之星’送给你,不要忘了我哦”接着如海之颜色的星星吊坠送给了男孩。“嗯,我会的”,轻抚女孩的额头,“‘月之眼’要好好保护哦”帮女孩戴好。“芊儿,要走了哦”一旁的林晴催到,“扬哥哥,我走了,一定要记得我哦,我会回来的”远去的声音回荡在空中,久久不散。

“不行,扬是我的”一个将近十岁女孩(实际11岁)在墙角露出阴狠的目光。身在一个有钱的人家,至少比一般有钱的人家还要多一点于是李娜从小就养成了她看上的就绝不会是不是她的!

“晴阿姨,我要去买个棉花糖,就在那,我自己去行不行啊?”撒娇的摇着林晴,小小的人儿看见好吃的就想去,更何况是一个被人一直保护着的芊儿,她更希望有自己动手的机会,而这次那个棉花糖就是在另一边的马路旁,眼看也就是可以过去的了,要不等下一次的灯的颜色转变又要等一下了,“好不好嘛?晴姨!好晴姨!”眼睛眨巴眨巴的好不可怜啊。

“好了,好了,要小心啊”林晴也经受不住芊儿的一直恳求啊,看着芊儿一下看着棉花糖,一下看着那变色的指示灯,一下又看着她,看得林晴好不心疼啊,她能够不答应孩子的要求吗?

“晴阿姨真好”说着芊儿就马上飞身而去了,根本就没有看林晴了,现在啊芊儿就是高兴的忘记了方向。

“你这孩子!”林晴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孩子都像芊儿这样的吗?林晴不觉心中感慨。这若芊马上蹦蹦跳跳的要过去,可,“小心!”林晴马上跑上前去,推开了若芊,而自己却被迎面而来的小车撞到。

“不要啊,晴阿姨”若芊从惊吓中醒来,“宝贝,宝贝,不要怕,妈咪在这”,一身华贵衣着的妇女说道,把若芊拥抱在怀中,门外“李铭,去查下,处理好”只见那男子颔首而去。“没事了,小芊,Daddy好保护小芊的”一脸的笑脸由刚才的严肃转换而来,走到了若芊的跟前。“小芊要见晴阿姨”眼泪扑扑往下流。

望着床上的植物人的阿姨,小若芊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学医,学文,学武(当然只能偷偷的学)。也许就是在这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若芊选择性的忘记了一些事情,却没人及时发现。之后,就算发现了,却也没告知,以致后来发生的事。

归来

九年后

Sunshine女子组合乐队的乐声传遍世界,而主唱Sunny也成为一个迷,没人知道她的样子,只知道她优美的歌声。与此同时,医学界号声Angle的医学天才,也为人所知,但凡病者都想求其医,而她最擅长的便是脑科。至于她为什么会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的成就呢?至今也没有谁明白,就连五大家族的现任族长们也是不知道的,因为这似乎在他们的父辈的保护掩藏之下,他们谁也不知道。

“DearSunny,你真的要走吗?我不要呆在这啦,我要和你一起走啦”一旁美貌的女子拉着,扯着。“Tina闹够了没,Sunny我们会做好这边的事情,你尽管放心。”而Sunny不觉回忆起一个星期前:

偌大的别墅

“亲爱的小若若,你就去嘛,你放心啦,晴院不是有人吗?缺了个会长,首席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小若若。”“就是啊,你想想”“心扬的校草,你的两位哥哥(虽说不是亲生的),很有趣的,真的”几位所谓的大人一心要把她送走,她就有种慷慨赴义的感觉了,因为这几个老小孩,不会那么简单的让她去,就可以了。记得上次说是结婚纪念日,要她帮助管理几天公司,结果去了100天,说是百日好合,再上次说是要去看一次难得的流星雨,跑去了花之国,去了81天,说是九九八十一,长长久久,再再上次。每一次都有一个很好的理由,而且就连古诗古意他们都能够说得一道一道的,于是如果她不答应的话就是她的不对。

“好,我去!”女孩叹了一口气坚定的说,她不希望还从他们的口中说出什么啊,“你们希望我怎么做?”最好都问清楚。

“其实也没有什么的,他们的日子很无聊的,你就过去好好的玩玩,”凌母说道,“随便怎么都行!”她还是记得自己家的那个孩子整天就知道冷着脸对着那个不会说话的地方要不就是对着项链,她可是心里着急啊,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儿子啊。

“对,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可以让他们丢人,可以找个人打败他们,你甚至可以找人打他们都行!”南宫母说道,反正不是自己的孩子在那里,如果自己的孩子也能够去那里就好了,可是现在还不能够让他也去,心里还是有点对不起自己的孩子的,明明知道他的心,现在还要若走,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嗯哼,”若抬头看向他们,一直都知道他们是这样的,但是打他们这样的话他们也能够想得出来啊,“哦,好!继续!”

“还有就是你不能够就这样就去,你要。”风母越说越小声,她不是怕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找上若,而是现在这样就不好玩了。

“换一个身份!”最后还是慕容母说了出来,“你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你真正的身份吧?你不是一直读希望有一个平凡的生活吗?”慕容母说得很好听,这都不是为你考虑吗?你就答应吧。

“好,没有事了吧?我这就准备!”见到他们没有话了就走,而其他几个站着的男子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妻子一定会劝服让她去的。

几天后

望着窗外的风景线,看着那飞逝而去的流云,我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有种熟悉的感觉。曾经是否我也属于这里,我不知道。

心扬学院

一个戴着宽大黑眼镜,绑着马尾辫,穿着运动服的的女孩,那就是我,唉,看着那心扬的校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里不好啦,我还是喜欢晴院。这不是无奈按着父母的剧本走,他们只是让我以这样的身份进来就可以了,后面的说就让自己看着办。真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原因。

“同学,你是谁啊?怎么站在这里?”一位穿着普通的女同学,“你也是这里的新生吗?

能说不是吗?我真的想说不,“是”简短的回答。

接着这位同学就滔滔不绝了,“我是林雨欣,你呢?”“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是特招生哦,我是以全省前十名进来的,你呢?不会也是吧!”“我喂,你等等啊”望着前面的人,加快脚步。

“到了,我也姓林,林欣雪”,我真的好无奈。“一样”是啊,一样的学习经济,一样的成为同班同学,一样的住在各自宿舍的隔壁,心扬学院、心海学院都是一人一间的,因为很少人会寄宿,也因它们都是贵族学校,待遇优厚啊。但是还有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当初一建立的时候就有意为之,他们似乎就已经有所打算了。

打开宿舍的门,还好一个人,这样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不要害怕被人知道了,看着窗外的银杏,阳光透过树叶洒下,犹如夜空的点点星光,也许这里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不过还是不由得皱起眉头,临走时爸妈、叔叔阿姨的眼光,他们的眼光很可疑啊,但愿啊,但愿。一切在这里我都不熟悉,这究竟会发生什么呢?

“整理了好了吗?”林雨欣敲着门问,“好了,”没想到她的速度还真快。打开门,只听雨欣说:“我们吃饭吧,待会儿我们去逛校园哦。”

我赞同的看着她,雨欣真的很难得,她考进心扬一定很不容易吧。“好,”她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对,朋友,朋友不需要华丽,只需真诚。林雨欣一眼看去就是很朴素的人,她不会像那些有钱人的孩子。

“这里的食堂。还不错”,只是差别太大了,不过也许是自己很少去晴院的食堂吧,也许也一样。

“这里有分A,B,C,D,E五种,刚才我们去的是B,因为是特招生,才有这样的待遇的。而A一般只有学生会的能进。”雨欣像是知道我的不解给我解释道。看来我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这里与晴院还是有差别的。要不是答应他们了要自己看,现在说不定早就对这里熟悉了。不过我不相信自己,因为即使给我了,我也会不屑看的,因为没有必要。这里将不会是我最终呆的地方。

饭后漫步竹林小道,“这里很美吧,我很早就有听说哦。”看着一些竹叶还残留着清晨的露水,在阳光下闪动着光芒。

“是吗?”看来雨欣很喜欢这里。只是即使这里很美也不能够弥补自己被家长的威胁来的不甘。

“当然,你想想,夕阳西下,满天西霞,青翠小竹,乐声悠悠。很美吧”一副陶醉的样子,却实诚然那将会一副很惬意的画面而且又如诗般美丽。

但对于此我也只能报以一笑,有时候人在得到另一样的东西的时候也许就意味着这一样东西他再也得不到了或是迟来。

“不过,心扬有一个最美的地方,可惜的是我们不能去。”林雨欣可惜的说道,那是心扬学院的一个美丽之地,一个他们永远也无法触摸到的地方。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不过若要知道就奇怪了,我又没认真研究过心扬。不过好像似曾听说过在心扬有这么一个地方,不过当初也只是偶然听说,谁让他们弄的声响太大了,不想知道一点都不行啊。不过至于为什么会有那个地方就不知道了。

“那是心扬禁地,那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雨欣又准备跟我讲了。奇怪,才建立几年就有传说?“其实也是事实啦。”林雨欣一脸的向往,一副崇拜的不得了的样子。

我还奇怪呢,原来是事实,可是到底会是什么事实,能够让林雨欣这样呢?有点期待。

“据说那是‘钢琴王子’为她心爱的女子所建立的,叫作月海苑,里面有各种樱花,各种其它花卉,青竹等等的,没有王子的允许是不能进入的,就连校花李娜也没有进入过,目前只有几个王子进去过而已,那里的的一切都是王子们在照管的,王子就在那一直等着那个女子,都已经有好几年了,可以说是从这所学校建立开始的。”林雨欣越说越激动,“那个女子也真是的,怎么还不来!”林雨欣都为王子感到气愤,“要是有人对我这样痴情就好了。”雨欣说着就开始幻想了。

“如果进入了,会如何?”我对它还真感兴趣,要不我试一试?

“你不会是想进去吧?”一副要跳脚的样子,林雨欣好心说道,“听说,有人偷偷进去过,结果当天就消失在心扬了,你还是不要了吧!”林雨欣紧紧抓住林欣雪的衣服,“不要去啊,去了会很悲惨的!”就像林欣雪马上就要赴死的样子,林雨欣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样子。

“你放心吧!”我想如果我真的进去了的话,他们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最好他们就真的让我离开,这样就不是我故意要自己离开的了,“我不会去的!”我做保证,现在我是不会去的,但是下一刻我就不知道了。

月海苑

“你又在想她了吧?”风子轩帅气地靠着树的一端,转身看着看着一旁的凌风扬,“你还要等她吗?即使不知道她哪时回来?”好友多年的默默等待他是一直都看着眼里的,可是他又能够如何呢?

“你知道答案的又何必我多说,我会一直等!”凌风扬毫不犹豫地说,那是他心中的信念,她会来的。空中飞舞着片片花瓣,各色蝶儿翩翩起舞。她好吗?她在哪儿?她是否会记得我们的约定?凌风扬望着空中盘旋的飞雁,她会回来的,“扬哥哥,扬哥哥。”那一声声还不绝于耳,她的笑容仿佛出现在了空中云朵之上。

“唉,”众人都知道凌风扬的冷漠可是谁又知道在这冷漠的背后是何等的痴情啊,“那么你就等吧,我们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的!”风子轩说道,即使他从来就不知道何为爱,但是他知道朋友心中的苦与甜,即使等待的煎熬但那还是幸福的甜蜜。

初遇风子轩

好无聊啊,我的心在哭泣啊,好想回去,望着那早已学过的书,我能说什么呢,说自己不应该那么早自学完?他们还真的狠心把我送到这,这一个月来,这是我唯一的感想。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啊?这些日子以来一切似乎还是那样,只不过是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

“欣雪,我们去玩吧。”雨欣又叫,这是第几次了,那么爱玩,真不知道她是如何考上这的,林雨欣还真是好动,她没有一刻是闲着的。

“好啊,去哪?”学校都被她逛遍了,她怎么就不知道那么大的校园逛起来很累的,可是她每一次都是那么开心的逛下来,就是苦了我,明明不喜欢的却要装作很高兴的样子,不如改天改行去演戏得了。

“去看篮球赛啊,听说轩王子和心海的宇王子都会上场的哦。”雨欣巴不得马上飞到操场去,心想马上就可以见到心中的梦寐以求的王子了,她就高兴得合不拢嘴。

“哦,”我应该不会像她那样吧,在未来的某日,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可不想“那么就去吧!不要再流露这样的眼神了!”表现得那么的明显。

“小心!”看着迎面而来的篮球,下意识地一个漂亮的回旋把它接了下来,一接下,就后悔了,我现在应该是“体育白痴”,几位老小孩的旨意啊。

“同学,你没事吧?”风子轩小跑过来,引得旁边的花痴MM尖叫。

“轩王子”林欣雪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雨欣也跟着其他人一起叫,“真的是你?”没有想到王子会出现在这里。

抬头看着风子轩,刘海随风而扬,一身阳光而又不失潇洒的穿着,还可以呀,没有想象中的差,这都怪阿姨他们说是让我自己体会,硬是不让我看他们的相片。

“同学!”风子轩看到林欣雪的样子误以为又是一个被自己外貌所迷惑的女子了,他嘴角轻勾,他可对这样的女孩不感兴趣,不过这女孩刚刚接球的动作倒是很潇洒。

“欣雪!”林雨欣没有想到自己的朋友会这样,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她从不认为欣雪会是一个为外貌所迷惑的人,那么刚刚欣雪到底是怎么了?林雨欣不觉心想。

我走神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因为风子轩呢,不过那也好,“哦,我没事”我轻声的说,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

“额,那好,”一般女孩子不是会说有事的吗?风子轩心里想着。一副大眼镜遮住了将近半张脸,绑着马尾辫,穿着运动服的很普通的女孩,这是他对欣雪的第一印象。“一下有篮球赛可以去看哦,”说着还不忘甩甩头发。

“好,”我一定会去看的,两大王子在,我怎能不去?嘴角不自觉弯起一定幅度。风子轩看见我确实没事一个转身就走了。

“好啊,我叫你去,你还要想一下,王子一叫,就去了,”刚才还盯着风子轩的背影的雨欣,转过身,对我质问道。

“想去,就去了呗。”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但以后你会知道的,“你要是现在不想去的话,我们就不去了!”我就要离开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好了啦,欣雪,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的!”林雨欣有点害羞的说,“人家又没有说不去了!”

就知道雨欣会这样的,她对他们的态度就是比对我的好,谁让他们漂亮呢!帅气嘛,我还不知道,现在就说漂亮吧,谁让他们的父母这样对我。

“队长,那女孩没事吧”同是篮球队的吴启星问道,那个女孩就这样让队长走了?他不敢相信,是女的都会希望队长多注意她的!

“没事,我们走”风子轩边走边回答。“宇,那家伙可不好对付。不过我们还是要赢的,”风子轩自信地说,从开打一来他就没有输过,不是宇的不行而是他们的团队的总体实力不如心扬啊。

“是的,队长。”吴启星仿佛看到了比赛的胜利了。

听着渐去渐远的话语,我对他们的兴趣开始上升,谁叫我无聊呢,我一定会遵从阿姨他们的话的,好好体验心扬生活,“照顾”你们的。

无聊的生活应该要结束了吧,未来我可是很期待的,只是这些人将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相见不相识

“轩王子,风轩,风轩,气宇轩昂,加油,加油,心扬必胜。”在篮球场尽是那些女子的呼喊声,而在一边的男生则是有不少人唏嘘。为什么自己的女朋友就那么的为别的男生呼喊呢?还当着自己的面,但是那些男生也只能够面面相觑,谁让他们没有人家优秀的呢!

真是,未进场先闻其声。“还真热闹啊!”我无力地说道,我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以前也就罢了,现在还要这样啊。

“不要这样嘛,我们心扬可是连连夺冠的。”雨欣自豪地说道,雨欣对心扬的事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哦,”又不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暂读,暂读而已啦,我还要走的,只是时间的迟早而已。

“欣雪,看,他们进场了。”雨欣激动的拽着林欣雪的衣服,可是眼睛却是盯着进场的人,眼中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好了啦,放开我的衣服。”我轻撇下雨欣的手,再拽等等就直接被她拽下场了。

“哦,”林雨欣无意的说道。

我刚要扯平衣服,她“啊,你看,你看,那是明靖宇啊,”林雨欣说着又拽我衣服,我看了一眼,有必要那么激动吗?

“他曾经在全国数学竞赛中打败了我。”林雨欣有点挫败,“可是他却一直都不知道我!”林雨欣的话中透着无尽的伤感。

周围的情况也不会好到那里去,尽是些加油叫喊之声,于是我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看我还是走好了,“雨欣,你看吧,我不舒服,先走了。”本来是答应要来看的,但是我想那个什么王子的应该是不会把我放在心上的。

“你就走了,还没开始呢”林雨欣一脸惋惜,这比赛一年只有一次的,而且每一年的比赛都有其与众不同的地方,没有人希望错过一场的,可是现在欣雪竟然要走,“欣雪,你真要走?”林雨欣见林欣雪没有回答才说道,“好吧,那么你先回去休息,我自己看!”而林雨欣在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用眼睛瞟了瞟某人,只是当时林欣雪和其另一个当事人一个没有发觉一个没有在意。

走在路上,天空不知不觉飘起了雨丝,好像飞舞在天空中的音符,闭眼、抬头,随着琴声的飘来,我似乎感觉到了雨中的忧伤,不,那是一种充满期待与希望的忧伤,是何事让他(她)如此?我从未听过如此深情、优美的曲子,好像一个折断翅膀的蝴蝶在不断挣扎飞翔,那似飞舞又似停息,是什么力量在支持着他(她)?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音乐室,这个传出那钢琴声的地方,静静地听着,他弹了一遍又一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是谁值得他如此?曲子夹杂着淡而不淡的思念,萦绕耳旁,这琴音,好美,好美,如海中之月,听得到却触摸不到,也许就是我也弹不出,不,应该是再不会有第二个人弹出吧!

“听够了吧!”打断了林欣雪的沉思,好冷的声音这是林欣雪直达内心的感想,“听够了就走。”

我抬头看向他,他应该就是凌风扬了吧,心里的某根弦好像被拨动了一下,他,似乎我曾经见过他似的。“对不起,打扰了。”我,我知道不知如何说了,这是我第一次不知如何做的时候。看他落寞,不,还有失望的神情,“我。”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他是如此的孤凉。

“你不是她。你不是她。你不是她,走!以后不许再来!”凌风扬是如此的坚决,他多么的希望她来了,可是却没有。

“我。”看着他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我内心不觉有一丝揪痛,明明只是第一次相见为何会如此?难道他对于我会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吗?他,在我的内心有个呼喊,不要让他再如此孤单,如此忧伤,如此落寞。“好,就走!”我不能够让他在我的心中出现,我不想在这个地方有所停留,我只是为了他们的话而来的,并无其他。

“你不是她。你不是她。”在林欣雪走后,凌风扬的嘴里仍不断地念着。他看着欣雪的背影仿佛她就是她,两人的身影重叠,不,她不是她,她会回来的,她一定会回来的,手不自觉地抓着“海之星”,那是她送给他的,陪了他多少日日夜夜,她会回来的,她一定会回来的。

海之星,月之眼,当海之星在企企了望的时候,那么月之眼究竟会在何方呢?相约的两人注定会彼此错过吗?

传说中的月考

心扬、心海大学部,虽说大学了,但由于多方面原因,每月一考,已成为固定形式,而且任何人都要参加,不准缺席,四大家族的也不例外,其实这也是四大家族的人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上进心。这不,几乎每个人都忙于准备。而作为特招生更是努力,雨欣就是典型的例子。(特招生必需保证好成绩及最差不能落在该班前10%的名次,否则将被退学)

望着窗外,我在想不由得会想起凌风扬,他会等得到她吗?也许他的那个她也像他一样期待呢!只是由于某种原因而迟迟不能够来罢了。

“你不要准备吗?”雨欣遮挡住我的视线,打断了我的思考,“自从篮球赛后,你就这样看着窗外,是不是。告诉我是不是迷上谁了”雨欣追问,迫切地想知道答案。虽说特招生进来的成绩都是很好的,但是大家都还是有很努力的复习,可是欣雪呢?整天都不知道做什么,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见欣雪读书,而且每次她在学习的时候欣雪也只是在一边要不睡觉要不看课外书的。

是吗?也许是吧,我从没碰到过像凌风扬这样的人,所以才会一时的迷离吧。“没,别瞎想,快读你的书,小心啊,这里是图书馆。”我特意把‘图书馆’强调一下,这家伙也不知道挑地方。不过我到觉得雨欣似乎有所不同了,不过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她哪变了。看着周围认真学习的同学看来我也应该努力、努力了,可是这怎么努力?就当再次复习学习吧。

这是来到这里的第一次月考,我不知该紧张还是兴奋,紧张它是月考,兴奋它是心扬的月考、考我已经学过的内容。但学过又如何,要把每一次学习当成新的学习,以最大的激情,以最大的兴趣,以最大的耐心,去学才能学习好。而且那几个老家伙又突然说了一句让我很无语的话,那就是“第一不能够让给他们!”傻瓜都知道他们说的他们是什么人了,他们的宝贝儿子啊。而且还要人家狠狠的打击,这我又不能够不答应,不答应到时候他们不会放过我,我答应了必定会惹来些麻烦,不过麻烦也总比他们好啊。

月考如期而至,坐在考场里,看着题目,我很无奈,但答应阿姨他们要好好学习,看来只有慢慢地,慢慢地,全部认真做完,对一定一定不能太快,终于在最后一秒做完。我还是很有时间感的嘛。因为要狠狠的打击,那么就让我先来一点小的送给他们吧。

“怎么样?我看你做了好久的样子。”雨欣好像很担心林欣雪啊,自林雨欣答完卷子就看见欣雪还埋头做题不觉有些担心,林雨欣个人认为那些题目还是有些难度的。

“没事的,就是写字比较慢而已。”我不是有意让雨欣担心的,我只是按阿姨他们说的啊,好好做,要打击人,不能够一次就做得那么决绝的。

心扬、心海虽说用的是不同的考卷,但大同小异,改考卷的速度都是快而准的。

三天后

“欣雪,快来看啊,第九耶,在这里,我还能考第九耶。”林雨欣说着很高兴就给林欣雪一个拥抱。

“是,是,你很厉害啊。”我当然只能赞扬她了,只是第九就可以高兴成这样了,那么她要是哪天第一、第二了呢?

“对了,你的呢?不好意思,我只顾自己的了,我帮你看一看,你等着啊。”林雨欣说着又钻了进去,没有办法啊,看成绩的人很多,而且奇怪的是大家都那么的热衷于要看到成绩,即使有些是早已预料到的。

“没有。没有。”雨欣不由得皱起眉头,雨欣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找了那么久就是没有找到,怎么还没有,可是她却没有发觉到她一直是在她名次的后面找,因为她没有见到林欣雪学习自然就认为林欣雪在后面了,而且她也没有想过林欣雪会那么的厉害,她现在好像非常担心,仿佛是她自己的,因为如果没有在一定程度的话就会被退学的。

“怎么会这样啊?”不知是谁叫了出来,“扬王子竟然没有第一!”一时人群沸腾,“是谁?”“是谁?”一个个都争着要看,他们不相信神话会被打破的。

“欣雪,你。你第一啊!”林雨欣很是惊奇吗,怎么欣雪会那么的厉害呢?

“扬王子的第一神话被打破了!”又有人大叫起来,原来他一直是第一的啊,“是林欣雪!”那人直接把名字说了出来。而刚刚林雨欣的话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于是大家齐刷刷的看向林欣雪。

“不要那样看着我,”我故作低头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道,“人家只是只多了一分嘛!”脸红的解释道,以前我怎么就不会脸红呢?

一旁的凌风扬、风子轩看到了这情景,“扬,你的神话啊”风子轩哀叹道,“不想知道是谁吗?”

是她,音乐教室的那个女生,凌风扬看着林欣雪,而这时林欣雪并没有注意。

“那是她运气好,扬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校花李娜在凌风扬的身边说道,没有人会比她的扬更强的。

凌风扬看了一眼甩头就走,他没有兴趣知道,既然人也已经看到了,成绩也知道了,那么他就该走了。

结友南宫晓

月考完了,可是自从月考完,我的名字也传遍了心扬、心海,阿姨他们该高兴了吧。可也很头痛啊,看来在哪我都很出名啊。只是这样的,应该是不可能那么轻松就可以了,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一定会有什么事伴随着而来的“欣雪,你要加入什么社团啊?”雨欣拿着一张单子在欣雪的面前晃了晃,雨欣知道欣雪一直对于加入什么社团一点都不感兴趣,甚至当她告诉欣雪有一个百团大战的时候,欣雪也只是‘哦’的一声就什么也没有了,真不知道在这个学校欣雪到底感兴趣的会是什么?

这啊,最好必须是没什么事可做的,看了看单子,随意扫了一眼,我决定了,就话剧社吧。“话剧社!”这个话说没有什么能力的人一般不要做什么的,特别现在的容貌根本就不用登台,这样刚刚好去那边混一个闲职,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加进去了,不过我还是会有办法啊。百团大战不敢兴趣,要不是因为实在受不了某些人我一定躺在宿舍好好的睡一觉。

“那好,我们一起去。”雨欣眼里充满向往的目光,听说心扬的话剧社可是很出名的,而且话剧社还是有心扬公主主持的,只是没有心扬第一公主只是第二公主,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她也有机会目睹心扬公主的风采了。

当我们到达话剧社纳新地点时已经挤满了人,可不一会儿就又散了,问了人才知道已经招满了,看来我还是得去别的社团了,但是这个是不可能的,没有到话剧社就先回去想办法,现在不是死缠烂打的时刻,于是我和雨欣也只好很无奈地准备走人,可是雨欣好像很失望的感觉。我又不好意思告诉她我会想办法的,如果我告诉了她,就怕又要问怎么想出来的,我还没有说完说不定她就以身试法了。

“同学,等等,”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等等!等等!”语气略显一丝焦急。

是叫我们吗?我停住了脚步,转过身,虽然不大相信是在叫我,不过还是看一看比较好,毕竟从她的声音可以听出她一定也长得不错,声音的柔美温润很适合去做一个歌手的呢!只是不知道会是谁,要是身份的允许的话说不定就可以把她拐到晴院了,可是不行啊,郁闷当中。

“林欣雪,等一下,”她跑到了欣雪的面前,“你要加入我们吗?”刚刚她看见琳欣雪走过来就感到一丝欣喜,林欣雪要是加入了他们的社团一定可以为他们增添不少色彩的。所以她也才会追过来,毕竟虽然林欣雪的不以为意但是她却看到了林欣雪身旁的那位同学失落的表情了。

冷王子的翘爱公主 - 第一章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