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怎么了。”咬了一大口面包,满足的又喝了一口鲜牛奶,“好棒。”女孩吃的津津有味的道。

“没什么事,只是想好久没跟你出来喝东西而已。”少女两眼无神淡淡地说着,手一下没一下的搅着杯里的咖啡。

大吃女孩,没发现好朋友的异样,只顾着啃手中的面包。因为她快饿死了,今天早上不小心睡过头了,为了不迟到的她牺牲了她那宝贵的早餐匆匆地赶上学,气死人的是不幸的迟到了。今天早上饿的她头脑发晕,全身无力,根本没那个美国心情上课,更遑论听老师罗哩八嗦了。好不容易终于盼到了下课,可以吃东西了,不吃个够本还真对不起爱吃的自己呢!

“哦。”爱吃的女孩只轻应了一声,手、口的动作没停过。两眼汪汪地看着少女。

少女看她这可爱的样子不由地笑了,但那笑容看起来却很哀伤,忧郁。

“咦!晰柔你怎么了,干麻笑的那么丑?”女孩轻拧眉心,感到一丝异常的道。方晰柔,人如其名是个娇柔似水美丽的千金小姐,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好女孩,其实她笑的一点也不丑,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优美,说丑只不过是爱吃女孩的口不择言而已。常语术放下手中的面包,充满疑问的眼眸望着女孩,好像在等着什么似得。

方晰柔那有不知道好友在等自己解释的道理,十年朋友不是白当的。怕好友担心,方晰柔收起了伤怀,故作生气盯了她一眼,嗔道。“你呀!一进来就只顾吃,完全把我当透明了。”

“嘻!嘻!我一向都是这样子的,你不是已见怪不怪了吗?”常语术笑的灿烂的冲方晰柔吐吐舌。

“不理你了,我等一下没有课,我要先回去了。”方晰柔拿她没办法的笑道。

“知道了,去吧!跟你的程大少私会吧!”常语术一副了解的口吻,向她做了一个鬼脸。

由于她们两个读的是不同一个专业,所以课程也不相同。方晰柔回眸深深的看了好友一眼,才依依不舍的踏着深重的脚步离开。离去的背影是如此的孤寂。

咦!怎么了?整个中午右眼跳个不停。听那些欧八桑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就是说左吉右凶啦!咦!左吉右凶,右眼跳,那岂不是凶吗?有凶事发生?不会吧?

常语术盯大眼睛。怎么今天那么背呀?早上吃不到早餐,上课又迟到,又给老师请去喝咖啡,现在右眼又跳个不停。天呀!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吧!妈妈咪呀!早知就给观音娘娘上上香啦。唉———?

“我回来了。”常语术顺手带上门,无精打彩的道。今天怎么好像很累的样子,眼皮都快睁不起了。

“小术回来了啦,去洗手可以开饭了。”常妈妈手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刚好看到女儿进门,时间拿捏的刚刚好。

常语术张开双手,整个人累摊在沙发上。此时电话铃声响起。

常语术懒洋洋的拿起话筒,有声没气的道。“喂。”

“小术吗?”很重的鼻音带着抽泣声传进语术的耳朵。声音熟悉的马上让无精打彩的常语术弹坐了起来。

“咦,伯母你呀,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奇怪?!伯母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如此怪?常语术纠结柳眉。

“小术……”对方哽咽的难以开口说话。

“伯母,怎么了?”常语术蹙眉,突然精神紧绷了起来。

“小柔她……”对方终于忍不住欲哭出声。

“晰柔她怎么了,伯母,你先别哭。”听到这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向常语术袭来,使她抖动了一下。她突然有点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冲动。

常母看见女儿的神情紧绷,也不由地担心了起来“小术怎么了?”

“小柔,她……自杀了。”电话那头的痛哭声,清清楚楚的传进常语术的耳朵里。即使沙哑的声音,但却很清晰的把伯母的话输进她的听觉。

常语术被这晴天霹雳的消息吓了一跳,电话一滑,便掉在地上,常语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掉在地上的电话。不会的!一定是她听错了。她安慰了一下自已才把电话捡回,嘻笑道。“嘻嘻!伯母,你少开玩笑啦。小柔好好的怎么会自杀呢。嘻嘻。”常语术笑的牵强,皮笑肉不笑。“……你开玩笑是吧?怎么会?你们现在在哪里?哦……我知道,我马上就来。”挂上电话,常语术的眼睛瞬间盈满了泪水,一言不发地冲了出去。

“小术,你去哪呀?发生什么事了?”常母瞧女儿神情如此难看担心问道。可常语术压根儿听不到,心只想飞奔到医院去。

“哇,小柔,我的女儿呀……”方母偎进方父的怀里撕声裂肺的痛哭。方父一手拍着妻子的背,一手掩面落泪。方晰勤靠着墙边,神情哀愁的仰着头,似乎在强制阻止眼泪向下滑,个个失魂落魄的样子,好不凄惨的气氛。

当常语术赶到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一幕,空气中渗透着悲凉的气氛。眼泪不听使唤,呼之欲出,停下脚步,亦步亦趋地走进躺在床上披着白布的人儿。不可置信的瞪着她,眼泪如断线珍珠滴落。

“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今天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常语术颤抖着双唇抽泣地跪在床边,手拉开白布道。“方晰柔,你干麻呀?要睡就要回家睡,干麻在这里睡?快醒来,我们回家,快醒来,醒来呀!”常语术轻轻地推了推她。她一动不动。“晰柔起来了,别玩了,起来。”见方晰柔一点反应没有,常语术激动地抓住她的衣领不停地摇晃她,“方晰柔,快给我起来,听到没有,醒来呀。还不醒来……我就不理你……”她忍不住哽咽地哭了出来。为什么不起来?为什么?“方晰柔……你这个……笨蛋……给我醒来……呀!”泪水已朦胧了常语术的眼睛,直奔而下,模糊了视线。

方晰勤连忙拉着激动的常语术。

“小术,别这样。”方晰勤无力地道。失去了疼爱的妹妹,他也同样的伤心。

“晰勤哥,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常语术用力拭去狂奔不止的泪水,伤心的询问方晰勤。眼睛被她用力擦的红红的,但她没有感觉。

方晰勤在衣袋里抽出一封信,递给常语术,“这是小柔给你的信,看完你就明白了。”按奈不了的心痛使他说话时嘴角不停地抽动。他哀痛的深深瞧着躺在床上的妹妹。小柔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全家根本就把她当宝贝一样疼她,如果不是答应了小柔,他们一定不会放过那个该死的王八蛋。方晰勤握紧拳头。

语术:

对不起!对不起!希望你会原谅我。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我真的很爱他,我承受不了失去他。我以为将自己给了他,他就会很爱我,但是我错了,但不后悔。答应我,语术别伤心,好吗?因为我最喜欢那个活泼开朗又有点鬼灵精的常语术。语术别找他算帐,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不好,不能让他爱上我,也只能怪我。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骂我笨蛋为一棵树就放弃一座森林,语术,你不明白的了,爱上一个后你就明白了。你别为我伤心,不值得。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事的,我现在也没什么很大的希望,只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地生活,我这一生使我最感足的就是,拥有你这个朋友。我真的很喜欢你——语术。对不起!

晰柔

泪珠豆大的滴在信纸上,文字逐渐模糊。

“笨蛋,方晰柔你这个笨蛋,猪头,笨死了,笨的要死。全世界你最笨。”常语术伤心地呼骂着。“对了,你自私自利,不管人家,只顾自己,笨蛋笨蛋……”为什么要扔下她,一走了知。以后她怎么办?狠心的晰柔。你怎么可以这样?

夏日炎炎,告别了大一的生涯,也告别了好友的生命。

结交多年的好友就如此轻而易举地随风远征,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在无意中投下了一个永久的遗憾。一起走过的日子,一起共组的快乐时光就在这刻,不从人愿地划上了句号。一切是如此的突如其来,捕风捉影……

翘班魔女撞情郎 - 楔子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