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锲子

当我回过头来回望人生的时候,突然开始怀恋我的青春。

我的爱情,友情,好象所有的事都发生在那几个充满着阳光暖暖的味道的夏天,现在的日子,却变的模糊了。

我怀恋那些在阳光下无忧无虑笑着的日子,怀恋那些可以大吵大闹的日子,怀恋着那些仿佛触手可及却又渐行渐远的岁月。

而现在,我却只能望着天空,怀恋那些已经模糊的笑脸。

1998

我不知道我应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现在的局面。上周还是我男朋友的秦朗现在坐在我最好的朋友符西西身边上演的恩爱的戏码。我拼命的往自己的碗里夹菜,不让自己去看他们。

苏柯在旁边掐我,小声的说:“顾明烟,你给我争气一点。抬起头,看着他们。”

我苦笑,我也想啊,可是,我做不到。我缩了缩手,决定继续当我的鸵鸟。苏柯跺了跺脚,站了起来:“符西西,本来你是明烟的同学,你的生日我本不该来,可是好歹也见过几次面,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我楞了一下,抬起了头。符西西拢了拢头发:“当然了。苏柯姐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苏柯似笑非笑的翘了翘嘴角:“秦朗,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前两月明烟的生日你可是帮她把所有的酒都喝了的。今天符西西生日,你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啊。好歹人家现在也是你女朋友啊。”

刚刚才喧闹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秦朗看了看我,并没有说话。我张了张嘴,又自嘲的笑笑,桌上这些人又有几个不知道上个月我和秦朗刚刚分手呢。符西西笑了笑:“明烟不是不会喝酒吗?”

苏柯突然亲热的挽起我的手,将我拉了起来:“明烟,你男朋友快到了吧。”我诧异的看着她,我哪来的男朋友。苏柯一脚踩在我脚上:“不是要到了吗,快去接啊。”然后不由分说的将我推了出去。

我站在房间外一脸茫然,我到哪里去找男朋友啊。

苏柯是我的室友,比我大几岁,在外企上班,至于是什么职位,我也不太清楚。我和她是因为租房子认识的。

那还是我刚上大学,因为学校的寝室太脏了,所以盘算着在外面找个房子住。可那时候我刚上大学,没什么钱,所以站在中介所愁眉苦脸的。然后,苏柯就出现了,她站在我的面前,问我:“你要租房子?”我茫然的点点头。然后她说:“那和我一起住吧。不要钱,陪陪我就行。”再然后,我就和她走了。

“丁冬”手机响了,翻开,是苏柯:“笨蛋,你现在出去,我表弟刚从国外回来,我刚才出门的时候就给他打了电话,估计现在到了,你去把他领进来。”

我傻眼了,这家伙,还真给我找了个男朋友啊。抿抿嘴,还能怎么办,去呗。紧了紧衣领,向外面走去。

站在大门口左右张望,根本就没人嘛。真冷。

“你是顾明烟吧。”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呆……这男的可真好看。乌黑的头发柔软的贴在脸旁,眼睛像黑色的旋涡。带着淡淡的笑,像王子一样,干净而纯粹。我呆呆的说:“你是表弟?”他眨眨眼:“恩,我是苏柯的表弟。你就是我的女朋友?”我反应过来:“恩……不好意思。其实不用的,是苏柯她……”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你的情况我都知道,我来解决就好。不过话说回来,你那个男朋友可真丢我们男同胞的脸啊。”

呃……我可不可以收回我刚才的想法,他好象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单纯。他突然回头:“对了,我叫乔羽。”

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全场突然安静下来。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转过看乔羽,他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符西西反应过来,笑着说:“明烟,不介绍一下吗?”苏柯哼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说:“这是明烟新男朋友。”还故意在新上面顿了一下,我哑然失笑:“恩。他,他是我男,男朋友。”呼,真别扭。

秦朗站起来,伸出手:“你好,我是秦朗。”乔羽转头用眼神询问我他是谁。

我低下头,不说话。苏柯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人家可是明烟以前的男朋友,最近在和明烟最好的朋友恋爱呢。”空气一下凝固了,秦朗尴尬的笑了笑。

乔羽突然伸出手握住秦朗的:“我是乔羽,是明烟现在的男朋友。”然后转过头看了看符西西,“这是你女朋友吧,挺可爱的。”然后握住我的手,将我拉到桌子旁坐下。

符西西跟着坐下了,挺感兴趣似的问到:“乔羽你和明烟是怎么认识的啊?”乔羽看了我一眼,半真半假的说:“我们认识还真是挺巧的。我其实是她朋友的表弟,刚从国外回来。我姐没空来接我,就让她来了。那天也是一个晚上,她等了半天都没把我等到,冷得直发抖,其实我早就到了,看着挺有趣,就没有叫她,谁知道她苯得跟只猪一样,我站了半天,她硬是没发现我,没办法,我只好去叫她了。谁知道把她吓了一跳。后来我觉得她挺可爱的,就喜欢上她了。最开始她对我没什么兴趣,说是有男朋友了,我也没放弃,就缠着她。再后来,她和她男朋友出现问题了,我就抓住机会穷追猛打,就把她追到手了。”说着,还转过头去看秦朗,“我挺感谢你的,要不是你那个时候和明烟闹矛盾,我也追不到她。现在我们都有喜欢的人,所以这样也挺好的,其实我还满喜欢你的。要不,我们做个朋友吧。”

我连忙低下头吃东西,生怕自己不小心笑出来。苏柯更是直接,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明烟,你这男朋友可真是个宝贝。哪有新男友找旧男友做朋友的,以后见面聊什么?不会是聊以前跟你交往的事吧。”

我转过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还好意思笑,要不是你,能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吗。苏柯耸耸肩,表示这不关她的事。

秦朗笑了笑:“当然,我很乐意。明烟是个好女孩,希望你好好照顾她。”乔羽还没说话,苏柯就接了过去:“能不好吗?男朋友跟自己最好的朋友跑了,不但不闹,还来帮你们过生日,还不好,这世界上就没好女人了吧。”明眼人都知道苏柯是故意讽刺他们,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其他人都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会做什么。

符西西突然站起来,倒了杯酒递给我:“明烟,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也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你要骂我打我都可以,我绝对不会说一个字。可是我和秦朗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成全我们,我也是真心喜欢你这个朋友,你要是原谅我和秦朗,你就把这杯酒喝掉,要是不,你就把它倒了。”

我抬头看着符西西,这个我相处了十年的朋友,我看得出来她很紧张,她紧张的时候都习惯微微皱着眉头,我了解她甚至比我自己还多。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没有分开过,我和她分享所有的东西,零食,衣服,情书……可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连男朋友都要分享了。看看秦朗,他的眼神里有企求,是因为她吗?你害怕我不原谅她,你以前都只会关心我的。什么时候开始你的心里有了她?为什么是你们,为什么!

两周前。

我正在图书馆看书,符西西打电话过来:“明烟,我,我想跟你说件事。”我捂住嘴小声说:“西西,我在图书馆,有什么事见面再说,就在平时喝咖啡那里见好了。”我起身出了图书馆,想了想,跟秦朗打了个电话:“秦朗,我是明烟。等会出去吃饭吧。有事找我?恩,那等一会我给你电话。”来到咖啡馆,我发现他们坐在一起:“诶,你们怎么在一起啊,秦朗你不是说一会有事要找我吗,西西好象也有事找我,正好,一起说了吧。”符西西看了看我,好象很为难的样子,我奇怪:“怎么了,西西?有事就说啊,说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明烟,你听我说,接下来我告诉你的事你有可能会难以接受,可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一把抓起符西西的手,眨巴眨巴眼睛:“亲爱的西西,你不是要告诉我你怀孕了吧。其实那也没什么的,我这个当姨的肯定会好好疼他的。哈哈哈……”

秦朗皱了皱眉头:“明烟你别闹,好好听西西说。”我很奇怪:“你们怎么了,都怪怪的。干麻这么严肃。有什么事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不会慢慢说啊,我们先去吃饭好了……”“我和西西在一起了。”秦朗打断我,冷静的说。我一下子塄住:“秦朗你说什么?今天不是愚人节,不要乱开玩笑,而且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符西西在旁边拉住秦朗:“秦朗,今天我们不要说了,下次再说好不好。我们走吧。”秦朗拂开符西西的手:“早说晚说都是说,顾明烟,你听好了,我没有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说,我和西西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

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转,我努力稳住自己:“你再说一次,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清楚,我害怕我自己听错了。”秦朗依然很冷静:“明烟,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说错,再说几次都一样,我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

我突然感到我全身的力气都没了,我呆呆的问他:“为什么?”符西西好象要哭出来一样,拉着我的袖子:“明烟你不要这个样子,我知道是我的错。”

我想问她为什么,可是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符西西你哭什么,你不是说过你永远也不会哭吗,那你哭什么。我告诉你我永远不会祝福你们,永远不会。我会诅咒你们,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声音可以这个冷硬,我也可以说出这么恶毒的话。符西西好象被吓到了,她松开我的手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秦朗牵起她的手:“明烟,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要怎么怪我都没有关系。可我希望你能收回刚才那句话,我希望我们能得到你的祝福,毕竟你是西西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好,好朋友。”我抬起头看他,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坚定,我突然感觉很悲哀,或许,秦朗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爱过我。

我无力的摆摆手:“秦朗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我感觉他在我面前站了很久,然后牵了符西西的手走了出去。

我一直坐在那里,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服务员告诉我他们要打烊了。我茫然的看着他,然后慢慢的站起来,我感觉这个简单的动作好象花了我所有的力气。服务员担心的看着我;“小姐,你没事吧。很晚了,不如我给你叫辆车好了。“我摇摇头,慢慢的走出了咖啡厅。

天空很阴沉,我看着街上来往的车辆,不知所措。

“明烟,你怎么了?”乔羽的呼唤将我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我转过头看到他担心的眼神。不行,我已经输掉了我的爱情,怎么能连我的自尊也输掉。

我接过符西西手中的杯子,勉强露出笑容:“西西,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祝福你。前段时间我心情不太好,可能对你们说了些不好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了,我祝福你和秦朗的感情稳定幸福。西西只要你愿意,我们就还是好朋友,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会因为一个男人而改变的。”

勉强说完这些话好象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已经没有精力去管他们的反应。今天就算是毒酒我也会喝,因为我必须保护我那可怜的自尊,我举起杯子,准备喝掉这杯我用爱情和友情换来的酒。

“对不起,明烟不会喝酒,这杯酒,我帮她喝了。”酒突然被夺走,我抬起头,看到乔羽将那杯酒一饮而尽。符西西挠了挠头:“对哦,我都忘了,明烟不会喝酒的。”乔羽挑了挑嘴角:“你是明烟的朋友,不知道那是正常的,我是明烟的男朋友,不知道那就不正常了。现在她不怪我,可不代表回去后她不会怪我啊。”说着,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秦朗一眼。这小子,表面上是在说他自己,又有几个人不知道他其实是在讽刺符西西和秦朗呢。刚刚才好一点的气氛又紧张起来。

苏柯也觉得似乎闹得有点过分了,于是清了清嗓子:“喂喂喂,不是过生日吗?你们干麻啊,把我们拉来又晾在一边,什么意思啊。”

她这一说,大家都开始闹起来,突然有个声音:“诶,今天不是符西西的生日吗,作为男朋友,秦朗你有没有什么表示啊?”气氛活跃起来,大家都纷纷起哄:“对啊对啊,如果没有那可该罚啊。”秦朗楞住了,显然不知道他们会拿他开刀,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啊……还真的没有啊。”“该罚该罚……”“不如,你亲她一下做为礼物好了。”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符西西害羞的看了秦朗一眼,低下头。“亲啊亲啊!”大家都不断的在起哄。

我的心好象都揪在了一起,我直直的看着他们,感觉眼睛很痛。一双修长的手蒙住我的眼睛:“不要看。”是乔羽。我拉下他的手,低低的说:“没事,你让我看,我想让我自己死心。”秦朗小心的牵起符西西的手,深情的看着她:“西西,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的。”我感觉我的心一下子停住了,秦朗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在我的面前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就算分手了,难道你就不会考虑我的心情吗?

“对不起,我们还有事。我们先走了,你们自己玩吧。”乔羽突然拉起我的手站起来。大家都转过头来看我们,符西西愣愣的说:“怎么了,怎么才来就要走啊。”

乔羽眨了眨眼睛:“你们两个幸福了,也要为我们考虑考虑啊,我刚从国外回来,可是想跟我们家明烟单独相处哦,所以呢,你们就慢慢玩吧。”此话一出,大家都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纷纷笑了起来,苏柯忍住笑:“恩,小别胜新婚麻,去吧去吧,好好玩,别惦记我,晚点回来没什么的。”

我哭笑不得。却突然发现秦朗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我,我转过头,苦涩的笑了,秦朗,你还想怎么样,你为什么要那样看着我,我们已经结束了不是吗?想到这,我挺了挺胸膛,努力露出幸福的笑容,用力拉起乔羽的手,跟他们挥手再见。

出了门,我全身都软了下来,任由乔羽拉着我向外面走去,等回过神来,已经坐在乔羽的车上了,我深吸一口气:“乔羽,今天真的谢谢你了,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乔羽看了我很久,突然说:“顾明烟,你知道林黛玉吧,我以前觉得她老哭,很麻烦,现在突然觉得其实偶尔当当林妹妹也挺不错的。”

我拿眼斜他:“林妹妹,我还宝姐姐呢,你以为你是贾宝玉啊。”他一本正经的摇摇头:“贾宝玉哪我我帅啊。”我撇撇嘴:“你还挺自恋。”

他乐了:“那还不是因为我有本钱。”“得了吧,我走了。”我挥挥手。“不要我送你吗?”他按按喇叭。我看了看他:“你还是用它去接送你那些红颜知己吧。”乔羽挑挑眉:“明烟,如果你是在嫉妒的话。我倒可以考虑把他们都解散,只留你一个。毕竟我对美女是没什么免疫力的。”

我做出很委屈的样子:“可是我害怕被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围攻,所以,你还是去找她们吧。”乔羽耸耸肩:“美女,不介意的话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我拿出手机递给他奇怪的问:“你自己不是有吗,干麻用我的。”乔羽用我的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然后把我的手机扔给我:“不知道吗?追求女生的第一步得先把她的电话号码拿到手,我这不是为追求你做准备吗?”

我好笑的看着他:“那你现在拿到了我可以走了吧。”“明烟”他叫我,我停下来看着他。他认真的说:“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不要太强迫自己了。”我冷冷的看着他:“我不会哭的,我又没有做错事,做错事的人是他们,他们都没有哭,我更不会哭,我会过得比他们都好。”说完,我转身就走。乔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那样,伤心的只是你自己。”

我没有回头,我不会伤心的,不会的。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那么痛,痛得我无法呼吸。

秦朗,你怎么可以背叛我,我那么喜欢你。

符西西,我们那么多年的朋友,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为什么是你们,我最信任的人……

“明烟,我们以后如果交了男朋友的话就第一个带出来给对方看,好不好?”符西西笑着对我说。

“可是如果我们同时喜欢上一个男生怎么办啊?”我问她。

“对哦。”我苦恼的敲敲头,然后大手一挥:“不会的啦。我们喜欢的类型又不一样。”

我逗她:“如果,我是说如果呢?”

她低头想了很久,然后抬起头来认真的对我说:“如果我们真的同时喜欢上一个人的话,我会把他让给你的。”

“为什么啊?”我呆住了。

她想了想:“因为平常老是抢你的东西,你都让给我了。而且我本来就比你大,是你姐姐嘛。姐姐本来就要照顾妹妹啊。”

我恶寒:“你说得好恶心啊。不过我记住了的哦,你可不要骗我。”

“骗人是小狗,我们拉勾好了。”

“明烟我们交往吧,我很喜欢你。”秦朗在夕阳下对我微笑。

“你喜欢我什么啊。”我问他。

“不知道。”

“你说不说啊,你不说我不理你了。”我转过身。

“好拉好啦,我说就是了,等我想想。恩……喜欢你的任性吧。虽然你脾气一点都不好,但是我真的觉得你很可爱,所以很喜欢你哦。”秦朗认真的说。

“什么啊……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喜欢我漂亮温柔之类的吗?什么叫喜欢我脾气不好啊。”我不满的说。

“可是明烟,如果说得出来喜欢什么就不是真的喜欢啦。而且我本来就是因为你的任性才喜欢你的,因为想包容你。”秦朗皱起好看的眉头有点委屈。

“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嘛……”

“西西你看,她是我男朋友秦朗哦,很帅吧。”我得意。

“好帅哦……”

“那当然,因为是我男朋友嘛……”

“你追他的吧。”

“放屁,是他追求我的!”

“真的吗……”

“我可是第一个带给你看,怎么样,够意思吧。”

“明烟,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刚打球回来的秦朗歪着头看我,慢吞吞的说。

“秦朗,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符西西哦。”

“哇,你男朋友近看是极品也……”

我瞪了她一眼:“你要好好照顾她,不要欺负她哦,不然你死定了。”

“明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好,我是秦朗,明烟的男朋友。”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不要,我不要想起以前的事,我要忘了它们。我拼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我蹲下身,拼命捶打自己的胸口,想让自己好过一点,我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了……

一双脚出现在我面前。

我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乔羽,你怎么回来了。”

“哎,我本来是想去接送我的那些红颜知己的。可是上帝怪我丢下美女不管,所以下雨将我困在了这里,我刚好看到有一把伞,所以就赶来送给林妹妹,希望上帝能快点停雨让我去和我的红颜知己聚会。”

下雨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抬起头,突然发现乔羽的背已经完全湿透了,伞却举在我的头顶,我感到一阵歉意:“对不起,你回去吧。”

他笑了笑:“没关系,反正已经湿了。况且,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你继续哭好了,不用管我。”

“我没哭。”我争辩。

“是吗?那你脸上你是什么?你不要告诉我是雨水,我的伞应该还没有破到让雨水漏进来的程度吧。”

“不知道……”我喃喃的说。

乔羽一把把我拉起来:“想哭就哭好了,今天好好的哭一场,明天就可以忘掉他们从新开始了。”

我看着他:“真的可以忘掉吗?真的可以?”

“当然,只要你想忘。”

“我想,乔羽,把你肩膀借给我好不好,就今天。”

“好……”

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委屈,我的不甘,我的愤怒,好象都一下子倾泄出来一样,我拼命的哭,拼命的捶打,掐着乔羽,可是他并没有半天声音,默默的承受了下来。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我感觉我真的很累很累,好想睡觉……

“明烟。”乔羽叫我。

“恩?”

“累了吗?”

“好累,我真的好累……”

“那你休息一下吧。”

“好……”

在我要沉沉睡去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乔羽。”

“干什么……”

“今天的事不准告诉别人。”

“好。”他沉沉的笑了。

“还有……”

“什么……”

“谢谢你……”

“……不用谢……”

我终于抵制不住睡意。闭上了眼睛。

“笨蛋,起来了。”睡梦中我听到有人叫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苏柯那长放大版的脸,我吓得一下子跳起来,大叫“你干什么!”

苏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从鼻子里甩出一句:“看看你现在我的样子,我有勇气对你干什么吗?”我的样子?我什么样子……“啊!”我惨叫。

苏柯看着我:“顾明烟,你要吓死我啊,你一惊一咋的干什么。”“我,我,我。”我语无伦次:“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

苏柯不耐烦的说;“还能怎么回来,你那个样子。被乔羽抱回来的。”“对啊。”苏柯突然不怀好意我凑过来:“怎么样,被我表弟抱的感觉?”

我郁闷:“你想知道你自己怎么不去试试。”他干笑:“那还不是因为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吗?对了,等会跟我去接你姐夫。”我从新窝回被子里:“姐夫,哪个姐夫?”苏柯咬牙切齿的看着我:“顾明烟,你总共就一个姐夫!”

我蒙上被子闷闷的说:“我不去,昨天眼睛都哭肿了,难看死了。”苏柯嘲笑说:“现在知道难看了?昨天是谁死抱着我表弟不松手的。”我掀开被子:“你说你弟弟长得跟你纯洁的小天使似的,怎么是一花花大少啊。”苏柯嗤笑:“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以貌取人。那小子可是个高手,精着呢,你可别栽进去了。”

我不屑:“我意志可坚定着呢。”苏柯哼了一声:“小样,谁不知道你顾明烟喜欢秦朗,你就吊死在那棵树上吧你,看有人给你收尸不……看你昨天那个不争气的样子,怪不得那个狐狸精可以把秦朗抢走。”

她一提秦朗我就焉了:“别说了,我正准备把他给忘了呢。”“难得啊,顾明烟,你也有放弃秦朗的一天,走,姐姐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去,保证比那小子好。”苏柯手脚并用把我从床上拉起来。

我不情不愿的穿衣服:“对了,姐夫怎么来了?”苏柯头也不抬的收拾东西:“不知道,好象是公司有什么事来出差吧。唔……还有听说某人失恋,来安慰以下某人脆弱的心灵。”我受到打击:“我失恋的事怎么都传道国外去了。”苏柯从包里抬起头:“谁让分手的你们两个模范情侣呢。”

藤堂井从机场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两个熟悉的身影。他不由得勾起了嘴角,这两个丫头还是那么引人注意,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我东看看西看看,终于看到了姐夫的身影:“嘿,姐夫来了。”苏柯瞟了我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高兴啊。”我乐了;“哪能啊,你们可是夫妻,我一外人,真是的。我可不想当第三者。”

苏柯心里也很高兴,所以并没有和她继续争,毕竟她和藤堂井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上次见面好象已经是三个月以前的事了。毕竟她和藤堂井都是有工作的人,又长期分开两地,平常都只能靠电话联系,想到这儿,苏柯不禁心里一沉。不过,她很快就重拾笑脸,迎了上去,给了藤堂井一个拥抱:“亲爱的,欢迎你回来。”藤堂井也很高兴,在苏柯脸上留下一个轻吻:“宝贝,我同样高兴。”

“我很高兴你们这对情侣感情很好,可是你们也得注意一下影响啊。”我很不好意思的打断他们的亲密,不是故意,只是这机场人来来往往,他们无所谓,我可不想跟他们一起成为全场的焦点。

藤堂井闻言放开了苏柯,转身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宝贝,谢谢你来接我,我很高兴。”我笑咪咪的拍拍他的背:“没事,接姐夫是我应该做的。”顺便吃吃帅哥的豆腐。

苏柯在后面使劲的瞪我,我知道她是在怪我打断她很藤堂井的叙旧,我挑挑眉,笑得更欢了,谁叫你一大早把我叫起来看你们两个甜甜蜜蜜,这不是刺激我这个刚失恋的人吗,我的心脏哦,气死你最好。

藤堂井哪知道这些,他松开我:“宝贝,听说你失恋了。你还好吧。”我黯然:“还能怎么样呢,就这样吧。”他看着我:“你很伤心?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吃惊极了。宝贝,你们怎么会分手?我还以为没有什么可以把你们分开。”

我自嘲的笑笑:“我也不相信我们会分开,可是我们确实分开了,这说明了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他站定,扶着我的肩膀:“宝贝,这种男人不值得你为他伤心,放弃他吧,世界上还有很多好男人。”我笑了:“比如你?”藤堂井眨眨眼:“当然,不过我已经名草有主了。”我假装失望:“我本来还想横刀夺爱。”他做出思索装:“唔……对象是你的话可以考虑。”

“唉。虽然我也想要你,可是我并不想英年早逝。”我叹了口气,“苏柯,我说你怎么不紧张呢,好歹我也是一美女啊。”苏柯站在我面前,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扔下一句话:“对于你,我还是有一定自信的。”然后长扬而去。留下我和藤堂井在这里哭笑不得。

等我和藤堂井赶上她的时候,她正在和别人说话。我定睛一看,嘿,竟然是乔羽。奇怪,他怎么会来,想到昨天的事,真丢脸,我和他并没有很熟竟然在他面前哭了,这传出去还怎么见人啊。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偷偷的打量他。他好象并没有注意到我,转身笑嘻嘻的对藤堂井说;“姐夫,我可是牺牲我宝贵的睡眠时间来接你,怎么样,够意思吧。”我惊异,他怎么认识藤堂井?转念一想,他是苏柯的表弟,认识藤堂井也不奇怪,牺牲睡眠,我还不是一样……

乔羽其实刚进来就看到顾明烟了,不过他想看看在哭了过后顾明烟看到他会有什么反应,所以故意没有叫她,没想到她一来就躲到藤堂井后面,理都不理他,让他哭笑不得。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干麻装做不认识他啊。

我听他们说话听得瞌睡都来了,眼皮开始打架,我早上还没睡醒呢。朦胧中听到一声“明烟”让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我睁开眼睛,发现他们三个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诧异:“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藤堂井好笑的看着我:“宝贝,你还真是个宝贝,在机场也能站着睡着。我只是想给你介绍一下乔羽。”我抬起头,看到乔羽不怀好意的目光,尴尬的说:“呃……姐夫,我已经认识他了。”藤堂井好奇:“你们怎么认识,乔羽不是也昨天刚回来吗?”苏柯刚准备说话,乔羽一把把我扯过去:“姐夫,她是我女朋友。”

我甩开他:“我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乔羽一脸似笑非笑:“顾明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昨天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宣布我是你男朋友的,怎么,现在就不认帐了?”我无语:“那不是因为苏柯吗?”

他双手环胸:“我不管,你都已经宣布了。再说,昨天发生那种事,我怎么也得对你负责啊。”我气急败坏的吼:“发生什么事了,你可别乱说。”苏柯和藤堂井也一脸八卦的过来:“对啊对啊,发生什么事了,说说嘛,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啊。”

苏柯惟恐天下不乱的说:“昨天你回来的死死的抓着乔羽的衣角,我就觉得奇怪,但是因为你睡着了,所以我没有问你,今天你可得老实交代啊。”

我郁闷:“靠!死女人,还不是你惹的祸!”乔羽整整衣角,慢条斯理的说:“想知道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天某个女人出饭店以后,因为太伤心了,所以……”我一把拽住他:“乔羽,你敢说出来你就死定了!”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非得嘲笑我不可。

他一根根拉开我的手指:“那你就承认你是我女朋友好了,我这个人,从来不为难我女朋友,可是其他女人,就难说了。”接着他转过头,“对了,我身上还有印记,你们要不要看?”

“印记?”苏柯和藤堂井异口同声的叫道。然后苏柯转过身神色古怪:“明烟,你动作是不是太快了点,这样不太好吧。”藤堂井露出白痴的表情:“我还想来安慰你,原来宝贝你已经有新男朋友了啊,还……”

“停!”我头痛的叫到,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想歪了,“乔羽,你还不给我解释清楚!”他伸了个懒腰:“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差点摔倒:“什么叫没什么好解释的,他们都误会了好不好。”乔羽看了我一眼:“那你承认吗?”

我傻眼,什么叫称火打劫,我算知道了:“只要你解释,我就承认。”他不急不缓:“先承认。”我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苏柯和藤堂井,咬牙切齿的说:“我昨天答应当他女朋友了。”乔羽满意的笑了一下:“其实那个印记……”成功的吸引了两双耳朵。“其实就是我和明烟去游乐园玩的时候用玩具印章盖的。”

我头痛,怎么会这个样子。乔羽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过后,转过身和藤堂井说话不再理我。苏柯一脸奇怪的凑过来;“你们怎么这么快就交往了,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我现在看到她就想揍她,她竟然还敢问为什么,要不是她找来这么个活宝,能有这些事吗?想到就头疼,所以我翻了个白眼,不理她,快速向前走去。苏柯拉住我:“你还没说呢,再说了,大晚上的哪里有什么游乐场,一听就是假的,你还不老实交代。”

我无奈的停下来:“苏柯,你如果不想被我打你最好还是闭嘴。”苏柯停下脚步阴阳怪气的说:“哟,这还没嫁呢,就开始拽了,嫁了那还得了,你再这个态度,别说我这个当姐姐的不丈义,到时候不接你这杯弟妹茶。”说着,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这两姐弟,还都一个性格,都是死乔羽惹的祸,看我不收拾死你。想到这儿,我又平衡了一点。

等我走到机场门口,他们都已经上车了,我看了看,藤堂井开车,苏柯是他女朋友自然坐他旁边,我只好打开后面的车门坐了上去。乔羽在弄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相机,苏柯他们自己说自己的,我只好转头无聊的看窗外。窗外的景色一一从我眼前掠过,我看到某大楼的电视墙上正在放小猪罗志祥吹的某洗发产品广告,看着电视里小猪在海边深情的看着女主角,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我突然想到符西西生日上秦朗的那个吻,那样小心而轻柔。而我,也许没有人会相信,和秦朗交往一年多,连一个亲吻都没有,最大的限度也就是拥抱,每次我缠着问他为什么从不亲我的时候,他总是温柔的说:“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怎么可以随便接吻呢,接吻,是一件很神圣的事呢。”而我,竟然也就相信了他,还为此沾沾自喜。现在想起来,还真是笨呢,其实,他从不碰我的原因应该是他从来没有爱过我吧,对我的感情,最多,也只是喜欢,所以,才会连接吻的欲望都没有。我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乔羽摆弄好相机转过头想叫顾明烟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顾明烟安静的坐在那里,已经睡着了,阳光透过玻璃窗安静的打在她的脸上,显出片片班驳。她浓密的长发柔顺的搭在他的脸颊,睫毛因为车身的晃动而微微颤抖。乔羽的脑中突然现出“天使”两个字,直觉的拿起相机,“咔嚓”记录下这一瞬间,而顾明烟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将头转了个方向,继续睡。

苏柯听到相机的声音,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乔羽:“你在干什么。”乔羽笑了笑:“摄影师的直觉罢了。”藤堂井将后视镜转到他那边:“对了,你和宝贝怎么回事?你真的是她男朋友?”乔羽觉得好笑:“只是开玩笑罢了,不过,我还挺喜欢这小丫头的。”

苏柯皱着眉头:“乔羽我警告你,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明烟就不要随便招惹她,她是个死心眼的孩子,一个秦朗就够她伤心的了,不要把她当成你那些女朋友,否则,别说我这个当表姐的不给你面子。”藤堂井笑:“还有我,你可不能伤害我的宝贝。”

乔羽翻了个白眼:“你照顾好你旁边的宝贝就好,怎么她也是你宝贝啊。”藤堂井哈哈大笑:“怎么,吃醋了?这两个宝贝可不一样,明烟是我宝贝的妹妹。”

乔羽边摆弄相机边看顾明烟,他当然知道她和其他女生不一样。其实,他早就见过她了,甚至比苏柯早。那个时候乔羽还是个17岁的少年,而顾明烟,也只是个15岁的中学生罢了。那个时候乔羽刚从学校出来,他已经读完了大学的所有课程,所有人都说他是个天才,可是他却拿不出一张作品,所以他选择到小城市散心。他一边弄着相机一边取景,而顾明烟就是那个时候冲出来的,扎着一个乱糟糟的辫子,背着书包横冲直撞,一下子把乔羽撞倒了,乔羽起身的时候她已经被旁边的女生拉走了,乔羽只看到一个背影和一双惊恐的眼神。乔羽立马拿起相机,将他照了下来。后来照片洗出来,效果出呼意料的好,夕阳,小路,校服的裙摆,以及女孩惊恐的眼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乔羽却没有把那张照片交上去,而是放在了家里。现在想起,拉她走的女孩应该就是符西西吧,所以那天当他看到抢顾明烟男朋友的女生竟然是她的时候,他感到很惊讶,甚至冲淡了他看到顾明烟的喜悦,不过,看她看他的眼神,她早就忘了吧,也许,根本就不记得。

秦朗出神的看着眼前的裙子,那是一条连衣裙,白色的布料,上面点缀着绿色的花瓣,蕾丝的腰带,素雅而美丽,他还记得那是顾明烟喜欢的,她一直缠着他要他送给她,不依不饶。他每次被她闹得没有办法了就会告诉她下次就卖,却因为认为那太贵了迟迟未买。他总觉得女孩子穿衣服干净就好了,没想到,现在也没机会再买了送给她了。

符西西选了一会儿衣服,没什么收获,走到秦朗面前低声询问:“你说我穿什么样的衣服好看?”秦朗微笑:“你穿什么都很好看。”

彼时商场外糟杂的声音透过商场巨大的落地玻璃传了进来,时高时低,里面夹杂着一两声“新年大酬宾”的叫卖。符西西表面漫不经心的说:“要过年了,你今年过年要到我家去吗?”其实心里面很紧张,虽然她和秦朗在别人看起来感情真的很好,可是秦朗却一直不肯去她们家,不像顾明烟,刚开始交往双方就见过家长了。

秦朗沉默了一会儿:“下次吧,我也要回家。”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符西西“哦”了一声,有点失望,却也没有说什么。两边正尴尬,她顺着秦朗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那条裙子,惊喜的说:“好漂亮的裙子,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说着就伸手要去拿,可还没有拿到就被秦朗阻止了:“你不适合它。”符西西奇怪的说;“你没有看过我穿它怎么就知道我不适合呢?我以前的衣服都是这个风格的,我可以先去试……”

秦朗依然没什么表情:“你不适合。”符西西一下子把衣服扔在地上:“秦朗你什么意思!你不和我回家过年就算了,现在我穿件衣服还碍着你了?什么叫不合适!你不满意我就明说,用不着在衣服上找原因,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有什么了不起!”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走了。秦朗从地上将衣服捡起来,拍掉上面的灰尘,小心的将它挂回原处。另外拿了一件裙子,递给服务员结帐,然后快速出去跟上符西西,其实他知道符西西穿那件裙子一定很好看,可是他不想她穿,那是属于顾明烟的美丽,即使顾明烟穿起来也许还没有她漂亮,可是他就是不愿意。

出了商场,看到符西西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走上前去,将袋子递给她,并没有说话,符西西看了他一眼,莫不做声的将东西接过来,两两无话。

其实符西西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其实在她问秦朗是否要和她回家的时候,她心里就有答案了,可是亲口听他说出来却依然很伤心。而且她刚说完一拍两散就后悔了,她这么喜欢他,怎么舍得和他分手,只是,一直拉不下面子,她也是个骄傲的女生,即使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也是如此。其实她一点也不知道秦朗在想什么,现在想起来,她和秦朗的恋爱过程依然像梦一样。其实在顾明烟介绍秦朗给她认识之前她就知道秦朗了,学校的优等生,长得很好看,可以媲美明星,甚至在某些时候比明星更耀眼,出了名的好脾气,对任何人都很温柔,从来不闹绯闻,家境也好,是女生心目中完美的男朋友人选。符西西也喜欢他,不过,那只是她心目中的秘密,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甚至是明烟。因为秦朗是她心里最柔软的角落,是一个传奇的存在。每次想起来心都会觉得温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和他在一起,只是希望能够一直看着他。所以,当顾明烟将秦朗带到她面前的时候你可以想象她有多吃惊。那一瞬间,心里划过无数感觉,惊异,酸涩,疑虑……可是她却要装做什么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认识他,是第一次见到他,还要高兴的祝福他们。听顾明烟向她讲述他们的恋爱,秦朗对她独特的温柔。只有符西西自己才知道那种绝望而凄凉的感觉。可是当她做好准备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秦朗却突然来到她面前,告诉她要和她交往。也许到死的那一天,符西西也不会忘了那天的情景。

所谓青春所谓怀恋 - 第一章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