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米莱:我欲与君相知,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方诺言:我生君未生,

君生我已老。

恨不得同时,

日日与君好。

米莱:你予我一滴甘露,

我还你半生憔悴。

用一秒钟爱上你,

然后用一生去忘记。

我们这是何必呢?

方诺言:对于你的爱,

我只能言谢。

我给不了你什么,

你值得更好的人去守护。

我不是你的骑士,

只是你的过客。

甚至,连过客都算不上。

米莱:我以为你是我的王子,

我以为你是我千年不变的守候,

我以为你是我最远的地平线。

我以为你可以给我全世界,

我以为你是我的永远,

我以为你可以牵着我的手一直走下去。

我以为我可以取代她的位置,

我以为我们足够坚强,

我以为我们可以突破一切,

我以为我们可以放弃一切,

我以为我们可以创造奇迹,

我以为我们可以是个神话。

但我以为,只是我以为。

方诺言:对不起,对不起,

我能说的只有这个。

你拥有大好的青春,

没有必要挥霍在我身上。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米莱:你始终把我当成个孩子对待,

我们始终做不到真正的平等。

你说你看不到未来,

其实我们可以一起去创造。

你说你怕伤害我,

其实我早已伤痕累累。

爱情,本来两个人的,

而你,却要一人来做决断。

这予我而言,

是多么的不公平。

飞蛾扑火,

先爱上的那个注定是输家。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我们,终归走不到最后。

方诺言:米莱,

遇上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放弃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但我宁愿选择放手,让你走,

也不愿折断你的羽翼,禁锢你。

与其两败俱伤,不如趁早结束。

我们都是普通人,

过普通的生活,

拥有着普通的幸福。

我们不可能创造奇迹,

现实生活不是童话。

世界上注定有一个人和你在一起,

但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我给不了你你想要的幸福,

但我可以使你的生活归于平静。

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

含着眼泪放手,我明白,

成全了你的自由等于成全了你以后的幸福。

也许现在会痛,

但总好过以后。

也许你现在不懂,

但你长大后终会明白。

米莱:也许真的是年少轻狂,

也许真的是太小,太不懂事,

也许真的是太不懂爱。

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忘记你。

因为,你是第一个我用心去爱的男人。

因为,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

因为,你让我知道我爱一个人可以爱的那么坚定。

无论怎样,我都会相信并接受你的选择。

因为,我相信,你一定是正确的。

你一定有你的理由。

方诺言:谢谢你的信任,

谢谢你的理解与宽容。

相信我,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

不,是更适合你的。

米莱:今生,我们做最好的朋友吧。

来生,我们一定要做最幸福的恋人。

方诺言:好。今生,我会一直帮你。

会永远做你的知己,你的倾听者。

来生,我一定先去找你。

抓住你,再也不放手。

开学

那个时候,我很孤僻,很内向。

——米莱

九月,虽已入秋,但“秋老虎”依旧发挥着无穷的威力。空气依旧是燥热的,踩在脚下的柏油路面依旧是烫烫的。人们的心,如这个城市的天气一样,依旧是浮躁的,是不安的。

九月,已经入秋。街头的树上的绿叶已经由翠绿变成了深绿,每一片都看上去油亮亮的。稻田里,金黄色的稻子已经开成一片黄色的海洋,令人心旷神怡。蔚蓝的天空中,候鸟迁徙,大雁南飞,一片和谐,一片美好。

金秋九月,收获的季节。

金秋九月,开学的季节。

如同众多的鸟儿归巢一样,十几岁的孩子们也将在这个时节回到他们阔别将近两个月的校园。孩子,不能在外面疯玩太久。毕竟,这个年龄应该是属于校园的。他们,需要为自己的未来努力。

A市X中学,初二三班。

上课铃声已经响过,但教室里依旧安静不下来。毕竟还是孩子,一个暑假没有见面,难免有很多说不完的话。所以现在不大的教室中,随处可见三、五个人聚在一起闲聊。

“米莱,你放假学的这么猛啊?这么疲惫?”托着下巴的孟浩晴看着无精打采的米莱,问道。

米莱并不是个外向的人,甚至说比较内向,有些孤僻,不合群。因此,在这个班里她除了孟浩晴以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在她看来,朋友,与其多不如精。孟浩晴算是一个能懂她、能明白她内心所想的一个人,两个人在一起能够分享快乐,分担忧愁与苦闷。一生中能有这样一个朋友,甚至可以说知己,已经死而无憾了。当年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不正是说明知音难遇吗?现在自己这么小就遇到了知己,可以说是三生有幸,别无他求了。况且作为学生,学习还是第一位的,朋友还是其次。毕竟她可不想复制两年前的悲剧。

“哪有,成天吃了睡睡了吃,中间掺杂着看电视、逛街。书,连碰都没碰。当然,小说除外。现在,处于假期综合症期间。”米莱依旧懒洋洋地回答道,眼睛依旧半睁半合。

“我说我的大才女,你天天看小说,作文倒是挺出彩的,不过你什么时候也写一部小说让我开开眼界啊?要不也枉你”才女“之名啊。”孟浩晴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等着,等着,来日方长。永远记住,写小说是需要灵感的,而且需要一定的时间和阅历。所谓小说,是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的”。米莱的话匣子打开了。

“好了好了。”孟浩晴打断了米莱的喋喋不休。“瞧你,一跟你说小说你就来精神。开了个头就没个尾。”

“是你先提起来的好不好。”米莱翻了个白眼,一脸的无辜。那样子调皮极了。

孟浩晴刚要接话,只听不知谁说了一声“老师来了”,刚要吐出来的话立马咽回了肚子里。班里的同学也立马坐正,教室终于恢复了安静。

新老师

那个时候,我对你没好感。

——米莱

米莱不经意地抬头看了看黑板的课表,这节课上英语。

“不负责任的老师,开学第一天就迟到。“米莱心里想着,又把头放在臂弯里,趴在桌上,闭上眼睛,故作沉睡状。因为迟到,所以对于这个还未曾谋面的老师,米莱心里压根儿就没什么好感。

在米莱看来,细节决定成败。

“Goodmorningeveryone,first,I’mverysorry,somethingalittledelaybecauseoftheway,solate.sorry.”清脆柔和的男音如潺潺的流水传入耳朵,迫使米莱抬起了头,想一睹这位英语老师的庐山真面目。

“Second,Iwanttointroducemyself,mynameisFangNuoyan,andyoucanjustsimplycallmeMrFang,IamverygladtobeyourEnglishteacherinthenextfewmonths'time,andIreallyhopeIcouldbeyourfriendaswellbutnotonlyyourteacher.”讲台上,一男子正侃侃而谈。

放眼看去,这男人不过二十二、三岁,一张白皙的脸,虽不算帅气但绝对称得上清秀。一件白色T恤,配着天蓝色的牛仔裤,再加上他不高的个子,使他看起来不像个老师,反而更像个学生。

“这么年轻,这身打扮,一定是刚大学毕业,没经验,估计教的不怎么样。”米莱在心里嘀咕着。本来就因为迟到对这个老师没什么好印象,再加上他的外表,米莱是彻底地否定了这个老师。不屑的眼光望向讲台上的人,正巧那人的目光也飘向此。米莱不自然地低下了头。

“Well,ifyouhaveanyquestionswannaask,pleasedon'tbeshy.Ok,justbeforeIstartthislesson,ifyoudohaveanyquestionsaboutmerightnow,Iamlistening.pleaseask”讲台上的人继续说道。

“老师,您今年多大了?”

“嗯,刚刚大学毕业。”

“您是哪里的人啊?”

“B市。”

转瞬间,教室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一扫先前的沉闷。

对于这些孩子们的问题,方诺言一五一十地据实回答着。他希望和他们成为朋友,而坦诚相待便是第一步。而学生们开始没大没小起来,对方诺言问东问西。毕竟,对于这些十四、五岁的孩子们而言,方诺言不像个老师,反而更像个兄长。

米莱并没有发问,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活跃之人,上课都很少主动举手发言,更何况现在去问老师这种无聊的问题。此时的米莱,如局外人一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静静地看着和听着眼前的一切。心里也想着:这个方诺言真是有一套,懂得和学生套近乎,搞好关系。不可靠的老师啊。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教室的一角里,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教室顿时哄堂大笑起来。米莱回过头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让老班和众多科任老师头疼的捣蛋鬼——凌少枫。

“嗯,这个……”方诺言有些犹豫。

“老师,说啊,说啊。”众多学生起哄道。青春期的孩子,终归对这些八卦最感兴趣。其实这是藏在众多学生心里的问题,只不过大家都是想问而不敢问而已。

“嗯,以后会有的。”不知道是不是看错,米莱觉得方诺言的脸已有些泛红。多年之后开玩笑的提起这件事,方诺言直言当时真的不好意思,觉得有些尴尬。

“那就是没有了。”不知谁喊了一句,整个教室都哄笑起来。

方诺言的脸似乎更红了。

韩少轩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们只是平行线,不会有什么交集,更不会有什么纠缠。

——米莱

“铃”,下课铃声终于响起,这无疑也帮方诺言暂时解除了眼前尴尬的局面。方诺言信步走回讲台,说道:“大家回去把第一课的单词和课文预习一下,明天我们开新课。”顿一顿,又接着说道:“课代表来一下,其他同学下课。”

呆滞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望着前方发呆了一下,米莱再一次趴在了桌上,假寐。

在下课后这样嘈杂的环境中假寐,未尝不是一种享受与定力。

“哎哎,你说这方诺言怎么样啊?”没过多久,就被孟浩晴拍了起来。

“什么怎么样啊?不怎么样就是了。”被吵醒的米莱很不愉快。虽说没睡着吧,但是休息中被人吵醒终归还是不愉快的。

“什么不怎么样啊?你看看,多年轻,多帅。要是再高点就好了。”孟浩晴有些羡慕但又掺杂着一丝遗憾说道。

米莱刹那间做了一个晕倒状态:“如果他算帅,那么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帅哥了。开学第一节课就迟到,不负责任。话说第一印象很重要,花痴同志。反正我对他是没什么好感就对了。“

“我说米莱同志,你不要以偏概全好不好。人家迟到是不对,不过已经道歉了,你还要人家怎么样啊?不要因为一点就否定整个人,否定事实,OK?“

“反正我对他没好感就对了。不要打扰我睡觉!“米莱又趴下了,她发誓不到上课她再也不会起来。

一个人会用一秒钟的时间去喜欢上一个人,当然,一个人也可以用一秒钟的时间去讨厌一个人。就像米莱对方诺言。

黄昏,夕阳西下,放学。

“米莱,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明天见。”孟浩晴向米莱说着再见。

“嗯。你也是。明天见。”

米莱和孟浩晴的家方向相反,所以每天放学她们都是独自回家。

推着车走出了校门,正好看见方诺言和新来的物理老师李老师一起骑车回员工宿舍,两个人有说有笑。

“才刚来就和女老师套近乎,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少。”米莱心里想着,对方诺言的印象又减了好几分。

当一个人讨厌另一个人时,那么无论那个人说什么做什么这个人都会找理由去讨厌他。当然,前提是,这个人关注那个人。正如米莱当时开始不自觉地关注起方诺言,只是她自己没有感觉到而已。

“米莱,还没回家?一起走吧。”身后,英语课代表韩少轩的声音传来。

“嗯。”米莱淡淡地应了一声,算作回答。

对于这个一直追求自己的男生,米莱一直把他当做普通朋友来对待。还记得他们第一次交谈,也是在一年前这样的黄昏。

“你好啊,米莱。”

当时米莱正独自骑车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后面一个男音传来。

回过头,看见一个熟悉的男生正骑车追来。

当时刚刚开学,生性孤僻的米莱对班里的人还不是很熟悉。对于韩少轩,她只知道她是她们班的,但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韩少轩,呵呵。”男生继续说道。

“呵呵,你好。”米莱有些尴尬。

“几次看见你走这条路了,今天又看见了所以来打个招呼,既然顺路,以后我们一起走吧。”

“呵呵,好啊。“

其后他们又谈了很多班里的和老师的趣事,米莱已经记不太清了。

好字

单词本上那隽秀的钢笔字,我至今依然无法忘怀。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把字写得那么好看。

——米莱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平淡无常,直到一天。

那天,距离开学已经一个星期,米莱也终于摆脱了假期综合症,渐渐的适应了学习还算轻松的学习生活。

方诺言依旧是大家议论的焦点。毕竟在这众多科任老师都是中年妇女来教的情况下,方诺言可谓是万红丛中一点绿了。方诺言的出现,无疑是雨后甘霖,给这群出于青春期的孩子们的学习生活中带来了些许的快乐,让单调的学习生活看上去不再那么无趣。

经过这一个星期,米莱对方诺言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初步认定,这个方诺言,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

他爱笑,笑是他的招牌。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笑。而且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淡淡地酒窝,可爱极了。

阳光般的大男孩,这是众人对他的评价。

这点米莱也同意。不过要是经历了以后的那件事,或许大家就都不那么想了,包括米莱。

他善于接近,有亲和力,幽默风趣。课上,他是孩子们的老师。但课下,他绝对是孩子们的朋友。课上,他会与学生们开一些小玩笑来缓解气氛。课下,学生们跟他没大没小,对于作业问题,更是与他讨价还价。对于这些,方诺言都会最终做出些许的妥协。在他看来,作业要留,但是万不可留的太多。毕竟这些孩子们,受当今应试教育的压迫太深了。他们,真的是太累了。但是又不可以不留,不留就无法做到巩固。所以,适度就好。

当然,人不可能十全十美。对于方诺言,有好的评价,自然也有不好的。而不好的评价来源地症结就是他的发音。他的美音很好听,但是细细听来,并不纯正。地方口音的原因,导致他“i”段的音发不出来。所以“did”经常会被念成“died”,而这一度被学生们抓住成为笑柄。起初,方诺言也是万分的无奈,甚至多次陷入窘境。但是现在再遇到类似情况,方诺言也是一笑带过。毕竟,这是自己无法改变的事实。

接过韩少轩发下来的单词本,处在半睡眠状态的米莱半睁着眼睛一只手掀开本子看了一眼。不过又是日期之类的,反正单词本也没有什么太多好看的。合上以后,总觉得有什么落掉没看。掀开本子再看,果然,一行黑色的隽秀钢笔字映入眼帘“不懂就要多问,没有关系。

额。一个男人的字怎么可以写的那么好看。难道真的是字如其人吗?这是米莱看到这句话后的第一想法。米莱一直觉得自己的字很漂亮,但是自从看到方诺言的字后,忽然感到自愧不如。看到这么漂亮的字,米莱的心里不是羡慕,更多的是嫉妒。

为什么那么多的优点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长得白皙清秀,英语好,还写得这样一手的好字。老天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

留言

不知不觉与你越走越近,不知不觉改变了对你的印象。我的孤僻、不善与人接近的性格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你一点点地改变着。一切,似乎早已命中注定。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米莱

“不懂就要问,他怎么知道我不喜欢问问题?”一边想着,米莱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我不是一直伪装的很好吗?其实不是不敢问,只是不喜欢、不爱问而已。难道他懂我?”

“米莱,你的单词本上小方给你留言了吗?”孟浩晴看了本子上的留言后,向米莱走来,问道。

大家都在背后称方诺言小方。说起这个外号,还是先由英语课代表韩少轩开头的,后来大家就都叫了起来。

米莱没有反应。

“米莱,米莱。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孟浩晴一边说着,一边在米莱眼前晃着手臂。

“啊,哦,没什么,有些发呆。”想着正入神的米莱忽然看到一只手臂正在自己眼前挥舞,眼花缭乱,顿时清醒了过来。

“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真是的。”

“呵呵,哪有。”

“对了,小方在你的作业本上给你留言了吗?”

“嗯,留了。”米莱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作业本。

“嗯,呵呵,跟我的差不多呢。”

“哎,快看,小方给我留言了。”“我的也有,我的也有。”教室里,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原来他不是只给我自己留言,原来他给全班所有人都留了。”米莱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失望。

“你说是不是小方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寂寞了,想让女生们问问问题热闹热闹啊。”孟浩晴丝毫没有注意到米莱的情绪,继续说道。“

“呵呵,也许吧,不过他办公室里那么多女老师呢,应该不会寂寞吧。”米莱有些敷衍的说道。

“要说也是,不过最年轻也在三十以上了。一个未婚男子和一群已婚妇女在一个屋檐下,一个年轻男人,把所有青春都献给了这群已婚妇女,唉,同情啊,惋惜啊。”孟浩晴丝毫没有注意到米莱低落的情绪,仰天长叹一声,说道。

被孟浩晴可爱的动作逗笑,米莱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说了一句:“人家不用你操心。”

“对了,离上课还有点时间,我们去找他聊聊天去吧。”孟浩晴低头看了看腕上的表,对米莱说道。

“聊什么聊啊。我没话对他说。”

“哎呀,走了,走了,别扫兴致。”不等米莱犹豫,孟浩晴拽着米莱就走出了教室。

一路上拖拖拽拽的。“哎呀,放手了,我自己会走的。”米莱假装有些生气的说道。

“嗯,嗯,知道了。”孟浩晴大方地说道。

正巧,一阵微凉的秋风从窗外吹进走廊。米莱刚刚有些失落的心霎时莫名的好转起来。

“我干什么这么在乎他给谁留言。没有必要。他又不是我的谁。我这是怎么了。唉。“米莱有些自嘲似的想着。

窗外,秋日的阳光普照大地,通过窗户射进走廊,也射进了米莱的心里,温暖着她的心。

另一面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可以永远不改变。一直以为无论怎样,你都永远是温柔对人的,可是万没想到,你也有另一面。是因为是双子座,所以有双重性格吗?还是说,人都是两面的。

——米莱

跟上了孟浩晴的脚步,米莱和孟浩晴一起进了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就看到一个女老师坐在电脑前,方诺言站在背后,似乎是正在指导着什么。环住那位女老师,双手撑在了桌子上,十分暧昧的姿势,不禁让人浮想翩翩。

似乎是由于太过专注,方诺言并没有注意到米莱和孟浩晴两个人的到来。

“走了,走了,看见了吗,人家一点也不寂寞,不需要咱来陪聊。”米莱加重抓住孟浩晴的那只手的手劲儿小声儿说道。

“哎呀,别啊,那不白来一趟吗。多扫兴啊。”孟浩晴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白来就白来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干嘛非要坏了人家兴致。”

“可是我还得说单词的事。”孟浩晴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下节不就是英语课了吗。有什么事英语课下课再说呗。“米莱一边劝说着,一边把孟浩晴往外拉。

返回教室的两人,怏怏的,似乎都有些扫兴。

喧嚣的追逐打闹声,好吵。

不久,上课铃声终于响起。一切,终于恢复安静。

每个教室都在井然有序地上着课。一切都是那么的安之若素。但安静绝不是绝对的安静,总有几个调皮捣蛋的。例如,凌少枫。

“哎,放学咱去哪儿。”凌少枫问道。

“回家。”一个答。

“回家干吗?多没劲。“另一个答。

就是类似于这样的一问一答,后面的小团体在继续着,而前面,方诺言也在讲着课。而米莱低着头,也在若有所思的听着,半专心半不专心。

“好,下面我们来讲宾语从句。It作形式主语”,忽听“呯”一声摔书响,只听见一句怒喊:“凌少枫,你们还有完没完。”

米莱被惊得抬起头,发现方诺言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教室后面,而学生们也都好奇地看着后面。想必也是在奇怪,这平日的温柔王子怎么变成了一只发狂的狮子。也难怪,遇上了凌少枫这调皮的主,任谁都很难笑脸应对。将近半个月的课了,方诺言能忍到现在实属不易了。

“我们怎么了?“凌少枫一脸无辜地问道。

“你说你们怎么了?我在前面讲,你们就在后面说,我停你们也停,我说你们也说。说了多少次也不管用,既然你们那么想说,要不你们上去说去。”

“上去干吗?在后面说才是本事呢?你看看我们在后面一会儿就引来了全班的注意,废物才在前面说呢。”凌少枫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说谁呢?”方诺言那本白皙的脸此刻已经被气得通红。

“你说我说谁我说的就是谁。怎么着,想打架?”凌少枫明显想火上浇油,话语中分明带着挑衅。

“你以为我不敢吗?”方诺言已经出离愤怒了。

离开

那个时候,你年轻气盛,有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儿。但为人师表,你更需要以身作则,更需要克制自己的情绪。要学会宽容、忍让与大度。对于这些,你远需要学习,需要经历时间的磨练。

——米莱

“别打,别打,少枫。”一个男生劝道,毕竟,谁都不愿意闹出事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

此时两人静静地对视了将近一分钟,空气似乎都已经凝结,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忽然,凌少枫推了方诺言一把,但没有用力。

“别打了,别打了。”周围人都劝道。

方诺言揪住了凌少枫的衣领,想动手,但很久都没有动手,最后终是放开了手。

“这课没法上了。”方诺言重新走回讲台,拿着课本气冲冲地走出了教室,临走前甩下了这样一句话。

教室里顿时乱哄哄起来。

“米莱,小方怎么这样啊?太不负责任了吧。”孟浩晴有些不满地说道,一扫先前对方诺言的好感。

教室里也随处可以听到不满声,责骂声。

一个人,需要付出很多才能够得到别人的赞扬与认可。但一个人,只需要做一件错事,就可以被大众骂的体无完肤,先前的努力全都被抹杀掉。人生,就是这样。

“或许我们并不了解方诺言,我们也许太盲目了,盲目的崇拜与欣赏。俗话说,日久见人心。但这次的事也是事出有因,我们也不能因此否定他。毕竟,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米莱似哲学家似的语重心长的分析道。

“嗯,没错。”孟浩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办公室内

“哎,小方,你怎么回来了?”米莱所在班的班主任看到方诺言回到办公室奇怪的问道。

“李老师,您们班的课我上不了。”这似乎是气话,但又透露出些许的委屈与不满。

“怎么了?”

“还不是那个凌少枫。”

方诺言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了老班。

“确实够气人的。不过终归还是一个孩子,现在处于青春期,很叛逆。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还跟孩子较个什么劲儿。”这话似在宽慰,又似在教育。

看着方诺言,老班又接着说道。“小方啊,我知道你委屈,可哪个新来的老师不得经过这一关,不怕你笑话,我当时也是哭过来的。现在的孩子不比咱们那时,个个都有一套道理,你说一句他们有十句在那儿等着呢。为人师表,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忍让与宽容。你说你就这么出去了,那群孩子们肯定说你不负责任。”

老班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久好久。“你先好好想想吧。我得去看看班,教室又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老班有些无奈地说道。临走时拍了拍方诺言的肩膀:“年轻人,你没问题的,我看好你。”

“把老师气走了,你们高兴了是吧。”看着喧闹的班集体,老班又有些发怒似的继续说道:“别的班都在上课,安静点别打扰别人。我不想说什么,道理讲了一堆,我嘴唇都快磨白了。你们什么都比我明白,别总做让我认为孩子气的事。自习吧。

英语课就这样安静地上完了,每个人各怀有心思。

吵架

第一次因为你和别人吵架,其实当时自己真的没想太多。

——米莱

“米莱,出去走走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教室里实在是太闷了。”下课后,老班刚出去,韩少轩就来到了米莱的身旁问道。

“好啊,走走也好。”伸了个懒腰,看了看一眼窗外,米莱答应了。

操场上,打篮球的、跳绳的、追逐打闹的等等,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很热闹。毕竟,爱玩是孩子们的天性。只有此时,他们才会发出发自内心的笑声。

米莱和韩少轩俩人来到了那棵老槐树下。老槐树厚大的叶子正好遮住了原本炙热的阳光。一片凉爽。

沉默了片刻,还是米莱打破了这寂静。

“少轩,你知道吗?我一直很喜欢它们。”米莱指着布满操场整片围墙的郁郁葱葱的爬山虎说道。

“嗯。总看见你望着它们。”韩少轩点了点头,说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它们吗?”米莱接着问道。

韩少轩摇了摇头。

“因为它们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它们象征着希望,它们可以把希望带给每一个关注它们的人。看到它们,就好比看到了希望。去年的这个时候,学校要改造。所以这些爬山虎都被铲除了。当时我觉得好失落,好失落,觉得它们肯定完了,觉得自己再也看不到这样一大片绿色了。可是没想到,今年,它们又重新开始发芽繁衍,甚至开出了比去年还要壮观的一片绿色。后来我才知道,它们是靠着仅存的一点根儿努力地开出了这样一片绿色的海洋。因为,它们有着信念,有着希望,并一直想把这希望带给世人。”

“米莱,你想说什么?”

“少轩,我们为什么不能做这样一个人——一个满怀希望,一个传递希望的人。”

“我不是吗?”

“你不是。你如果是,就会去找方老师,就会劝劝他,就会在他失望之际带给他一份希望。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只不过是英语课代表,只是负责发作业、收作业、登分。拿东西之类的,不负责这些。”

“好,就说你负责收作业、发作业这两项,你做好了吗?每次收作业你好好收过,都是别人大都给你完了后不看看谁没交直接给方老师;每次发作业,同学们的本子到处都是。当英语课代表你唯一服人的就是你的英语成绩优异,仅此一向而已。”

“好,我不配当,你当去啊。方诺言到底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这么拼命地替他说话。”

“我只是替他在抱不平而已。在你看来,人们之间的感情就只能靠金钱来维系吗?”

“呵呵,难道不是吗?这个社会本来就是金钱社会,即使你不承认那也是事实!既然他没给你任何好处,你这么替他说话。米莱,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韩少轩有些讽刺地说道。

“什么,喜欢?韩少轩,你搞清楚好不好,他是我的老师。你别整天的无理取闹好不好。”米莱有些气愤地说道。

“哼。喜不喜欢你自己心里清楚。”撂下这句话,韩少轩甩身走人了。

又一次

你生气背后的缘由,我内心深处不经意流过的惶恐与不安。萌芽开始滋生,失落开始出现。只是当时,我不知道,也不懂得。

——米莱

“喜欢,真的是喜欢吗?”韩少轩走后,他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在米莱的脑海里反复地回荡,久久都挥之不去。而米莱也一直在心里面问着自己。

直到上课铃响,米莱才回过神来,精神恍惚甚至有些跌跌撞撞地向教室走去。

“那么小球做的是匀加速运动。”

这节是物理课。

而米莱呆呆地望着黑板,心思却全然没在这课堂上,思绪不停地被韩少轩那句话所打乱。

“喜欢,怎么可能?我跟他除了上课外都没说过话,何谈喜欢。”米莱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那焦躁不安的心。“他,只是我的老师,仅此而已。”米莱在心里告诫着自己。米莱迫使自己重新投入课堂当中。

黑板的右侧,写着今天的课表,下节是英语。

方诺言沉着脸走了进来,看来,他今天心情如昨天离开时一样不好。

果然,不到半节课。

“凌少枫你们说吧,我不讲了。”说完就离开了教室。

“怎么又这样啊?上着上着撂下咱们就走了。这算什么老师啊?”

教室里又开始议论纷纷,尽是不满与抱怨。

米莱朝韩少轩所坐的方向看了一眼,发觉他也正在看自己,连忙又把头转了回去。

走出教室的方诺言并没有回到办公室,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无颜再面对米莱所在班的班主任。他选择了到教学楼的门口透透风。

上课时间,除了那边操场上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们,剩下的地方大都是安静的。

呆呆地望着校门外的车水马龙,方诺言忽然感到很自嘲。

“自己怎么会那么失控?当初选择教师这个职业的时候,父母就多次告诉过我对待孩子要学会容忍,大丈夫要能屈能伸。昨天李老师也劝了我半天,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我也在心里告诫了自己半天,怎么还是又失控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周语吗?因为在乎,所以把火气撒到了那群孩子们身上。如果只是凌少枫几个人还好说,可是其他的孩子都是无辜的啊。不过交往才几天,自己怎么会那么在乎?“

方诺言就这么想着,思绪却越理越乱。低头看了看表,算了,索性回去吧。李老师怎么着都会知道的,自己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况且下一节课还有六班的课。

“哎,刘老师。你说这年轻老师就是不负责任,昨天我刚跟方诺言说完,今天他上着上着课又走了,撂下这群孩子们在那里。你说这算什么老师。这么多年的教育都白受了,连最基本的怎么做老师都不知道,更别提教的怎么样了。还没怎么着就耍脾气,等要真出名了还不得上房顶。“

“可不是吗。年轻气盛,管不了。咱也别劝,劝了他们也嫌烦。等哪天被家长告了,校长知道了,受处分了,就记住了。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方诺言,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女朋友

“周语,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女子。”“周语,一个要怎么好看就怎么好看的女人。”诸如此类的议论层出不穷,越来越多。这些话语,是传言,还是事实,尚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一切都与我无关。

——米莱

其实在方诺言离开教室的时候,他就听见了教室里大声的就是为了让他听见的谩骂声。他不是没有听见,只是他选择了充耳不闻。因为如果不选择这样的话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干出什么。

方诺言硬着头皮推开了办公室门。

两位老师没有料到他此刻会进来,刚才喋喋不休的嘴还未来的及闭上,此时正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

方诺言没有管这些,低着头,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职场中就是这样,尔虞我诈。一个人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即使在纯净的校园中也不例外。

“无所谓了,已经做了,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就算后悔也不能改变什么。”方诺言心里想着。

“听说了没,听说了没,可靠消息,小方有了女朋友。”“万事通”说道。

马上,“万事通”的身边围了一群人。人,还是对别人的八卦最感兴趣。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这一点都不会变。

“真的吗?真的吗?他刚来没多久诶。”有人不信。

周围人也持怀疑态度。

“嗯,嗯,绝对不假。叫周语,也是咱学校的英语老师,现在教高二。和小方一个地方人,比他还大一岁呢。据说还是带小方的老师刘老师给介绍的呢。”

“女大一,穿锦衣诶。”不知谁说道。

“嗯,没错。”其他人附和道。

“对了,长得漂亮不?”毕竟,长相才是最吸引人的。

“那天我正好看到他们俩在一起逛街,那女的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哇,小方有福了。”“好想看看啊。”“郎才女貌啊。”周围议论声一波高过一波。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是啊,是啊,为什么正好就叫你碰见呢?”周围的赞叹声、羡慕声不绝于耳。

“唉,命好啊。要不怎么我叫‘万事通’呢。”“万事通“站在人群中央,一脸的得意。而周围人也围在他身边,说这说那的,好不开心。

刚从外边回来的米莱,一进教室就看到了这个情景。

“什么事又这么热闹?“米莱自言自语道。

同样身处在人群中的孟浩晴看到米莱回来,立马跑了过去,拽住米莱说:“你知道吗?小方有女朋友了。”

“哦。是吗?”米莱一脸的平静,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嗯。嗯。”孟浩晴使劲地点了点头,又把刚才“万事通“对大家说了话又添油加醋地对米莱说了一遍,高兴之余还手舞足蹈,好似发现了新大陆般。

“哦。“米莱还是一脸的淡定。

看到米莱的反应,孟浩晴有些失望。但仍不死心似的又对米莱说道:“你说,小方这两天的异常行为是不是与周语有关啊?以前他不是这样的。大家都说是因为他和周语吵架的缘故,火气无法发泄,所以当凌少枫点燃了导火索时,他借势把火气如数撒到了咱们身上。”

“嗯,也许吧。“再简单不过的回答。

好朋友

也许只是因为习惯了你的存在,就如同小时候陪伴自己多日的玩具被别人突然抢走而难受一样。

——米莱

“哎,米莱,你有点态度好不好。别像个木头人似的,这么扫兴。“孟浩晴终于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打算让我有什么态度?”米莱翻了个白眼后无奈地说道。

“最起码,最起码也要表现出来关心吧。”这一问倒把孟浩晴问住了,半天终于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这句话。

“他又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对他关心?他只是我的老师,对于他的私生活我没兴趣。”米莱平静地说道。

“恐怕也只有你对八卦不感兴趣了。唉,真是怪人一个。”孟浩晴有些不能理解似的说道,然后有些扫兴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走出教室,远离教室里关于方诺言女朋友的话语,一个人在走廊的窗户前肆意地吹着这快到十月的瑟瑟秋风,冷,还是冷。

我为什么要逃?是教室里真的太乱了吗?还是想逃避周语存在的现实。其实就算躲开了,现实也依然存在的,不是吗?

其实,其实在刚刚进教室听到那些议论的话语自己的心里就已经难受了;其实,其实在刚刚和孟浩晴说话时表情与话语中的平静都是努力装出来的,自己差点就有些控制不住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如韩少轩所说,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吗?

心中已经有两个声音在打架。

一个说:“当然已经喜欢上了,不然怎么会因为他有了女朋友那么难受。”

另一个说:“才不会。都跟他没说过几句话。都没有什么交集。”

“那么为什么那么失落。”

“也许只是因为因为你习惯了他的存在,就如同小时候陪伴自己多日的玩具被别人突然抢走而难受一样。这只是一种单纯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更不是爱。

最终,还是第二个声音占了上风。

是啊,也许只是因为习惯了他的存在,就如同小时候陪伴自己多日的玩具被别人突然抢走而难受一样。也许,韩少轩对自己也是这样吧。自己不过才14岁,只不过还是一个小孩子,又怎么会懂得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呢。自己真的还太小,太小。

“米莱,原来你在这儿啊。”韩少轩的话语打乱了米莱的思绪,转过头,发觉韩少轩已经来到自己身边。

“米莱,那天的事对不起。我有些太冲动了,口不择言,请你原谅。”韩少轩先开了口。

“哦,没事,我也有些冲动。不好听的,你也原谅。”一听韩少轩这么一说,米莱也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再见青春年少 - 第一章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