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聊的夺命飞车

难得天空如此的澄净,懒懒散散的飘着几朵白云。在郊区通往城市的公路上,一辆黑色法拉利在慢慢地开着。

突然,另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从后面追来。

“突突突……”

黑色法拉利中。

“少爷,那辆红色的车一直追着我们不放……”司机恭敬地对后座的少年说道。

“不管他们。”

可是红色法拉利似乎不识好歹的样子,一直与黑色法拉利并驾齐驱,还总保持着一个车头的优势。

“该死的,超过他们!”少年似乎不耐烦了。

“是。”司机好像也积蓄了许多不满,猛地一踩油门向前狂驶。

“呵呵,终于忍不住要比赛了吗?”红色法拉利的驾驶人轻笑了一声,一踩油门,向前飙去。

“妈妈啊……”副驾驶座上的一个少女:“他是谁啊?”

“谁?”

“……就是……那个车里的人。”

“不认识……”

……不认识你跟他比什么赛车啊……无聊的老妈……

“怎么开这么快,难道她也是飙车的?”一会儿后无聊的妈妈如是说。

妈妈啊,没事你跟别人比什么赛车啊?

还好这里是郊区,没有什么人。

“我就不信赢不了你!~油瓶啊,拉好安全带。”说完猛踩油门,车就像脱离了弦的箭,朝前驶去。

干嘛有事没事叫人家油瓶啊……真是,怎么有这种老嫌女儿是拖油瓶的妈妈吗??

黑色和红色在路上,风驰电掣,不一会儿就开进了城市,前面依稀可见一扇镶金的豪华大门。

喔喔……可爱的智高,我来了……

两辆车齐刷刷的停在了门口。

真是的……忘记妈妈刚才惹了别人了,他也是智高的吗?……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呜呜!

“油瓶要好好学习啊,妈妈走了。……”

妈妈开心的朝我一招手,驾着车子绝尘而去。

怎么又叫我油瓶啊?不过现在我可没时间去想这些了,刚才被妈妈得罪的人……老天保佑啊,那个人一定不能是小心眼啊,要是像我一样宽容大度的话……

花痴雅莉

我尽量低着头朝校门走去。

“喂--你!”

有人从身后叫住了我……

我慢慢地转身……

“你……您好啊……”微笑、面对……

“我认识你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的才对啊……

“我也不认识你的……”

“找死吗?……干嘛没事找我飙车?!”

找你的人不是我啊……干嘛往我头上算账啊……多委屈。

“……”我能说什么啊……

“干嘛做这么委屈的样子?”

“……”呜呜……

“下次再敢这样……你就死定了!”

“很……抱歉……”

“该死的。”

明明要走了的,干嘛在经过我的时候还特意骂脏话啊……真是的。

不过……嗬嗬嗬……要上学去了,真高兴啊!o

七拐……八弯……知日就是大啊,连从大门绕到教学楼都得花一刻钟。

“天哪天哪!!是黄圣贤啊!!圣贤我好想你啊啊啊!!”

……真是的,明明还有好几十米的路,就听见了我那花痴死党雅莉的尖叫声……黄圣贤是谁啊?怎么激动成这样?窘rz……

低调点吧,……我低着头想要混进教室……在心里默念着:“别叫我别叫我。”

“静妍啊……!这儿,这!……!!”雅莉张开双臂朝我喊……呜呜……如来你没听到我的呼唤吗?

……等、等……那个--刚才的那个人……那个臭小子,怎么也在……??而且……也随着雅莉的叫声……向我看来……

呜呜……好想哭啊……

“怎么又是你?……”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的……

“……是有点巧……”

“不情愿吗?!”

“……很高兴的……呵呵……”好尴尬……

“白痴!”

“静妍啊你和圣贤认识吗?”

雅莉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没看见有一个人现在很不爽吗?……

“我和你熟吗?”转身……恶狠狠地瞪着她……

这小子怎么对每个人都这么不理不睬的样子啊……

“嗯……”雅莉……睁大着她的眼睛……竟然在朝黄圣贤放电……雅莉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真替她捏了一把汗啊……

“谁允许你叫我圣贤的……!!找死吗?”

“……呃……”被瞪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雅莉……

“喂!……你。”什么时候又改瞪我了?……“给我小心点!”

这是在警告吗?我会小心的……

目送他走后,雅莉拉着我……走进班级旁的一个小花园……

“静妍你和圣贤很熟吗?”

……刚才是谁因为直接叫人家的名字,被瞪了的?……居然还不死心……

“静妍那……你知道我很喜欢圣贤的……”

……人家好像今天才刚来的,就喜欢上了吗?……

“不过如果你们互相喜欢彼此的话……我可以让步的……呜呜。”

什么跟什么啊……感觉我好像抢了你老公似的--b……

“我不认识他的。”

“!!嗯??”雅莉突然瞪大了眼睛,“你不认识他……?”

“嗯,今天早上才刚碰见。”这下你满意了吧……

“可是他好像对你很感兴趣的样子……黄圣贤他很少对一个女生这样的。”

……这次终于叫全名了,怎么听都觉得比较舒服……

“雅莉你怎么认识他的?”这家伙是今天才来的学校,雅莉怎么就认识了……而且好像全校的人都认识,见了他就给他让出一条路,好嚣张的……

“你是初三才来的知日,当然不知道。黄圣贤……)右上……他从幼儿园就一直在知日读书了。”

……好夸张啊……难怪,雅莉她是从小学就开始到知日读书了,她以前和我说过……

“而且你不知道的,黄圣贤……他是知日集团未来的董事长……”

人家是董事长,你激动什么啊……的确挺夸张的……真没想到他家居然那么有钱……忘记他早上也是开法拉利的……

“传说中……只适合当最高领导人的黄圣贤是所有知日女性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家可比你家有钱有权呢……静妍。”

干嘛没事说这个啊……不过,知日集团的确比紫之帝国--强大。

“他小学上完后,就去了加拿大。因为要熟悉怎么接管家里的事,前不久老董事长宣布退休,现在知日的董事长是他爸爸……他前不久也刚回国。

难怪以前没见过他。

“静妍你喜欢他吗?”

“没事我喜欢他干什么?”……以为我是你吗?一见人家长得帅就恨不得以身相许……

“……这我就放心了,如果静妍你也喜欢他……那我就真的没戏了……”

……什么意思?……

“上学去吧!”-

现在才想起上学……

真是怀疑这家伙,她爸爸真的是本市的市长吗……应该很聪明的才对啊……怎么脑子里就想着帅哥??……汗……她爸爸一定很伤心的。

该死的爱情故事

第一节是音乐课。

“同学们好!”

“老--师--好--!”

“请坐。”老师和风细雨。

旁边的雅丽……咦?她在看谁?……十分认真的,好像在看黄圣贤……“今天我们要欣赏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序曲》。分别由第一主题、第二主题、副部主题、发展部和再现部。

第一主题引子由木管乐器轻奏出缓慢、安详的和弦,营造出虚无缥缈的神秘意境。接着,小提琴用跳弓奏出轻盈、灵巧的主题,活灵活现地描绘出仙王、仙后率领小精灵在月光下跳舞的快乐情景。

第二主题,辉煌的主题,表现了仙王、仙后雍容、神气的形象。接着,两个主题交织在一起,把尽情欢乐的情绪推向高潮。

副部主题,优美的爱情主题不是插入木管、铜管的跳跃音型,是乐曲更显风趣。该主题经多次反复发展后,出现了欢快舞蹈性的新主题。

展开部:以第一主题为素材作多次的变化,进一步刻画了虚幻神奇的境界。

再现部:又一次把人们带进虚幻莫测的意境,在宁静的气愤中终曲。

现在我们来欣赏。”说完,音乐声响起。

真是好曲子……雅莉她装着“我在看风景”的样子,目光却落在窗边黄圣贤那一桌……只是--雅莉眼睛的焦点……好像不在黄圣贤身上啊……好像……在他旁边的那个男生身上……

那个男生不会也是今天才转学来的吧……不认识……--

b……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吗?……黄圣贤看在妈妈得罪过你的份上……大度的紫静妍就为你默哀一秒钟吧……

……我用胳膊肘儿顶了顶雅莉……糟了,顶的地方有些暧昧……

“袭胸!”雅莉那丫头猛地回过神来……双手抱胸……恶狠狠地瞪着我……

……你有胸吗……质疑自己最好的朋友……真是罪过啊……

“干什么?胸了我也不道歉……还敢质疑我没胸……??”

“……!……”雅莉啊……,用词妥当些吧……

“这个‘胸’字啊,是名词作动词,也可以看作是名词的意动用法,解释为‘以胸击之’。我厉害吧!文言文学得好就是没办法!!右上。”

这世上居然有比我还要自恋的人……失策!……

再说了,即使是词类活用,“胸”解释为“以胸击之”,我也不是以胸击你啊……是“以肘击胸。”

……真是的,干嘛跟着她想这些啊……怪猥琐的!……

“静妍你说黄圣贤旁边的那个男生……是不是很漂亮?”

“向右-向右……”哪有说男生长得漂亮的……b……不过果然,这人移情别恋了……

“他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呢!”……某人两眼泛着爱心说……b……

“……!……”不知前不久谁和我说她喜欢黄圣贤的……

“你干嘛那副表情?!……向左-向左”

我什么表情了……

“别装了,你想什么我都知道!”她气腾腾的靠在椅背上。

“……”我怎么比窦娥还冤啊。

“混蛋紫静妍,反正我就是喜欢那小子了!”

……你喜欢谁我又没拦你……干嘛骂我混蛋啊……

……怪伤心的……

不过现在我可没时间去想这些了,待会儿的才艺表演,该我上场了。

每节音乐课老师都会特意留下一些时间给每个同学,才艺表演。今天轮到我了……

“你可小心点,待会儿弹钢琴别被她骂!”

也是……这个音乐老师平常和和气气,可是一提到音乐就像斗鸡一样,管你是谁她都敢骂……唉,待会儿可别被骂啊……

音乐声完了,轮到我上场了……豁出去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臭雅莉,干嘛把我说得要去赴死似的……?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钢琴旁。

“叮叮咚咚……”

我弹的是《爱情故事》,它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了!!幸福~~

“停停停!!”音乐老师扯大嗓门。

我弹得好好的你叫什么啊……?又没有弹错……怪委屈的……

“紫静妍你弹的是什么?《爱情故事》吗?”

“是的!”

“《爱情故事》?……姓紫的你谈过恋爱吗?”

干嘛叫我“姓紫的”啊?紫静妍多好听?!……再说了我有没有谈过恋爱关你什么事啊?老师不是应该阻止学生交往吗?她怎么好像很希望我之前谈过恋爱的样子?……

“没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爱情的味道?那种甜蜜的感觉你又如何能够从指间流出?你现在所谈的不过是最普通的声音,没有意思的感情!!”

“”老师啊……

“紫静妍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以后要是在这样亵渎音乐就别来上音乐课了!”

“是的……老师。”

我尴尬的眼神在偌大的音乐教室巡视一周,其他人都汗颜的看着我,用向右这个表情……雅莉那丫头正一脸的愤怒,瞪着音乐老师,估计音乐老师再敢骂我,她就要冲上来扯音乐老师的头发了……而黄圣贤,和他旁边的那位,一个是一脸的玩味,一个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那个雅莉暗恋的某男……竟然在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我……b……

“好了,下课!”音乐老师转身走进音乐器室。

所有的同学从我身边走过,黄圣贤和那小子走过我身边时,竟然还冷笑一声……!。雅莉换了副表情慢悠悠地走到我身边。

“就知道你会被骂,知道惹我的下场了吧!”……一脸的嚣张那个样……好像是因为我惹她了才被音乐老师骂的……不知刚才是谁差点要冲上来揍音乐老师的……

我的好雅莉!

“哼哼……”瞧她那副别扭样……好像很不情愿的挽着我的手,带我走出了音乐教室。

是怕我被骂了难过吗?

可怕的语文老师

--语文课--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

语文老师走进教室。

周百万大人,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喜欢罚抄!只要默写有错别字的,一律罚抄一百遍。她手上有一本《罪恶的黑本》,雅号《死亡笔记》。凡有默写不过关者均能上其榜,上其榜则命不久矣!

曾有位学长计算过在她手里三年,罚抄超过百万遍……可怜……“百万姐”的雅号由此而来。

而我旁边的雅莉……--b……

“昨天默写的《李凭箜篌引》,‘十二门前融冷光’后面一句‘二十三丝动紫皇’,我跟你们说过了你们的前辈们就死在这句里,竟然还有人敢给我写成‘冻死人’的‘冻’!真是前仆后继啊!”

说着,她老人家煞有介事的瞅了雅莉一眼。

“甄雅莉,你家的箜篌声可以冻死人哦。”

“老师啊……”雅莉经受不起百万姐恐怖的微笑,怕怕的站起,低头说道:“对不起……”

周老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对不起是说了,别忘了我们的一百遍啊。”

“是……是的。”

……可怜的雅莉……

“可别像上次那样抄上来全是错的,一万遍也不是那么好抄的吧。”

“……是的……我知道。”

可怜的雅莉……不久前她默写的“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把“皓”写成了“浩”,因此而罚抄这句一百遍。谁知她抄上去后,发现每一遍的“腕”写成了“碗”……按规则,一句一百遍,一百句就是一万遍……

那次抄完之后,她一星期没来上课……说不仅手抽筋……还有严重的脑抽筋……

“坐下吧。”

“是。”雅莉胆战心惊的坐下,好像刚从鬼门关里走出来……

“下下周,我们要月考。范围是《李凭箜篌引》、《阿房宫赋》、《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和《梦游天姥吟留别》,屈原的《湘夫人》暂且别考。老规矩啊,默写一共20分,错一字一百遍。考完后我还会再小测一次,一字一千遍。”

班级的气氛突然紧张!

好恐怖的周百万啊!!

记得刚入学时,是高一。我们由于还不习惯她的教学方式,导致期中考默写一塌糊涂。考完后几乎每个人都要罚抄……上课认真听讲,一下课就拿出语文书疯狂的抄写……这么认真的学习,校长他老人家从我们班走过,笑得可开心了,我估计他睡觉肯定也在笑……

曾经有一个同学在狂抄的途中,突然大吼一声“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抄死!”

……!……

不过后来大家都爆发了……语文成绩在全校都是遥遥领先的,就连天才二班都跟不上……

“罪恶的小黑本,”周老大拿出她的《死亡笔记》:“会记录你们在高中的光荣事迹,到时候我再拿给你们的后辈们看,告诉他们前辈们是怎么死的。”说完得意地笑笑。

……好邪恶啊……

“好了,别愣着了,开始默写啊。”

全班埋头苦写。

豆浆爷爷

第二天

今天下午有高中部的篮球联赛……从昨天上午的音乐课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好高兴哦!

走出宿舍,穿过林荫道,再经过食堂……,走过中心大花园,就到了教学楼。

嗯嗯,肉松面包就是好吃!……太幸福了~~

“小姑娘。”

谁在叫我吗?我走看看右看看,发现食堂门口站着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正对我咪咪笑。

“爷爷你好嘻嘻……”有礼貌的问好,看我多乖……-

“你怎么光吃面包不喝豆浆那?”

“没关系的。”

“要喝吗?”

“什么?”

“豆浆。”

“不用了。”多好的爷爷啊,真感动。

“我去给你装一杯来。”

“不用了,爷爷。”怎么这么热心啊……还是微笑以对吧……

“你要甜的还是不甜的?”

“……”我都说不要了的,好不容易泛起的感动又没了……

“要加花生吗?”爷爷居然瞪大了眼睛……

“那个--爷爷啊,我们要早读了,我要走了。”

“早读不是早就取消了吗?”

好精明的爷爷啊……居然没被我骗到……那就用另一个借口好了。

“我要去收作业了,我是组长。”

“喝完豆浆在去啊。”爷爷走到了我的身旁,一把扯住了我的书包带子,生怕我走了似的……“而且一班不是没作业的吗?”

爷爷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啊?还知道我是一班的……

“其实我喜欢吃肉松面包不配豆浆的。”……这是真话。

“配上豆浆更好吃。”

这个爷爷怎么这么固执啊……呜呜。

“爷爷啊……我真的要去班级了。”

“我做的豆浆就这么难吃吗?呜呜……”

爷爷--他轻轻的放开了拽着我的书包的手。但听到了他哭的声音……!我却怎么也走不动了……

“爷……爷爷啊。”

“你以前都没喝过……怎么就认为我做的豆浆难吃呢……?其实很好喝的啊。”

爷爷他居然还像模像样地抹了两把泪……

“爷爷,你去给我弄一杯吧。”这么老的人哭可不好呢,要是哭出什么事……不就是我的罪过吗……

“不要,你是可怜我才要喝的。”

“我很想喝的……爷爷求您给我一杯吧……”

“那--好吧。”爷爷高兴的“咻”的消失在食堂门口……

现在该我哭了……一喝豆浆就上吐下泻的我……竟然去求别人给我喝豆浆……呜呜~~等等!刚才爷爷转过去的时候……我怎么觉得他是在笑呢??他不是才在抹眼泪吗……

呜呜……我被骗了……

好狡诈的爷爷啊……

那爷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了杯包装精致的豆浆,站回我的面前……还一脸“我不情愿”……的样子。

爷爷啊,……现在做这个表情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我拿起去跳海的勇气……一口喝完豆浆……爷爷笑得好开心……

……算了,当我日行一善吧……

“爷爷……那我走了。”

“嗯,嗯!去吧!”

我两脚抹油……咻的……逃进了中心大花园……肚子好难受啊……

呜呜……我要死了吗?……全身上下开始冒虚汗……~额头上的虚汗就像下大雨一般,头也开始晕了……

妈妈啊……你可爱的女儿……不能再孝顺你了……你也不用再老嫌我,拖油瓶儿了

……呜呜……妈妈啊“紫静妍!”

是谁在叫我……?好像有人抱起我……

……这个怀抱好温暖啊……要是死在这个怀抱里……也挺幸福的……只是,这个怀抱是谁的呢……要是让我看一眼……多好啊。

不行了……那个什么奈何桥的……我来了……孟婆汤给我准备好啊……我要忘了拖油瓶的厄运……

可恶的妈妈

“静妍啊……妈妈以后不再嫌你拖油瓶了……”

“家长,病人需要休息的。”

“嗯,哦……护士你出去吧,呜呜……”

“应该是你出去,这样会吵到病人休息的。”

“在不吵醒她,她就要死了……”

……有这么……咒女儿死的妈妈吗……?

“家长,麻烦你先出去……好吗?”

护士……好不容易挤出‘好吗’这两个字……真是难为她了……

“我想再看看静妍,不然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妈妈……我没死啊……你不要总这么咒我好不好……肯定是又嫌我拖油瓶了……还说不嫌弃我的……

“喂你先出去!”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看我女儿不行吗……”

再不醒……她们就要打起来了……

“妈妈……”

“静妍!”妈妈放下紧拽护士衣袍的手扑向我,一把抓住我的手:“静妍你怎么没死啊?”

妈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好像巴不得我死似的……好伤心啊……

“呜呜……我的油瓶儿,妈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就喝了一瓶豆浆而已嘛……

“……还说不嫌我拖油瓶了的!……”

“想怎么拖就怎么拖吧……反正都拖这么久了……突然没了,反而不习惯……”

……原来是这样……

“你怎么又去喝豆浆啊……不是就五岁那次之后,再也不敢碰了吗?”

豆-浆--

那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爷爷……还有那个送我到医院的人……

“对了妈妈,你知道是谁送我到医院的吗?”

“……谁…谁啊……?”妈妈转身问护士:“护士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医生知道吧!”护士看向我:“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看护士挺有礼貌的,我微笑着朝她点点头:“谢谢您了。”

“不客气。”

看那护士轻轻地带上门出去后,妈妈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瞪我:“她是谁啊?对她比对你老妈还好?”

“……妈妈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不是壶,是油瓶儿!”妈妈没好气地瞟了我一眼,走到门边开门出去了……

都说不嫌我拖油瓶了的,这个臭妈妈……还乱吃飞醋,说几句就出去了……她不是去找那护士决斗去了吧!……

呜呜……妈妈啊,你可千万不要去啊……女儿是爱你的,呜呜……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可别去踢人家医院的馆啊……

桃顺儿

有一群人围着一个穿着病服的女孩儿走进来,我的室友是她吗?

“桃顺儿最近还好吗?”

对面病床边围了好多人啊……我这边一个人也没有……妈妈也不知道去哪儿踢馆去了…--b…

……不知道能不能回去看球赛……

好想回去看球赛啊……我陷入了沉思……

早上把我送到医院来的人到底是谁呢……雅莉那丫头怎么没打电话给我?难道她还不知道我进医院了……?有点儿伤心……她肯定又去追帅哥去了,整天的追帅哥……132的IQ真是浪费了。

“你在想什么?”

那个叫桃顺儿的女孩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床前,刚才的那群人已经不见了。

她的眼睛大大的,鼻子挺俊俏,樱桃小口儿,好漂亮。像一个SD娃娃。可是为什么要叫桃顺儿那?紫静妍多好听!。

看我又发呆,桃顺儿拿手在我面前晃晃:“你在想什么呢?”

“……刚才那些人呢?”成功扯题……

“他们回去了,还要上课呢。”

“哦--”

“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别扭啊……感觉是在监狱里的对话啊……

犯人甲:你怎么进来的?

犯人乙:盗窃豆浆罪。

“我是因为吃错了东西。你呢?”

“白血病。”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可是她却一脸随便的样子……心理承受能力好强啊!……

“我这儿有他们刚送过来的极品豆浆,你要喝吗?”

豆浆也有极品之分!?“不喝了。”

“你是在嫌弃我吗?”“当然不是……其实我是因为喝了豆浆才进医院的。”

“是这样啊……你家没钱买豆浆吗?”她一脸真诚的问。

什么跟什么啊?我家没钱买豆浆我还会因为喝豆浆进医院嘛?

“因为没钱买豆浆所以喝了劣质豆浆……”

你是什么都能联系起来吗?!肯定是你自己因为经常买劣质豆浆都喝出白血病了……

……真是,我怎么能这样说白血病患者呢……!罪过啊……

“这是绝品豆浆,没关系的。”

她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我看起来有那么穷吗?

“不是的,我天生对豆浆过敏,只要一喝就得住院。”

“哦……”她又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那你为什么还要喝?想要住院了吗?”

我疯了吗?想什么不好偏要想住院?!难道得了白血病的人……思维和普通人都不一样?

“我上学的时候遇到一个老爷爷,硬要我喝他的豆浆,还说什么我是因为嫌弃他的豆浆难喝才拒绝的……我就只好喝了。”看我都善良……把自己都送进医院了……

“原来是这样。”

“喂那丫头!”妈妈一脚踹开医院的门,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你和豆浆离我女儿远点!”

妈妈啊,医院的门不经踹,会被踢坏的,要赔的!

“你是谁啊?!”桃顺儿似乎没听懂妈妈的话,疯狂的回瞪着妈妈……

刚才妈妈在的时候桃顺儿不在……所以她们还互相不认识……

“我是静妍的妈妈。”

“……原来是阿姨啊……”桃顺儿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女人的表情真是善变啊……“阿姨你喝豆浆吗?~”

“你不知道我女儿不喝豆浆的吗?”妈妈走到我床边,把袋子放到我床头的柜子上。

“知道啊。”

“那为什么还给我豆浆?”

我不喝豆浆和妈妈你有什么关系啊?

“所以我也不喝豆浆。”

妈妈你这是什么逻辑啊……要从遗传学的角度看吗?

“那这样啊……静妍我先睡了,拜拜。”说完跳进被窝里再也没动一下……

是真的睡着了吗?……可怜的孩子,被妈妈吓得……

“换衣服,待会儿自己去吃午饭。”

“我可以出院了?”

“嗯,妈妈还有事,油瓶儿接下来的事就要靠你自己了。”

怎么总把油瓶儿挂在嘴边啊……怪伤心的……

看着妈妈喜笑颜开的走到门口。

“妈妈你是要去相亲吧。”

“你怎么知道?啊!”

……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

“呵呵……是要去见你黄叔叔。”

“……”鸡皮疙瘩掉满地了……才认识几天啊,就“你黄叔叔黄叔叔”的叫了……

不过……看着妈妈快乐的背影……祝福你吧,妈妈。

“静妍啊。”桃顺儿钻出了被窝。

--你不是睡着了吗?原来真的是假装的。“什么事?”

“你要走了?”

“嗯。”舍不得我吗?呵呵……魅力真是大啊……

“你妈妈好漂亮啊。”

“嗯。”

“你也是,长得比我还好看……”

“……”嫉妒了吗?

“她是要去相亲吗?”

“嗯。”换衣服喽……呵呵……

“……我好想碧盛啊。”

“嗯……?”

必胜?必胜客吗?

“你想吃必胜客吗?”

“什么?”

“你不是在叫必胜吗?”

“上学去吧。”

什么跟什么啊?

“我去给你买吧。”

“买什么?”

“必胜客啊。”

“上学去吧。”

……难得我这么好心的……

“那我走了。”还得回去看篮球联赛呢。

……雅莉那丫头……怎么还没打电话给我呢……

“嗯,去吧。”

“我以后来看你,拜拜……”

走出医院……知日……我来了~~呵呵

莫名其妙的怀孕事件

校门已经关了,只有传达室的门开着。校长大人正站在里面……(知日的高层领导总在无聊的时候干这种事,为的是能抓住几个迟到的人唠叨几句……!据我的猜测是这样……

我走进传达室……

大门关了后,只有通过传达室才能进校。

“校长好。”

“是静妍啊。”校长上下打量我几眼……:“你不是请假了吗?”

“病好了就来了。”

“哦--”用这种表情向右打量我几眼……

我有什么好看的啊……真是……

“那……校长我走了。”

“嗯。”和蔼可亲的点点头……

他怎么不训斥我几句?!怀着侥幸心理……我快速走到门口……

“静妍啊。”

……校长你到底有什么事啊?……微笑、以对……!

“静妍啊……你是不是在和何铭世交往啊?”

校长你在说什么啊?……何铭世是谁?

“何铭世是谁啊?”

“静妍你不用紧张的,何铭世可是集团的董事的儿子呢。”

集团?……知日集团?……

不过校长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何铭世是谁的儿子关我什么事?……

“静妍啊,你也知道,知日其实是很民主的。像你这种一班的学生,如果交往的话学校是不会干涉的。”

……校长大人……一脸真诚的望着我……

……

到底是怎么回事……

“校长好。”校长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是谁和我一样迟到了?这校长怎么还眉开眼笑呢??

难道我以前的推断是错误的?校长亲自到这里蹲点守候是为了鼓励迟到的人的??

……

“是铭世啊。”

“……校长有什么事?”

“你早上是给静妍请假吗?”

“是有什么事?”

原来这人就是何铭世啊……声音蛮好听的……

“早上是你送我到医院的吗?”

“你是谁?”那家伙皱着眉盯我…

啊……我记起来了!那个在音乐课上幸灾乐祸的人……!!

“铭世你们不是在交往吗?右上”

“她是谁?”何铭世指着我的鼻尖问校长……干嘛不问我啊?指着我的鼻子……害我都快要打喷嚏了。

……不过他刚才好像问过了,是我没回答……

“你们不用装的,学校不反对你们交往。”

这校长八成是认为我们在演戏……装作互不认识……-

“不反对?……?”何铭世收回了他的指头。

终于收回指头了……

“对啊。”校长的眼睛突然变得雪亮,“只要不做出格的事就好。”

“……不出格……怀孕……?”

“怀孕……!!”校长的目光突然锁定我,再往下停留在我的肚子上,“静妍你怀孕了?”

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好端端的我就怀孕了?!…

不对不对……我没怀孕!!真是被他们搞晕了……

“校长我没怀孕的。”

“你今天早上不是肚子痛?”何铭世转头继续皱眉不爽的盯着我……

说不认识我怎么知道我肚子痛?做了好事干嘛不承认啊……以为自己是活雷锋吗?

“肚子……”校长仍呈痴呆状,口中喃喃而出这两个音节……

现在提这么敏感的词干吗啊……何铭世你是想害死我吗?

“我先走了。”他不理会我的猛瞪,居然跟没事人一样走出了传达室……

没事搞大我肚子……不对,是没是把我的肚子搞大……不对不对,是没是玷污我的清白……不是这么说的,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反正就是惹了事就逃,怎么可以这样……!!

“校长我也走了。”

“静妍啊……,怀孕时不行的……”

……怎么感觉校长是要哭出来了呢……

搞大我肚子的那个臭小子……不是这么说的……晕了晕了,真是太阳从中间出来了……

“校长我没有怀孕。”

说完,我飞也似的逃开了。第一节语文课……

走到小竹林,前面两个高大的身影在向前移动着……对了,右边那个就是不会用语气词的李世民……李铭世……

“前面的”我快速的跑过去,“李铭世!”

前面的两人齐刷刷的转过身来盯着我,那个不会用语气词的家伙,脸上写了两个大大的“不爽”,开口问我:“……谁是李铭世?”

“你啊,李铭世。”我在离他们三米远的地方停住了,男女生是要保持距离的,看我多乖……

“何、铭、世!”

“哦……原来是何铭世啊,真是抱歉了……那个,早上是你送我到医院的吗?”

“我说了不是!”

“不是你怎么会知道我肚子痛?”

“……我看你在路边死了”何铭世旁边的那家伙开口了……是妈妈得罪的那个人……怎么又遇见他了?

“谁说我死在路边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走吧。”那人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带着何铭世转身走了。

“等等!黄贤圣!”

那两人又齐刷刷的转过身来……糟了,名字又念错了……

“那个……黄圣贤啊……”其实黄贤圣更好听不是吗?

“你找死吗?!”黄圣贤恶狠狠的瞪着我……

“早上是你救了我?”

“……”终于收回了他恶狠狠的表情,“!我以为你死了。”

……能不能不把“死”挂在嘴边啊……好像巴不得我死的样子,和妈妈一样……怪伤心的。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了。”

“想报答??”

……你想干什么?……

“现在,消失!”

“我要去上语文课啊,让一让。”我挤开他们,朝小路出口跑去,然后……躲在一边偷听他们讲话……不是偷听,是不小心听见了……是的。

“你不是还在担心那丫头?”这何铭世讲话怎么不带语气词……不会用吗?晕……

“不想见。”

接下来就是沉默……

黄圣贤他担心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对,是猫哭耗子,嗯,没错!

在记仇啊,因为他叫我以后小心点。

……昨天还认为自己大度来着……

又惹上了他

--语文课--

小测纸发下来了,……这张不是我们组的啊,字迹好俊秀啊……全对……这家伙默写的不错啊。

有一个字写错了!好棒让我抓到了,哈哈~!!

“老师啊~~。”我兴奋地举起手,招来老师,“这个人有一个字写错了你没找出来!”

“哦?谁啊?”老师接过我手上的纸,看了一下,“是写错了一个字,‘梳晓鬟也’的‘鬟’写错了。……黄圣贤……”

……嗯?那张是黄圣贤的?!

我慢吞吞地看向黄圣贤那边……全班都在看……老师走到黄圣贤桌前……

“这句要抄一百遍。”

“……”恐怖的黄圣贤,就这样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上辈子是做错什么事了啊……怎么老惹这个恶魔……

“静妍你怎么老是惹黄圣贤啊?”

雅莉已经知道了昨天早上妈妈和黄圣贤赛车的事……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啊……呜呜

这节语文课,就这样……在煎熬中度过……

“叮铃啷当~~”欢快的下课铃声响了,我拿起美术书,不顾雅莉的叫喊,飞也似的逃出教室冲向美术教室……

……命途多舛……

……可怜的油瓶儿……

雅莉的天才画技

--美术课上--

“今天请大家自己画想画的画。有你们自己交流,老师会回避的。”

说完,老师就闪了。

我小心地朝黄圣贤那桌瞄去,发现何铭世正在看着窗外发呆,而黄圣贤……正埋头苦抄……一百遍,估计人生是第一次吧……呜呜,被我遇到了……

咦?雅莉在画什么?我小心的凑过去……是在画人啊,眉毛才刚画出来,这人想谁呢……

“啊--!”雅莉瞪大了眼睛:“静妍你干嘛偷看我的画??!!”

“……”我哪有偷看啊,明明是光明正大的……

“--哼!我得躲着你。”说着,雅莉拿着她的画板,跑到离我很远的一个角落里去了……

……算了算了,像她这种重色轻友的人,一看就知道在画自己暗恋的某男……!

唉,要干什么呢……,我小心地掏出MP4。听我最爱的《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是李镇学长推荐我听的,李镇学长最喜欢听这首歌了,只是我已经快三年没见到他了……我最崇拜的镇学长,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因为回家是迷路了,那还是在清远市。

妈妈因为有事耽搁了,放学我等不到她就自己回家,谁知迷了路,走到李镇学长家。学长他正穿着跆拳道道服在自家庭院休息。六年级就已经是黑带的镇学长一直是我最最崇拜的人。只是到初二时,真学长突然全家搬到新加坡,我和妈妈也搬到了现在的知日市,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

学长他不仅学习好,还会骑马、剑术、跆拳道、钢琴,他唱歌也很好听,以前经常给我唱歌听……呜呜,镇学长,我好想你。

昨天弹钢琴的时候,我心里想着镇学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总是晃过黄圣贤的身影,心情烦躁所以才会没有感情……但是--崇拜是一种爱吗?

很迷茫--

“紫静妍。”

谁--谁在叫我?我缓缓的转头……

黄圣贤手里拿着抄写本,气势煞煞地站在我身后。

……你要……做什么……

“50遍,我已经抄好了,剩下的你抄。”

“……为--为什么?”50遍啊,我的手会断掉的……自从高一刚入学那次罚抄过一次,我后来就从没有被罚抄过……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老师发现--!”他露出一副想打人的表情,“该死的,放学之前给我,不然你就死定了。”

说完,他转身消失在美术教室门口……

……呜呜,你就是这样对待伤员的吗?我早上刚从医院出来啊……不过抄就抄吧,捡回了一条小命也挺好……

咦?雅莉什么时候和何铭世坐在一桌了?她还拿着刚才那幅肖像画跟何铭世一起欣赏……不让我看,居然让何铭世看……

难怪今天早上我住院了她都没有打电话给我,原来是追何铭世去了,还有肯定是何铭世告诉她我在医院死不了,所以她才不在意的……该死的何铭世,竟然在一天之内就把我的雅莉拐走了……呜呜~~

不行,我得去看看她画的是什么↖右上……偷偷的靠近……靠近……要看到了!!

“你在做什么?”

谁?谁在讲话?我缓缓的抬头……何铭世和雅莉一脸警觉地看着我……

“呃……铅笔掉了,在找铅笔呢。……呵呵”

“铅笔掉了?铅笔掉了为什么盯着我们?应该是看着地面才对。”……不会用语气词的何铭世。……那么警觉做什么?

“静妍你不是没有带铅笔吗?”

“……雅莉啊……那个……”呜呜,怎么能骗得过雅莉呢……唉,自愧不如……该怎么脱身噶……郁闷。

“静妍你是想看我画的画吧。”雅莉拿起她手上的画板递给我,“咯,你看。”

紫之甜蜜 - 第一章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