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被下药的酒

皇枫世家坐落在繁闹的A市中心,是全市最顶尖的五星级酒店,此时装饰豪华气派的五楼会场里正在举办一场上流社会的奢侈盛宴。

会场之内华灯已上,闪烁的彩灯照映在身穿短裙服饰殷勤地为客人倒水添茶的女服务员,还有餐桌上那色香俱全的山珍海味上,更显得这场盛宴的非凡。

会场外边那条两边摆满鲜艳蝴蝶兰的走廊上,一袭白裙的清丽女子,白皙的玉指夹着装了红色液体的高脚透明玻璃杯,悠然浅酌,举手投足间散发的淡然优雅,娇艳的红唇在酒红的液体映衬下,更是无声息的诱人心魄,只是水润的双眸泛起几丝清冷却是清晰可见。

“欧阳小姐,包厢里有人找您。”

清冷抬眸间,充满懒意的目光悠悠飘向不远处的眼熟身影,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将杯中所剩不多的液体一饮而尽,随意将空酒杯放回托盘,随即踩着步子高傲离开。

喷着五彩水花的泉边,如王般高贵的男子安谧的站立,中长的碎发,白皙的皮肤,漂亮的五官犹如刀刻的一般,长眉如剑,双眸入星,鼻如悬胆,薄唇微微上挑,扬起一抹慵懒的笑意。

白色衬衣裁剪合身,黑长裤紧贴修长的双腿,深色大衣搭配浅色围巾,更显得他充满男性的魅力,幽深的眸光落在眼角那一抹掠过的白影上,唇角微微勾起不可闻的弧度,黑眸含笑注视着徐徐步来的女子。

夜色旖旎,清风袅袅拂过,飘飘的长发被风掠过,俏丽的鼻尖忧郁地凸显出她心底那一抹孤傲,细长的黑睫毛下那双水灵灵的蓝眼睛不乏深邃,白色的纱裙像随风起舞的蝴蝶,玻璃鞋发出清脆的声音。

唇角始终噙着一抹冷冽的笑意,男子的目光在她身上缓缓移动,本以为她朝着自己走来,未想她竟连个足迹也没留下,越过他直接进了会场。

直到白色的倩影消失不见,墨黑的眸子闪过一道异光,薄唇勾着让人看不懂的浅笑。

“冷少怎么不进去坐坐?”

今晚盛会的举办者,夏家主人前来,看到他独自站在那里,眉心蹙起。

淡淡的收回目光,他沉默不语,只是微微颔首,便随着进去,刚跨进大门,垂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美女谁啊?果真是天生尤物,此女只应天上有呀,美,美得勾魂儿!”

“她呀?”一人挨近了咬耳朵的回答,“冰山美人,云氏继承人,好像叫什么岚。”

“这女人高傲得很,刚才几个上去搭讪的都被一脚踢飞了,你还是别去惹她,遭罪。”

慵懒的掀眼,黑眸倒映着不远处白色的袅娜身影,刀削的唇角勾起一抹讥笑,冷夜不以为意推开包厢的门。

那声音虽低,却是不偏不倚的落在另一间包厢门前的欧阳岚耳里,不屑的勾起冷笑,随即推门进去。

包厢的门再次打开,玻璃鞋稳稳落在白色地板上,向上是一张沉郁之色的漂亮脸蛋,抬首间,酒会还是那般热闹,只是她的心情却在下雨。迷离的眼神只在瞬间,随着很大的一声“砰”,门扇得严实。

放眼场内锦衣玉服的绅士名媛,冰冷的心依旧在嘲笑,那步子的声音犹如地狱传来的般,阴森刺骨,纤长的指尖触碰冰凉的杯身,呆坐在无人的角落里独自灌下闷酒,她不喜欢华丽的光彩,因为相对于此刻的闪耀华灯,昏暗的柔和之光光更符合她心里的阴雨绵绵。

陈姓男人路过,目光正好抓住迷恋的身影,幽幽退了几步,当下起了色心,招呼打领结的男服务员过来,在耳边附和了几句,只见男服务迟疑了下点头,接过一包药粉,背光以迅速不及掩耳的速度放在一杯仅有的红酒里,然后若无其事的朝着欧阳岚走去。

“等等!”

身子一怔,男服务反应迟钝的停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夏家主人背对自己将手伸到一杯野莓龙舌兰和那杯红酒,端起,头也不抬的挥手示意他退下。

想要婉言阻止,可转念一想,这些人他个个得罪不起,还是趁着没被看清长相,连忙假装镇定的离开,然而没过多久,就听到酒会主人的声音响起。

“这款新出的夏日红不错,要不要尝尝?”

疾行的脚步愣是顿住,像结了冰挪不开,迟缓的回身,眼神呆滞的望着那杯用来献殷勤的酒男服务惊恐的眸子放大,却始终只看得见背影的男人抬起修长漂亮的手,接过那杯红酒……

心眼提到嗓子上,忐忑不安的心疯狂的跳,怔怔看着男人喝了下去,身心颤抖,迈开失去知觉的双腿慌忙朝着等候消息的陈姓男人走去。

低声言语完毕,皱眉转头原本坐在那里的两个男人不见了,不知是谁那么幸运中奖,陈姓男人眉色转松,抱着侥幸心理,警告一番,然后示意他先离开。

阴鹜的看着神色慌张走出大门的影子,陈姓男人四处张望无果,自然也就不当回事,侧头瞥见角落里妖娆妩媚的无声诱人,不死心的过去搭讪。

“美女一个人吗?本少爷来陪你喝!”一脸的淫笑,陈姓男人即刻将魔爪伸了过去。

本就够烦闷的了,这群男人还真是色心不改,欧阳岚连眼皮也懒得掀起,起身换个位置坐下,精明的双眸一扫而过,清声叫住路过的酒侍,“给我一杯香叶!”

“酒喝多伤身,您还是少喝些。”想必又是为情所伤,酒侍泛起了同情,好心劝道,却是依言递过来一杯香叶。

“人家喝多少跟你哪门子事?滚滚滚!”

不耐烦的碎口骂着,伸手偏生抢去递过来的顶级红酒,赶着酒侍离开,然后背对着众人在酒里加了点料,轻轻晃了晃,这才传到欧阳岚手里。

酒杯到了手里,欧阳岚微微低头,娇嫩的红唇悠然凑近倾斜的液体,轻抿一口,紧接着豪爽的干完,华丽倒杯,一滴不剩,漂亮的指尖又接过另一杯,同样利落干完,丝毫没有察觉异样。

陈姓男人端着鸡尾酒,视线飘到还在灌酒的摄人心魄的姿态,淫邪的眯眼,唇角勾着得意的阴笑。

豪门无爱:错上冷妻 - 第001章 被下药的酒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