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凌晨三点,空荡的客厅里,秦昭阳孤身一人坐在沙发里,紧抿着双唇眼也不眨的盯着正实时播报的新闻频道,双眉紧蹙。

他一直握在手心里的手机因为长时间的使用而在发烫,他却似毫无所觉,停顿片刻便又开始反复的拨打那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那机械冰冷的女声从未让秦昭阳觉得如此绝望。

“今日晚上10点,K市发生了7.0级大地震,距离事发时间已经过去了5个小时,死亡人数已经增加到了2568人……”

盯着屏幕上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秦昭阳眼睛酸得都有些发疼。他颤着手,又按到手机里那串熟悉的号码上,反复拨打。

依然还是一串忙音,那清冽的“嘟嘟嘟”声就像是一把刀割在他的心尖,疼得他后背都汗湿了一片。

就在这时,座机铃声大作,他接起,从那端传来一个分外焦急的声音,“昭阳。”

“恩。”他刚开口,才发现自己已经低哑到几乎发不出声来,他轻轻的咳了一声,也顾不得依然粗噶难听的声音,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那边顿了顿,立刻补充:“我知道你在等所以先打个电话来通知你一声,你别着急,晓晨的信息已经发过去了,现在正在努力确认。你先去睡一觉,大概明天早上就会有消息了。”

明天早上?

他的声音低沉的近乎可怕,“我等不及了,我必须立刻知道她的消息。”

“昭阳,进入K市的交通已经瘫痪了,通讯信号也没有。你再耐心等一等好不好……”

那端的话音未落,他已经站起身,利落的拿过搁在沙发椅背上的大衣,“你不会知道那个人对我而言,有多重要。”

说完,他不再多言,直接挂了电话,步履匆忙的往外走去。

秦昭阳在临近K市的L市下的飞机,刚到机场来接应的人就已经派了车直接送他进入K市。

K市的交通要道已经堵塞,救援的官兵已经徒步行进,车辆在逼近K市的入口时已经完全无法进入。

他一夜没睡,此刻双眸已经通红。可就是这样,他还是不停的再打着电话联系着正在参与K市地震救灾的苏辰澈。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整整12个小时,可是依然还是没有她的消息。

失望以及恐惧漫无边际的将他淹没,他看着车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片刻,还是勉力的镇定了心神。“还没有结果吗?”

“抱歉,秦少爷。”副驾上的人关切的看了他一眼,“目前并没有苏小姐的任何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他已经面色铁青,可还是暗自按捺住自己的情绪,等着前方的道路疏通。

就这段等待的时间,他的手机一直不停的响着,他握在手心里只安静的听着广播上的实时报道,不相关的号码直接掐断。

副驾上的人已经有些看不过去了,看着前面拥堵着的车辆,还是提醒道:“秦少爷,要不要先吃点东西?秦总……”

“有消息了吗?”他打断他的话,一双眸子沉得像是一口古井,看似毫无波澜,却深不可测。

副驾上的人一愣,多余的话也不再多说,转过身去继续打电话。

他只觉得自己无时无刻不是紧绷着神经,心里那根弦已经脆弱不堪,只要是一点点不好的消息,就能立刻让它彻底崩断。

广播电流的“沙沙”声就像是倒计时一般,车内的气氛沉闷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手指绕过去解开最上方的两粒纽扣,随意的敞开了衬衫,这才觉得似乎好了一些。

周围目力所及的就是一片灰暗,因为地震此刻还下着雨,整个世界都像是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罩衫,连带着空气里都有着细碎的尘埃。

此刻余震不断,或轻微的或震感明显的,他却似一无所觉,一双眸子里竟是血色,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在他的心越来越沉,即将沉进底端最深处时,副驾上的人突然转过身来。

“秦少爷!”他颤着声音,有些不敢置信,“有苏小姐的消息了,可是……”他顿住,抿了抿唇,很艰难地说道:“可是情况并不乐观。”

秦昭阳就在听见“不乐观”三个字的时候,心猛然坠入了大海,瞬间筋疲力尽,连再多问一句的勇气也没有,愕然的呆坐在了原地。

就在这时,余震猛然强烈了起来,连带着这方土地都摇摇晃晃。

车前方的吊坠猛地摇晃起来发出碰撞声,即使隔着一层车窗都能听见外面此起彼伏的叫尖叫声。

秦昭阳的一双眸子却是沉到了极致,这场余震里,他心慌意乱得不能自己。

那个人,怎么就能让他手足无措至此。

竹马镶青梅 - 楔子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