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的命,很不好

圣星王朝,霖炎城!

这是一座尤为繁华的城池,白天车水马龙,人流如川。夜晚歌舞升平,灯红酒绿。再加上霖炎城的地理位置比较靠近帝都,这更是令此城昌盛繁荣。

初春将至,本是万物复苏。

可霖炎城却是迎来了初春前的最后一场大雪。

漫天飞舞的雪花仿若洁白的鸿羽,纷腾于霖炎城的各个角落。银装素裹,白皑皑的一片。那瑟瑟的寒风,如若鬼怪咆哮。冰冷的寒风就像是刀子般刮在脸上生疼。

风雪交加的夜晚,偌大的街道空荡荡的,异常幽静。

可就在这时,一道狼狈不堪的人影正在地面上缓慢的挪动。

只见那人竟是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挪动的方式却是以四肢的关节在地面爬行。

厚厚的积雪层中,在他的身后被拖出了一条条长长的拖痕。洁白的冰雪,被殷红的鲜血染出了一片刺眼的色彩。

这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相貌清秀俊朗的少年。

五官英挺,轮廓坚毅,一双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涌动着无尽的怒火和仇恨。那是一种源自于灵魂的愤怒,出自于骨子里的仇恨。

少年的面容苍白如纸,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嘴角不断的有鲜血淌出,血滴还未落到雪地中,就已经是结成了红色的冰晶。

他体内的经脉骨骼断碎了大半,就连手筋脚筋也被人挑断。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仇?

会将一个人置害到如此地步?

“楚痕哥哥……”

蓦地,一道充满了焦急慌张的清脆声音掺杂着寒风袭来。

下一瞬间,一个娇柔的倩影直接是扑倒在少年的面前,这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唇红齿白,肌肤如雪,一双大眼睛噙满泪水的看着眼前的落魄少年。

“楚痕哥哥,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柳骁那个该死的混蛋,我叶瑶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望着少女焦急而又愤怒的样子,少年的嘴唇微微触动了两下,眼神中涌出几分复杂。

少年名叫楚痕,为‘少宗学院’的四大天才之一。

少宗是霖炎城规模最大的‘少年学府’,所谓的少年学府,是专门为弱冠之年的小辈传授启蒙武学的地方。

等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少年学府的学员将会参加离院考核,并踏进高等武府。从而真正意义上的踏上武道一途。

再有三个月,楚痕就要参加高等武府的考核了。

据说今年前来霖炎城招收学员的还是赫赫有名的帝都五大高等学院之一的‘帝风武府’。原本作为少宗四大天才之一的楚痕,要进入帝风武府,几乎没有半点困难。

可没想到,不测风云竟是没有任何预兆的降临在楚痕的身上。

……

今天傍晚时分,楚痕同平常一样,练完必备修行功课之后,准备回去休息。

但这时他却是接到一封信件,信上的内容是要其前往学院南边的‘枫挽亭’一会。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楚痕并未多想,直接动身前往。

可等他到达枫挽亭,见到的并非信中人,而是另外一个长相柔弱的少女。

还不待楚痕向对方询问其中的缘故,那个柔弱的少女竟是将她自己的衣裙扯碎了,并且抱住楚痕大喊救命。

楚痕措不及防,尚且来不及争辩。

一伙人随之出现,而这伙人为首的那位不是别人,正是少宗四大天才之首的柳家大少爷,柳骁。

看着柳骁那戏谑的得意笑容和哭的梨花带雨的柔弱少女,以及周边一个个愤怒的眼神……楚痕明白自己被陷害了。

这是一个无比的低劣简单招式,但‘人证物证’俱在,令楚痕掉进黄河也洗不清。

紧跟着,更为残酷的打击接踵而至。

四大天才之首的柳骁二话不说就对楚痕出手。

柳骁有着开脉境七阶的修为,而楚痕只有六阶。再加上前者拥有‘狮力武体’的血脉界限。更何况遭此陷害的楚痕心神大乱,不仅很快就败于柳骁之手。尔后更是被震碎了人体九条主要武脉,还被挑断了手筋脚筋。

……

这对于意气风发的天才来说,简直就是个惨无人道的毁灭性打击。

事后,柳骁声名大噪,被霖炎城众人表以称赞。

而楚痕却是被逐出了少宗学院,并承受着比死还痛苦的磨难。

……

“楚痕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我们叶家有很多的灵丹妙药……”叶瑶的泪水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转,她试着扶起楚痕。

可是手脚筋脉都被废掉的楚痕,根本就起不来。

叶瑶已经被急哭了,连忙朝着一个方向大声喊道,“姐姐,楚痕哥哥在这边,你们快点过来啊!”

“沙沙……”

脚步踩在积雪中发出的声音由远至近的传来,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女朝着这边走来。少女披着一件白色的貂裘大衣,乌黑的长发,五官精巧,尽显贵族气质。

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五个气势凌厉的守卫。

“姐姐,你快点救救楚痕哥哥……”叶瑶的眼中泛着一丝光亮。

气质高贵的少女轻轻的叹了口气,随之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小瑶,把这个给他服下,可以缓解伤痛。”

“好,好……”

叶瑶连忙接过小瓶,从里面倒出几粒浑圆的褐色药丸,并送到楚痕的嘴边,“楚痕哥哥,快把它吃了。”

然,楚痕却是丝毫不予理会对方,一双深邃的眼神,尽显冰冷的直视着气质高贵的少女。

叶瑶被楚痕的样子吓了一跳,在她的印象里,楚痕从来都不曾对姐姐流露过这种眼神。

气质高贵的少女淡然的望着对方,平静的说道,“楚痕,我知道你是一时糊涂,以后希望你能改过自新,好好的当个普通人。”

此言一出,叶瑶却是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她,“姐姐,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你知道楚痕哥哥的为人,他是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气质高贵的少女的神情依旧淡漠,“这些已经不再重要了。”

“呵呵……”楚痕突然间笑了,却是一种不屑的冷笑,其嘴唇微微触动,声音冰寒如刀,“叶悠大小姐,陷害我之事,也有你一份功劳吧!”

什么?

“怎么可能?”叶瑶忍不住的脱口而出,“楚痕哥哥,你不能冤枉姐姐,姐姐是不会害你的……”

楚痕的眼神仍旧冰冷,尖锐的如同屋檐下的冰锥。

“叶悠大小姐,约我去枫挽亭的那封信是你写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楚痕哥哥,你肯定弄错了,那绝对是有人冒充姐姐的笔迹写的那封信……”

叶瑶急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在少宗学院,她最依赖的人是姐姐,最崇拜的人是楚痕。叶瑶的心里,早就把楚痕当作自己未来的姐夫了。

可眼前的这种情况,令她由衷的感到害怕。

楚痕的双眼有些猩红,这是怒,绝对的怒,冰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悠那张美丽的脸庞。

“信是别人伪造的,我可以相信。但是柳骁他们陷害我的时候,你叶悠也在枫挽亭……你人可以隐藏,但是身上佩带的薰花荷包香味出卖了你。你藏在暗处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柳骁废掉经脉,你还敢说你跟此事没关系?”

楚痕几乎是吼出来的,如同野兽咆哮。

旁边的叶瑶被吓蒙了,无力的跪倒在冰冷的雪地中。

叶悠的眼眸闪过一丝淡淡的情绪波动,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她再看向楚痕的眼神中,隐隐的多出了几分可怜,这种可怜,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孙贵族看待路边的乞丐一样。

而这种眼神,更像是一柄尖刀直入楚痕的心脏。

他多么希望听到叶悠争辩几句,他多么希望叶悠为她自己辩解,辩解那不过是柳骁的阴谋,她没有参与这件事,是楚痕误会她了。

但是,叶悠没有这样做。

她根本就不用解释,因为没有这种必要。她是叶家的大小姐,也是少宗四大天才之一。此刻的楚痕,在叶悠眼里,同王孙贵族眼中的乞丐没什么不同。

两人的差距如此之大,又何须解释?

“念在以往相识一场的情分上,我会派人去通知将军府的人过来找你……”

叶悠淡漠的语气中,尽显傲然。

楚痕上下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喉咙滚动,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你好自为之吧!”

叶悠柳眉轻蹙,当即没有再多看楚痕一眼,转身即走。

一旁的叶瑶连忙慌乱的喊道,“不,姐姐,不能把楚痕哥哥丢在这里,他会没命的……”

“叶瑶小姐,我会立刻通知将军府的人来找他,你不必担心。”

不待叶瑶把话说完,两个护卫却是强行将其带走。

而在临走之际,其中一个护卫以极度厌恶鄙夷的目光蔑视着楚痕,“哼,你还当自己是少宗学院的四大天才之一呢?残废样的东西,也敢诋毁我家小姐,我呸!”

护卫一口啐在地上,接着不屑的转身离开。

叶悠一行人很快消失在夜幕中,叶瑶的哭闹声也逐渐的隐匿。

楚痕的眼神愈发尖锐。

……

临近叶家的大门。

叶悠突然间慢下了脚步,并示意几个护卫带着叶瑶先进去。

“咻!”

当剩下叶悠一人的时候,一道年轻的身影随之出现在其身后不远处。

“嘿嘿,恭喜叶悠大小姐摆脱了那个残废。”

轻浮的笑声令叶悠不由的蹙起了眉头,“柳骁,你来就是说这些风凉话的?”

这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少宗的天才之首,柳骁。修长的身材,意气风发,英武的眉宇间尽显张狂傲然。

“嘿嘿,叶悠大小姐,我替你摆平了楚痕,你不给我点奖励?”

“我没有让你废掉他的修为。”叶悠冷冷的说道。

“但是你也没有阻止,这就表示你并不反对我这样做。”柳骁脸上泛起玩味的笑容。

叶悠眼神微冷,不再理会对方,转身即走。

紧接着,柳骁再次说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三个月之后的‘帝风武府’考核盛典,就在你叶悠大小姐的生辰宴会上举办。这下你可满意?”

叶悠的脚步稍稍停顿了一下,面色也缓和了不少,接着独自回到了家门。

“嘿嘿。”柳骁得意的笑了一声,旋即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

雪越下越大,寒风冰冷彻骨。

还是那条街,还是那个少年。

只不过之前他身后的那条痕迹,早已被厚厚的冰雪所掩埋。

楚痕移动的速度越来越慢,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低。那俊秀的面孔,已然是有些泛青,原本那疼痛无比的四肢和身躯,变的麻木,感受不到半点知觉。

突然间,一道修长的身影却是走到了楚痕的面前。

楚痕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温和的中年男子的面孔。

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男子的相貌谈不上英俊,但看上去令人感觉非常的舒服,尤为的顺眼。淡雅从容的气质从眉宇间流露。

男子目光如池水般平静的望着前方的少年,嘴唇微动,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你的命,很不好。”

你的命,很不好……

这听上去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仿佛就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

楚痕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两下,却是没有理会对方,更没有向对方求救,而是倔强的撑着残躯爬开。

筋疲力竭的楚痕,只觉自己的身体有着万斤重。

仅仅只爬了两米不到,他就因为力竭而倒在地上。楚痕艰难的反转过身,任由那冰凉的雪花落在脸上。

意识越来越模糊,楚痕缓缓的闭上双眼。

“柳骁,若我楚痕今日不死,来日必定要你全家,满门,哀伤……”

武极神王 - 第一章 你的命,很不好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