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麻药剂量正常,病人已无知觉,陈院长,可以开始手术了。”

全封闭消毒的手术室里,站在好几位穿着淡蓝色消毒服的医生,还有几位助手正紧紧的盯着手术室里的各种仪器。手术台上躺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瘦弱少女,脸色苍白,半裸着上身,身上胸口各处插着不少导管,连接着心电各种仪器。

有一瞬间,那心电仪器上的波动突然消失,转而成了一条直线。

守着仪器的助手吓了一跳,正打算告知院长,又瞧见仪器上的波动慢慢恢复过来,他忍不住眨了眨眼,怀疑刚才是不是看错了。

被叫做陈院长的男子拿起手术刀,顺着左心房紫药水画下的线处划了上去。

手术刀划开皮肤的一刹那,手术台上的少女身子猛地一缩,面上全是痛苦之意。

顾衾觉得身体好疼,头也疼,有无数不属于她的,杂乱无章的记忆疯狂的涌进脑中,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动弹不了。慢慢的那些记忆成为她脑海中的一部分,疼痛缓解,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她听见身边传来杂乱的声音。

陈院长被吓了一跳,手术刀也拿了起来,少女胸口处被划破,鲜血溢出,陈院长看向旁边一个年轻些的男子,“不是说病人已经没知觉了吗?你怎么打的麻药?”

年轻医生慌乱不已,“院长,病人方才的确是没知觉了,我还用针扎过,病人完全没有反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院长,是不是麻醉剂量没给到位?”旁边另外一名医生忍不住问道。

年轻的麻醉医生立刻否决,“不可能的,我刚才试过了,病人完全没有知觉的。”

陈院长皱了下眉头,“加大麻醉剂量,你们明知这次的手术有多重要,万一破开心房取心脏的时候这病人挣扎起来,不小心弄坏了心脏怎么办!全省的RH阴型血就她的心脏最合适,另外一个病人还等着用她的心脏!你们可都小心些,别把事情办砸了。”

年轻的麻醉医生张了张嘴巴,又闭上了,只能怜悯的看了一眼手术台上的少女。他也知道自己目前的行为是犯法的,可是能如何,对方给出的条件太诱人了,连院长都亲自主刀,况且这少女的父亲都签了字的……

心脏移植手术都是一些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人才会需要移植,心脏的来源也非常的少,现在的心脏来源都是脑死亡供者。可是这少女她还是活生生的,就这么被推进手术室,然后由他打上麻药,甚至在打麻药的时候这少女还抖着身子问他,“医生,捐肾手术真的不会有危险的对吧?可是我还是好怕。”

他没有回答,因为麻药被推进了少女的身体里,不过短短的几秒她便昏厥了过去。

麻醉医生叹息了一声,又取过一管麻醉剂走到少女身边,打算再给她补上一针,针尖已经刺入皮肤,麻醉医生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不可置信的对上病床上少女黑碌碌的双眼。

少女水润黑亮的双眼看着他,目光又慢慢移到已经刺入皮肤的针尖上,少女抬头慢慢张开嘴巴,一字一顿的道,“你,想,做,何?”

少女因为缺水显的沙哑的声音在安静的手术室中响起,一时之间,手术室中的医生和助手们如同见鬼了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病床上睁开双眼的少女。

周围的医生和助手们面面相觑,一时也不敢上前。

顾衾慢慢坐起身子,看着那样式奇怪的,上头粗下头一根细细的针一样的东西还扎在她的体内,忍不住皱了下眉头,伸手把东西给拔了出来。等瞧见上半身赤裸的时候,顾衾脸色都变了,恶狠狠的瞪了周围的人群一眼,把身下浅蓝色跟麻布一样的东西裹在了身上。

她知道眼前这些人是大夫,可骨子里还是不愿将自己的躶体暴露在这些人眼中。况且——就算知道自己身死成了几千年后的一个少女,也知道了少女所有的事情,知道了这个时代的特色,知道了许许多多和几千年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对她来说,还是太神奇,也太匪夷所思了,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何现在的女病人能够把身子给男大夫看。

周围的医生终于反应过来,陈院长脸色大变,“拦着她,不许她出去了!”

顾衾看向这叫嚷的中年男子,神色紧绷。

距离顾衾最近的麻醉医生已经反应了过来,伸手就想抓住她,顾衾顺势将手中握着的那个叫针筒的东西刺进了年轻医生的手臂上,大拇指顺势一按,里头的透明药剂全部输进了年轻医生体内。

年轻医生瞪大眼看着顾衾,神色渐渐松散,身子也瘫软下来,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顾衾攥着身上的麻布,转身跳下手术台朝着大门跑去,她身子还是有些发软,脚步有些踉跄,身后传来中年男子惊慌的声音,“快拦着她,不许她出来了,她要是出去了,我们全都完了!”

顾衾咬牙,捐肾手术?她已从少女的记忆中知道捐肾是怎么回事,也知道肾脏在哪个位置了,可为何受伤的地方却在胸口?左心房心脏的位置?

周围的医生和助手们反应过来,也知道院长说的都是事实,这少女要是跑了出来,只怕他们所有人都要完蛋了。

顾衾已经冲到了手术室大门边上了,眼看着手指就要握上门把,肩膀突然被人抓住,一个大力,她就被人扯了回去。

顾衾咬牙,她知道若是被这些人抓住,才获得的新生便要终止。身子再没力气,她也要反抗,奋力跳起,一个回身踢腿,一脚踢在了身后抓着她的那人颈子上的要害处。如今力气有限,这一脚也要不了这人的命,却足够让这人昏死过去了。

陈院长更加慌张了,“快……快抓住她!”

顾衾觉得身上越来越软,看着围过来的几人,知道这会儿要是再跑不出来,只怕待会她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咬牙奋力朝着房门跑去,顾衾的手掌终于握住了门把,脑中很自然的浮现出这房门开启的方法,手把一拧,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可是身后的几人也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臂。

顾衾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奋力朝前一撞,房门被撞开,她整个人扑倒在手术室的走廊外,身后抓着她的那几人也因为惯性冲了出来扑倒在她的身上。

这里是心外科手术室,一整排连着二十来间手术室。而这医院又是最大的三甲医院,全天手术室都是满的,外面的走廊自然坐着不少等待病人的家属。

这些病人多数都是心脏有些问题,需要搭桥,或者做心脏闭合手术之类的,此刻家属都是在走廊上坐立不安。

听见这边的响动,家属们朝着这边张望过来,看着一个裹着着淡蓝色手术室消毒床单的少女扑倒在地上,身上还压着几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一时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凑热闹是人类的天性,不少人都起身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陈院长跟着走了出来,脸色有些发白。好几个家属都认识陈院长,毕竟心脏病不是立刻能治疗好的病,需要多次来医院,所以认识医院的院长也是正常,有人说道,“这不是陈院长吗?这什么情况?”

“难道这姑娘是病人?好大的福气,竟然能让院长亲自主刀。”

陈院长压下心中的慌乱,一步步走到少女面前,跟周围的家属道歉,“抱歉,惊到大家了,这姑娘有些激动,不肯做手术,我先让医生带她回手术室安抚下,就不打扰大家的。”

顾衾脑子昏昏沉沉,听见陈院长的话咬紧舌根,手指动了几下,一股极为细弱的气流顺着她的手指进入体内,脑子瞬间清醒多了。只是——顾衾疑惑的想着,为何她能够看见那柔和光亮的元气?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顾衾等到肩膀被人握住时奋力一个翻身,把身上的几人都给踢到在地,顺势把陈院长给踢开了,厌恶道,“别碰我!”

周围的家属越发疑惑了,这姑娘看着活力十足,一点不也像是个心脏病人的样子。

一个青年方才正在玩手机,这会儿见有热闹可瞧,悄悄的打开了手机摄像功能。

顾衾看着有些狼狈,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脏乱不已,脸色苍白,她紧紧的攥着胸口的布料,看着周围的病人,水润的眸子渐渐泛起泪光,“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没有心脏病,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们告诉我是捐肾手术的,给我打了麻药,可是麻药无效,我醒了过来,发现他们正打算给做开胸手术……”

[古穿今]玄学称霸现代 - 第1章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