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安朋

安朋睁开眼睛。

“这是哪里?我不是死了吗……”

他摇晃着脑袋,缓缓从床上坐起来,迷惘地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忽然,脑海涌现出一段记忆。

“原来我穿越了,成为异世界武道宗派太玄门的内门弟子……”

安朋自言自语着,意识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他刚要站起,然而,身体却软绵绵地跌坐回床上,有种虚弱无力的感觉。

“警告,主人,你的身体长期受损,器官衰竭,血脉淤塞,而且正在恶化中,需要赶快救治。”

忽然,一个没有情绪的电子合成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来。

“嗯?”安朋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惊喜之色,“量子,你也穿越过来了,还和我融为一体?”

量子是量子生物智脑的简称,穿越前安朋耗费毕生研究成功,但是就在功成之时,实验室突然发生爆炸,安朋和刚出生的量子就此命归西天。

“是的,主人。”量子的回答很简洁。

“你刚才说我情况不好,是什么原因?”安朋惊喜过后,脸色随即变得郑重起来。

好不容易在异世界拥有重活一次的机会,可不能马上就挂啊。

“量子扫描过主人的新身体,判定为中毒,时间已经有半年。”量子道。

“中毒?”

安朋脸色一变,他已经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以前的安朋,只是以为自己得了无名绝症,身体莫名变得虚弱,武道修为也一再衰落,最终不治身亡。

不过以前的安朋身为武者,懂得一些药理,如果是长期中毒,怎么会觉察不出来?

“主人,你中的毒是合毒,所以之前无法察觉。”量子说道。

“合毒?”安朋一愣。

“就是几种毒药的混合,如果分开来,每一种都对身体无害,但是综合起来,就变成剧毒,而且发作十分隐秘,以你现在记忆里所知道的手段,很难发现。”量子说道。

怪不得之前的安朋也不断求医问药,却始终找不到原因……

安朋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毒素是不会无缘无故跑到人体内的,就算是误服,也不可能恰好就服下合毒。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暗害他!

安朋在记忆里检索一圈,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当然,这具身体衰弱之极,连带着精神也变得萎靡不振,很多以前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这世界主修武道,中毒之前,我是太玄门的天之骄子,十六岁便修炼至武道三重,晋级最年轻的内门弟子,甚至跟太玄门主的女儿定下婚约,前途无量,可惜……”

想着中毒后,修为和地位一落千丈,尝尽人情冷暖,最终在默默无闻中死去,安朋忍不住叹息一声。

不过他既然穿越重生,又有量子在,一定要改变这种局面!

“安师兄在吗?”

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

“哪位?”安朋问道。

“安师兄,门主让我通知你,马上到东门广场去一趟。”那声音说道。

“门主找我?”安朋有些诧异,但还是应道,“我知道了,马上就去。”

声音离开了。

安朋自嘲地笑了笑,从他修为衰落以后,在太玄门里,几乎成了一个多余人,太玄门主什么时候居然想起他了?

虽然名义上,他还是太玄门主的女婿,但是中毒以后,太玄门主便再没提过婚约之事。

安朋站起身来,微微活动一下,感觉好过了一点。忽然,后腰传来硬梆梆的感觉,伸手一摸,却是一柄匕首。

这匕首叫做青刃,是安朋父亲临终前留给他的,不是普通兵器,而是一件灵器。安朋一直贴身珍藏,谁也没有告诉。

灵器是非常珍贵的宝物,在武者手里,可以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太玄门建派数百年,也不过只拥有三件灵器。

重新插好青刃,安朋出了房间。

不多时,他来到东门广场,只见广场上站着十数名弟子,正如同众星捧月般,围着一个神色傲然的少年说话。

至于门主李振阳,却是不见踪影。

陈千叶?

看见那被围在中心的少年,安朋眼皮一跳,下意识停住脚步。

陈千叶也是太玄门弟子,武道天赋颇高,很受器重,只是性情狭隘,为人阴狠。

一年前,竞争内门弟子,陈千叶输给安朋。

弟子之间,比武竞争,本来也不算什么,但是偏偏,陈千叶还喜欢安朋的未婚妻李梦涵,情场失意,比试又输掉,一来二去,便嫉恨上了安朋。

原来陈千叶不如安朋,倒还忍耐着,但是从安朋中毒,修为衰落之后,陈千叶便不断恶意挑衅,冷嘲热讽,甚至当众给安朋难堪。

两人的地位也发生变化,安朋失势,陈千叶却处于上升期,并且在不久前突破武道三重,晋级内门弟子,冉冉成为太玄门一颗瞩目的新星。

如果没有必要,安朋根本不想和陈千叶碰面,以免自取其辱,没想到这么不巧。

“呦,这不是安大天才吗,你怎么会来这里的,不是向来见到我都绕道走吗?”

陈千叶却是一眼看见他,阴阳怪气地道。

其他弟子配合地发出一阵哄笑,纷纷用怜悯或者幸灾乐祸的眼神看向安朋。

他们都是普通的外门弟子,取笑安朋,一方面可以讨好陈千叶,另一方面踩着过去遥不可及的天才弟子,心里也有种阴暗的爽感。

安朋也没生气,反而笑了笑:“是门主叫我到这里来的,说是有一群狗在表演杂技,我就来了。不过没看到狗,倒是看到了陈师兄你们,还真是巧了。”

众人不笑了,脸色冷下来。

“你骂谁是狗?”一个弟子怒气冲冲地道。

“哎,何必跟一个快要死的人一般见识。”

陈千叶挥手制止道,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安朋,你来得正好,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安朋淡淡地看着他。

“安朋,这几个月过得挺难受吧,处处被我刁难,却只能忍气吞声。其实我也不想总打击你,毕竟折辱弱者没什么意思,何况你好象也没多少日子了。”

陈千叶缓缓说道。

“你想说什么。”安朋道。

陈千叶道:“很简单,只要你答应解除和李梦涵的婚约,我以后就不折辱你。”

安朋没说话。

李梦涵就是太玄门主李振阳的女儿,安朋名义上的未婚妻。

陈千叶又道:“你心里清楚,你现在的状况,和梦涵师妹没有任何可能,又何必占着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不放,你解除婚约,我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她,这不论对你,对我,对她,都有好处。”

安朋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不是门主找我,而是你找我,因为担心我不来,所以才故意假传门主的命令吧?”

陈千叶嘿嘿一笑:“别管是谁找你,我就问你答不答应。”

安朋笑了笑:“我想有件事你没搞清楚,就算我和李梦涵的婚约名存实亡,那也是我和她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么说,你是不答应了?”陈千叶脸色阴沉下来,“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受到的侮辱就要升级了。”

他提起真气,一步步向着安朋走来。

安朋退后:“你要动手?这可不好玩,门规不允许弟子私斗。”

“不是私斗,是切磋。”陈千叶冷笑,提高了声音,“宗门虽然不允许私斗,但却鼓励同门切磋啊,是不是啊,各位师弟。”

“是啊,我们可以证明,陈师兄和安师兄是在友好切磋。”众人会意,齐声笑道。

“来来来,我们让出场地,让陈师兄和安师兄好好切磋。”

一个弟子使了个眼色。

其他弟子会意,立即分散开来,站在安朋身后,看似让出场地,实际上却是堵死退去的道路。

安朋叹了口气:“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早就不想耽误李大小姐了。”

陈千叶一愣。

“那你是答应了?”他停住脚步,忍不住讥讽道。

“可惜经过你一番威胁,事情就变味了。”安朋耸耸肩膀:“如果我答应,岂不是等于我怕了你,所以我经过刚才紧张地思考,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不退婚了。”

“你耍我?”陈千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安朋笑吟吟地道:“说实话,陈千叶,退不退婚我都无所谓,不过我就是不想让你得逞,尤其看见你窝火的样子,我心里就特别痛快。”

陈千叶咬牙切齿:“看来你今天是想爬着回去了。”

安朋道:“身为武者,我早就痛恨这样无力的人生,能和你轰轰烈烈打一架,死了也值了,不过陈千叶,你现在修为比我高,所以我用上匕首,你不介意吧?”

他说着,不经意抽出了腰间的青刃。

“随便你,滚过来受死!”陈千叶怒道。

安朋以前面对他的刁难,都是沉默以对,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牙尖嘴利,让他压制不住火气。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请接招。”

安朋大喝一声,向着陈千叶冲去,心里默念着:“量子,帮我催动青刃。”

“我可以帮你凝聚残余的真气,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只能发出一击。”量子道。

一击,够了……安朋目光一闪。

“就这衰样,还想和陈师兄决斗?”

旁观弟子看着他脚步蹒跚,速度缓慢,进攻毫无章法,无不相顾讥笑。

陈千叶冷笑,他虽然恼怒,但自然不会把安朋放在心上,心里兀自琢磨着等会该怎样折辱这家伙,让他答应退婚。

转眼,安朋便奔到他面前,感觉到体内真气凝聚,立即挥出青刃。

唰!一道无形刀气从青刃上发出,斩向陈千叶。

“这是……”

陈千叶脸色大变,急忙躲闪,却来不及了,登时被刀气劈中,惨叫着飞起,狠狠摔在数米之外。

武凌天下-流连往返 - 第一章 少年安朋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