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狂君

“灼阳大帝,你居然敢背叛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一声暴怒的嘶吼,陆玄猛地一按,身躯向上弹起,不过,才弹起不到三指,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刻,才发觉浑身疼痛,尤其是胸口,肋骨像是断了一般,一片灼热。

“快看,竟然醒了!”

“杜岩是晋武榜排行前一百的人物,真武学院都能排的上号,被他一掌打中,能这么快醒过来,你确定这家伙是你说的废物?”

“就算醒来又怎样,肯定不能继续比试了!”

“为了个女人进行没把握的比斗,死了也活该!”

……

耳边响起嘈杂的声音。

这是哪?我不应该和穹庐妖帝战斗吗?怎么会在这里?

他是陆玄,云海界威名赫赫的超级强者!

五帝一君,号称天下最强者,正是其中之一。

他不是六人中实力最强的,却是最有名的!

性格怪,秉性狂,被称为狂君。

说起他的一生,绝对是传奇的,二十岁拜入云海界第一宗门玄青宗,以他的天赋,想在外门崭露头角,十分困难,但却扬言百年内成为核心弟子,一度成为笑话。

正常修炼者千年内成为内门弟子就算快的,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只过了八十年,不但跨过了内门弟子行列,更是晋升为核心弟子,并将核心弟子第一人打下神坛,三招废掉。

更传奇的还在后面。

挑战传承万年的门规,逼得长老团无奈修改规则,一位长老当场气死!

对战玄青宗主,逼他认输,甘心情愿让位……结果,他不去做宗主,让天下第一大宗,没有宗主整整空了三百年!

徒步万里,悄悄潜入五大宗门,偷学秘籍,被五大宗门联合颁发追杀令,结果……屁事没有!

不到一千岁,位列天下六绝之一,功成名就,天下侧目,就在所有人认为他要开宗立派、安享成就的时候,却销声匿迹,去了人人谈之色变的万古星河!

不仅如此,还成为万年来第一个活着从里面出来的人!

这次,众人再次觉得他要歇一下,却突然宣布,挑战穹庐妖帝!

穹庐妖帝,天下无可争议的第一人,被封印万年,重回人间,六大宗门不到三个月全部沦陷,五帝都不是对手,相继拜服。

唯独他,不信邪,孤身迎战!

所有人都觉得他狂妄的没边了。

二人大战天机山,十天十夜,就在他用尽全身力量,刚把这位妖帝斩杀于剑下的时候,一柄长剑透胸而过,刺穿心房!

动手的正是最好的朋友,五帝之一的灼阳大帝!

此人与妖帝战斗,差点死亡,被逼下跪、受尽屈辱,才逃回性命,是自己给他从万古星河中带来的灵药,才得以恢复。

和妖帝比武,世人都觉得狂妄,实际上只有他知道,正是给这个好兄弟报仇!

结果却……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最信任的朋友,相处五百年来,为他曾深入不毛之地,三个月不吃不喝,只为寻找一株灵药,给他治伤……

不顾性命进入无忧之海,遭到灵兽围攻,身受七十二处伤痕,只为找寻龙骨草,帮他开拓气海,晋升更高层次……

他争夺五帝封号,自己走遍天下寻找宝物,甚至不惜耗费精血炼制圣兵,只为让他胜算更大,一举成名……

对他比亲兄弟还亲,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可恶,可恶!

陆玄捏紧手掌,眼中满是不甘。

嗯?不对,长剑刺中心脏,破坏身体,我不应该死了吗?怎么会醒过来?这又是哪里?

陆玄缓缓站了起来。

是个不大的擂台,前方站着一位十七、八岁的青年。

“不知死的东西,就这种实力也敢来黑市挑战?跪下认输,我可以不杀你!”

冷冷看过来,青年像是看着一只随手可以捏死的小狗。

“黑市?挑战?”

眉头一皱,陆玄脑中“轰!”的响动,一个记忆浮现出来。

良久才反应过来,一脸古怪:“我竟然……重生了?”

他这副身体的主人也叫陆玄,是真武学院低年级的一位普通学员,之所以来参加黑市比武,和别人说的一样……为了一个女人!

这人叫苏雅,和他同班,也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苏雅家境贫寒,这几年的学费,都由他帮忙垫付。

不过,他也是个孤儿,没有收入来源,有时为了挣一枚银币,冒险进入森林,几天几夜不睡,为了一分奖赏,甘心受人羞辱……

这次来黑市打拳,是因为苏雅马上过生日,想赢些钱,买一件她早已喜欢的礼物。

“为女人打拳,置自身于死地……”陆玄摇头。

也不知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傻还是呆,真武学院低年级,虽然已经成为高级武徒,距离武者,也只有一步之差,但无法感悟灵气,实力有限,贸然进入黑市,不是找死是什么?

“不来黑市,我也无法重生了!”

正是身体的原主人被眼前这位杜岩打的当场打死,这才有了自己附体重生。

“既然重生,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到害我的人,报仇雪恨!”

明白到底什么情况,陆玄心中的狂意泛起,深深怒吼。

前世,被人所害,今生让我重活,必定让你后悔、恐惧……

想到我,是一种梦魇!

听到名字,带着深深的恐惧!

看到我,生不如死!

“怎么,不跪?”见眼前这个家伙不理他的话语,反而陷入沉思,杜岩咧嘴一笑,脸色狰狞:“很好,你成功的惹怒了我,我会好好陪你玩玩,让你知道……什么叫自己作死!”

手臂伸出,眨眼功夫在空中变成三个虚影,空气“啪啪啪”的三声脆响。

“音爆脆鸣?”

“据说将肉身练到五声音爆的五响之境,就能晋级武者,他已经打出三声,难怪能进入晋武榜前一百,真够可怕的!”

“看来这小子要被活活打死了……三响武徒,一指厚的木板,也能一掌拍碎!”

……

看热闹的全都一惊。

音爆脆响是晋级武者的必经之路,在高级武徒中,都算得上拔尖。

武徒三级:低、中、高,突破武徒才是武者。

“武徒、武者?”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陆玄摇头,这种级别,离他已经很远,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前世是诸天大能,云海界最巅峰的存在,这种级别的蝼蚁,一口气就能吹死一片,哪有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

但现在重生了……连这种实力都没有,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躺下吧!”

展示出实力,享受完四周羡慕的赞扬,杜岩来到跟前,抬手拍了下来。

看这招的力量,真要砸下,不死也要扒层皮。

“滚!”

刚醒过来就遭到攻击,陆玄向后撤了一步,躲开攻击,双眼一眯,一道冷厉的光芒射出。

“你!”一招打空,杜岩正想继续攻击,看到这个眼神,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仿佛被猛虎盯上的白兔,强大的气息压迫下,手掌停在空中,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双腿发抖。

陆玄不管怎么说,都曾站在天地之巅,就算重生后修为弱了,心中的见识和本身气势,依旧不是他这样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小人物能够比拟的。

“可恶!”

片刻后,清醒过来,杜岩脸色黑的如同锅底,眼睛泛红。

在他眼中,这小子不过是被他一掌打昏的废物,可就这样一个废物,大喝一声,自己就害怕的后退了,传出去……以后怎么见人?威名何在?

“可恶,你别走!”

一声咆哮,这才发现,刚才愣神的功夫,少年已经走出了比试台。

“我要你死!”

凌空跳起,杜岩抓了过来,手掌还没来到跟前,就见对方再次面无表情的盯过来。

“比试双方有人走下擂台,比赛就结束了,另外一方不得动手,你难道要破坏黑市的规矩?”

“你……”

手掌悬在空中,杜岩肺快气炸。

他说的不错,黑市比试,一方走下擂台就算结束,另一方就算实力再强也不能继续追击,否则,就算坏了规矩,将要受黑市的惩罚。

他的实力尽管不弱,却是还不敢破坏规矩的。

“胜负结果还没出来,你敢不敢上台和我继续比斗?”

杜岩直勾勾盯过来。

“比斗?”陆玄摇了摇头:“你不配!”

说完不再理会对方,转身走了出去。

他说对方不配,听起来有些目空无人,狂妄至极,但如果按照前世身份的话,别说一个小小高级武徒,就算真武学院院长,真武王国的国王,都没资格,甚至给他提鞋都不配!

当然,杜岩并不知道这些,又不敢破坏黑市规矩,只觉得胸口发闷,一股怒火快要烧着:“很好,很好,陆玄是吧,我记住了,今天不比也行,十天后的低年级大赛,千万别遇到我,遇上……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九阳帝尊-常八九 - 第1章 狂君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