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风城

落风城位于大姜皇朝东南境域,遥望皇城,由于隶属姜国边境,靠近大周皇朝,所以商贸十分发达。是姜皇朝境内众多繁华城池中的一个。

苏府,号称落风城中第三大家族。姜皇朝疆域无边,以武立国,民风彪悍。而衍生其间的家族势力很大,必要时,是抵御外敌侵略的助力。所以姜国皇室对家族势力很是恩惠,而维系这些家族势力屹立不倒的,则是一代代武道天才。

苏府能从百年前默默无名的一个小家族,成长为如今落风城第三大势力,可见其实力。

此刻苏府的紫竹苑内,这里生机勃勃,小桥流水,远离苏府正堂,很是静谧。阳光照下来,撒下大片的光影。

一个少年对着苑内的池塘发呆。少年看着池塘中的倒影,眼睛充斥着难明的深邃。

少年眉目清秀,长相俊逸,身上有种与世无争的气质,让人感觉与之相处,应该会很舒服。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终于回过神,轻轻说了一句:“三年了,离开那个世界已整整三年,我很想回去,不知道你们还过的好吗。”少年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很大,照的他眯起了眼睛。

“对于片玄天大陆,没有丝毫的归属感,如果有可能,我一定要回去。”

少年名叫叶牧,三年前,从一颗蔚蓝的星球灵魂穿越而来。起初的惊奇与错愕,如今都已经渐渐平淡,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

在这片神奇的大陆生活了三年,如今,对于穿越这件事,似乎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少年叶牧手掌缓缓伸展开,看了一眼手中躺着的东西,眼睛隐隐攀上一抹恼怒。

叶牧五指修长,在他掌心,一个毫不起眼的破烂铜器映入眼帘。依稀可以看出是一尊小鼎,上面布满铜锈。

就是这个东西,是把他带到这片大陆的罪魁祸首。

确切地说,前世的叶牧正是被这个破烂不堪的铜鼎给砸死的。那时,这个小东西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直接贯穿了他的头颅,从而让他灵魂穿越,重生在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本来这也没什么,能够死里逃生,重活一次,感受感受异世风情,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可当叶牧与这个躯体的意识融合,顿时觉得火冒三丈。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竟然不能人道!

没错,不能亲近女色!

并非是这个身体缺少什么功能,或者那个东西天生有障碍,而是被这片大陆玄乎其玄的一种体质所影响。

这种体质有个十分响亮的名字,叫做至阳之体。听起来很唬人,不过却相当于前世的绝症一样。

听闻身怀至阳体质的人都难以活过二十岁。并且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承受非人的折磨。

这种折磨惨烈无比,发作时,体内犹如有万千虫蚁噬咬,又仿似九天玄火寸寸煅烧,传言这种体质的人大多最后是选择自裁而死。

而这种折磨,叶牧穿越而后,已经整整承受了三年。

不止如此,至阳之体一旦受到外部刺激,也极有可能发作,所以忌剧烈运动、忌兴奋、忌气愤。

试想,身为一个男人,于洞房花烛之时,突然至阳体质发作,这滋味,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我真恨不得把你摔碎了,磨成粉,然后撒到茅坑里。”叶牧咬牙切齿,然后想起至阳体质发作的隐患,又强行压下去这股邪火,不住轻抚着胸口。

“这个破烂玩意儿既然能带我穿越至此,没准也能带我穿越回去。”叶牧喃喃自语,狠狠睕了两眼手掌心的铜鼎,最后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它又收回了衣襟中。

这也是叶牧这三年没有将这个罪魁祸首丢弃的原因。

“至阳之体无法剧烈运动,也就无法修炼,在这个以武道修为为主的世界,我无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叶牧苦笑。

穿越的这三年,叶牧已经大致了解这个世界,他所接触的苏府里的青年俊杰动辄可以摘花飞叶,杀人于无形。要么则力有千钧,一拳可以轰碎半人高的青石。

炼体五重,临武九阶,逆转阴阳,武破成仙……这首歌谣连玄天大陆的垂髫孩童都会背上两句。

虽然叶牧接触到的也不过是炼体境界的武者,可那种神威也是令他难以想象。

“真不知道炼体之后的境界强者,会有怎样神鬼莫测的威能。”叶牧本来平静的眼眸有片刻的波动,不过随即就归于平静。

这些事情对他现在而言,犹如天堑鸿沟,抛开资质天赋不说,仅仅是第一道坎儿,他也难以逾越。

“牧公子。”

就在叶牧发呆的时候,一个声音却传入了他的耳朵,声音很悦耳。紧接着一个少女在他身边悄然站定。

少女脸上红扑扑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但笑容很灿烂,两只眼睛晶莹透亮,注视着叶牧。

“牧公子又在发呆了,连衫儿走到身边了都没发觉。”那名少女轻语了一句。

“呃……衫儿。”叶牧刚刚想得入神,倒真的没有看见这个女孩何时走到近前,不免尴尬一笑。

“牧公子,该吃饭啦……”那名叫做衫儿的少女开口说道。

“该吃饭啦?”叶牧随口说道。

“怎么了?”衫儿愣了一下。

“没什么,只是感觉混吃等死的日子竟然过的意外的快。”叶牧耸了耸肩膀。

身怀至阳体质的人难以活过二十岁,这是玄天大陆近乎人人知晓的事情,而现在的叶牧刚好十七岁,不能修武,不能近女色,说是混吃等死那也差不了多少。

“混吃等死也是死,奋发图强也是死,衫儿以后也会死,反正都会死。牧公子就别再感慨了。”衫儿展颜一笑,两个大眼睛眯成了两弯月牙。

衫儿笑得很有感染力,每天都很快乐,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让她不开心的。

叶牧看着衫儿无邪的脸颊,也是微微一笑。“衫儿,你说得好有道理。”

“还不是跟你学的?”衫儿皱了一下鼻子,有些狡黠地看着叶牧。这点倒是真的,叶牧除了每天容易发呆外,大部分时间都是有些不正经的。所以相处久了,这小丫头不免有样学样。

“咳咳……”叶牧干咳了两声。

“走啦,吃饭~牧少爷不饿,衫儿都快饿死了。”衫儿拽了拽叶牧的袖口,随即脚步轻移,推了推叶牧的腰背,叶牧也就顺势往前走去。

……

“好香啊!”

叶牧随着衫儿来到一处凉亭,正中间的石桌上摆放着几样小菜,一壶清酒。菜色精致诱人,让人食指大动。

叶牧用力吸了吸鼻子,不由得夸赞道:“衫儿的厨艺越来越高超了。”

被夸的衫儿也是腼腆的一笑。“哪有,快吃吧,放时间久了就不好吃了。”

“好吃……”

叶牧拿起筷子,将一颗酱汁丸子咬下去半个,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衫儿,你说,我这样一个没用的人,还要被人照顾日常生活,是不是有些可笑。”

衫儿怔了一下,急忙道:“怎么会呢,牧公子才不是没用的人。”

“我若不是无用之人,那世间就没有无用之人了。”叶牧想起前世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社会精英吧,而如今却因为体质被束缚在这里,混吃等死,实在是感到厌倦。

衫儿看到叶牧脸色郁郁,却更加着急。“家主每月给公子拨很多的银子,不少于府里的少爷们,但公子却不像他们去什么烟花之地,或酒楼什么的,公子已经很好了。”

“这就算很好了?”叶牧摇了摇头。并非是他不想寻欢作乐,只是有至阳体质的限制,他要是去什么烟花之地,恐怕第二天就被人抬着回来了。

不仅如此,他不能去那些风月场所,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并非是这苏府之人。

准确的说,他是这苏府的赘婿,俗称倒插门。

衫儿口中所说的家主,正是他未来的岳丈大人,也是这苏府的家主苏振南,如今这苏府的掌舵人。

花着岳父的钱去逛妓院,虽然清楚苏振南对他是完全放任的态度,可终归是不太好。

“牧公子每天在这紫竹苑中喂喂鱼,养养花,一看就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衫儿的表情很认真。

“我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叶牧看着衫儿一本正经的样子,好笑的指了指自己,感觉和这丫头聊天真的很有趣。

“对啊,很认真的对待自己所做的事,就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公子你每天很认真的喂鱼,很认真的养花,很认真的晒太阳。”

“小姐曾说,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一定是个强者,并非武道,生活也是一样。”衫儿语气非常肯定。

“小姐曾说,苏家的大小姐,苏小熙……”

叶牧在听到衫儿口中的小姐时候,不自觉的愣了一下,同时一个画面蓦然浮现脑海。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可是却犹如刻在识海,那是一张略显青雉却又倾城绝世的容颜。

叶牧注定难以活过二十岁,又不能习武,在这武道至上的世界不免受人鄙夷。按理说与之匹配的女子,应该也是有所缺陷,或者说丑陋无比,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苏小熙,这个名字在落风城中却如一轮娇阳,不管是容貌还是天赋都让人不敢仰望。

这历史悠久的古城中,无论大大小小的势力家族,都流传着一句话。

生女当如苏小熙!

玄天武帝 - 第一章 落风城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