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多久了

陶笛今天很开心。

因为,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纪绍庭特地推掉了公司的工作,从美国飞回来陪她参加朋友聚会。而她最好的闺蜜施心雨也从美国赶了回来陪她一起参加朋友聚会。

在酒吧里面,她被灌醉了,连怎么回家的都没印象了。

半夜她被胃痛折磨的醒了,下床踉跄着下楼。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仰头一饮而尽。胃里的灼痛,这才被缓解了几分。

“绍庭……绍庭……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爱你……”

寂静的夜里,这样暧昧而又饥渴的声音格外的突兀。

陶笛原本困的半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了眼睛。端着水杯的手指微微一颤,杯中透明的液体溅落到白皙的手背上。明明是温水,可她却感觉到了一股凉意从手背倏然传递到心脏那处。只因为刚才那饥渴又暧昧的声音来源是一楼的客房,而那暧昧的声音主人是她最熟悉的好闺蜜施心雨,是她的心雨……

推开客房的门,看见里面的画面,一阵阵的寒气扑面而来。顿时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了,按在壁灯开关面板上的指尖也在微微的颤抖。

床上正在颠鸾倒凤的男女被突然的光亮惊的动作定格了两秒,随即反应过来之后。施心雨惊叫了一声,慌忙扯过丝被盖在自己光裸的身体上。而男主角则是眸中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慌乱,随即蹙起眉头,像是对于这样的打扰很是不满。

陶笛觉得这样的画面很讽刺,两个她那么信任的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在她的家里,他们怎么可以做的出来?

她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只觉得自己的嗓音异常的沙哑,“怎么?我家什么时候变横店了?你们在这拍戏吗?”

施心雨羞涩的躲在纪绍庭的身后,原本侵染着汗水的脸颊酡红一片,紧张的解释,“小笛……你……”

她想要解释,可是眼前这样的画面,怎么解释也是多余的,她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陶笛把眸光移向男主角,恍惚中她竟看见那个曾经那个温柔体贴的绍庭眸底闪过一抹报复的快感。她黛眉蹙紧,嘴角的弧度悲凉了几分,眼底的嘲弄也更深了几分。她只沉声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的嗓音沙哑,还有一丝的哽咽,眼眶也微微的红了。却是努力的仰着小脸,倔强的看着他们。

纪绍庭深眸中闪过一丝波动,“小笛……”

话还未到嘴边,就被身后的施心雨打断,只听见她哽咽着,“绍庭,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们把一切都告诉小笛吧,我不想这样下去了。我真的……不想跟你偷偷摸摸的下去了。我们才是真心相爱的啊!”

这一瞬间,陶笛的耳畔犹如利剑射来。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心雨,有那么几秒,她恍惚的以为自己面前泫然欲泣的女人她根本就不认识。那是一张熟悉而又多么的陌生的面孔啊!

她重复,“多久了?”

纪绍庭的眸光再度闪动了一下,施心雨已经抢着回答,“半年多了,我们在一起半年多了……小笛……我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所以真的很抱歉……”

楼下的动静,惊动了楼上的张玲慧跟陶德宽。

两人匆忙下楼,看见客房里面的一幕后。

陶德宽当即就觉得眼前一黑,血压飙升,“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混账!”

张玲慧第一时间扶着陶德宽,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施心雨愧疚的道歉,“慧姨,叔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我跟绍庭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彼此都抵挡不了对彼此的吸引……我们半年前就在一起了……可我们不知道怎么跟小笛坦白,我们也不想伤害小笛……”

闻言,张玲慧竟叹息了一句,看了陶笛一眼后劝道,“小笛,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还是接受现实吧,成全他们吧。”

陶笛跟陶德宽都很诧异的看向张玲慧,张玲慧脸色微变,又补充了一句,“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这事已经发生了,不然还能怎么办?而且心雨的性子温柔端庄,相比而言更加适合绍庭……”

陶德宽怒道,“闭嘴!”

陶笛心底的悲凉又多了几分,唇角自嘲的勾起。看着母亲淡定的模样,再看母亲熟悉的面孔,她按捺住心底的所有波涛汹涌。如果不是她跟母亲有几分相似的面容,连她自己都要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了。其实她的脾气并不好,却很奇怪在遭遇到这种狗血的事情时,她居然没有当场失控。伪装和倔强,现在是支撑着她的唯一信念了。她不想自己太狼狈,不想把伤口给大家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抛出了一句,“曾经我把真心喂了两只狗!”

说完,转身挺直脊背离开!

身后陶德宽愤怒的咆哮,“滚!都给我滚!”

许是太愤怒了,陶德宽狠狠的甩开张玲慧,大步上楼,却不料脚步不稳,从楼梯处摔了下来。脚踝处崴伤,动弹不得。

陶笛第一时间折回去,连忙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家庭医生来了。

陶笛去开门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竟撞到了家庭医生的怀中。

陶笛失魂落魄的,撞到了别人怀里,连一声对不起就没说。

来人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很职业化的装扮。所以,她看不清来人的面容。抬眸的时候,只看见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还有周身那不可忽视的冷气。

医生只是微微蹙眉,并没有看面前的女人,很淡漠的问了一句,“病人?”

陶笛连忙带他去二楼父母的卧室。

卧室里,医生为陶德宽检查了一番,确定他是崴脚了,并没有大碍后。

陶笛默默的退出了病房,去了洗手间。

现在,她最看不得的就是父亲那担忧又心疼的眼神……

洗手间里,对着镜子中那个眼眶微红的自己。鞠水给自己洗脸,冰凉的水迹打湿面孔。眼眶中一直隐忍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的蔓延了下来,混合着水迹,委屈的流淌下来。被两个信任的人背叛真的是心如刀割,她以为只能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发生的狗血情节,居然就这样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一点预兆都没有,几个小时之前,她还幻想着跟绍庭的婚礼。还幻想着要让心雨当他们的伴娘……

闪婚难离:就要宠坏你 - 第1章 多久了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