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X市阳明高级中学是市重点高中,高三七班虽是平行班,但大家自觉性都不错,晚自习铃声敲响,教室中嘈杂声渐小。

“啧,又提前走了,真是好命。”

坐在倒数二排的马露翻了两页书,觉得气闷,就推了窗子透气,一眼看到操场边那个在夕阳下缓步行走的瘦小身影。

前后几个人探头去瞧,见是俞晶晶,都没什么好脸色。

“就她特殊化!上回我不舒服,老师假条都不接,她倒好,来去自如。”马露同桌姚敏霞压着嗓门抱怨。

“人家成绩好,是咱们高三七班之光,无怪张老师喜欢。”有人添油加醋。

“转来一年多,体育课不上,早操不出,现在连晚自习都给免了。成天病殃殃的,说句话都费劲,成绩居然从没掉下来过,也是出奇。”

“或许是家里给她找了一对一。听说年级第一王可思就是这样,学校课随便听听,全靠在家开小灶……”

“怎么可能?”马露摆手,“她父母都不在了,从乡下投到这边远房亲戚家借住,就那会儿转到咱们学校的。寄人篱下,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哪会给她请什么一对一。”

马露家离着俞晶晶那块儿近,她妈常驻牌场,这种家长里短小道消息从来不缺。

俞晶晶一向独来独往,性子也孤僻,大家第一次听说她的情况,都凑了过来。

马露轻声把自己知道那点事说了,几个女生都有点唏嘘。

“房子再小也不能把人赶到阳台住啊,这么热的天,空调都没得没吹。唉,难怪每次去食堂都只打最便宜的菜,份量还要得少,人家穿短袖,她还是那两件长袖春装换来换去……”

“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人家能收留就不错了,不能要求太多。”

“那也不能这样差别对待吧?把她跟吴菲摆到一块儿,谁能信是一个家里出来的?”这话一出,几个女生都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俞晶晶寄居的那家远亲有个女儿在阳明高中念高三,说一说都认识,就是高三二班的吴菲。

虽然家里条件普通,吃穿用度却比着学校最顶尖的那一群来,五分长相扮出七分,走到哪里都挺打眼。

只她脚上一双名牌袜子,就能顶上俞晶晶三五天的餐费,综合一对比,完全是小姐跟丫鬟的区别。

俞晶晶平时寡言少语,除了成绩好,在班里没什么存在感,话题从她身上引出来,很快就拐到更有料的吴菲身上去了。

“不会吧?赵恒能看上吴菲?!”

“都这么说。”爆料的人叹气。

临近高考,就这一个星期,周围认识不认识的已经暗地里成了好几对。

吴菲平时就很受男生欢迎,可谁也料不到她能跟校草赵恒凑到一块儿去。

赵恒生得好,家境好,成绩常年稳定在年级前三,是不少女生心中男神,听到他可能名草有主,大家心情都有些复杂。

操场边缓步前行的女生微微偏头,看了眼四楼七班教室。

关于她的议论已经停歇,张老师进了教室,正喊了人说话。

俞晶晶竖耳聆听片刻,静静站在原地等待。

大大黑框镜遮了她半张脸,面色惨白,下巴尖尖。

单薄的身子掩在宽大的长袖T恤和棉布裤下,风一吹似乎能印得出骨架形模。

明明是闷热的夏日傍晚,她包裹得这么严实,也没人觉得奇怪。

这副病瘦的模样,哪怕套上大棉袄,就算要问,只会问要不要再多加一件。

没站一会儿,同桌冯远举着卷子匆匆跑过来。

“这是刚发的几张试题,明天必须交,张老师知道你没走,让我送过来。”

俞晶晶本就在等他,伸手接过,“谢谢。”

听她嗓音比平时还要低哑,冯远赶紧摆摆手,“身体不舒服就早点回家休息,要是明天还没恢复就不用来上课了,张老师那边我来说。”

俞晶晶身子弱,一个月总要病上两回,冯远跟她同桌半年,帮着请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明天,能来。”

俞晶晶说话向来简短,冯远早习惯了。

俞晶晶脸虽冷,但人不错,只要摸准了脾性,还是很好相处的。

“那行,你自己回家注意点。”他摆摆手,转身上楼。

看冯远上了楼,俞晶晶继续拖着脚步慢慢往外走。

距离校门一两百米的距离,平时几分钟的事,今天却花了她近半个小时才挪出去。

感觉到身体上的僵硬,俞晶晶放弃步行,上了二路公交车。

车开了几站路,停在城西一片厂区附近。

站在俞晶晶身后的阿婆看她迈腿下车都难,杵着拐杖扶了一把。

“小姑娘,不舒服吗?”下了车,阿婆关心地问。

“没事,谢谢。”

谢过阿婆,俞晶晶迈开双腿,尽力用正常的速度行走。

照平时经验,再有十来分钟身体就能活动开了,不会影响今天的晚班。

杵拐的阿婆比她走得快,过路口的时候有些不放心,频频回望。

俞晶晶牵起嘴角,努力露出上排八颗白牙,挥手回应。

平日的练习还是有用的,面部轻松弯起的弧度,让俞晶晶觉得自己今天应该笑得不错。

阿婆给的反应却不如预期,挥着拐杖走得飞快,一眼都没再敢往后瞧。

俞晶晶有些沮丧地看了眼道边广角镜中映出的面容,觉得自己在五官调度上尚有进步空间。

顺着大道走了一会儿,俞晶晶进了一家小型肉类加工厂。

“来了?”

大型货车把上货通道堵得严实,卸货的工人抬着东西从车上跳下来,笑着冲她点头。

俞晶晶眯起眼睛,“何叔。”

“今天的货有点多,换了衣服赶紧过来帮手。”

“嗯。”

进休息室套了厚重棉服,俞晶晶戴上口罩手套,帮着工人们把货从车上卸下,一件件往冷库里运。

她个子不高,人也瘦小,却有一把怪力。

纵然跟她一块干了近两个月的活,看到俞晶晶一个人闷头将两箱大冻肉推进库里,依旧有人忍不住啧啧惊叹。

“还是你收尾?”

这片厂区有好几间冻库,都是何叔负责,二号库货放完了还得去另几间倒货。

这份工作辛苦,夜班人员变动大,所以最近这半个月,二号库点数锁门都交给刚来不久的俞晶晶负责。

“嗯。”俞晶晶点头。

想到她一个学生勤工俭学不容易,何叔想了想,把今天的日结工资里多添了张二十的递给她。

接过工资,俞晶晶数也没数直接塞进兜里,指指库里那堆边脚料,“这个……”

“还是照旧,你自己处理。”何叔摆手。

搬货用了一个多小时,一个人留下来清库点数又去了半个小时,厂里只剩照夜的保安巡视,路灯也熄了大半。

俞晶晶看看时间,估摸差不多了,便去休息室脱了工作服。

从书包里翻出准备好的塑料袋,她回到冻库,把货损扔出的边脚料收集起来。

零下十八度的冷库冒着丝丝寒气,俞晶晶毫无觉察一般,仔细挑选着合适的碎肉块。

冻得硬梆梆的碎肉块握在手里,轻轻一嗅就能知道合不合用,三两下就能分出。

收了大半袋子放在一边,俞晶晶找了块冷气最足的地方躺下,摊手摊脚继续接受“治疗”。

豪叔没有说过外面的天气会这么热。

冬天还好挨,到了夏天,没了营养剂维持身体机能,腐坏不可避免,还好能靠冻库减缓发展。

营养剂只有豪叔能制,豪叔“死”了,这东西的来源就断了。

虽然手头上还有二十多瓶余量,但要像以前那样每周一瓶的消耗,半年都撑不过。

俞晶晶的父母是在七十九世纪第五次丧尸潮中跟她失联的。

两人摇摇晃晃挤在一群同类中,出门觅食的身影,是俞晶晶对他们的最后印象。

丧尸的死亡方式有许多,被人类砍下脑袋一击毙命可能是最轻松的一种死法。

像豪叔那样,断了新鲜血食供应,慢慢饥渴到骨架碎裂而亡,应该是最痛苦难熬那种。

所幸俞晶晶体质特殊,按豪叔的说法,是丧尸变异体中最近人类的那种。

经过几个世纪调整,营养剂的血食比例已经缩减到最低,就算是彻底断掉,也不会引发身体的极致饥渴反应。

不过,断食太久,还是会“死”。

手头剩下的营养剂,省着用的话,一瓶最多能撑一个月。

每隔几天服上一小口维持身体机能,饥渴时吃些普通食物,勉强能维持生存。

就算这样极致压缩消耗,剩下的营养剂也只能维持两年不到。

俞晶晶睁开眼,摸了摸了胸口黑线串着的那颗蓝色骨珠。

这颗骨珠是豪叔留下的,有他的进化痕迹。

俞晶晶知道自己脑袋里也有一颗,虽然目前还没什么进化迹象,但也应该成型了。

如果和豪叔一样饥渴而亡的话,自己这颗珠子应该也会从碎裂的头骨里滴溜溜滚出来吧?

“两年之内找到同类不就好了,这个世道,难道还差你一口吃的?杞人忧天!”靠在墙角的书包动了动,里面传出低哑叫喊。

俞晶晶坐起,伸手把书包拖到自己腿上,摸出只挂着锁头的大铁盒。

开了锁,盖子刚掀开,一团看都看不清的黑毛球扑啦啦窜出。

黑毛球在盒里憋了一天,扑腾掠过俞晶晶肩头,直接落到那堆挑剩的边角料上,熟门熟路低头叼食。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第001章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