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的新婚丈夫,竟恨她至此

楚俏扯着身上的大红嫁衣,又照了一会儿镜子,确信镜子里珠圆玉润的人无疑是自己,不由楞住。

明明那时,她已一头扎进河里,那种翻江倒海的晕眩有多可怕,她仍记忆犹新,难道是没死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她狠狠揪了把腰间的赘肉,只一下就疼得她龇牙咧嘴。

楚俏又难以置信地打量着面前陌生的屋子。

桌面上贴着喜庆的剪纸,墙面上是一张年轻夫妻的合照,男人正襟危坐,肩宽背挺,轮廓英朗,有棱有角,一身绿军装衬得精神抖擞,而妻子正是面色如绯的她。

桌边还有一面贴着红双喜的衣柜,两把红漆木椅,斜对面就是一张木架子床,这儿真是她以前的婚房。

时光抹不去熟稔,但真是一晃隔世了。

上一世,她累得男人与邻友不和、连连降职,甚至还扰得他心神不宁,在一次任务中意外身亡……

想着她造的孽,楚俏又悔又恨又恼,悔她辜负了那么好的男人,恨她耳根子太浅以致听信恶人坏话,恼她眼拙,猪肉蒙了心,竟不知好歹。

这一世,她哪里还敢缠着他?只待还了上辈子欠的债,她携着一双父母,独自过活,了却残生,也就罢了,断不敢再耽搁他的前程!

外头天色渐暗,宾客的呼喝声也小了不少,楚俏望着撒满红枣花生的大红被面,不由眼眶微湿,想着也不知男人被灌了多少酒,还是早点收拾被面,等他回来就可以歇下了。

外头唢呐声渐静,楚俏只穿了一身碎花红衫并黑裤,一双红色小粗高跟鞋,头发绑了红绳,脸颊和嘴唇晕点红粉,但双下巴横在那儿,近日许是上火了,鼻头冒着几颗大痘,真是全无半点美感。

她颇为懊恼,这半年她真是混了,竟长了这么多肉,也不知什么时候甩得掉。

正懊恼间,正门忽然“吱呀……”一下响了,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挡住了光线,男子军装笔挺,胸前挂着的红花明晃晃,甚是扎眼。

男人身形高大,屋里一下暗了下来,待他进了屋,露出一张英武俊朗的容颜,此人正是陈继饶。

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丈夫,楚俏却只觉晃花了眼。

男人二十六七的年纪,轮廓分明,挺鼻宽额,身姿挺立,阳刚气极盛,而他的一双深邃的眸子,甚是慑人。

陈继饶一贯话少,此前也听闻过,眼前的妻子自打手筋被挑了后,脾气就变得喜怒无常,稍觉不爽就装病吓人。

婶子也找人合过两人的八字,说是命格犯天,一夜夫妻反成仇。

男人一贯不信这些,不过,搅得名声丑恶,也算她的本事。

为报恩,他不得不娶了她,但心底对她终归是不大满意,也就借着酒劲,不愿张口说话。

楚俏一见男人回来了,颇为眼热,方才明明收拾好了被面,这会儿站在那儿,却又是手足无措。

良久,才壮起胆,倾尽温柔,笑道,“你回来了?”

陈继饶喝了不少,不过脚步还颇有些章法,对她的话却是置若罔闻,单手按着太阳穴,几步走来。

楚俏见他爱答不理,若是上一世怕早闹起来了,不过她也见多了面善心恶的人,眼前的男人怎么都觉得好。

见他朝自己走来,她根本不敢抬头看他,只盯着他挺拔颀长的身形,坚实的胸膛,雄健有力的臂弯,想着今晚毕竟是新婚之夜,不由羞赧,竟不争气地退到墙根。

男人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见她这般装腔作势,甚至还轻微地冷哼一声,径直掀起被子,军装也不脱,直挺挺地躺在那儿。

饶是楚俏脸皮够厚,可捕捉到他那及不可察的嘲讽,身子仍旧止不住地一颤,眼眶又一次泛红。

在他眼里,她怕只是个仗恩欺人的妻子吧?

虽不在一个村住着,年纪差也摆在那儿,但他那样优秀的人,她多少听闻,他还有个青梅竹马,自打他入伍就等着他,如今却是被她抢了。

楚俏见他单手放在额头,眉头紧皱,刀削的脸颊倒是看不清情绪,怕是累得不轻,这样睡怕是不舒服,她想了想,还是从桌面上拿起水壶,倒了半个脸盆的热水,拧了热毛巾递给他,“累了一天,擦擦脸吧?”

男人忽而睁开眼,一双眸子犀利地似乎要把人看穿,毛巾递在半空,她不是有力气去拧毛巾吗,怎么还赖说手使不上劲?

他久久未接,楚俏多少觉得难堪,壮着胆子把毛巾敷在他脸上。

忽然,她的手腕忽然就被一双粗粝有劲的手死死摁住,她明亮的瞳孔一下瞪得浑圆,迅速对上一双幽深狠绝的鹰眸,那双眸子竟透着浓浓的怒意!

楚俏手上本就带伤,被他用力一扭,痛得小脸儿都扭曲了,随着他狠狠的一掼,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她的新婚丈夫,竟恨她至此!

一切发生地如此突然,楚俏跌坐在地,身上湿了大半,她甚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此时,却又听男人冷硬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在我这儿,你大可不比惺惺作态,也不必无事献殷勤。只要你安分守己,我自不会为难你。”

她不过是好心,想让他解解乏,竟被当成是献殷勤?

跌坐在地的楚俏痛得膝盖发麻,她默不作声地垂眸看了眼掌心,上面已渗出血丝来,手腕上的痛意更是如排山倒海般涌来,但这都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她赫然抬头,只见男人的目光犹如两团烈火,大有焚烧她至死方休的势头,许是觉得她受伤的表情太过逼真,他只觉心里作呕,动作利索地翻身下地,腰身挺直地背对着她。

楚俏收回视线,他眼里的嫌恶再明显不过,只好低下头,脸色发白,咬唇轻声道,“我知道了,毛巾我给你放在这儿了。”

屋里的气氛颇为凝寒,楚俏待着也觉难堪,她记得后头还有一间房是在陈继饶名下的。

但毕竟是新婚之夜,她要是离开婚房去别的地方睡,传出去只怕辱没了他的名声,想了想,她又道,“我晚上睡觉不老实的,打搅到你就不好了,今晚我去打地铺。”

重生小胖妻:八零邪少霸道宠 - 第1章 她的新婚丈夫,竟恨她至此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