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40732 帖子 3042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丶予惘

丶予惘

LV12 2016-07-06

【梦魇】

作者:丶予惘

连载最近更新:

作品简介:[梦魇](原创,已完结)
#浅吟#

『一』
D校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任何人只要在凌晨两点时分走进位于四楼走廊尽头的那间破旧的解剖室,就会被木偶的灵魂附身,陷入梦魇中无法自拔。
安叶,洛熙和伊琪就是这所学校同一个寝室中的三名学生,她们刚刚来到D校便听说了这个传说。第二天,热爱冒险的洛熙对其他三人提议道:“哎,你们相信那个传说吗?我们去解剖室看看吧!”
“啊?”安叶说,“我不敢,万一那个传说是真的怎么办哪。”
“对呀对呀,你别异想天开了。”伊琪轻声附和着。
“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小了,没事的,今天晚上我们就去那儿看看吧。”
“嗯,好吧。”

『二』
深夜,凌晨两点,解剖室
洛熙,安叶,伊琪三人来到了这个位于四楼走廊尽头的解剖室,能看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房间内布满了蜘蛛网,天花板上的灯也摇摇欲坠,唯一奇怪的就是有一面墙上挂着几幅诡异的画作。
“这里就是解剖室吗,”洛熙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突然,伊琪惊叫一声,她的手缓缓指向墙上的一幅画。画的内容是一个木偶,它的眼睛闪烁着微弱的鲜红色光芒,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角僵硬地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渐渐地显露出了惊悚的笑容,笑着,笑着。
安叶被吓得不轻,孤寂的尖叫声划破了拂晓湛蓝的天空,她们三人仓皇地跑出了解剖室。

『三』
次日上午,D校宿舍
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原本胆大的洛熙渐渐变得多疑起来。窗外的天气阴沉沉的,下着连绵的细雨。洛熙独自一人走在通往宿舍的路上,思考着昨天的种种疑团。忽然间,她感觉背后有人跟着自己,缓缓地转过头,却发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洛熙有些害怕,快步走进了宿舍。
“安叶,伊琪,你们在吗?怎么没有人哪……”她的视线突然落到某处,在那张空床边,赫然立着一个白衣女鬼,向洛熙诡异的笑着。
洛熙尖叫一声,那个白衣女鬼见此状,连忙说:“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洛灀啊,我扮鬼吓你的。”
“洛灀,你可把我吓坏了,以后别再这样了。”
接着她们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交谈,然而洛熙却没有发现洛灀没有影子。

『四』
星期一,上午,洛熙教室
上课时,洛熙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她总感觉昨天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梦澜,”洛熙对她的同桌说,“昨天洛灀扮鬼吓我……”
“什么?你别开玩笑了,洛灀上周就出车祸死了,她怎么扮鬼啊。”梦澜听了,笑了笑。
洛熙突然害怕起来,洛灀死了,那昨天和自己说话的不会是……
放学后,洛熙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听了非常惊讶,她告诉洛熙:“没错,洛灀是出车祸了,但是……”
“怎么了?”洛熙连忙问。
“已经放假了啊,你怎么会去上课呢。”

『五』
“啊~”洛熙惊叫一声,却发现刚才只是一场梦。
“又做噩梦了吗,洛熙?”妈妈闻声端着一杯牛奶走进卧室,“喝杯牛奶吧。”
洛熙接过来,顺手打开了台灯,这时,她发现手中的“牛奶”居然是鲜血!洛熙打翻了杯子,雪白的地毯上洒下了一片殷红。
“怎么了,”妈妈说,“你不是最喜欢这个了么。”说着,脸上显露出诡异的笑容,刹那间,窗外顿时也出现了一张张狰狞的笑脸,空洞的眼神向洛熙看来……

『六』
又是梦中梦,洛熙心想,自从那天去解剖室后,就一直做噩梦,难道是因为D校的诅咒?不可能,我怎么会相信如此荒谬的事情。洛熙使劲摇了摇头,准备到阳台上吹吹风。
洛熙站在阳台上,清风吹拂着她的脸庞,她顿时感到精神了很多。忽然,洛熙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吵闹声。“洛熙,快下来……”
洛熙连忙向周围看去,她猛然间发现自己不是站在阳台上,而是,天台!洛熙只感觉自己的头昏沉沉的,她晕了过去。

『七』
同日,下午,洛熙病房
洛熙醒来后,映入眼帘的是病房中刺眼的雪白色墙壁,“这是……医院?”
洛熙努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环视着整个房间,她的目光被一个奇怪的木偶吸引住了。那个木偶,好像,不,就是和解剖室画中的木偶一模一样!
这时,妈妈走了进来,说:“醒了呀,你今天早上突然昏倒,把我吓坏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昏倒,”洛熙说,“对了,那个木偶是谁的啊?”
“哪个木偶啊?”
“就是桌子上的那个,看。”洛熙用手指向木偶。
“那里?哪有什么木偶啊,别开玩笑了,好好休息吧。”说着,走出了病房。

『八』
“什么呀,这就走了,”洛熙小声自言自语道,“明明有个木偶嘛。”
洛熙伸出手拿过那个木偶,仔细观察起来。她它是由布料连缀而成,里面塞满了像棉花一样的东西,软绵绵的。看起来有些破旧,五官做的很细致,尤其是那双大大的眼睛,似乎是黑曜石做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洛熙刚想把木偶放回去,却发现它的嘴角好像微微上扬,洛熙使劲眨了眨眼睛,可木偶仍然诡异地笑着。洛熙手一抖,木偶掉到了地上,她立即低头看向地面,可是木偶却不知所踪。

『九』
早上七点,洛熙卧室
“又是一场梦,”洛熙小声说,“咦,那是什么啊?”洛熙的目光落到桌子上,她拿起这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原来是一枚硬币,镌刻着木偶的图案。凝视着它,洛熙突然感到自己的头撕裂般的疼痛,她昏倒在床上。
“洛熙,洛熙,醒醒,你怎么了?”
洛熙听到了妈妈急切的声音,她缓缓睁开眼睛,强撑起自己的身体,虚弱地说:“你是谁?这儿是哪里啊?”
“我是你妈妈,这里是医院,洛熙……你不会失忆了吧?”

『十』
失忆?
洛熙的脑袋轰地炸开了,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又为什么会失忆呢?
我这是怎么了,洛熙心想,啊,头好痛,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平常,没什么事情,洛熙也没有再做噩梦。只是,她总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但转过身来,却没有人影。

『十一』
星期五,四点,放学路上
夕阳的余晖把洛熙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小巷中只有洛熙一人,孤独地回荡着轻微的脚步声。洛熙缓缓地向前走去,她突然转过身来,背后空空如也。
“没有人吗,”洛熙自言自语道,“看来是我多疑了吧。”洛熙刚想转过身,却发现在空旷的地面上,摆放着一个木偶。
洛熙走上前去,拿起那个木偶,静静地看着它。干净的表面与小路有些不符,整齐的五官,黑曜石制的眼睛,微微上扬的嘴角,一切都显得如此熟悉。
洛熙“啊”地尖叫一声,疼痛感席卷了她的头部,久违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D校木偶的诅咒吗?

『十二』
星期二,午休,D校解剖室
洛熙缓缓走向四楼走廊尽头的那间解剖室,近来的事把她搅得心烦意乱,她想去那里一探究竟。虽然是白天,但解剖室中仍然散发着一股阴森森的诡异气息,还有淡淡的腐朽味道。
洛熙轻轻推开解剖室破旧不堪的门,房间里面几乎还是上次来的模样,唯一不同的是墙上那几幅画作似乎变换了位置,有着木偶的那一幅由原来的边缘到了正中间。
洛熙战战兢兢地走向那幅诡异的画作,仔细打量着它。依然还是熟悉的外表,向洛熙僵硬地微笑着。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木偶吧,”洛熙小声嘀咕,“是该了结一下了。”
刚说完,木偶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用奇怪的语调悠悠说道:“都怪你,洛熙,是你让我落到这番下场……”
“你到底是谁?”洛熙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一旁渐渐走出一个白衣女鬼,冷笑着说,“我是你妹妹,洛灀啊……”

『十三』
“洛灀,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姐姐,你忘了吗?那天晚上,是你亲手把我送上黄泉路的呀……”洛灀说着,嘴角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不!不是,不是我杀了你,”洛熙痛苦地扶着自己的头,蹲在了地上,“不,不可能,不可能!”
“洛熙!那天,”洛灀说着,走上前一把拉起洛熙,“放学路上……”
“不要再说了!洛灀,对不起,我不该故意把你推向马路,我不该这样……”
“对不起有什么用!姐姐,我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用……”洛灀脸上一直保持着灿烂的笑容,“杀人偿命,洛熙,我就是来找你的呀。”
“啊!不要,洛灀,洛灀!”

『十四』
啊!一声尖叫声从洛熙的房间传出,居然又是一场梦,可为什么感觉如此真实呢。洛熙撑起自己沉重的身体,向窗外看去,因为是凌晨,所以没有一丝光亮,像极了洛熙心里的一个个谜团。
洛熙的视线从窗外移回来,落在了大大的梳妆镜上,思考着梦中的遭遇。这时,镜子上缓缓地浮现出了洛灀的影像。
“姐姐,其实刚才的事情并不是梦啊,”洛灀微笑地看着洛熙,“我就是来取你的命的!”洛灀的眼神顿时变得凶狠起来,情绪也渐渐激动。“快来吧,姐姐,那里很有趣的,我等你,呵呵呵……”
在这整个过程中洛熙都一言不发,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仿佛正在等待死神的宣判,也许,是该有个了结了……

『十五』
星期三傍晚,洛熙病房
洛熙躺在床上,望着雪白的墙壁,回想着洛灀和那个诡异的木偶。
“姐姐,我等你哦,呵呵呵……”耳边又回响起洛灀说过的话。
洛熙的眼神空洞,凝视着桌子上的水果刀,拿起了它……
洛灀,对不起,我来陪你了……
次日,洛熙被发现自杀在医院的4楼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然而谁也没有发现她手腕处的一个木偶图案……
――――――――全文终――――――――
图片1

1090 票
赞 251
举报举报 收藏收藏

热门参赛作品

  • 1
    恐怖段子

    蓝晴末代皇后

    还有一些在帖子回复里,慢慢找 第一节 食慌者 我慌忙的穿过一片草丛,迎面对上了一道目光,我顿时警惕性生起,问他:"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一边不知道在嚼什么东西,一边回答我"我是拾荒者。" 他的话让我放松了一点,但是,我满脑子的疑问还没有解开,半夜三更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为什么会冒出一个拾荒者来?不过,他看起来没有恶意,应该不会伤害我吧!思及此,我便和他攀谈了起来。他拿出了许多食物来给我吃。正好,赶了一天的路,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忽然,对面的拾荒者拿起一把叉子,看着我,像看见一份美食,啪嗒啪嗒的滴着口水,用叉子扎向我,吞食了我。 过了一会儿,草丛那边又有一个人惊慌失措的穿过了,看着他问"你是谁?"他嘴巴一边嚼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边回答那人:“我是食慌者”

  • 2
    路过

    轻捻花颜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话说昔时有个六目村,山明水秀,风水甚佳,先人避乱迁居至此,男耕女织,能人也多,较其方圆百里诸他村镇,都好上一筹。 忽有一日,雷雨骤袭之后,村民们瞧见地上凭白多出许多散碎银两,不由得喜出望外,妇孺老幼都跑出来捡钱,这些碎银洋洋洒洒,遍布六目村,村民们沿银迹踩着泥泞小道,来到山中。 见山中那无名坟墓缺了一角,散银至此绝迹,众人推测,此乃昨夜雨急风高,天雷炸开此墓,将里面的陪葬银器击碎,而后被风卷到半空,下洒到六目村。 村民们都眼巴巴地瞅着这坟墓。 这坟墓,曾被先人们叮嘱,千万莫动,昔时,先人们迁居六目村时,当夜同做一梦,梦到一白衣仙翁警告,此处安居可以,但山中墓里镇压着一条白龙,穷凶极恶,命魂虽死,兽性犹存,若是释放出来,定会将这方圆百里夷为平地,寸草不生,莫说是人,连蚁蝼也化为齑粉。 村民们面面相觑,良久,有人说话,这墓地昨夜遭雷袭,若有恶龙,怕是早就出世了。 又有人言,我们祖先被梦中老丈警告,恐是故弄玄虚吧?怕后世有人挖墓,故意施些妖术吓唬先人们。 众人七嘴八舌,喧嚣多时,最后一致说道,先小心行事,将这墓碑移开试试,若有什么异样,再将它封上。 半柱香后,移开墓碑,现出一方青石板,村民又扒开掩土,这青石板上的字迹尚能辨清,大意是,此墓乃是封印白龙的墓井,若是妖龙逃窜出来,遁入山底休养千年,之后便为祸世间,以此为中心方圆百里,生灵涂炭。 村民们啧啧称奇,传闻竟是真的。 然而,此志文一出,村民倒放下心来,莫说千年,即便百年之后,在场之人早化为尘土,千年之后诸事,与我们何干?我们下山之后,通知子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便是。这墓中有巨额财宝,饶是我们不取,消息传将出去,别人也会垂涎觊觎,既是如此,为何要便宜他人? 他们撬开井板,黑漆漆冷嗖嗖从里面吹出一阵阴风,看不清楚,村民在竹篮里放置了几根蜡烛,吊到井底,蜡烛没有熄灭,又放进一条狗,吊入井底,过了一刻,吊出来一看,狗还是活蹦乱跳,于是村民一个个都吊着绳子,下到井底。 里面颇阔,石底石壁,有一扇门悬在壁墙上,贴着几十道封符篆文,村民们争先恐后揭下封皮。 突然轰的一声,壁门迸开,一道白气从洞口喷涌而出,夹杂着鬼哭神嚎,村民顿觉阴风透骨,旋即大喜,这壁室藏有甚多财物,金银珠宝,玉器玛瑙,好不耀眼,虽是寒彻心扉,却是个个脱了衣衫,系成一个大口袋,装得满满的,出了墓

  • 3
    木槿山庄

    小毛驴

    故事已完结,共1.7w字。一起冤案引发一场隐秘交易,一次偶遇揭开一段美好往事:父亲兄长受难,少女布梓雨孤身寻找救星,遇上同样身处危难之中的君临天,她在求救,也在自救。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