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8916 帖子 3034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i10****5847

i10****5847

LV1 2016-11-23

【青玉案】

作者:i10****5847

作品简介:青玉案 作者:负八

01 锦瑟华年
钟决:
我在立冬写下这封信,窗台有细碎的雨,天气正晴。冬天的云层极薄,风一吹就散了,像我第一次见你时码头上的天,迎面铺开来,没有一点褶皱的痕迹。
你托人送来的围巾我收到了,颜色和样式正是我喜欢的那样。这儿的冬天不那么冷,我期待和你再见的时候,一定戴上这条围巾,配那条你说好看极了的藏青色棉布长裙。你曾问过我最喜欢的诗句是哪一句,我在近日里读的贺铸的《青玉案》里找到了——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虽说是首伤怀的诗,却总令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我曾带你去过的那个花园。是去年的霜降,我们相遇的第三个月。风里飘摇着棉絮,我在棉树下拾了放在你的手里,皭然的一团,恰若你的眼神,是四月里的晨风微煦。我告诉你那是福州最大最好的一株木棉,待到惊蛰便是满树,云蒸霞蔚,仿若万物失色。我本期望着能与你同去欣赏,在这个恰似暮秋的早冬,沿着小池的长堤慢慢的走,两岸有十里烟笼。
附中的课程我读起来不会太难,这还要多谢你的母亲替我张罗入学的事情。开学前我见到了你的母亲,她穿了一件深色旗袍,领口有一朵蝴蝶盘花,发绾的很高,但却是极其亲和的样子。和你第一次见我一样,她问了我几句诗,令我写了几个字。我猜想她大抵是喜欢我的,她说你从前读过的那些书,会差人送一些来给我读。像我这样不出众又不会打扮的女孩子,竟然能够遇到你们一般的人,思及此,更觉自惭形愧,便想读更多书,才好与你般配。
我好久没有空闲的日子,也许是好久没见到你。你工作得还好吗?训练是否辛苦?
我在薄日里盼望着春天的到来,这样我就能从早春到暮春捡上一个春天的棉絮,攒一件棉衣送你。
但我又更希望冬天不要那么快过去,因为寒假我们总能见到的。希望那时的你能有几天空闲的假期,也许我就能带上刚学会做的馄饨去找你,是你最喜欢的芥菜馅。

02月桥花院,锁窗朱户
钟决:
我已开始准备婚礼的事情。提笔时瞥见手腕上的青玉镯,便想起那日你替我戴上玉镯的情景。我在湖边的长椅上发呆,拉住我的手时你涨红了脸,说那是你母亲备好的玉镯,早已等着将它托付出去。我从没见过你那样的神情,在我的印象里,我所认识的你,总是安之若素云淡风轻沉着冷静。我喜欢看你认真看着我时的眼睛,像是松梢霜水,澄澈清明。
我是欣赏你的。或许是欣赏你的清冽疏朗,或许是欣赏你的沉稳大气,再或许,是你宽阔的肩膀让我感到没由来的安定。
上次见面是在学校,我趴在桌子上半梦半醒,黄昏的时候女伴推醒了我,我下意识抬眼朝窗外望去,走廊上有三三两两观望的人。我也走出去看,竟是你在车棚里替我修单车,那么高大的人,做这些事却能细致入微。我讶异于你会来找我,更讶异你认得出我的单车,早晨来时链条被我不下心弄断了,我急着上课,就把车暂且丢在车棚里。
我在女伴的取笑声中红了脸,再抬头时,你已修好单车,定定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看我,一身戎装鹤立鸡群,脸上有一丝笑意。
我终于与你漫步在西湖的长堤。你推着刚修好的车,听我讲着学校里那些细碎的事情。我们走过石砌的拱桥、雕花的长廊,我们的影子与长堤的石桥的长廊的影子落在一起。我羞赧于抬头看你,便盯着你的影子,盯得久了,仿佛也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你。
再往下走,就要到家了,我知道已经到了饭点,你该回去了。我站在家门口跟你告别,你把单车交给我,说,“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你。”
我穿过曲径,到家门短短的一段,两旁是父亲的菜圃,种满细小如葱蒜的种种物什。我快步走到门口,站在窗口朝你挥手致意,你点了点头,笑了,然后转身离去。我望着你的背影,我想这就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啊,每每想到,我就极度欢喜。
我很感激遇见了你,我常想象和你在一起后的日子,你去工作时我便待在家中读书;有时我们一起吃过饭,便沿着福州的长街小巷走;我会常常去问母亲这些那些,做好吃的东西,或是一碟炒肉糕,或是一碗征东饼;有时你在书房里工作,我会拿一本书也跟着读,或是拿纸笔写写画画,绝不扰你。
另:你为我准备的西式礼服我已经拿到了,意外的合身。我的人生终于要安定下来,与你一起。
婚礼的仪式依你所言一切从简,我没有意见。

03但目送
钟决:
我在武汉提笔写下这封信,想到不知又要多久才能见到你,就难过不已。
前些日子在经过扬州时,你打电话对我说,你已经升迁到中校,不能请假回来看我。早前的信我也已收到,而其实我是在昨天你打电话之后才解封,纵然你安慰我不要担心,可我还是不能。
母亲说分别后的几日是最最难熬的,我想她说的没错。南京一别不过几日,我无时无刻不能停止想念你,想你俊朗的眉峰,想你温柔的笑意。不知你是否也有时时想念我,想念留在家中的书籍?
我盼望着能早些与你相见,盼望着早日如画中承平,盼望着我们能竹里游亭、踏雪寻梅,盼望着早日结束天涯海角空惆怅。
昨日你说的万一,我不会答应。父母已知道表弟牺牲的消息,我听闻你的很多同事也没再回来,我明白你即将上战场打仗,只希望你一定要万分小心。
若是得空,要给家中回信。
念、念、念!

04一川烟草
钟决:
南京终于又通邮了,断了太长时间,如今我已不知信该寄往何处,只得暂且寄到南京的报社刊登寻你。我听说十二月的事了,不知道你和你的战友们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你。我时常想念在福州的房子,湿漉漉的瓦砖上有万物生长的气息,如今怕是再回去不得了。父母都安好,你不要挂念,只盼你能速回信以报平安。

05满城风絮
钟决:
自福州分别至今已有两年多,你在何处?我向太多人打听过你,我不相信他们的话,可又不知该去何处找你,便只能在再将信往南京寄去。你曾说过的事情,我依旧记在心里,你向来信守承诺,可如今为何音讯全无?为何不告诉我们一点点的消息?安好也好,负伤也罢,我只要你一句!
辗转数月,我们已经在重庆安定下来,真不知道这样颠沛流离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我打听到军队往这边来了,不知你是否在这之中?是否能来重庆,让我们见上一面?我和你母亲都很想你。
信上附了新的地址,望早归。

06梅子黄时雨
钟决: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写信给你。
明天我就要结婚了,听说那是重庆里极好的人,可以托付余生。
我也曾是反抗父母之命的人,却没想到会在媒妁之言下找到你。我没和你说过吧?我原只是为了哄一哄母亲,才答应在码头旁的那家老茶楼里见你。你从船上下来的时候身边有许多人,我一眼就望到你,一身戎装,个子高大。我曾以为军人都凶神恶煞,至少不会温柔,可我打开门的时候还是怔住了,你是个严肃的人,那时却笑着,仿若宁静的池水,一碰就起涟漪。
谁能代替你?
我站在光阴的罅隙里静静地想这个问题。
犹记得第一次见面,在福州台江的洋头口。你问我会不会写字,我说会,没想到你真拿出笔和纸来,于是我随手写下“洋头口”,不曾想过你会称赏不已。是了,你是这样喜欢学识的人,你说你不喜欢浓妆艳抹衣着华丽,你喜欢我穿着棉布长裙,那样足够干净。你说的“阿妹不化妆就很美”我还记着,因而在桑之落矣的如今我仍素面朝天穿梭在重庆的月移花影里。
我的名字还是你替我改的,你说这个名字更适合我——周书音——能够记录下最美最好的年华。
阿决,有什么是能够放下的?
我时常想起分别的那天,在常熟汽车站,你突然从身后抱住我。我一低头就看见你的手,骨节分明。我靠在你的肩头,想开口唤你,却听见你声音颤抖仿若如鲠在喉,你说,“阿妹,我会回来的。”
我就这样让你走了。在重庆的日子里我总是容易出神,一出神便是一整天,夜里也常常做梦惊醒,却怎么也梦不到你
五年前我就打听到了你的消息,所有的希望终于破灭。我一边哭一边跑着回家,穿过热闹的长巷,沿街有来来往往的人群。你说过的话,在我脑海里周而复始地盘旋,我一边哭,一边想,想了就哭得更厉害。
怎么会?
你明明说过,“阿妹,我会回来的。”
怎么会!
叫我怎么相信?无一纸证明,我甚至不能知道你死于何日,死于哪里!
可是阿决,我终于不能再等了。我不再是当年那个期待着风吹起裙摆时能跳进你怀里的少女,你喜欢的那条藏青色棉布长裙在年岁嬗变里也早已面目全非。我如今廿八了,父母去台湾之前再三劝导过我,你曾说过那个万一,最终竟还是只能如你所愿。
我曾日日夜夜盼望着再回到福州,终究是不能了。
青玉镯我已取下,怕是此生都不会再戴上了。
罢、罢、罢!
阿决,我在向晚的钟声里最后一次想你。

07只有春知处
嫁给别人之后,她再没提起过钟决,只是有时想起,还是会心下黯然。
她夹在永恒与须臾之间心念念当年的那个人,又怎会不明白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呢?只是那几重庭院几重帘幕的深处,故人曾有约,如何能辜负。
一直到八十年代末期,第二个丈夫也过世之后,她才动了继续找他的念头。她时时想起他说过的他会回来,想了便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她也老了,可总还是想再找到他,总还想在见一见他。登上去往台北的飞机后,她的心便如同二月里福州的西湖,湖面有细波微澜,欹斜的柳枝躺在其间,风一吹就拂起来。
她终于抵达台北。志愿者将钟决的资料调出来,把他和她的照片拼了在一起,她拿着那张来之不易的唯一的合影,涕泗交颐。
她在刻着许多许多人的名字的木板上找到他的名字,隔着冰冷的玻璃,她对着他说了许多许多的话。在台湾七天,她恨不得时时都能与他说话,说那杳无音讯的七年她日日夜夜的等待,说她这些年苦苦的找寻,说她和他最美好的两年,说她所有所有的委屈。
锦瑟华年谁与度?
她在语无伦次的诉说里一点一点记起那些在时光的罅隙里积满了温蠖的点点滴滴,七十七年前的事情,依旧清晰得令人心惊。她像个初开情窦的少女,时时盼望着见到他,可见到之后,却又泣不成声。
“阿决,我终于找到你了。”
注:1935年,周树英在福州嫁给钟崇鑫,相守两年后,钟决奔赴前线,不久,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

0 票
赞 1
举报举报 收藏收藏

热门参赛作品

  • 1
    我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南瓜娃子

    我喜欢在院里的花园散步,坐在长长的板凳前,问每一个经过的人:你好,我在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 2
    梁枕

    宁缺

    梁枕 一 我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在登机飞回北京之前把这些东西写下来。 本来这些东西过去也就过去了,我也不想被后人贴上一个故弄玄虚的标签。但我这一周反复做着同一个梦的经历使我意识到,这些东西并非是吉隆坡古董商为了急于脱手货物而杜撰出的一个故事,而是真正真正的存在过。 二 公元196年,洛阳城郊 刘协眼里噙着泪看着残破的洛阳城不发一言,他在杨奉、董承的护卫下逃离长安东归时,心里已对洛阳的衰败有所准备。无奈触景生情,他想起数年前被迫从洛阳西走长安,亲眼目睹董卓的西凉军把国都洛阳付之一炬,此刻物是人非的无力感似针锥般刺入刘协稚嫩的心脏,迷茫与颓废迅速吞噬了他。莫名的无助与巨大的失落如同空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过来,他不想做亡国之君,却生逢亡国之时,现在更是连一个基本的皇室待遇都享受不到。 “陛下切莫忧虑,给曹孟德与袁本初的接驾诏书昨日已发出。”一旁的董承不忍刘协如此凄凉的神情,开口宽慰道。 “卿以为这二人何时能至洛阳接驾?”刘协关切地问道,他实在是不想多过一刻这样清贫的日子,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邺城袁绍至洛阳需两日,许昌曹操至洛阳尚需一日半的时间”董承说道。 听到这,刘协心安些许。多日的疲累在此时终于袭上他的眼帘,他从行李中拿出了一个玉枕准备好好睡一觉。 刘协依稀记得这个玉枕叫做梁枕,两边略宽呈云块状,表面雕刻着牡丹纹,以玉为枕是权贵的象征。刘协知道梁枕是汉顺帝永和年间一位名叫张陵的道人进献给皇帝的,与此同时那个道人呈现给皇帝的还有一个宗教的政治诉求—道教的合法化。据说梁枕是东周时期道家学派的创始人庄子送给魏王的礼物,而魏国的国都在大梁,因而得名。在后来的秦末动乱之中,梁枕几经辗转还是回到了道家的手中。根据顺帝时期隐秘的记载,梁枕能激发一个人一次最大的欲求,当你怀着最大的欲求、靠着梁枕入眠就会反复地做着一个阶段性的反映你所想的梦,之后你在梦中推动了梦境的发展,那么梦境便会转化为现实。刘协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无论多么颠沛流离,他始终把梁枕带在身边,因为他在乱世中的潜藏在心底的目标是不求重新树立皇帝的权威振兴大汉,而是保自己一生富贵。 时至深夜,月光被乌云所吞噬,天子的火红色

  • 3
    雪夜琥珀光

    陌上人

    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我们既追逐光明 也追逐黑暗。我们既渴望爱,有时又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每个人心中好像都有一篇荒芜的夜地……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