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40695 帖子 3041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宁缺

宁缺

LV1 2016-11-23

【梁枕】

作者:宁缺

作品简介:梁枕

我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在登机飞回北京之前把这些东西写下来。
本来这些东西过去也就过去了,我也不想被后人贴上一个故弄玄虚的标签。但我这一周反复做着同一个梦的经历使我意识到,这些东西并非是吉隆坡古董商为了急于脱手货物而杜撰出的一个故事,而是真正真正的存在过。

公元196年,洛阳城郊
刘协眼里噙着泪看着残破的洛阳城不发一言,他在杨奉、董承的护卫下逃离长安东归时,心里已对洛阳的衰败有所准备。无奈触景生情,他想起数年前被迫从洛阳西走长安,亲眼目睹董卓的西凉军把国都洛阳付之一炬,此刻物是人非的无力感似针锥般刺入刘协稚嫩的心脏,迷茫与颓废迅速吞噬了他。莫名的无助与巨大的失落如同空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过来,他不想做亡国之君,却生逢亡国之时,现在更是连一个基本的皇室待遇都享受不到。
“陛下切莫忧虑,给曹孟德与袁本初的接驾诏书昨日已发出。”一旁的董承不忍刘协如此凄凉的神情,开口宽慰道。
“卿以为这二人何时能至洛阳接驾?”刘协关切地问道,他实在是不想多过一刻这样清贫的日子,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邺城袁绍至洛阳需两日,许昌曹操至洛阳尚需一日半的时间”董承说道。
听到这,刘协心安些许。多日的疲累在此时终于袭上他的眼帘,他从行李中拿出了一个玉枕准备好好睡一觉。
刘协依稀记得这个玉枕叫做梁枕,两边略宽呈云块状,表面雕刻着牡丹纹,以玉为枕是权贵的象征。刘协知道梁枕是汉顺帝永和年间一位名叫张陵的道人进献给皇帝的,与此同时那个道人呈现给皇帝的还有一个宗教的政治诉求—道教的合法化。据说梁枕是东周时期道家学派的创始人庄子送给魏王的礼物,而魏国的国都在大梁,因而得名。在后来的秦末动乱之中,梁枕几经辗转还是回到了道家的手中。根据顺帝时期隐秘的记载,梁枕能激发一个人一次最大的欲求,当你怀着最大的欲求、靠着梁枕入眠就会反复地做着一个阶段性的反映你所想的梦,之后你在梦中推动了梦境的发展,那么梦境便会转化为现实。刘协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无论多么颠沛流离,他始终把梁枕带在身边,因为他在乱世中的潜藏在心底的目标是不求重新树立皇帝的权威振兴大汉,而是保自己一生富贵。
时至深夜,月光被乌云所吞噬,天子的火红色大帐蛰伏在洛阳城郊的西南角。刘协在帐中闭上双眸,陷入了他第八次遇到的梦境。
梦的开端是一处颇具规模的皇宫正殿,刘协在大殿中的龙椅上正襟危坐,百官列成四纵跪拜在地上各自诉说着各地出现祥瑞,大汉气数已尽等劝退之言,只有一个身着蟒袍的中年人站立在殿正中哭诉对大汉的忠心。刘协十分清楚中年人是百官的领袖,也是禅让的主角,他知道中年人是想效仿王莽篡位的三次禅让仪式,在礼节上让后世的史官无可挑剔。所以刘协在前两次进行禅让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但偏偏就奇怪在,当梦境发展到开始第三次禅让时梦便会醒过来,七次梦境都是如此。而今天刘协所做的梦是例外,他在梦境里进入到第三次禅让的正殿里,察觉到明显增加的侍卫数量,他明白中年人这一次是准备禅位了,他想到汉少帝的下场,他想到中年人许诺的荣华富贵,顿时亡国之君的耻辱便被这年轻的皇帝抛到九霄云外......
月光偷偷钻过乌云间的缝隙洒在了城桓上,在距离洛阳城不足五里的原野上跃出了一个正朝着洛阳方向聚拢的光点,紧接着冒出了无数的光点与马蹄声从四面八方奔向洛阳城。
不久,洛阳城郊的天子大帐已被无数灯火围得水泄不通。刘协早就被内侍叫醒,一脸震惊地望着帐外的灯火通明,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一次早有预谋的接驾。
刘协的视线扫过手举火把的军容严整的军士,停留在一面最醒目的黑色旗帜上,一个偌大的曹字在旗帜上渐渐的凸显出来。

公元223年,白帝城

刘备自从夷陵大败后卧病在床已经超过五天了,或许是因为他拿出刘协当年送给他的梁枕入眠的原因,这几日的睡眠质量非常好,除了那个梦。
梦里刘备梦到蜀国在夷陵之战后即将发生严重的内乱,曹魏与孙权趁虚而入的前兆。一连几日的梦境都是如此,让刘备不得重新思考当年自己在曹营听刘协所说的这个梁枕的秘密。
一开始刘备得到梁枕时根本对秘密的内容不屑一顾,他认为皇帝是托物给自己复兴大汉的信心,他也不相信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因为他正值壮年,他最想要的便是天下,刘备相信只要能够获得一块无后顾之忧的立足之地,他就能像虎入山林,鱼入大海般得到极大的发展。
事实证明,他确实做到了,鼎足西南,割据称帝。
但刘备万万没想到的是盛极则衰来得如此之快,四年前荆州丢失,如今惨败夷陵。连番的失败已经让刘备失去了进取天下的雄心,或许更因为他已经年迈,壮志难酬,现在的刘备只想让他刚刚建立起的政权能够割据一方,保一时之太平,所以他想到了刘协送给他的梁枕。
可梦境中的情形是如此的严重,过分的担忧让刘备的病情在这几日加重不少。
他这几日便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到这时,他已经想出了一个方法。
梦境里的情形与眼下是一样的,蜀国如今的内忧是夷陵战死军士的家庭,益州本地世家的不满,他们需要一个人有分量的人来为夷陵战败负责。而外患则是曹魏与孙权的虎视眈眈。
刘备清楚的知道内忧急迫,因为他在益州尚未达到真正的收服人心,而外患可以用手段来延缓一些时间,毕竟孙刘两家有旧,他想到的方法便是让自己今天死在白帝城,死掉就不会再做梦,梦境便停止了。刘备知道自己死掉会有很多的风险,但他相信诸葛亮调和矛盾的能力,他相信能用他的死给阵亡的将士一个很好的交代从而稳定益州的民心与世家,他更相信他的死能缓和孙权的关系,关羽、张飞的旧恨便会随风而去。
但是刘备放不下这些新仇旧恨,他要让孙权付出足够的代价。于是在前一天,刘备召见诸葛亮与李严交代后事的同时,也让诸葛亮借着缓和孙权关系的契机,把这个牡丹纹的玉枕送给孙权的次子孙霸。
刘备要扰乱孙权的后宫,他要让后宫之乱变成一剂慢性毒药,腐蚀东吴的朝野。

公元223年,孙权第四子孙霸得到梁枕,逐渐产生夺取太子之位的野心
公元234年,被封为山阳公享受天子礼遇的刘协寿终正寝。
公元280年,司马炎趁着吴国宫廷之乱尚未恢复的时机拿下了吴国,吴国君主孙皓成为晋朝的座上贵宾,梁枕作为战利品被司马炎所夺。
公元316年,晋朝爆发八王之乱,历经无数阴谋诡计的梁枕从此不知所踪......
梁枕的故事到这里似乎结束了,直到公元2014年的2月末,我作为中书协的工作人员去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参加一个书画交流会。我姓孙,叫孙留。交流会闲暇之余,因为对古玩有着职业爱好,我在吉隆坡当地的艺术交易市场一眼看中了一个玉枕,卖玉枕的古董商是个印度人,和电影里的阿甘样貌非常相似,中文名叫做莫达,他的汉语能精通到各地的方言。
在我表示了对玉枕的意思之后,他就向我讲述了以上的故事,至于玉枕是怎么到他手里的,他则是闭口不言。
对于他的态度,我也无所谓,这种古董商为了吸引顾客甚至能编出一本21世纪的《聊斋志异》,所以我就付钱拿货走人。
问题便在接下来一周内出现了,连续七天,我靠着玉枕入眠都梦到了在一个废弃的宫殿内,一座破旧坟墓安静的立在殿中央,坟头上有一口枯井,我凑过去看了下井口,井底很深很黑,我用一块石头丢了下去,无声无息。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紧接着我去看了下墓碑的情况,发现这是南阳王孙和之墓。我的好奇心顿时涌了上来,随即便去周围找了些废弃的绳索准备去井下一探究竟,每到这时梦便会醒过来。
之后我用其他枕头替换了梁枕入眠,还是会梦到一模一样的梦。莫名的恐惧在我的心里蔓延开来。
接下来我开始反复的找莫达,没找到。
南阳王孙和的资料被我找了出来,他是当年孙权被废的太子,最后惨死。虽然我也姓孙,但是隔了一千多年,就算是有血缘关系也会淡成水了不是吗。难道我有像其他小说中的主角那样有着不一般的家世背景吗。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那口井是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因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唯物主义来解释了。
所以我决定把在回北京的飞机上好好的睡一觉,看看能否推动梦境的发展,从而得到一个结果。
另外我会把以上的内容写在电脑上,把电脑留在当地的宾馆内,算是保险吧。

40天后,在一个幽暗的办公室内,PPT的放映版展示了一位名叫孙留的中书协工作人员的遗留文字。
办公室内有一位中年人与一位年轻人,他们的身份是国际刑警。
中年人坐在PPT前面,抽了一口中华烟,缓缓吐着烟圈说道:“平行世界这个科学理论的发展已经到了时代的最前沿,一些科学家已经在试图论证平行宇宙的存在。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的距离已不再是空中楼阁。在东周时期,便有庄周梦蝶的民间传说,是蝴蝶梦到了庄子还是庄子梦到了蝴蝶谁都没有定论,张凌在东汉顺帝年间创立了道教,其实也算是庄子道家的延续。唐代的志怪小说里更有黄粱一梦与南柯一梦的传说,这些传说的一个共同点就是梦境能够影响时间和空间,甚至在孙留写下的故事中梦境甚至能影响现实,刘协最后得到了善终,蜀汉屹立了数十年之久,孙权后宫的太子纷争及内乱更是不忍直视。但是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没有任何的事实根据。
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摇了摇头说道:“孙留所乘坐的飞机凭空失联,那么多的国家的力量都找不到,已经不能用科学与事实依据来解释了。”
“可以用阴谋论来解释。”中年人道。
“阴谋论?如果从张凌进献梁枕给汉顺帝是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假设梁枕能让梦境变成现实,如果真如孙留所言,他梦境中的枯井是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那消失的应该是他,而不是整架飞机。”年轻人不解地说。
“空间的相对的,飞机内的空间几乎是密闭的,是一个密闭空间,所以有这种可能是孙留在梦境中去到了井底,然后连同这架飞机一起带到了汉朝。当然,在没有找到飞机本身之前这些都只是推论,结果只能是悬而未决。”中年人道。
“唉,孙留坐的这架马航MH370这架客机真的烧脑洞。”年轻人叹息道。

0 票
赞 7
举报举报 收藏收藏

热门参赛作品

  • 1
    我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南瓜娃子

    我喜欢在院里的花园散步,坐在长长的板凳前,问每一个经过的人:你好,我在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 2
    雪夜琥珀光

    加肥猫的幸福生活

    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我们既追逐光明 也追逐黑暗。我们既渴望爱,有时又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每个人心中好像都有一篇荒芜的夜地……

  • 3
    得失因果,皆在救赎

    渝樾

    当初选择放弃离开,我又得到了些什么?我一直想不清楚,但之后我终于明白,在我放弃离开的那一刻,便得到了此后难以挽回的罪过。而坚持到现在,我的确失去了很多,不惜一切代价,但至少今天,这一刻,我也失去了过错。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