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类别圈
成员 78715 帖子 23488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啸月苍狼

啸月苍狼

LV20 2016-07-04

【珍贵的友情】

作者:啸月苍狼

作品简介:渐渐西沉的太阳,溶进大海,把海水染成波动的金色,闪闪烁烁,整个世界都显得这样富丽,这样光彩,仿佛每道摇颤着的水浪下面,都蕴藏着无数神话,无数珍宝。
两位年轻的女子坐在浪花总想跳跃上去,总也跳跃不到的礁石上。她俩每晚都要坐在在这里,已经有好多年了,从那情窦初开,到这情深似海……她俩象面前飞翔着的无数水鸟一样,也需要找到一个能终生栖居的暖巢和岩穴。
黑发披肩的林倩问:“你现在想什么?"
少言寡语的卢雅说:“我,我在想太阳。"
林倩逗趣的说:“心中的太阳?"
卢雅说:“不,我心中只有月亮,一片像薄冰似的月亮。"
林倩用手探了探她的胸怀,故意皱了皱眉:“嗯,是冷,真冷!"
她又握着卢雅的手,让她来探自己的心口:“怎么样?什么感觉?"
卢雅缩回手,苦笑:"好热,好烫。"她停了停,微微有些不安的问:“你心上有人了吧?"平时海阔天空,话语总象海浪一样喧哗的林倩,这时却显出少有的忸怩和窘迫。她从礁石缝中挖出个残破的贝壳,来回地捏,很久很久以后才点了点头。
“谁?"平时最不关心,最不爱打听这种秘闻的卢雅,这时却忍不住脱口而出,急迫询问。
“你不用猜,你也会猜得着!"林倩太羞窘了,似乎有劲没处使,竟把那残破的贝壳捏碎了。
“严丹青?"卢雅极不愿吐出这三个字,但又不能不吐出这三个字。
不幸,林倩的脸颊,真地变成了两朵火烧云,烧得绯红绯红,在弥漫。她可怜兮兮地倒在卢雅的半边肩上:“小雅,你不会觉得奇怪吧?不会笑话我吧?他来到这小岛只有三个月,可是好象把我的灵魂,把我的生命都勾去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觉着再见不着他就不行,没法儿呼吸,没法儿喘气!"
林倩真的喘气喘得很急促。
卢雅心里也很乱,因为她也在默默无声,默默动情地爱着严丹青啊!
严丹青是个青年作家,大概三年前,还没有哪个编辑,哪家刊物注意到这个名字,实在是名不见经传。后来,他忽然发表了一篇微小说,小说小得象针尖,象麦芒,但不知是刺痛了哪位权贵,哪位大人物的神经,顿时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有人把他的文章比作乌贼鱼,在喷吐一团团黑墨汁,弄污了晶莹,澄澈的精神世界,又有人把他的文章比作一块明矾,使本来混浊不清的社会一角,使泥沙和孑孓得以沉淀……争论,争论得不可开交,但严丹青的名字,因不断赫然见报,渐渐就名声大噪了。
这篇微小说,后来获得全国的优秀作品奖。
立时,这片被飓风袭卷的海洋,变得风平浪静。那些,曾经怒发冲冠来斥责他的评论员们,也来和他握手言和,也来向他邀稿。他象绕越过危岩险滩后的激流,很快在平原地带变成了长江大河,一泻千里,他连续发表了二十几个短篇和五,六个中篇……
他的照片登在刊物的标题旁,报纸的大版面,杂志的封面上,他的奕奕神采,开始吸引住很多少女的目光。
这意外的幸运,喜出望外的成功,往往会使那些脚底板踩在浮萍上的人,感到飘飘然。可是,严丹青颇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凭自己初中这点文化,是不能使自己成为一个挥之不尽,写之不竭的大师的,虽然有些读者来信和文艺评论,已把他誉为“文艺大师"……
严丹青决心继续投身生活过的海岛。
经省文联的同意,他来到这座正在开发中的海岛——这里将成为停泊世界友好国家的渔轮的渔港。他想先来考察一下,是不是可以在这里长期落户。
海岛上有片很大的鱼货场。渔场场长本来是位老渔民,但他并不是目不识丁,他爱酒,也爱诗词,那股豪爽的气概,真有点太白遗风。他见到他们这个小岛上竟来了一位全省闻名的大作家,就喜不胜喜。初次见面就把严丹青拉到家中,连连叫老伴热酒,端上刚捕捞的鱼虾,举盏欢庆。老场长酒过三巡,话如潮涌,古今中外无所不知,无所不谈。他说:“苏东坡当年流放到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时,也曾漂流到这座岛上,并遣留下诗书一卷,他至今都会背诵:“……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严丹青心中大喜,觉得自己初临小岛,就结识了这么一位知识渊博的老场长,实在三生有幸,今后这位老人也许会成为自己某一部长篇中的主干和灵魂。
饭后,老场长亲自领着这位青年作家去参观了养殖场,鱼品加工厂,渔具厂,医疗站实验站,文化宫……
在文化宫认识了正在教渔民的孩子练健美操的林倩。她曾在画报上见过这位青年作家的照片,并把他剪下来放在自己床头的小书桌上,夜晚,总要按亮台灯,端详好久才能入睡。谁知道,画报上的人儿,现在竟经老场长的介绍,活生生地站到自己面前——他比照片要显得更年轻些。
林倩穿着紧身的健身服,全身的曲线毕露,她多次照过镜子,感到自己无论穿什么时髦的衣衫,都不如穿这健身服更妩媚动人。
“我早就认识您,从画报上。"
“画报上?"严丹青微微有些惊讶,"我怎么没有看到过?"——其实,画报早已给他寄去,只是到文联收发室的时候,被几位爱看画报的姑娘传阅走了。
“是吗?你会没看到?"林倩作出一副比他更惊讶的表情:“那么请你跟我来吧,来我们报刊阅览室。"
严丹青随着步履轻盈的林倩,看完他们这座文化宫中的阅览室,藏书丰富,决心在这个岛上落户的念头就更加强烈了。虽然他并没有在那本画报上看到自己的照片,林倩红着脸说:“这张照片,真不知道让谁偷偷剪掉了。"
严丹青觉得这爱说爱跳也爱翻阅图书的女孩很有趣,觉得可以在自己的书中加上这么一个角色。
鱼场老场长陪同这位年青作家,继续参观,走向养殖场的实验站。有些暑热,两人站在一株大树下歇歇凉。
老场长扇着大斗笠直乐:“古人云:“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我看我们这些打鱼的,没点儿诗书也不行,连乌贼它还有一肚子墨水呢!幸好,我们这岛上几百年前来了个苏东坡,几百年后又来了位严丹青。"
严丹青被这位老人逗得哈哈大笑,虽然把自己和苏东坡相提并论,有点过份的艺术夸张,但听来还是令人欣慰的。
到了养殖场,这里的水洼中分门别类的养着许多鲈鱼,石斑鱼……据说这些都是非常鲜美的食用鱼,不过最吸引严丹青注意力的是,在这养殖场的实验室中有位精力集中的女孩,她正拿着一副比她戴的眼镜大两三倍的镜片,在观察一片片鱼鳞和鱼的耳石。在她那专注庄重的眼神中,恍惚着一种迷离的色彩。
严丹青来到这里,见到什么都好奇,问道:“为什么要观察鱼耳石和鱼鳞?"
"我们用这来推算鱼的年龄。"
“鱼的年龄?”
“是啊,树的年龄,可以从树干的年轮中推算,鱼的年龄,也可以用鱼鳞,鱼耳石上的年轮来推算。"这位庄重温柔的女化验员的装束显得很旧,很过时,不过眉宇间却泛着一种新鲜的气息。她把放大镜递给严丹青:“你也来看看吧,只要不太近视,是可以看得清的。"
严丹青接过放大镜,凝神注视着鱼鳞和鱼耳石,果真上面都留有半环形的轮印,象是海潮一次次冲刷后的沙滩。他象发现新大陆一般地高兴:"真的,生命真是奇妙,处处都留有它的印迹。”
现在他在这个温柔美丽的女化验员面前像个小学生似的,他问:“你为什么要关心鱼的年龄?"
女化验员莞尔一笑:"测定鱼群的平均年龄,就可以确定鱼的性腺成熟程度,摄食的等级,还有繁殖期和洄游到海洋区域的时间……"
这位女化验员在讲解时,那种安详,镇定,自信的神情,很像一位站在讲台上的女教师。她的单纯,她的自然仪态,使严丹青的心灵微微颤动了。他有些不知所云的接着问:“你有时也去渔村小学上知识课吗?”
“哦!去的,有时会去。"她停了停,第一次认真地注视着这位青年作家反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呃,我不是这么想。"严丹青在她美目的注视下,不知怎么有些不该有的心慌:"我,我只是这么猜。我想你会这么做,这里也许需要你这么做。"这短暂的参观,访问,两人不知为什么都在灵魂的底片上,留下很深的投影。大概用时间的药水来冲洗,也不会变淡,而将是越洗越深。
夜里,严丹青就住在老场厂的家中,这位感情丰富的青年作家,在这温热的小岛上,躺下的第一夜就失眠了,静听着海潮和老场长鼾声的交响曲,白天遇到的每个人的形影又在眼前晃动,跳健美操的林倩,拿放大镜观测鱼鳞和鱼耳石的卢雅……渐渐,他进入了朦胧和梦幻……
曲折漫长的海岸线上,有许多避暑圣地和许多神话般的仙境,北戴河,蓬莱,青岛,鼓浪屿……不过,现在要让严丹青来自由选择,他会毫不迟疑的选择脚下的这座珍珠岛。他庆幸,他觅到了一个最好最理想的生活基地。他希望自己变成这道上的一株棕榈,一弯摇曳的凤尾竹,或是能让许多刚孵化出来的小鱼来居住的鱼巢……
有天,他在河流入海处的水洼处,和卢雅一起放置鱼巢,等待着鱼来产卵。他俩都把脚踝浸在清凉的水里。有许多海鸟在他俩的头顶上飞旋和啁啾。卢雅不断跳跃起来,把双手伸向天空去驱散,谁知却招引来成群的鸟儿……她的衣服全溅湿了,但变得更加快活。严丹青觉得她站在水里和站在陆地上的神态是迥然不同的。现在的她,仿佛也和海水一样地透明和晶莹。
严丹青忧虑地仰着脸:“这些鸟都想来啄食鱼卵吧?"
“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这些鱼巢。”
“你是鱼的保护神。"
“保护神?"卢雅用手擦去溅在脸上的许多水珠,笑了:“为什么是神?你们作家太喜欢神话,或是神化。可是我只是养殖场的一名小化验员而已。”
“我从你眼神看得出,你很爱思索。”
“嗯,可是我的思索和你们作家是不同的。”卢雅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说:“我的思索,是现实的,我现在想的只是鱼巢中的鱼种。将来经过孵化器,将孵出当少新奇的品种。"
“不!浪漫主义不仅仅渗透在文学中,它同样渗透进科学,生物学。"严丹青望着远处渔轮上的拖网,又看着近处卢雅闪烁的眼睛:“万物在生存竞争,竞争中有残杀和吞噬,也有吸引和爱慕。比如:“孔雀长出彩虹般的羽毛,麋鹿长出珊瑚般的角,热带鱼放射出宝石般的光彩……"
“哈,这也是浪漫主义吗?”卢雅把鱼巢在水的旋流处深深潜藏:“要是这样来说,那么我这人是个最没有浪漫主义气息的人了。我没有角,没有羽毛,没有宝石光,只有两根正在滴水的小辫儿!"
她的小辫儿梢上确实在滴水——这水滴,滴到海洋里,没有一丝涟漪,但滴到严丹青没有形影的心灵中,这激起的浪花却是谁也觉察不到的。
这小岛的美,海洋的美,并不是举目眺望,就能一眼望穿的,它需要你全身心地沉浸在里面,悄悄地消溶。让严丹青最沉迷的是夜晚的出海,这夜,和严丹青一起出海的,除老场长外,还有林倩和卢雅。卢雅忙着钻入舱底,去抽查,选种和测定。所以在舱面的甲板上,只有林倩伴着月光和星星,环绕这位岛外的来客。
林倩的长发和长裙都在夜风中飞舞。她对这位青年作家有些醉心,倾倒——她不太爱读文学作品,在她管理的图书馆,阅览室中存放着很多书,但她都懒得翻阅。她只喜欢《健美》和《时装》这类杂志。自从这位青年作家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后,她才如饥似渴地从书架上找出严丹青的作品细细品味,不过这些书都没有写到爱情,她读到后来有些乏味,有些瞌睡,随手塞到枕头下面。谁知,在这迷蒙的梦境中,她竟三番五次梦到他……
现在,在夜幕张开的海面上,又恍若进入梦境。她伏在船栏上,用肘触着这位青年男子的肘说道:"你好像真的爱上了海。"
“嗯,我看了那么多电影,那么多书,好象没有不爱海的年青人。"
“我就不爱。"林倩故意撅起小嘴——她照过镜子,她觉得撅起小嘴的神情特别逗人喜爱:"我家在北京,那儿比这美多了。可是十六岁那年我和同学小雅来到这小岛插队,一插就插了十年。”
“你没想回去吗?”
“回去过,没工作,又回来了。老场长让我管文化宫,离小雅近,小雅她不想走,我也不想走了。"
“嗯,我现在也有点儿不想走了。”
“为什么?"林倩侧过娟秀的脸。在月光下,脸上像蒙着面纱,眼中隐含着朦胧的深情。"
“我渴望,我能成为未来的海明威。"
“海明威?"她对这个回答,感到陌生和失望。她本想他在说完“不想走了"这几个字后,能接着吐出一句温暖她心灵的语言。她漫不经心地问:“海明威,是一种海洋生物吗?"
严丹青忽然觉得很难过,他责怪地看了她一眼,作为一名图书管理员连海明威也不知道。他生硬地回答:“不,不是动物,是个杰出的作家。”
“喔!给你这么一说,我对这海,海什么威,倒好象有些印象了。他,他好象写过海,有一本书,叫……"
“叫《老人与海》。"
“我看你将来可以为我写一本书,叫《女人与海》。我可以为你提供好多材料……”
这时,老场长和卢雅从船舱底下钻了出来,老场长拍着严丹青的肩说:“怎么样?作家,想写首诗吗?"
林倩快活地笑,抢着回答:"当然想写,他把诗的题目都想好了。"
“什么好题?"老场长有些诗兴大发。
“叫作:《女人与海》!”
林倩说完,就笑着藏进卢雅的怀中。
卢雅轻抚着她没有笑。
严丹青看到卢雅的脸上有鱼鳞,手上也有,他想起了她的观察,她的思索……他在内心深处暗自作了个谁也猜想不到的决择。
他回到老场长的住处,对老场长说他要回去一趟。老场长听后不知是悲是喜,握着严丹青的手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严丹青离岛的事,惊动最大的还不是这位老场长,而是那对最要好的女友。林倩和卢雅虽然性格,气质上都有极大的差异,但不管怎么说,她俩都是从小同窗,一起插队,一起在这小岛上生活了十几年。她俩都是彼此看着从浑不解事的傻丫头,渐渐变成春心萌动的大姑娘了。现在,林倩心中翻腾着的痛苦和折磨,不正也是卢雅心中的折磨和痛苦吗?只是她没有先于她说出口。不过,卢雅和林倩还是有点不同,她觉得这种象海藻一样缠人的情感,是不能吐露的,即使是对自己最好的密友,也只能密封。
坐在礁石上,林倩如醉如痴般地倾吐出对严丹青的喜爱,她抬起发烧的粉脸,乞怜地说:“小雅,他要走了,好小雅,你就扮演一次《西厢记》里的红娘吧!就为我牵一根红线吧!我的好小雅,好妹妹……"
卢雅急忙用手掩住了她的嘴,苦恼地在她的耳边喃喃耳语:“你别难过,你别痛苦,在他走以前,我一定为你去说。"
"说什么呢?林倩要说的一切,不也正是卢雅自己要想向他说的一切吗?
这是个皎皎月夜。卢雅去叩老场长家的门。老场长不在家。开门的是严丹青。
他俩从海滩,走进山洼洼,又从山洼洼,走进海滩。这一带,山和海是紧紧毗邻和相连的。淡淡的月色中,一切都很朦胧。
他俩,走的路很多,话却很少。
见面前,想好的一切巧妙的美妙的措词,现在都觉得有些唐突,有些笨拙。
他说:“我就要走了。"
她长叹了口气说:“走就走吧,反正谁也留不住你。"
他说:“你也不想留吗?"
她努力平静着说:“我倒知道,有个人想留你,很想留你。"
“谁?"
“林倩。"
她用了很大力气,才说出这个最熟悉的名字,但说出后,这名字反倒变得陌生。她咬住了唇,象在咬住痛苦。
“你呢?你是怎么想的?”他仿佛根本没听见林倩这个名字,而是用烦恼,焦灼的眼神,紧盯住她。
卢雅窘迫了,心更惶乱了。她象条不幸闯进围网里的鱼,拼命想挣脱出来。她手中的小野菊,失落在草丛中。
严丹青看着星空,看着一两片夜云的移动。他突然转过身去,独自沿着细细的山径往下走了几步。他顿了顿,苦笑着说:“谢谢你,等以后再说吧!也许,没有以后吧!”话落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凄美的夜色之中。
看着严丹青消失的身影,卢雅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涌了出来,她在想为了这份珍贵的友情是不能向他吐露自己的心声的。
第二天一早,严丹青向老场长告别,带着那份淡淡的失落乘船离开了这座美丽的小岛,再也没有回来……
这座美丽小岛的礁石上,时常有一个女孩痴痴的望着遥远的海面,心中默默的想着为了这份珍贵的友情,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到底值不值得,回答她的只有轻柔的海风轻轻吹散她的美丽长发……
图片1

44898 票
赞 3431
举报举报 收藏收藏

热门参赛作品

  • 1
    黄泉路上等等我

    紫殇乂萱雪

    每当在夜深人静之时,他总会唤我一声“美人”,而我总会回予他一声“大王”。 他是凉辰国的王,是将要灭我暄国的人。 而我是被父王母后舍弃的棋子,送于凉辰国迷惑他的和亲公主。 他是这天下最贤明的君主,是许多人推崇的好丈夫不二人选。可他却并非我的良人。 也许是从小生存环境的缘故,我对情爱之事一直秉承着不信任。所以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我总是保持着沉默。 这已不知是第几次了,他又在凉辰宫里招置了不少妃嫔。宫人来向我禀告时我正在梳妆。 “娘娘,你就不生气吗?”气吗?我一点都不气。他是这天下的帝王,身边总会有许多形形*的女子,少我一个也算不得什么。 他也曾问过我这话。可我却觉无比可笑。我和他是永不可能在一起的,暂且不说我是和亲的公主,就凭他这帝王的身份,我也是不会爱上他的,我总是憧憬着那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来了…… “为何每次你总是不生气?” “大王,有何可气之处?” “你……还是不肯爱我吗?”看着他那眼眸中的黯然,我竟觉得自己是他深深爱着的人。 “大王你又在开玩笑了,妾身怎么会不爱大王。” “那美人有多爱我。” “很爱很爱……” “爱到可以为我而死吗?” “当然,大王要妾身死,妾身便立马去死。” “我可舍不得美人死呢……” 我们每次总是开着这样的玩笑,笑着将话题结束。 我知他是不会爱上我的,他只是想征服我,不过这些都是我所以为的。 真正明白他心意的那天,是我永远都不想记起的时刻。那时的血好多好多…… 父王忽然带兵打进了凉辰国,那是我意料之中的,可我没想到那么快…… “孟瑾,你还是投降吧,我答应你放过你最爱的女人。”孟瑾,那是他的名。 “呵,最爱的女人,孤王有吗?” “不要转移话题。雪儿,你不愧是我的女儿啊,竟让凉辰国帝王对你如此迷恋。呵呵呵……孟瑾,我告诉你,我在雪儿身上下了蛊,只要你投降,我便给她解药如何?”我的父王一直都是无情的,我也从没指望他对我好过,可没想他会如此对我。 “你在开玩笑吧,就她……呵。” “来人,催发蛊毒给凉辰王看看。” 嗯…好痛苦,原来这便是蛊吗?呵,快死了吧…… “老匹夫,你放了她,我投降。” “呵,晚了,不如你跪下来求我,我便放了她。” “你…我求你。”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却为我跪下求别人,原来最爱我的竟是他。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 他降了,可做为亡国之君,怎能活? 在父王的副将把他伤的只有一口气之时。我摆脱了侍卫的钳制,跑到他的身边,把他扶

  • 2
    萌不过你

    泽敔_

    存了一年的古风萌段全发给你们了 1、“夫君,奴家觉得有些冷。” “为夫去给你拿件披风。” “不,不用。呃……奴家只是想起未出阁时,每次对娘亲说冷,娘亲都会抱紧奴家。” “想岳母大人了?” “……不是。” “怀念未嫁时?” “……抱一下我你会死么?” “……下次直说。” 一壁将她抱紧。 2、“夫君夫君,你知道么,竟有人说我们在一起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闲言碎语,娘子莫放心上。” “奴家只是为夫君不平,夫君如此美貌,竟被比作牛粪!” “娘子,他们所说的鲜花,其实是为夫。” “……” 3、“夫君,听说县令把他娘子给休了。” “然后呢?” “听说是因嫌弃他娘子如今不如初时好看了。” “然后呢?” “若有一天奴家变得不好看了,夫君你会不会也这般待奴家?” “娘子你多虑了,你其实从未好看过,为夫不也没嫌弃过你?” “……帮我收拾一下东西,等下我要回娘家。” 4、“夫君,我昨日看见你摸了一个美貌姑娘的手许久,末了还对她说了好些关怀的话。” “娘子别闹。为夫是大夫,大夫触诊不叫摸,叫把脉。” 5、“夫君,你当初究竟是多么英勇无敌,才能在千百壮士之中一举抢得奴家抛出的绣球?” “……娘子,其实为夫当时只是路过,实在是你手法精准将绣球硬生生砸在了为夫手里。” “……” 6、“诶,夫君,奴家真的没有优点么?” “娘子你唯一的优点便是有眼光。” “嗯?如何有眼光?” “寻了为夫这般优秀的夫君。” “……” 7、“夫君天生丽质貌美如花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 “奴家貌若天仙却生生被夫君这一朵鲜花衬作了牛粪……” “娘子说吧,要多少银子?” “二两便可!” 8、“夫君,什么是真爱?” “譬如为夫娶了你这样蠢笨的娘子竟然没休。” “……,夫君回答问题便是,为何还顺带损奴家一把?” “如此才能表达出为夫对娘子爱得深沉。” “……” 9、“夫君,你觉得奴家贤惠么?” “贤惠。” “夫君果然诚实!” “没有。为夫怕说了实话,今晚你又让为夫打地铺。” “……今晚不许踏进房门。” “……” 当晚,某夫翻窗入房。 10、“夫君,新春快乐,恭喜发财!” “娘子的新年祝语没有什么新意啊。” “怎么就没有心意了?奴家这等夫君发红包的心意这样明显,情真意切,夫君竟感受不到?!” “……感受到了。” 11、“夫君,过年好麻烦,奴家不喜欢过。” “娶你时更麻烦,为夫还不是一样得娶。” “夫君娶奴家就一次,可春

  • 3
    念意

    冰未落

    一念想,一念思,一念恨,一念爱,一念切,一念执,一念恒,一念之差,一念陌,一念寻 一念痴 。一念情。一念心,一念却,一念之外,一念梦,一念空,一念深,一念意,一念魔,一念善,一念狠,一念醉,一念瘾,一念忘,一念仇【摘录】十诫之思【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衣带渐宽,怨秋风画悲扇,【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知,相思枕畔,但凭见泪痕湿,【第三】最好不想伴,如此便可不相欠,别是一般,剪不断理还乱【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此情可待,记忆里一个你【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产,重门深居,难独上画楼西,【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再相会,岂知吾谁与归,【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负尽苍生,负尽蓬山万重,【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续断之间,听一夜梧桐雨【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东劳西燕,天欲晓各自飞【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曲终人散,念去去伤别离,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见与不见,何须悲何须怨,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相思无益,十诫说与君知如果山不在高。不在隔,不在远。如果水不在深,不在急,不在缠如果爱还有梦,还有真,还有纯如果心不在伤,不在冷,不在疼【回忆】有没有那个一个人让你念着?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想着?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记着?有没有那个一个人让你挂着?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回忆着?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放着?一个人的日子很安静一个人静静的听着歌,一个人熬夜,一个人静静的看下雨,一个人静静的看窗外,一个人静静在阳台看着天上,一个人静静享受还有半年的日子一个人静静的喝着咖啡,不打扰,不提起,不犯贱,不忘记。🔽保持风度。人后一句夸,坟前一束花。🔽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哪怕欺骗过哪怕冷漠过,也谢谢你曾经与我携手度过那些我人生再也回不去的过去。你构成了我人生过去的那一部分,即使已是陌生的某某,但我依然真心感谢。感谢你赠我的这一场梦,哪怕空欢喜过。🔽你来时我当你不会走 你走时我当你没来过🔽自己消失了的人请永远滚出我的人生别再回来。🔽对于过往的感情经历,最善良的做法就是不说,他再烂,也代表着你过去的品位,是过去的你的一部分,他再好,也已经是过去时了。🔽不犯贱,不借钱,吃饭随便,保持底线🔽放心,不是感情上受挫或者缺个免费使唤的,他压根不记得你。要是惦记你,早晚会来找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