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文学类别圈
成员 26w+ 帖子 29195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i10****0099

i10****0099

LV10 2017-01-12

【情殇】

作者:i10****0099

作品简介:描写一个亿万富翁的事业和他女人们的故事。故事发生于一个叫靠山乡地方,一个叫钟静电工,从零打拼,不择手段,后成了亿万富翁。本书主要描写这位有钱人的私生活。让你在有钱人这里大开眼界,想入非非。

0 票

热门参赛作品

  • 1
    荒魂塔克木

    洛明月

    路是望不断的,当我摸着大地,消遣着万世千秋缔造的现代的文明,胸口竟是如此沉闷。但我要感谢这个英明的时代和崇尚修德的民族,它将千年积淀的文化浇灌进我发肤,让我趟流在世界这美丑交替的怪圈中,让我心甘情愿将生命赋予给这个时代。它给了我阻挠,却也给予我开凿自由路径的勇气,所以我爱这样一种人生安排,沉闷的纵然是望不断的路,可心灵渴求畅翔的细胞却也从此站了起来。 世界方圆,人一掉进来,就被囚禁了,但人生来负有使命,重则于将历史耕耘下去。我们这些螺丝和齿轮不可免去的要磨成灰粉,重新播撒在广袤的神州大地中,才能重获到白驹过隙般的那一瞬自由。 而这次让我来讲述事关重生的主题,心中最大的顾虑便是自己笔法的无知和阅历的浅薄,怕不慎误了读者视角,毁了世人的那一瞬自由。 人分九流,监狱也如此,这就是现存的事实。三年前,当我机缘巧合与“思锁斜阳”结识之时,才彻底钻到了关于监狱体制改革浪潮的摸索当中。我要感谢上天降临给我的机会,来和这个特殊,朴实的群体展开简单的交谈。 群体在立足自我发展的初衷下,只有依靠推动整体前行的根基,才能实现个体的救赎。警囚的存在首先确立了矛盾的不可逃避性,当我们发现矛盾产生的原因是内外因不和谐促成之时,我们不禁会把责任推给引发环境改变的周身文化,这时候是警是囚已不再好区分,人是逃不掉架在头上这副牢笼的。 小说以条件艰苦的祖国大西北为背景,以监狱体制改革之初,转监大西北中的一百位犯人为对象展开。在民警素质参差不齐和改造设施严重落后的前提下展开极为痛苦的炼狱画面,上演着犯人和民警亘古不变的博弈,充斥在自我救赎和助人救赎的艰难取舍间,把高墙之外的自由揉合到高墙之内的禁锢中,通过流血和牺牲,以及系列的心理较量,最后将被禁锢的血肉犯人转变为心灵自由的支配者。监狱自身的修正,罪犯人性的回归,祖国政策的逐渐靠拢,从改革之初的反抗,到中期妥协之后的适应,最后回到顺其心境的迎合,经过七年的历练,塔克木终于实现了艰难的转身和重塑,而这一百位犯人中的佼佼者也结束了自己的牢狱生涯,把精神力量钢铁般强硬的镶嵌到这所复苏起来的戈壁牢笼中,撑起了一个惊天巨大的想象和无限延伸的美好可能。 小说共计50余万字,其中前六万字已在网上发表,经过我(洛明月)和思锁斜阳的多次修改定稿,现将作品投稿掌阅,望专家朋友们批评。

  • 2
    缘之空

    轻捻花颜

    佛说:万发缘生,皆系缘分。偶然的相遇,蓦然回首,注定了彼此的一生,只为了眼光交汇的刹那,因缘和合而生。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 《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曲调哀伤,另他也一度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中,是轻轻的呜咽声唤回了他久远的思绪,她就这样突兀的闯入他的视线。 从没见人哭的那么伤心,那么专注,她双手捂着脸,低声啜泣,那么隐忍的姿势,那么小心谨慎的哭音,那么倔强的维护着自己的尊严。仿佛所有的悲伤也不过如此。 他知道音乐固然感动着他,可如果没有深入骨髓的心伤,她是万般不会这么痛哭的。 他就这么看着她,聆听着她,她哭了好久,她的眼泪好似将他心底埋藏已久的悲伤,也一并宣泄而出。 哭,也是一种发泄,而他已经好久不会哭了,就像好久,不会笑了一样…… 他以为这是他们缘份中的擦肩而过,没想到还有后面未完的篇章。 夜色清凉,霓虹闪烁。 他打开车窗透气,入眼就看见不远处有两个女孩在相拥而泣,那双眼睛他永远也忘不了,它们是那么的忧郁迷茫…… 因为眼里含了泪,在夜晚灯光的反射下,一闪一闪的发亮,那光芒灼烧了他的心! 怎么又哭了? 究竟是为谁深夜泪长流? 他伸手摸向胸口,为心里淡淡升起的酸意感到好笑,酒喝多了,感情也丰富起来。 她好似有所觉的看过来,可惜,绿灯已亮,他们终又擦肩而过。 当张雨婷找上他时,他满心不耐,除去生意上的来往,即使是小时候那点情谊,也不值得枉受她驱使。 他刚想拒绝,她就递来一张照片。 是她! “你把她追到手,等他和我一结婚,随便你继续或喊停!” 原来,是追求她吗? 这样,他可要好好想想…… 看着小艾有些笨拙的一手被护士搀扶,一手拿着裤子,头发微乱,脸色惨白,双眼微睁,有些迷蒙的缓慢的挪着步子,我急忙上去扶她。小心的让她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接过她手里的裤子,蹲下帮她穿上。她的腿还不太好使,我将她的双脚伸进裤腿,套上鞋,扶她站起来提好裤子时身上已出了一层汗。 她静静地任由我摆布,呆呆的望着我,我觉得她好似又不是在望着我,见我担忧的眼神,有些发白的嘴唇,有气无力的轻扯了一下,我知道她是想笑,可全麻刚过,没力气而已。 这时又有人进来了。那个女人看着我们,眼睛里流露出害怕,她身边的男人替她背着包,搂着她肩膀的手轻拍几下,这是无声的安抚。 我感到小艾挨着我的身体有些颤抖,她眼睛里的绝望在我望过来时,转瞬即逝。 我们来到走廊的座椅上。刺鼻的消毒水让人郁闷

  • 3
    桃花劫

    加肥猫的幸福生活

    前世今生吗?可是她连前世都忘了怎么办?魔尊和仙子的爱恋是不是注定永远不得善果?可是他不信!他篇不信!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